娄炳成 / 待分类 / (新编秦腔剧)秦襄公 编剧:娄炳成

分享

   

(新编秦腔剧)秦襄公 编剧:娄炳成

2021-01-19  娄炳成

(秦襄公赢开是秦国的第一任国君,也是甘肃陇南的先秦著名历史人物之一,埋葬在陇南礼县大堡子山西犬丘陵园已经两千七百八十余年了。他在位仅有十二年,却为秦人立国崛起,春秋称霸,战国争雄,直至后来横扫六合、一统华夏奠定了基础,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本剧从宏观上把握秦襄公率领秦人奋斗的历史轨迹,通过其郊祭明志、迁都固本、嫁妹和戎、拥立周平王、获取诸侯国地位等一系列重大作为,又不拘泥于具体的历史事件,运用传统秦腔戏剧表演形式,从艺术角度再现这个历史人物的雄才大略和非凡风采,以飨观众。)

时间

西周末年至东周初年。

  地点

  汧邑,镐京,洛邑,携地。

  人物

  赢开,秦襄公,秦国第一代国君,出场时三十余岁。

  曾夫,秦襄公军师,后封大夫,出场时五十余岁。

  缪嬴,秦襄公之妹,出场时十六岁。

  丰王,戎人首领,出场时二十余岁。

  达力,秦襄公侍卫,后封将军,出场时十八岁。

  姬宜臼,周平王,二十余岁。

  姬余臣,周携王,四十余岁。

  虢公翰,西虢国国君,四十余岁。

  秦人、戎人、兵士若干。

  武士、宦官、宫女若干。

  场次

  第一场:郊祭

  第二场:嫁妹

  第三场:烽火

  第四场:拥立

  第五场:封侯

  第六场:联手

第七场:伐携

第一场:郊祭

【周幽王五年(前776)某日。

  【秦人都城汧邑郊外。

  【天幕:秦岭连绵。汧水蜿蜒。古城当关。

  【布景:台左设有祭坛,祭坛上摆着青铜鼎、簋等礼器。

  【音乐起。

  (幕后合唱《诗经·秦风·驷驖》)

  驷驖孔阜,六辔在手。

  公之媚子,从公于狩。

  奉时辰牡,辰牡孔硕。

  公曰左之,舍拔则获。

  游于北园,四马既闲。

  輶车鸾镳,载猃歇骄。

  【歌声中幕启。  

  【众秦人聚集郊外。

  【曾夫、缪嬴、达力簇拥着赢开(皆佩青铜秦剑)上场。

  赢开:侍卫达力!

  达力:在!

  赢开:告谕全体族人,主公我今日备三牲,祀郊外,祭白帝,共庆迁都成功!

  达力:诺!(转对众秦人)全体族人,都听好了,主公今日备三牲,祀郊外,祭白帝,共庆我秦人来到汧邑,迁都成功!

  【众秦人欢呼:主公吉祥!主公吉祥!

  曾夫:主公,礼曰:天子祭天地,诸侯祭其域内名山大川。今我秦人,仅为大夫,位在弱小藩臣附庸,天下不名,而胪于郊祀,此乃越制之举,恐怕会引起周幽王和各诸侯国震怒惊惧呀!

  赢开:曾夫军师,你是我秦人中第一等的智者、谋士,怎么也有如此书生之见?想我燕子部落,自大费获姓,已逾千年,从东海之滨被迫迁来西垂,也有三百余年了,先祖苦苦奋斗,几近灭族,终于立足汧渭,始为秦人,难道仅仅是为了做一个小小的附庸吗?不!我们要以秦人的血和剑,杀出一条康庄大道,创建大业,跻身于诸侯国之列,逐鹿中原,问鼎九州!(唱)

  自从盘古开天地,

  三皇五帝到如今。

  成王败寇寻常事,

  弱肉强食在丛林。  

  先祖苦斗图存亡,

  驾车养马得封秦。

  汧渭是我发祥处,

  大展宏图向东行。

  曾夫:(躬身施礼)主公雄心大志,胸怀天下,曾夫幸甚,秦人幸甚!(唱)

  秦人首领精英多,

  率领部族逐日月。

  一路西行来秦地,

  虎嘴狼口讨生活。

  当今主公更可夸,

  勇武雄才有大略。

  不甘低头屋檐下,

  比肩诸侯要立国。

  缪嬴:仲哥!(拔剑舞动)妹子我虽为女流,愿追随哥哥战沙场,攻城池,掠地盘,打天下,扬我秦人之威!

  达力:是啊,主公!

  赢开:缪嬴妹子,你跟随达力学剑,功夫见长,有你们建功立业的时候。

  缪嬴、达力:诺!

  曾夫:主公,你什么时候给缪嬴和达力办婚事,我早就馋喜酒啦。

  赢开:等这次郊祭事毕,择个吉日就办。

  缪嬴:(欣喜地)谢仲哥!

  达力:谢主公!

  赢开:看来缪嬴妹子已经迫不及待了!

  缪嬴:(不好意思地)仲哥!

  【赢开、曾夫大笑。

  赢开:曾夫军师,时辰已到,传令下去,吹响号角,给白帝敬献骝驹、黄牛、羝羊太牢大礼,郊祭开始。

  曾夫:诺。(大声宣令)吹响号角,敬献三牲,郊祭开始!

  【号角奏响,声震八荒。

  【秦人青年分别抬马、牛、羊头、黍酒等,恭敬地置于祭坛。

  曾夫:全体跪拜!

  【赢开率众跪地,三拜九叩。

  赢开:(起身挺立,仗剑对天,庄严地)

  首祭白帝,主宰西方。

  祀于郊野,诚恐诚惶。

  敬我白神,福临祉降。

  肇启文明,德哺八荒。

  燕子部落,沐泽被光。

  赢姓赵氏,祚运乃长。

  游牧东海,结盟汤商。

  周公伐逆,强徙陇上。

  养马汧渭,驻守边防。

  天子封赐,始有秦邦。

  三百余载,族人堪殇。

  祈求神祗,庇佑安康。

  五谷丰登,六畜兴旺。

  子子孙孙,繁衍茁壮。

  势如黄河,浩浩汤汤。

  武勇是崇,蹈火赴汤。

  擢以诸侯,崛起列强。

  铸就大业,天下景仰。

  祭礼告成,伏维尚飨!

