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人文地理 / 待分类 / 人物 ‖ 民主人士苏竹勋轶事

分享

   

人物 ‖ 民主人士苏竹勋轶事

2021-01-19  巫山人文...

 卢祖政 

苏竹勋先生(1901~1968年)

苏竹勋先生有着传奇的经历、有着跌宕起伏的人生,在巫山历史上有着浓墨重彩的一笔。他经历过满清、民国和新中国三种不同性质的社会,他所在的几十年正是中国社会处于大的变革时期。他参加过中国共产党地下组织,也集体登记为国民党党员,担任过国民党巫山县党部书记长、四川省参议员。在他的一生中,为社会的进步做出了贡献,曾走过一段弯路,有着暗淡的一面。

他的经历和事迹在《巫山县志》《巫山革命史》大都有记载,但也有一些人们不曾知道或不太清楚的事情,作为他的亲人有必要予以补充和澄清。

01

家庭背景及求学入党


苏竹勋先生出生于满清末年的1901年,殁于1968年。其先祖在明洪武(1368~1398年)于湖南宝庆入川,后落业于巫山县龙溪黄家岭。其爷爷苏封建(字维藩)经院试获第二名,20岁入博士。其父亲是满清时代的拨贡,又入住过北京京师法政的当时新旧两兼的学者,有较高的文化素养。其伯父为进士、大宁厂盐税官、省议员。其兄长和两个侄子都在北京读过大学,确系书香门第。他从小跟着父亲读私塾10年,17岁时才入䕫州联立旧制中学(奉节中学)读了3年,由于受到“五四运动”的影响,于1922年考入武昌中华大学(后改为国立武昌中山大学)。

1925年“五卅”惨案发生后,苏竹勋参加声援上海工人阶级反帝斗争的的武汉学生运动,加入反基督教大同盟,充任四川旅鄂同学会会长,积极投入反帝反军阀斗争。在革命高潮期间,由于受到沈雁冰、郭沫若、施存统、李汉俊等革命家的教育和影响,他公开研究马克思主义学说,阅读《资本论》《唯物辩证法》等马克思名著,接受马克思主义思想。

1927年4月初,在蒋介石“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前夜,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担任党小组长、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武昌中山大学四川支部书记。苏竹勋积极投入武汉声势浩大的群众性的反蒋斗争,担任中山大学反蒋宣传队长。7月,大学毕业。

汪精卫叛变革命后,党组织决定苏留武昌从事党的活动,参加了武汉三镇30万工人大罢工。在武汉学习和活动期间他还带着外甥卢少衡在中山大学附小和附中读书六年,还时常带卢少衡听沈雁冰、郭沫若等革命家的演讲,接受马列主义的教育。根据中国共产党“八七会议精神,中共党组织派苏竹勋等回川组织农民暴动。

1928年以䕫州联中(奉节中学)校长身份为掩护,从事兵变策反工作。后因军阀混战被迫辞去校长职务,即去宜昌找党组织。未果,从此与党组织失去联系。
    

02

创办巫山中学及施教精神


1941年前,巫山县境内没有一所中学,全县学子要读初中得到邻近的奉节或湖北建始县就读,非常不便。地方人士推举苏竹勋,筹备县立中学并担任校长。当时办学的条件十分困难,既无资金也无师资,日本的飞机时常来轰炸,城里人心惶惶,找不到适合的地点。经过考察比较,选址在离县城二三十里路的朝阳洞(今曲尺乡龙洞村)。经过募捐筹集了1196万元(民国时期的纸币),建了土木结构的草瓦房30来间,从城里搬来课桌凳,在社会上招来15名教师。

苏竹勋在朝阳洞口用石子题写的对联

看山似青狮,问几时吞下倭奴,收拾河山重属我。

喜洞如白鹿,愿借它避免空袭,招徕子弟好读书。


经过紧张的筹备,同年9月开始招生,11月正式开学,开初招了三个班141名学生,其中有一部分是躲避战乱来巫山的宜昌以下学生。

曲尺朝阳洞

我们曾经去过朝阳洞,沟的两边是悬崖峭壁,在崖壁的下方有一条狭窄小路很难进出,可见当时的条件非常艰苦,没有艰苦奋斗的精神是很难坚持的。他们以教育救国的赤子之心硬是将中学创建了起来。

在后来的教学中,苏竹勋坚持教育与劳动相结合,组织学生参加劳动,还办了养兔场,栽树种草,组织学生学习嫁接技术;他发动学生办黑板报、学习园地,每期常有他的作品;他文化水平高,又热爱学习,既会写诗也会写散文和对联,是巫山出了名的笔杆子;他教学水平高,还热情帮助年轻老师答疑解惑,是大家公认的“活字典”。  

 

