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文史 / 待分类 / 如何使秦俑表面的彩绘重现昔日颜色?秦俑...

分享

   

如何使秦俑表面的彩绘重现昔日颜色?秦俑彩绘原来这么复杂

2021-01-19  浩然文史

跪射佣

近日,《国家宝藏》第三季热播,秦陵博物院作为九大博物馆之一,推出了三件国宝——跪射武士俑、秦陵铜车马、青铜仙鹤。特别是跪射佣,为我们展现了两千多年前中国人的样貌。今天,文史君想为大家讲一讲秦俑表面彩绘的故事。

一、秦俑彩绘工艺

秦俑,隐藏着秦代服饰、工艺、艺术等密码,研究价值极大。而秦俑制造之初,表面原本是有彩绘的,而且很是鲜艳,与我们固有印象中以红、黑二色为主的暗色调截然不同。换言之,秦俑是“盛装”在黄泉下守卫着始皇帝的。

彩绘秦俑出土时场景特写

秦代工匠如何将颜料施于陶俑之上?颜料层又是什么成分,有什么结构?赋彩过程是否也有标准化流程,暗含着法制威严?所选择的色彩是否体现着秦人的审美观?一个个问题浮现在我们脑海中,等待着解答。

通过仪器检验和实验考古分析,要给秦俑上色,基本分两步:第一步,先上一层大漆(生漆),其中往往掺入少量猪血。猪血有什么作用呢?这是为了控制大漆干燥速率,增强漆层表面的光泽度、平整度。第二步,用朱砂、土红、石青、石绿等矿物颜料和动物胶调和,制成彩绘颜料,涂抹于陶俑表面。

彩绘秦俑的复原展示以及部分颜料矿物原料

秦俑的彩绘其实挺复杂的,有的地方是由单一颜料构成的颜料层,有的地方是由两种以上颜料调配而成的颜料层;不同部位、不同种类的陶俑,彩绘层结构及成分也存在很大的差异。秦俑上多会留有工匠的名字,这种“物勒工名”的现象,说明秦俑彩绘的制作也存在着严格的流程与工序,体现着秦朝“以吏为师”的治国思想。

但是,秦俑各兵种没有自己的专有颜色,车兵、骑兵、步兵的颜色并无区别;每一兵种中的服色也没有统一颜色,每尊陶俑也神态各异,这正好印证了秦兵服装是自备的,又能说明在集体纪律与一致性的强调之下,内部也存在着追求个性的潜在张力。也许这就是千年前朴实的工匠们在严格的工作规范之下,所追求的一种克制而又向往奔放的审美观。

二、秦俑彩绘病害分析

埋藏秦俑的黄土地,千年间旱涝变化,四季更迭,地下水水位不断变化,加上出土时,日温、湿度变化剧烈,致使秦俑的彩绘出现了多种病害。比如:泥土附着、彩绘脱落、起翘、霉菌、剥落、酥粉、龟裂、陶胎残断、变形等。其中,彩绘层脱落、起翘、剥落是修复工作中面对的最大难题。生漆层及颜料层中的胶结物由于属于有机质,在埋藏过程中发生化学反应而老化,失去了粘附力;同时,地下的湿重淤泥层,对秦俑颜料层的粘结力很强,这更加剧了彩绘脱落。

发掘现场彩绘秦俑病害情况

 三、彩绘秦俑的现场保护

发掘现场就跟查案现场一样,需要耐心细致,不能遗漏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出土彩绘陶俑的位置、病害状况、周围环境等,都要采用文字、照片等一一记录下来。同时,采用水雾喷洒、塑料膜覆盖、封闭微环境、提高湿度等方案,控制现场环境,防止彩绘发生剥落、霉变等二次病害。

秦俑修复现场:俑身表面覆盖有保鲜膜,防止因水分蒸发而带来的彩绘脱落

在修复保护2号坑紫袍跪射俑时,文保工作者在发掘现场每日对清理出来的彩绘俑表面喷洒适量的蒸馏水1-3遍,还要用抗皱缩剂与加固剂调制的混合水溶液,喷涂4-5遍,目的就是加固秦俑表面彩绘,避免剥落与二次破坏。

修复秦俑

发掘现场的另一重要任务,是彩绘秦俑的提取工作,就是把秦俑从土层中搬运到实验室。过去的提取,主要采用的是石膏整体加固搬迁法(一种传统现场加固技术,与医学骨科伤外固定法有一定相似之处,但不便于提取搬运,并且会污染文物),而近年来,薄荷醇固型技术(薄荷醇不仅可以用于口香糖和牙膏,也是一种新型的考古发掘现场临时固型提取材料,具有绿色安全、价格低廉、易于操作、可逆性强的优势)逐渐应用到了彩绘秦俑提取工作当中。

秦俑彩绘保护,是国内外学者合作努力的成果。秦俑博物馆的学者与德国巴伐利亚州文物局展开国际合作,在秦俑彩绘科技手段修复保护工作领域取得了一定进展。

彩绘秦俑发掘现场

四、彩绘秦俑保护的一些思考

秦俑彩绘修复,无疑是文物修复工作的一个成功案例,而秦陵铜车马的修复,更是中国十大文物修复范例之一。但在修复过程中,我们常会面对一种困境:怎样才是“修旧如初”?是保留出土时的状态吗?还是应该修复到文物被制作之初的状态?前者过于“无为而治”,后者又丧失了文物的历史沧桑感。二者之间有一个恰如其分的度,既对得起文物,又可迎合观众,更为后代在未来的修复留有余地。但这个“度”是什么?不可道,不可名,不可量化,甚至有些玄学的意味。但秦俑彩绘的保护工作经过几十年深耕,中外合作,用传统修复方式与现代科技手段相结合,为秦俑留下了两千年前的色彩。同时,有学者提出彩绘虚拟三维重建的复原技术,可使观众更直观地感受彩绘秦俑制作之初色彩绚丽的盛况。这些尝试,都是文物修复可借鉴的经验。

工作者在实验室加固出土彩绘秦俑残片标本

文史君说

《国家宝藏》在叙事模式上,会为大家讲述文物的前世今生。是啊,秦俑生前,曾有过秦时工匠们的体温;而背后,是现代修复师的坚守。文物也是有生命的,它们有自己在世的岁月,而文物修复工作者如医师望闻问切一样,制定出保护修复方案,修复完成之际,文物便获得新生。而文物修复,无疑是枯燥繁重的工作,但当修复完成,文物重生之际,也是修复工作者最快乐的一刻。

参考文献:

兰德省:《彩绘秦俑清理方法实践》,《文物科技研究》2004年。

秦俑彩绘保护技术研究课题组:《秦始皇兵马俑漆底彩绘保护技术研究》,《中国生漆》,2006年第2期。

周铁:《秦俑彩绘文物保护综述》,《秦俑博物馆开馆三十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暨秦俑学弟七届年会论文集》,2009年10月。

(作者:浩然文史·驽钝后学)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