  【号角再起,气势恢宏。

  【众秦人欢呼:万岁!万岁!万岁!

  【丰王佩剑率戎人武士上场。

  丰王:(抱拳施礼)赢开大哥!

  赢开:(抱拳还礼)丰王兄弟,别来无恙?

  丰王:去年先王仙逝,大哥你率秦人亲来吊唁,以示与我戎人通好。今日大哥成功迁都汧邑,小弟我理应前来恭贺。

  赢开:感谢兄弟捧场。

  丰王:此地临近岐山,城池坚固,地势险峻,水草丰茂,物产众多,正是大哥你与秦人大展宏图的好地方啊!

  赢开:还有,这汧邑距离你丰王的地盘很近,往后还得仰仗兄弟多多相助。

  丰王:好说,好说。

  赢开:丰王兄弟!(唱)

  秦人来到西垂地,

  受尽许多窝囊气。

  强戎豪狄常攻伐,

  周朝视我为奴隶。

  幸遇丰王这一支,

  与我友好如兄弟。

  秦人戎人似这般,

  相亲相安不为敌。

  (白)丰王兄弟,感谢你这戎人一支,愿意与我秦人友好相处!

  丰王:赢开大哥!(唱)

  戎狄好战多攻伐,

  常与秦人争高下。

  和则两利斗则苦,

  生存之道不主杀。

  先王告诫我一支,

  与秦和睦成一家。

  一道篱笆三个桩,

  相互帮衬力量大。

  赢开:丰王兄弟所言极是!

  丰王:赢开大哥,小弟此行,主要是为了庆贺秦人迁都成功,顺便再向大哥告知一事,岐山狄王将你的兄长世父俘虏,我丰地戎人与岐山狄人向来通好,小弟我已派出心腹,前往通洽,让狄王释放于他。

  赢开:丰王兄弟,我兄长世父让位于我,不幸被俘,此事时常让我耿耿于怀,夜不能寐,有劳兄弟你费心,赢开感激不尽!(躬身施礼)

  丰王:(躬身还礼)大哥不必多礼,应该的,应该的。

  缪嬴:丰王大哥,听说你的剑术在戎人中首屈一指,你敢和我比试一下么?

  丰王:缪嬴妹子,一年不见,你出脱得越发水灵了!

  达力:(挑衅地)丰王,主公祭祀完毕,本来安排我和缪嬴妹子给大家表演剑术的。现在你来了,你是戎人第一武士,我是秦人第一武士,不如咱俩比试一番。你看如何?

  丰王:这个么……

  缪嬴:达力,你不许和我争抢。(拔剑刺向丰王)看剑!

  丰王:(连躲三招)缪嬴妹子好剑法!

  赢开:缪嬴妹子,不得无礼!

  缪嬴:(不依不饶)请丰王拔剑,不然我胜之不武!

  【丰王又连躲三招,被迫白手夺剑,撞倒缪嬴。

  达力:(大怒拔剑)丰王看剑!

  赢开:(迅速拔剑,用剑挡住达力刺出的剑锋)住手!

  【达力收剑恭立。

  丰王:(抱起倒在地上的缪嬴)缪嬴妹子受惊了!

  缪嬴:放开我,放开我!(挣扎)

  丰王:(将缪嬴继续抱紧)赢开大哥,你这个妹子就像我们戎人的青稞酒,绵里藏针,柔中带刚,很对小弟我的脾气,深得小弟我喜爱,我郑重地向你求婚,你把她许配给我吧。

  曾夫、达力(同时大惊)啊!

  赢开:(为难地)这个……

  达力:(大喊)丰王,缪嬴妹子是我的梦中情人,你不能夺人所爱!

  丰王:你和她没有成亲,啥叫夺人所爱?

  达力:(冲动地)我要和你决斗!

  丰王:好!(放下缪嬴,拔剑相向)来!

  【二人亮剑,相碰有声。

【大幕急闭。

第二场:嫁妹

【三天以后。

  【赢开府邸正堂。

  【几案上摆放着各种青铜礼器。

  【音乐起。

  (幕后合唱《诗经·秦风·晨风》)

  鴥彼晨风,郁彼北林。

  未见君子,忧心钦钦。

  如何如何,忘我实多!

  山有苞栎,隰有六驳。

  未见君子,忧心靡乐。

  如何如何,忘我实多!

  山有苞棣,隰有树檖。

  未见君子,忧心如醉。

  如何如何,忘我实多!

  【歌声中幕启。

  【赢开、曾夫正在商谈。

  赢开:(自言自语地)丰王今天要来娶亲,缪嬴妹子不情愿,达力、曾夫都有想法,族人也都议论纷纷,唉!(唱)

  丰王他看中了妹子缪嬴,

  留下了白玉佩作为物信。

  我秦人在西垂常怀近忧,

  戎和狄掠地盘杀我族民。

  与丰王结姻亲两族通好,

  遇大事有征伐相互照应。

  趁丰王还未来先安内部,

  让曾夫来相劝说服缪嬴。

  曾夫:主公,这达力是我秦人当今第一武士,与主公的妹子缪嬴是天生的一对、地造的一双,不料那戎人丰王横插一杠子,非要求娶缪嬴不可,而且离去之时留下玉佩为信物,说今日就来迎娶,主公你看如何是好?

  赢开:是啊,达力是我秦人武士世家之后,历代为我赢姓首领侍卫,他父亲是我长兄世父的贴身侍卫,如今双双被岐山狄人俘虏,正在异邦受苦受难,达力与我缪嬴妹子两小无猜,情投意合,他俩的婚姻已被全体族人认可,我本意郊祭事毕、择看吉日,就给他俩完婚,可谁知天有不测风云,计划不如变化呀!你身为军师谋士,就替我拿个主意吧。

  曾夫:自古兵不厌诈,言而无信,出尔反尔者大有人在,主公当时碍于面子,收下丰王信物,如今反悔还来得及,在下手持玉佩,快马加鞭,送还丰王便是了。(试探地)不知主公意下如何?