  在学校建成后的开学典礼上,苏竹勋当即赋诗一首——

朝阳洞外敌机叫,朝阳洞内歌声闹。 

国难期间办教育,一座岩屋作学校。

岩屋不足添草屋,双手万能师生造。

十月十日庆成立,要唤春风到山坳。

莘莘学子志气高,昼磨铁砚夜焚膏。 

读书救国今日急,莫让流光把人抛。

江流滚滚冲山破,巫峰峨峨擎天堕。 

更喜洞如狮口张,保卫青年习功课。


03

掩护地下党支持游击队参与策反工作


苏竹勋接受过马列主义教育,参加过中共地下党,有马列主义信念。1945年春节前夕,中共地下党员卢光特与卢少衡、卢光福一行三人,去巫山县城拜访舅舅苏竹勋。卢光特向舅舅说:“这几年在外没有固定职业,生活都有困难,巫溪县党部书记长向鉴秋硬说我是共产党,在巫溪无法立足,只好请舅舅帮助谋个职业,我们想在龙溪小学教书,保证把学校办好。”舅舅说;“还是回来的好。”当问其国民党的前途如何时,苏说:“无前途,国民党蒋介石消极抗战,积极反共,葬送了大半个中国,不得人心。现在我不能为国家做好多事情,就靠你们了,只要我能帮助的一定尽力。”又说,“我们共产党里面有人,国民党里面也有人,你回来了就更好了。”表明了积极支持卢光特回巫山活动的态度。

不久,在苏的支持下,卢光特顺利取得了龙溪乡中心国民学校(龙溪小学前身)教导主任的职位。1945年9月,通过多方努力,在苏竹勋和李非武等人的支持下,卢光特被县里委任为龙溪小学校长,对地下党在龙溪开展活动奠定了基础。

1946年4月,巫溪县反动当局对地下党在龙溪的活动有所掌握,便秘密通报巫山县当局。苏竹勋接到通报后,立即将情况转告卢光特,要卢等注意。不久巫山伪县长胡昭华对《通报》引起了注意,执意当面询问卢光特,卢请教苏竹勋和李非武,苏、李为其出了主意。当胡昭华召见时,卢即主动谈了些信仰“三民主义”,为桑梓服务,立志教育报效家乡父老及如何当好校长等内容,总算暂时糊弄过去了。

但是,巫溪县当局于当月下旬决定逮捕卢光特,苏竹勋立即将消息告诉卢光特,要卢赶快走。由于事先得到消息,又有堂舅龙溪乡长苏稚眉的掩护,巫溪反动军警赴了个空。卢走后,工作组通过苏竹勋、苏稚眉的关系,由李纯思代理校长。是年10月,省《快邮代电》到县,引起了胡昭华对龙溪小学的注意,要求龙溪乡对龙溪小学李纯思(地下党员)等人实施监视。苏竹勋得到这一信息后,立即将《快邮代电》内容及胡昭华的打算暗地告诉了中共地下党员卢少衡。

是年11月初,巫溪姚钦明带着特务张吉武和武装人员突然包围了龙溪小学,逮捕李纯思。由于事先有准备,加之校长苏泽浩的掩护,未能得逞。

1948年初,卢少衡身份暴露,时常躲在苏竹勋家里。有一次,来了一伙不明身份的人,苏急中生智将卢少衡藏于家中大米缸里,后来给予路费盘缠,秘密送走。地下党员杨建成、戴披星,也都得到过他的保护。在支持游击队和对敌伪地方组织的控制及策反方面,苏竹勋做了大量工作。

地下党通过苏竹勋以“移花接木”的手法把龙溪自卫组织控制在手,苏竹勋在十月商量侄子苏泽源、苏泽浩,预先约定200多人组成人民自卫队,将地下党员和农民积极分子以三五人为一组,分别统一编入自卫大队,担任一定职务,同时又动员刚成立的群众进步组织人民自救会会员参加自卫队。

龙溪乡这支名为国民党命令成立的、以“抵御共军入川”为任务的民众自卫大队,实际上成为共产党控制的两面武装,成为保护城乡、配合解放军的一支力量,成为后来组建长溪河游击队的基础。在革命即将胜利的1949年7月,苏竹勋请中共龙溪支部书记的卢少衡两次到他黄家岭的家里,商量响应解放军解放巫山的办法,并向卢少衡提出了三点建议:
一是争取巫山自卫总队不要抵抗并乘机起义(策动自卫总队起义已成功,苏不知道);
二是组织群众,准备动员;
三是组织有枪阶级,相机消灭反动残余军队。

这三点建议,正是中共巫山地下组织为迎接解放正在做或将要做的三项工作,完全切合当时实际。

随后,苏竹勋以全副精力协助卢少衡的工作,亲自参与伏击国民党127军残部,取得重大战绩。

实践证明,龙溪地下党之所以坚持了五年多的斗争并取得了胜利,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争取到了苏竹勋、李非武、苏稚眉等上层人士的支持和掩护。

解放后,苏竹勋在巫山县首届人民代表大会上被选为常委会驻会委员。作为民主人士的他,在后来的二十几年里长期从事教育事业,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受到了党和人民的尊重。当时被错镇压了的苏稚眉、苏泽浩、苏泽普等人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得到了平反,定为起义投诚人员。对保护过中共地下组织、支持游击队而错杀的李非武也给予了平反,并恢复了荣誉。

 2021年1月10日
 往期回顾
 忆爷爷




主编/ 刘庆芳

微信号/ 461269457
投稿邮箱/ cqwslqf@126.com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