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树边羽 / 诗词相关 / “弯弓辞汉月,插羽破天骄”——诗仙笔下...

分享

   

“弯弓辞汉月,插羽破天骄”——诗仙笔下的闪电战,意犹未尽

2021-01-19  梧桐树边羽

《塞下曲六首其三》是李白塞下组诗作品。

这一组诗共六首,借用古乐府题写时事与心声,以乐观高亢的基调和雄浑壮美的意境反映了盛唐的精神风貌,描绘了守边将士在沙场上征战的艰苦生活,歌颂了他们忠心报国的英勇精神。

其中有写边塞环境的、有写战斗状况的、有写良人怀远的,内容丰富,格调昂扬,豪气充溢,是典型的时代正能量作品。

从格式上来说,既然是乐府,组诗中便不以格律为要,随性所致,气息流畅。不过时代使然,其中暗合格律的也不少。

比如这首《其三》就是一首典型的五律。

《塞下曲六首其三》

骏马似风飙,鸣鞭出渭桥。

弯弓辞汉月,插羽破天骄。

阵解星芒尽,营空海雾消。

功成画麟阁,独有霍嫖姚。

“骏马似风飙,鸣鞭出渭桥。”首联第二字是仄声,第四字为平声,是交替律句。根据平仄相对原则,下句平仄为“平平仄仄平”,“鸣鞭出渭桥”,“出”为入声字,平仄严合。

再根据相粘原则,第三句平仄为“平平平仄仄”,“弯弓辞汉月”,又完美入律。第四句和第三句相对,因此平仄为首句相同,“仄仄仄平平”,“插羽破天骄”,无一字出律。

后四句同样符合律诗平仄推导原则,我们不再细叙,只有第七句“功成画麟阁”,使用了“锦鲤翻波”,是“平平平仄仄”的变格“平平仄平仄”,并非出律。

中二联对仗严谨,所以这是一首押平水韵“二萧”部的五律。

这里申明一下,格律只是古诗划分的一个标准,对于李白这种高手来说,意义不大。但是对于初学格律诗的朋友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可以帮助我们快速进入格律诗创作,避免产生音病。

从内容上来说,这首《其三》描写了一场闪电战。

为什么格律的意义不大,我们却要先讲呢?因为近体诗,特别是在格律成型期间,如果在格式上遵守了律诗规则,那么在文法上也就八九不离十,即“起承转合”。确定了格律形式,那么分析内容也就非常容易了。

“骏马似风飙,鸣鞭出渭桥。”

首联“起”笔便是急行军画面的展开,像极了我们今天的电影开场。战马飞奔,有如风驰电掣。这里没有直接写将士,但是通过“骏马”、“飙”、“鸣鞭”等画面和场景将兵强马壮都刻画出来。“出渭桥”交代发兵的地点,“渭桥”在长安,这就说明一是天子脚下发兵,二是攻打匈奴。

短短十个字,不但交代了方位动向,还渲染了军事任务的紧迫和唐军士气的旺盛。气势雄浑,大有高唱入云之势。

仔细看这十个字,没有一个浪费,字字精干,字字有用。这是我们创作五言诗必须要认真学习的地方。

骏马像狂风般驰骋,在清脆的马鞭挥动声响中,飞快地奔出了渭桥。

“弯弓辞汉月,插羽破天骄。”

颔联“承”,铺开深入描写军队雄壮之姿。由于战事紧急,李白在这里就直接从发兵跳跃到交战,颇有蒙太奇手法的味道。出句“弯弓辞汉月”,承接上一句“出渭桥”,前脚刚从长安离开,这里就离开了大汉的国度,说明已经进入交战地带。

唐人写诗,大都以汉写唐,《长恨歌》明明写的唐明皇和杨贵妃,却一口一个“汉宫”、“汉皇”,这一个是为尊者讳,也是对诗人自身的一种保护。读唐诗一定要有这一点常识。

“插羽破天骄”,“插羽”,古代军书插羽毛以示紧急,就是我们后来的鸡毛信。“天骄”,匈奴曾自称“天之骄子”,泛指敌人。

这一句有几种理解,一种就是用军书报捷,已经马到功成,认为李白省掉了鏖战情节和厮杀场面的描写,体现了诗人布局的简洁,笔法的洗炼。这也是普遍理解。

但是个人不同意。如果出句还在“辞汉月”,对句便已经“破天骄”,即便是闪电战,也未免太敷衍了些。布局要简洁,但不该省的绝不能省。

个人理解,这里应该是指军队急行军突破边关,是因为接到紧急军令,出发去“破天骄”。也就是说,还没有开打。

当然这也有壮士临战的豪言壮语之意,但是应该还未开战,如果在这里就转折到战胜,一个是打乱格律诗文法,另一个铺垫不够,何况后面还有战场描写,置颈联于何地?

我们全副武装离开京城开赴边疆,奉命前去击破前来侵扰的匈奴。

“阵解星芒尽,营空海雾消。”

颈联“转”,直接进入阵地状况。将士们斗志昂扬,旗开得胜,马到功成。敌人摧枯拉朽,闻风远遁。

客星呈现白色的光芒,就是战争的征兆。“星芒尽”,代表着战争结束。北方沙漠浩瀚如海,“海雾消”,指漠北战争气氛已经消失。

天兵所向,势如破竹。敌人的阵地瞬间瓦解,危机已经解除,敌军的营寨已空无一人,战争的气氛消失了。

“功成画麟阁,独有霍嫖姚。”

尾联“合”回首联“出渭桥”,一战功成,得胜凯旋。“麟阁”,是指麒麟阁,汉朝功臣阁,是匈奴称臣时,汉宣帝为了纪念功臣、名臣建立的。入麒麟阁共十一人,首位是大司马霍光。“霍嫖姚”是名将霍去病,是霍光的同父异母的哥哥。

但是霍去病和麒麟阁并没有关系,我们前面说了唐人写诗,都是以汉写唐,所以根本没有去详细考据的必要。说麒麟阁对应唐朝的凌烟阁也可以,就说是首功也没什么问题。而霍嫖姚就指兵马统帅。

一战功成,能记上大功的,只有那些统帅将领。

是不是感觉没说完?这就是诗仙留给读者的思考。

虽然功成名就者只有那些统帅将领,可是广大将士仍以报效国家、民族而感到自豪和满足。

功业不朽不一定要画像麒麟阁,凌烟阁。

通过对一场闪电战的描写,李白将盛世向上之气,人人求战之意书写得淋漓尽致。

尾联对功名的不在意,更能体现当世健儿的英雄主义和献身精神,让这首作品带有一丝不可尽言的悲壮意味。

要想写好五言诗,特别是五绝,必须要多读王勃、李白、王之涣等人作品,在绝句方兴未艾,五言基本成熟的初盛唐,这些大诗人是五绝、五言诗的巅峰。

他们对字词的精炼、意象的选择、情境的构造,在后世再无可敌之手。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