  赢开: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曾夫:那这信物呢?

  赢开:我已经交给缪嬴妹子了。

  曾夫:那……

  赢开:(大声地)传唤缪嬴!

  曾夫:(对内)主公传唤缪嬴!

  【缪嬴上场。

  缪嬴:(生气地)仲哥,你就忍心棒打鸳鸯,将我和达力拆散吗?

  赢开:缪嬴妹子,丰王的信物何在?

  缪嬴:(解下玉佩,欲扔在地)我砸了它!

  赢开:嗯——!将它交给军师。

  缪嬴:(将玉佩递给曾夫)给你。

  曾夫:(接住玉佩)主公,你果真反悔了?

  赢开:(似是而非地)啊。

  曾夫:主公,你当真反悔了?

  赢开:(模棱两可地)啊。

  缪嬴:(忽然明白)仲哥要悔婚?

  曾夫:是呀。

  缪嬴:(大喜过望)仲哥,谢仲哥!(躬身施礼)

  曾夫:那,我去了。

  赢开:(突然厉声地)来人!

  【两武士同时上场。

  两武士:在!

  赢开:(威严地)将军师曾夫拉出去斩首!

  两武士:诺!(一左一右拧住曾夫)

  曾夫:(仰天大笑)哈哈哈哈!

  赢开:你身为军师谋士,出此馊主意下三滥之策,还有脸发笑!

  曾夫:哈哈哈哈!

  赢开:丰王虽为戎人一支,但实力不敢小觑。他答应与我们秦人和睦相处,休戚与共,但终究是利益关系,这世上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恒的朋友。如今,他欲与我结成姻亲,朋友加亲戚,使友好关系得到进一步巩固,我何乐而不为,巴望不得呀!你觉得可笑吗?

  曾夫:哈哈哈哈!我笑我曾夫眼里有水,没有看错主公。你心系数万赢姓族人,不以兄妹亲情为念,明大义,做大事,善决断,曾夫我死而无憾!

  赢开:(对武士挥手)下去吧。

  两武士:诺!(退下)

  赢开:(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军师曾夫!

  曾夫:在!

  赢开:你我主臣,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何愁谋事不成?

  曾夫:谢主公开恩,谢主公夸奖!

  缪嬴:仲哥,你和军师串通一气,一唱一和,原来是哄骗我呀!

  赢开:曾夫军师。

  曾夫:在。

  赢开:说服缪嬴妹子至关重要,请你对她晓以利害,动以感情,让她务必放下包袱,痛痛快快嫁给戎人丰王。

  曾夫:诺。

  缪嬴:(倔强地)不听不听!

  曾夫:啊,缪嬴女主公。

  缪嬴:不听不听!

  赢开:(一旁偷笑)今天倒要看看你曾夫军师的本事喽。

  曾夫:缪嬴女主公!(唱)

  叫声缪嬴女主公,

  自幼立志巾帼中。

  不爱红妆爱武装,

  跟随达力练剑锋。

  丰王敬你女汉子,

  请求仲哥把婚通。

  (白)不过,这丰王少年英雄,说出大话,欺我秦赢无人!  

  缪嬴:他说啥大话来?

  曾夫:他说嘛……(接唱)

  他是天下第一剑,

  达力只是小毛虫!

  缪嬴:(咬牙切齿)他竟敢小瞧我达力哥!

  赢开:(火上浇油)丰王说来,达力挑战,要不是仲哥我阻止,他就把达力剁成肉泥了!

  缪嬴:(拔剑)丰王太狂妄,吃我一剑!

  曾夫:缪嬴女主公莫急躁。(接唱)

  丰王武功盖世骄,

  主公让你去深造。

  学他真传带回来,

  为我所用战群枭。

  主公用心很良苦,

  犹豫不决难下诏。

  怕你胆怯不敢去,

  又怕手笨学不了。

  【目视赢开,两人同时偷笑。

  缪嬴:(舞剑)谁说我胆怯不敢去?谁说我手笨学不了?(剑抵曾夫)

  曾夫:(做举手投降状)缪嬴女主公,(指赢开)是他,你仲哥说的。

  赢开:是我说的。

  缪嬴:仲哥,你也太小瞧妹子我了!我就嫁给他丰王,将他的盖世武功学到手,传给秦人,也传给我达力哥,让你们看看!

  赢开:(拍手)仲哥我没想到,缪嬴妹子竟有如此志气!

  曾夫:缪嬴女主公自幼志向远大,佩服,佩服!

  缪嬴:仲哥,军师,其实,我虽然年方二八,但我懂得与戎人结亲,对于我们秦人何等重要!我愿意牺牲个人爱情,与丰王联姻。

  赢开、曾夫:(同时惊叹)啊!

  赢开:难得缪嬴妹子小小年纪,就如此深明大义!

  曾夫:(将玉佩给缪嬴挂在腰间,躬身施礼)你兄妹二人,真是上苍给我们秦人派来的天使呀,敬佩敬佩!

  【丰王率戎人担酒坛、提腊肉,带若干礼品上场。

  丰王:(抱拳施礼)赢开大哥,小弟来也!

  赢开:(抱拳还礼)欢迎,欢迎。

  缪嬴:丰王大哥!

  丰王:(抱拳施礼)缪嬴妹子——不,我的王妃!

  缪嬴:我已经答应我仲哥,嫁给你为妻,但你得向我们做个保证。

  丰王:我保证像赢开大哥一样对待你,视你为我的亲妹子。

  缪嬴:好。更重要的是,你得把盖世武功传授予我,不许有半点保留!

  丰王:哈哈,这俗话说得好,要得会,师傅怀里睡。(拉住缪嬴的手)王妃呀!(唱)

  大王我爱你是巾帼须眉,

  洒脱脱豪爽爽对我脾胃。

  我戎人讲真情从不虚伪,

  从今后与王妃比翼双飞。

  (白)这传授武功,那还不是随时随地的事嘛。

  缪嬴:丰王大哥!(接唱)

  丰王哥你听我把话来讲,

  缪嬴我不羡慕你是戎王。

  我秦人与丰王兄弟相称,

  结姻亲关键时两地相帮。

  丰王:本大王向天起誓,此生此世有负秦人,万箭穿心!

  赢开:好!

  曾夫:好!

  丰王:赢开大哥,我今前来,迎娶缪嬴妹子——我的王妃,按照我们戎人的风俗习惯,特送上青稞酒八坛、老腊肉八吊,各色礼品八样八份,请大哥你查收笑纳。

  赢开:按照我们秦人风俗习惯,女婿与一干迎亲之人,都是座上宾,必须酒足饭饱,方可吹吹打打,热闹送行。各位戎人兄弟姊妹,不醉不走,不欢不回!

  丰王:好!不醉不走,不欢不回!

  【众戎人:好!不醉不走,不欢不回!

  【达力急匆匆上场。

  达力:(拔剑相向)丰王,你夺我所爱,我要与你决斗!(剑抵丰王)

  丰王:达力兄弟,缪嬴妹子举世无双,普天之下男人尽爱。你我皆为英雄,同时倾心于她,理所当然。我乃戎王,岂能惧怕于你,只是今天我与缪嬴妹子大喜,本王绝不与你凶器相向,请你好自为之。

  赢开:(大声地)来人!

  【两武士上场。

  两武士:在!

  赢开:(威严地)将达力拉下去斩首!

  两武士:诺!(一左一右拧住达力)

  缪嬴:(急切地护住达力)仲哥!

  丰王:大哥息怒。这达力是条好汉,换作我,也会同样如此。今日大喜,见血不吉。请你放过达力兄弟,我与他共饮十大碗,摈弃前嫌,不饮不是好汉!

  赢开:达力!

  达力:在!

  赢开:看在丰王替你求情的份上,暂且免你死罪。你听清楚了,你必须与丰王共饮十大碗,摈弃前嫌,不饮不是好汉!

  达力:诺!

  【武士松开达力,站在一旁。

  赢开:军师听命。

  曾夫:在!

  赢开:赏赐全体族人家家美酒一坛,腊肉一吊,汧邑城内,同喜共庆,欢送缪嬴妹子出嫁!

  曾夫:诺!(大声宣布)主公赏赐全体族人家家美酒一坛,腊肉一吊,汧邑城内,同喜共庆,欢送缪嬴女主公出嫁!

  赢开:大摆宴席,大宴宾客,大碗上酒,大块上肉,大乐都城,不饮不散,不醉不欢!

  曾夫:(大声宣布)主公有令,大摆宴席,大宴宾客,大碗上酒,大块上肉,大乐都城,不饮不散,不醉不欢!

  【众欢呼:万岁!万岁!万岁!

【幕闭。

第三场:烽火

【周幽王十一年(前771)某日。

  【汧邑城门上。

  【天幕上,烽火台烽烟滚滚升起。

  【音乐起。

  (幕后合唱《诗经·秦风·车邻》)

  有车邻邻,有马白颠。

  未见君子,寺人之令。

  阪有漆,隰有栗。

  既见君子,并坐鼓瑟。

  今者不乐,逝者其耋。

  阪有桑,隰有杨。

  既见君子,并坐鼓簧。

  今者不乐,逝者其亡。

  【歌声中幕启。

  【赢开、曾夫站在城墙上观看烽烟。

  【城墙上可见持戈站立的兵士。

  【达力上场。

  达力:启禀主公,镐京又传来烽火。

  赢开:曾夫军师,周天子幽王,形同小儿,为博得宠妃褒姒一笑,点燃烽火,戏弄诸侯前去救驾,已经十余次了。这次烽火又起,不知是真是假,难以断定,叫我出兵不是,不出兵也不是,好难为人呀!

  曾夫:为今之计,不可贸然出兵,一再消耗军力,请主公派达力前往镐京,仔细打探,以辨真假,再行决定。

  赢开:军师说得是。达力!

  达力:在!

  赢开:派你带亲兵快马加鞭,前往镐京,打探虚实,倘有急事,火速回报!

  达力:诺!(下场)

  赢开:曾夫军师,想那周文王忍辱负重,周武王伐纣灭商,何等英雄盖世,气吞山河!如今,不肖子孙,仅只为了讨好一个宫妃,就拿江山当儿戏,视诸侯为木偶,实在可悲可叹呀!

  曾夫:主公所言极是。天子无道,号令轻率,失信于臣附,如此下去,必将导致天下大乱,诸侯割据,民无宁日,生灵涂炭呀!

  赢开:(叹息)啊——!(唱)

  怕天下大乱了百姓受难,

  我秦人乱世中求生千年。

  舜帝时大费他调鸟有功,

  又跟随大禹帝治水烈山。

  舜帝他赐予我先祖赢姓,

  到夏末与商汤又结盟缘。

  有先祖叫费昌为汤驾车,

  行千里见王母走到西天。

  周灭商第二代成王尚小,

  扶幼主治天下周公名旦。

  平叛乱阻复辟清扫残敌,

  将我们迁西垂为周守边。

  从此后全族人沦为奴隶,

  天地暗日月晦苦难绵绵。

  多亏了赢非子惯会养马,

  周孝王任命他周室马倌。

  汧渭畔养好马敬献千匹,

  封秦地才有了族人地盘。

  周宣王他为了抵御戎狄,

  提拔了我祖父秦仲为官。

  封大夫为附庸忍辱负重,

  为的是待时机一飞冲天。

  我秦人来西垂三百余载,

  赢开我一定要宏图大展。

  曾夫:主公以我秦人历史为鉴,反思总结,借以励志,发奋图强,令曾夫感佩。想我秦人,历时千载,几经浮沉,险遭灭族,终于获姓、封秦、上升为大夫,成为周王室的附庸,总体上还是积极向上的。

  赢开:我现在考虑的是,如何能够立国,与天下诸侯平起平坐,继而能够逐鹿中原,横扫强敌,一统华夏!

  曾夫:主公理想远大。这俗话说,向着天上的星星射箭,总比向着树上的叶子射箭要射得高,射得远。虽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但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任何事情,终归要人去谋取。苍天总是把机会留给有心人,不思进取,何来机会可言,即使机会来了,也会失之交臂。

  赢开:军师所言极是啊!

  【一武士上场。

  武士:报——!

  赢开:何事来报?

  武士:启禀主公,丰王派来信使,说岐山狄王已将世父长公子和贴身侍卫释放,被丰王、缪嬴王妃迎接到他们那里做客调养几时,然后由他亲自送来。

  赢开:知道了,下去吧。

  武士:诺。(退场)

  曾夫:还是主公有远见,丰王这门亲事结对了,丰王果真很仗义。

  赢开:(感慨地)多个朋友多条路哇!

  【达力匆匆上场。

  达力:(气喘吁吁地)启禀主公,大事不好!

  赢开:不要慌张,慢慢讲来。

  达力:诺。幽王废长立幼,引起废太子的舅舅申侯暴怒,联络戎狄数万人攻破镐京,杀死幽王和小太子于骊山,俘获褒姒,周朝京都已成一片废墟!

  赢开、曾夫:(同时惊愕)嗷!

  赢开:继续讲来。

  达力:诺。废太子宜臼告谕天下诸侯,平定叛乱,立功有赏。

  赢开:曾夫军师,你看这事如何做出反应?

  曾夫:公子宜臼乃幽王正牌王后申后所生,初立为太子,理应继承大统。只因幽王宠幸褒姒,将王后太子一并废除,天下共愤。如今幽王与小太子皆死于动乱,主公当立即率兵,火速赶赴京城,拥立废太子宜臼为王。

  赢开:事不宜迟。达力!

  达力:在!

  赢开:命你率领骑兵,火速赶往镐京,控制所有王室成员、朝廷官员,及其眷属人等,没有我的命令,一律不得自由行事!

  达力:诺!

  曾夫:还有,派出得力将士,保护好废太子宜臼、申太后一家老小,以国礼待之,不得有误!

  达力:遵命。(急下)

  赢开:啊,曾夫军师,正如你所说,天赐良机,天赐良机呀!我们赶快动身,要先于各路诸侯到达镐京,牢牢掌握主动权!

  曾夫:诺!

【幕闭。

第四场:拥立

【紧接前场。

  【镐京,废太子姬宜臼府邸。

  【持戈兵士把守森严。

  【音乐起。

  (幕后合唱《诗经·秦风·终南》)

  终南何有?有条有梅。

  君子至止,锦衣狐裘。

  颜如渥丹,其君也哉!

  终南何有?有纪有堂。

  君子至止,黻衣绣裳。

  佩玉将将,寿考不忘!

  【歌声中幕启。

  【姬宜臼坐殿大呼:赢开来了吗?赢开来了吗?

  【赢开与曾夫、达力应声上场。

  赢开:来了!来了!

  姬宜臼:(厉声地)大胆赢开,你一个小小大夫,竟敢派来兵士,围住本公子的府邸,限制本公子的人身自由!

  赢开:公子殿下息怒。下官惊闻镐京遭劫,急命兵士日夜兼程,前来保护申后和公子殿下,以国礼待之,不得有误!

  姬宜臼:嗷,是何理由,说来听听。

  赢开:公子呀!(唱)

  公子你且听我说,

  先王无道受迷惑。

  废除申后与太子,

  专宠褒姒如着魔。

  点燃烽火一回回,

  只为一笑图快活。

  万劫不复毁京都,

  赢开心里实难过!

  (白)先王宠幸妖女褒姒,有负公子你的生母申后,且废长立幼,致使国破身死,一发不可收拾。下官斗胆提议,拥立公子复太子位,继承大统,恢复周王室一切秩序礼仪尊严。

  姬宜臼:(转怒为喜)啊,本公子感谢你一片忠心!

  赢开:曾夫,达力!

  曾夫、达力:在!

  赢开:我决心拥立公子复太子位,继承大统,你们问问兵士们,是何意见?

  曾夫、达力:诺!

  达力:全体兵士,主公决心拥立公子复太子位,继承大统,你等是何意见?

  【台前幕后众兵士:拥立公子为王!拥立公子为王!

  赢开:倘若有人反对怎么办?

  【台前幕后众兵士:杀!杀!杀!

  姬宜臼:(走下大殿,拉住赢开之手)啊,深谢赢开大夫!

  【一兵士上场。

  兵士:报,各路诸侯参见公子!

  曾夫:主公,无论哪路诸侯,一律挡在门外回话,不得入内!

  赢开:传令,无论哪路诸侯,一概门外回话,不得入内!

  兵士:诺。(边下边传令)主公有令,无论哪路诸侯,一概门外回话,不得入内!

  【幕后兵士应答:诺!

  赢开:(对幕內)各路诸侯,周王附庸秦人首领赢开在此。(唱)

  各路国君听我讲,

  幽王无道如儿郎。

  为搏一笑戏诸侯,

  身为天子好荒唐。

  废去申后国母位,

  又废太子毁庙堂。

  我扶宜臼登大位,

  重整山河为周王。

  (白)我等已经决定,拥立宜臼太子复位,给先王治丧之后立即继承大统,各路诸侯意下如何?

  【幕后众诸侯迟疑,声音嘈杂混乱。

  赢开:秦人兵士!

  【幕后应答:在!

  赢开:凡有不从者,格杀勿论!

  【幕后应答:诺,凡有不从者,格杀勿论!

  赢开:我再说一遍,我等已经决定,拥立宜臼太子复位,给先王治丧之后立即继承大统,各路诸侯意下如何?

  【幕后应答:同意!同意!

  【赢开与曾夫、达力同时下跪。

  赢开:请公子更换太子仪仗,率领下官一同接见各路诸侯,接受拥立。

  姬宜臼:(扶起赢开)大夫免礼。(唱)

  大夫赢开有胆气,

  率领强兵来拥立。

  忠心附庸周王室,

  废后世子东山起。

  雪中送炭暖人心,

  雨地搭伞不湿衣。

  宜臼继承大位后,

  定当感恩回报你!

  (白)赢开大夫,大恩不言谢,后报有日。

  赢开:诺,太子殿下!达力,命兵士护驾,太子要接见诸侯!

  达力:诺!兵士护驾,太子要接见诸侯!

  【台前幕后众兵士:诺!

【幕闭。

第五场:封侯

【周平王二年(前772)某日。

  【东周都城洛邑宫殿。

  【天子宝座高高在上。

  【天幕上,古城雄壮。洛水悠悠。

  【“周”字大旗迎风飘荡。

  【音乐起。

  (幕后合唱《诗经·秦风·权舆》)

  于我乎,夏屋渠渠,今也每食无余。

  于嗟乎,不承权舆!

  于我乎,每食四簋,今也每食不饱。

  于嗟乎,不承权舆!

  【歌声中幕启。

  【赢开、曾夫、达力与众诸侯簇拥姬宜臼上场。

  赢开:请扶新君登上天子宝座!

  【宦官、宫女搀扶姬宜臼登上天子宝座,落座。

  赢开:跪拜天子!

  【赢开与众人行三拜九叩大礼。

  【众人欢呼:万岁!万岁!万岁!

  姬宜臼:众卿平身。

  【众站立朝堂。

  姬宜臼:大夫赢开!

  赢开:臣在!

  姬宜臼:西都镐京成为一片废墟之时,是你赢开第一个带兵前来护驾;先王遭遇横祸,国已无主,是你赢开第一个提出拥立我复为太子,继承天子大位;这次迁都洛邑,又是你赢开率兵勤王,一路护送,保障吃用,直至将我拥送到这东都洛邑大殿,登上天子宝座。你赢开拥立有功,护驾有功,勤王有功,本王论功行赏,特此擢拔于你,赐封你为诸侯!

  【众诸侯:秦人立国,可喜可贺!

  赢开:(伏地叩首)谢大王隆恩!臣赢开永远忠于大王,以大王马首是瞻,任由驱使,肝脑涂地,绝无二心!

  姬宜臼:诸侯赢开!(唱)

  赢开是个大忠臣,

  拥立勤王立头功。

  先王宠幸褒姒女,

  废我母后入冷宫。

  又废太子立幼弟,

  陷我黑暗无底洞。

  多亏赢开来保驾,

  救我一脉水火中!

  赢开:大王陛下!(接唱)

  幽王为博一笑脸,

  乱点烽火起狼烟。

  戏弄诸侯不保驾,

  落逃杀身在骊山。

  天赐良机予秦人,

  拥立新王坐宝殿。

  感恩大王封秦国,

  位列诸侯立朝班。

  【一宦官高喊上场。

  宦官:报——!报——!

  姬宜臼:何事惊慌?

  宦官:启禀大王,虢公翰在携地拥立大王叔父姬余臣为周王,已经告谕天下,百姓无所适从,人心惶惶!

  姬宜臼:(对宦官)知道了,下去吧。

  宦官:诺!(下场)

  赢开:大王陛下,天无二日,人无二主。如今叛臣贼子作祟,形成了二王并立的局面,必须出师讨伐,以绝后患。

  【众诸侯:必须出师讨伐,以绝后患。

  姬宜臼:诸侯赢开!

  赢开:臣在!

  姬宜臼:本大王念你忠心事王,屡立大功,特将岐山以西全部土地赐封予你!

  【众诸侯:秦国疆土扩大,可喜可贺!

  姬宜臼:诸侯赢开!(唱)

  岐山西渭水旁土地广袤,

  南秦岭陇山下水草丰茂。

  周王室西边陲心腹大患,

  你秦国如屏障是我依靠。

  剿戎狄靖西垂托付于你,

  讨携地伐伪王解我烦恼。

  你秦国稳根基雄立西部,

  周王室洛邑宫方能有保。

  赢开:大王在上,臣赢开牢记使命!(接唱)

  谢大王赐予我岐山以西,

  从此我拓疆土有根有据。

  大王他虽然是空头支票,

  要有此好山河全靠自己。

  名已正言就顺上苍眷顾,

  我秦人有国土定能崛起。

  此一行迎来了重大转折,

  不由我喜在心奋发意气!

  (白)大王在上,如今大王已经迁都洛邑,深得诸侯拥戴,臣赢开我这就率兵归去。请大王放心,臣赢开我回到秦国之后,厉兵秣马,励精图治,亲自率师讨伐与我秦国毗邻的虢公翰携地,平定叛乱,定当结束二王并立的局面!

  姬宜臼:(走下台阶,拉住赢开的双手)大王我拜托了!

  赢开:(与曾夫、达力同时跪拜)大王保重!

  姬宜臼:等等。曾夫听封。

  曾夫:臣在。

  姬宜臼:你出谋划策,辅佐赢开,护驾拥立勤王有功,封你为大夫。

  曾夫:(叩首)谢大王恩典!

  姬宜臼:达力听封。

  达力:臣在。

  姬宜臼:你带兵护驾拥立勤王有功,封你为将军。

  达力:(叩首)谢大王恩典!

  姬宜臼:爱卿平身,都平身。

  赢开、曾夫、达力:(同时起身)大王保重!

  赢开:(向众诸侯躬身施礼)各路诸侯,大家保重!

  【众诸侯还礼:秦国新君,一路走好!

  赢开:达力将军,集合兵士,赶回秦国。

  达力:诺!

【幕闭。

第六场:联手

【周平王十年(前760)某日。

  【丰王戎人领地,山寨大门口草坪上。

  【天幕上,秦岭巍峨。山寨大门洞开。

  【音乐起。

  (幕后合唱《诗经·秦风·小戎》)

  小戎俴收,五楘梁辀。

  游环胁驱,阴靷鋈续。

  文茵畅毂,驾我骐馵。

  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在其板屋,乱我心曲。

  四牡孔阜,六辔在手。

  骐骝是中,騧骊是骖。

  龙盾之合,鋈以觼軜。

  言念君子,温其在邑。

  方何为期?胡然我念之!

  俴驷孔群,厹矛鋈錞。

  蒙伐有苑,虎韔镂膺。

  交韔二弓,竹闭绲縢。

  言念君子,载寝载兴。

  厌厌良人,秩秩德音。

  【歌声中幕启。

  【丰王和王妃缪嬴率执刀戎兵迎候秦国之师。

  缪嬴:(手指前方)我仲哥他们来了!

  丰王:成了诸侯国就是不一样,兵多将广,虎狼之师呀!

  【赢开、曾夫、达力率持戈执剑的秦兵上场。

  【“秦”字大旗紧随赢开身后。

  丰王:(抱拳施礼)大哥在上,小弟等候多时了!(唱)

  秦人立国已十年,

  战车百乘兵凶悍。

  国君赢开真英明,

  雄才大略目光远。

  经营西垂严酷地,

  敢与雄霸相比肩。

  今日率师伐携地,

  声势浩大气冲天!

  赢开:(抱拳还礼)丰王好!缪嬴妹子好!(唱)

  奉诏讨逆往沙场,

  路过戎地见丰王。

  当初嫁妹很正确,

  关键时刻有人帮。

  戎人强悍又骁勇,

  地盘广大战马良。

  丰王答应协助我,

  取胜把握大增长。

  丰王、缪嬴:(抱拳施礼)曾夫大夫好!达力将军好!

  曾夫、达力:(抱拳还礼)丰王好!缪嬴王妃好!

  丰王:(命令)将青稞酒、腊肉熟食、锅贴大饼抬上来!

  【幕后戎人兵士应答:诺!

  【戎人兵士抬上青稞酒、腊肉、锅贴大饼等。

  丰王:小弟略备薄酒熟食,犒劳秦国将士,请大家吃饱喝足,养好精神,增强体力,以利战斗。

  赢开:谢丰王!我奉周王诏命,前往携地讨伐伪王叛臣,路过丰王贵地,蒙你亲自在寨外迎接犒劳,深谢!

  丰王:大哥,我们是好弟兄,一家人,千万不要客气。小弟我早就送信给你,你奉诏出证,小弟愿率领戎兵,助你一臂之力。

  赢开:戎兵向来骁勇善战,有你协助,定能凯旋而归。

  缪嬴:仲哥,丰王还送炒面三百石,作为秦军将士行军作战的干粮。

  丰王:大哥,我戎人长年游牧征战在外,埋锅造饭几乎没有可能,就将五谷杂粮炒熟磨细,装进棒状口袋,拴在肩腰,用来充饥。

  赢开:感谢丰王出人出物,全力相助!(对达力)达力将军。

  达力:在。

  赢开:戎人兄弟将五谷炒熟制作干粮的方法,简便实用,你要派出军需火头尽快学习掌握,为我所用。

  达力:诺。

  丰王:大哥,你们今夜就在此安营扎寨,我们好好商量一下伐携之事。

  赢开:达力将军,传令兵士,今夜在此安营扎寨,大家吃饱喝足,不得骚扰戎人兄弟!

  达力:诺。(转对兵士)全体兵士!

  【众秦军应答:有!

  达力:今夜在此安营扎寨,大家吃饱喝足,不得骚扰戎人兄弟!

  【众秦军应答:诺!

  缪嬴:达力将军!(拔剑扑去)看剑!

  达力:(急拔剑挡住缪嬴的剑锋)王妃自重!

  缪嬴:我已得丰王剑术真传,请你拿出本事来,与我比试一番。

  【缪嬴主动挑战,达力被迫接招。

  【二人舞剑,渐入佳境,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赢开、丰王、曾夫同时喝彩。

  【戎人兵士喝彩。

  【秦军兵士喝彩。

  【二人斗剑,互不相让,愈发激烈。

  【赢开、丰王同时拔剑,赢开档开达力,丰王档开缪嬴。

  赢开:请二位留下力气,战场上杀敌时再见高低。

  丰王:是啊,我和缪嬴妹子已经备好酒席,为你们接风,有请!

  缪嬴:有请!

  赢开:请!

  【五人同时向寨门走去。

【幕闭。

第七场:伐携

【紧接前场。

  【携地城外。

  【城墙上插着“周”“王”“虢”字三面大旗。

  【虢公翰、姬余臣率兵士站在城墙上准备迎战。

  【音乐起。

  (幕后合唱《诗经·秦风·无衣》)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

  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

  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歌声中幕启。

  【赢开率丰王、缪嬴、曾夫、达力及众兵士上场。

  【“秦”字大旗紧随赢开身后。

  赢开:叛臣虢公翰,伪王姬余臣,你们听好了!我赢开奉周王诏命,率领秦国之师,前来携地讨伐伪王叛臣,奉劝你们快快投降,不然我誓将攻破城池,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勿谓言之不预!

  姬余臣:本王乃周朝王室拥立,实为王室正统。逃到东都洛邑的我的侄子宜臼,早被我王兄在世时就废掉太子之位了,他称王是诸侯拥立的,他才是伪王。你乃伪王所封,你才是伪侯伪国!

  虢公翰:你赢开只是区区一介大夫,我虢公翰乃世袭公爵,地位仅次于王,你竟敢矫伪诏、充诸侯、称列国,犯我城池,辱我王公,你罪当灭族!

  赢开:(咬牙切齿地)啊——!(唱)

  姬余臣虢公翰欺人太甚,

  全不顾虎狼师泰山压顶。

  周幽王伪携王寡恩无义,

  对秦人很蔑视态度清冷。

  幽王死伪王立天并二日,

  乱九州相割据二门号令。

  我今天来讨伐志在必得,

  拓疆土立国威天理民心。

  (白)达力将军!

  达力:在!

  赢开:擂起战鼓,吹响号角,发起冲锋,一鼓作气,攻破城池,活捉伪王叛臣!

  达力:诺!(举剑在手,转对兵士)擂起战鼓,吹响号角,随我发起冲锋,一鼓作气,攻破城池,活捉伪王叛臣!

  【秦军兵士齐声应答:诺!

  【战鼓擂响。号角震天。

丰王:(举剑在手,转对兵士)戎人弟兄们,跟我杀进城去!

【戎人兵士:诺!

  曾夫:主公,请给大家宣布,斩首十级,晋爵一级。

  赢开:斩首十级,晋爵一级,杀——!

  达力、丰王、缪嬴:杀——!

  【全体秦军兵士:杀——!

  【全体戎人兵士:杀——!

  【战鼓、号角声中,全体兵士在达力、丰王率领下,冲向城池。

  【双方交战。杀声四起。

  【一兵士大喊跑上:报——!

  兵士:启禀主公,城门已破!

  赢开:好!

  【又一兵士大喊跑上:报——!

  兵士:启禀主公,已经杀进王府!

  赢开:好!

  【另一兵士大喊跑上:报——!

  兵士:启禀主公,达力将军被暗箭射伤,丰王代替指挥,正在全力攻打王府!

  赢开、曾夫:(大惊)啊!

  曾夫:伤势如何?

  兵士:军医说,达力将军中的是毒箭!

  赢开:你们三个,冲进城去,和缪嬴一道抬下达力将军,前来见我!

  三兵士:诺!(急下)

  曾夫:主公,大功即将告成,你将如何处置姬余臣虢公翰二人?

赢开:大夫有何高见?

曾夫:他两个一王一公,身份特殊,还是押往洛邑,交给大王处置吧。

  赢开:正因为他两个一王一公,身份特殊,才不能押往洛邑,交给大王处置。

  曾夫:嗷,看来主公已经胸有成竹?

  赢开:他两个都是王室贵胄,又都比当今天子高出一辈,倘若押往洛邑,交给大王,是给大王出难题,不好处置。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不如就地处决,永绝后患,即避免了大王弑杀父辈之嫌,又立我秦人国威,可谓一举两得。

  曾夫:(拱手施礼)主公杀伐决断,敢于担当,曾夫佩服!

  【几个兵士抬着达力上场。

  【跟在达力身边的缪嬴哭喊:达力哥!达力哥!

  缪嬴:仲哥,达力哥昏迷了!

  赢开:达力!达力!

  曾夫:达力!达力!

  缪嬴:达力哥!达力哥!

  众兵士:将军!将军!

  【达力从昏迷中醒来。

  达力:(拉住赢开的手)主公,我……不行了……

  赢开:达力,我的好兄弟!

  达力:真遗憾,再也不能为国出力、为主公效劳了……主公,我死后,请将我埋在西犬丘大堡子山,我要去给先君们继续当侍卫。(撒手去世)

  赢开:达力!达力!(唱)

  大军杀进携地城,

  痛失秦国大将军。

  曾夫:达力!达力!(接唱)

  达力出战身先死,

  国士无双是精英。

  缪嬴:达力哥!达力哥!(接唱)

  达力大哥已捐躯,

  从此失去知心人。

  众兵士:将军!将军!(合唱)

  日月无光山河悲,

  马革裹尸留英名!

  赢开:缪嬴妹子,你率兵士先将达力遗体护送回汧邑都城,待我凯旋归去,再以国士之礼厚葬达力于西犬丘大堡子山,满足他的生前遗愿。

  缪嬴:(哽咽地)诺!兵士们,抬好了,送上战车。

  兵士们:遵命!(抬起达力遗体,与缪嬴同下)

  【一兵士大喊跑上:报——!

  兵士:启禀主公,丰王活捉伪王叛臣!

  赢开:押上来!

  【丰王率兵士,押着五花大绑的姬余臣虢公翰二人上场。

  丰王:大哥,伪王叛臣押到,请你发落!

  姬余臣:赢开,我俩一王一公,你不得无礼!

  虢公翰:赢开,你目无君父,越礼施暴,罪当灭族!

  赢开:灭你二人的族,赢开不敢;不过,砍你二人的头嘛,还是小菜一碟!

  姬余臣、虢公翰:你敢!

  赢开:姬余臣虢公翰!(唱)

  一王一公活捉到,

  携城覆灭在今朝。

  从此携地归秦国,

  进军关中有依靠。

  还是曾夫有远见,

  劝我斩麻用快刀。

  当场处决绝后患,

  东都洛邑送捷报。

  姬余臣、虢公翰:赢开,你将如何处置我一王一公?

  赢开:就地正法!

  姬余臣:我俩都是宜臼的叔父,你就是把我俩押解到东都洛邑,宜臼他也不敢拿我俩怎么样,你竟敢私下弑杀王公!

  赢开:说得对极了,只可惜你们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来人!

  两武士:在!

  赢开:拉下去,砍了!

  两武士:诺!

  【姬余臣虢公翰边挣扎边大骂,被武士和兵士强行拉下。

  赢开:谢丰王鼎力相助!

  丰王:可惜牺牲了达力将军!

  赢开:我已请缪嬴妹子,率兵士先将达力遗体护送回汧邑都城,待我凯旋归去,再以国士之礼厚葬达力于西犬丘大堡子山,满足他的生前遗愿。

  丰王:如此甚好。

  曾夫:主公,大功业已告成,我们班师凯旋吧。

  赢开:曾夫大夫,派出信使,速报东都洛邑,让大王安心;留下得力将士,镇守携城;传令其余将士,班师凯旋!

  曾夫:诺!(大声传令)擂鼓鸣号,班师凯旋!

  【战鼓隆隆,号角震天。

  【全体兵士欢呼:万岁!万岁!万岁!

  【音乐起。

  (幕后合唱)

  古人不见今时月,

  今月曾经照古人。

  三皇五帝夏商周,

  月到秦时分外明。

  襄公立国功千秋,

  文缪献孝更奋进。

  始皇嬴政登基后,

  华夏一统归于秦。

  【歌声中天幕上打出投影字幕:“秦起襄公,章于文、缪,献、孝之后,稍以蚕食六国,百有馀载,至始皇乃能并冠带之伦。”——司马迁《史记》

  【歌声中幕闭。

  【剧终。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