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史如烟 / 待分类 / 左宗棠晚年为何要和有恩于自己的曾国藩彻...

分享

   

左宗棠晚年为何要和有恩于自己的曾国藩彻底决裂?

2021-01-20  青史如烟

    中国的老百姓们,喜欢看热闹,平常人吵个架还有一圈人围着起哄,若是当红明星之间互相撕嘴的话,那更是会轻松直接送上热搜榜。
           晚清时期,倘若也有网络的话,曾国藩、左宗棠两人的关系,绝对会霸屏很长时间。这两位本身就属于是自带顶级流量的名臣,刚开始两人的私交关系一直很不错,更何况曾国藩还曾经提携、有恩于左宗棠。

          按照常理来看,两人的友谊小船,应该是会和风细雨、一直行驶下去。
             然而,同治三年,湘军攻克太平天国首府——天京之后,两人友谊的小船荡着荡着,毫无征兆地突然翻船了,而且还翻得还特别彻底。
              双方上表互相攻讦、随后割袍断义,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这波操作,着实让晚清时期的那些吃瓜观众们,大呼刺激。
            
    当年曾有一个流传很广的对联,就是反映曽、左二人友谊破裂的故事:

      季子敢言高,仕未在朝,隐未在山,与吾意见偏相左;
       藩臣多误国,进不能攻,退不能守,问他经济有何曽?

           左公风范,一直以来都被后世之人敬仰,那么,为何晚年时期,他非要和有恩于自己的曾国藩彻底决裂呢?
        这事儿其实还要从两人交恶七年前开始说起。

    以汉制汉

         咸丰四年(1854年)10月14日,曾国藩麾下的湘勇一举攻克武昌城,大喜过望的咸丰帝下旨,任命曾国藩为湖北巡抚。

     几天后,当时的军机大臣、大学士祁俊藻提醒皇帝:

       “曾国藩一在籍侍郎,犹匹夫也,匹夫居闾里,一呼蹶起,从者万人,恐非国家之福。”

    这句话,让脑热的咸丰帝顿时警醒,曾国藩是汉人,功劳再大,也总得有满臣钳制才好,于是咸丰帝冷静下来之后,便下旨收回成命,以满制汉的国策,说什么也不能改变。
         然而,随着太平天国的战事发展愈演愈烈,朝廷也顾不上那么多规矩了,怎么好使怎么来。
          因此,到了太平天国后期,随着湘勇、楚军等湘军的发展,朝廷以往的“以满制汉”已经难以真正控制得住这些手握重兵的地方诸侯。

         到了慈禧太后垂帘听政时期,议政王、军机大臣弈䜣等人便根据实际情况,想了一个“以汉制汉”的策略,那就是绝不能让曾国藩、左宗棠等人抱团,那样的话,对于朝廷来说,可就危险了。
        咸丰十一年,左宗棠收到了朝廷的寄谕,要求他以后与曾国藩平级对待。

    “近奉冲圣寄谕,我与涤公均平列。”

       当时曾国藩的官衔是正二品,而左宗棠则为正三品,两人差着两级,怎么说也不可能平级,朝廷这把操作,非常明显地暗示着左宗棠:想要扶持他,对抗曾国藩,久历官场的左宗棠自然也就懂了。
         朝廷是不想我俩好,此后,左宗棠与曾国藩之间的关系就开始慢慢转变了。
         
    左宗棠性格果毅,刚正不阿,而曾国藩城府极深,圆滑事故,原本两人相处,曾国藩以柔克刚,打打太极,也出不了大事儿。

        但左宗棠的性格导致其一贯口无遮拦,而曾国藩又属于特别爱惜羽毛的人,当左宗棠向朝廷爆曾国藩的猛料之时,曾国藩再能忍,也忍不了了。
         
    攻克天京之后,曾国藩的一封奏报,让左宗棠抓住不放,并与曾国藩彻底翻脸。

    翻脸

        攻陷天京之后,曾国藩向朝廷汇报,说所有反贼全部一网打尽,而且特别强调了,城破之后,伪幼主举火自焚。
        然而,左宗棠根据确切情报,奏报伪幼主已经逃入湖州,恐将死灰复燃。
        两封大员的奏折,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 让清廷纠结的同时,也让两人陷入了骑虎难下的尴尬境地。

        曾国藩生平自认以诚信为本,倘若按照左宗棠所言,则成了欺君罔上,于是曾国藩几次上折,反驳左宗棠称伪幼主洪天贵福逃出的消息,称其不过是邀功请赏。
            左宗棠得知后,自然也是愤恨不已,对曾国藩进行口诛笔伐,言辞激烈,自此曽、左两人十余年的交往,荡然无存,而这种情况,其实倒是朝廷最乐意看到的局面。
            两大手握重兵的臣子不和,朝廷居中调停,才能让局面最终趋向于对朝廷最有利的方向发展。


    为公不为私

        那么两人真的绝交了吗?从后面来看,表面上的老死不相往来之下,两人的默契互动还是挺多的。
        同治五年,左宗棠赴任陕甘,上任之前曾经与幕僚谈起自己的顾虑:

    “我既与曾国藩不协,今彼总督两江,恐其扼我饷源,败我功也。”

         然而,事实上,曾国藩不仅没有扼其粮草,还极尽自己所能为其筹粮,同时将自己手下得力干将刘松山、最强的湘军推荐给左宗棠调遣,而后面左宗棠西征时,在陕甘、新疆建立功劳,依赖这支军队颇多。
    左宗棠也不得不承认:

    “臣与曾国藩议论时有不合,至于识拔刘松山于凡众中,信任最专,其谋国之忠,知人之明,非臣所及。”

    即便两人私交不协,曾国藩在关乎国家民族的利益之前,还是非常有气量的。

    同治十一年,曾国藩在两江总督任职上病逝,左宗棠闻讣大恸,除了致币百金之外,还亲写挽联:

    “知人之明,谋国之忠,自愧不如元辅;同心若金,攻错若石,相欺无负平生。”

    随后左宗棠写信给儿子左孝威,再三叮嘱儿子:

    “丧过湘干时,尔宜赴吊,以敬父执,牲醴肴饶,自不可少,以申吾不尽之意。”

      其后,左宗棠着意照顾曾国藩的后人,曾国藩三子曾纪鸿在京病重,家贫困顿,左宗棠知道之后,出资为他找郎中、买药,后来曾纪鸿不治,左宗棠又出钱为他殡殓衣棺、还葬乡里,如同对待自己儿子一般。

       对于曾国藩的次子曾纪泽,左宗棠一直在官场上刻意照拂,曾纪泽当年驻俄大使、驻法公使的职位,都是左宗棠举荐的,后来从国外归来,左宗棠又举荐其为海军衙门帮办、总理衙门大臣。

    即便在左宗棠去世前一天,他还在给朝廷的奏折上力保曾纪泽为海防大臣。

    对于曾国藩的“官运不佳”的女婿聂仲芳,左宗棠后来担任闽浙总督时,也将其提携为上海制造局会办。

    后来左宗棠去世,曾国藩弟弟曾国荃为其写挽联:

     幕府封疆,书生侯伯,孝廉宰辅,疏逖枢机,系天下安危者二十年,魂魄常依帝左右;

    湖湘巾扇,闽浙楼船,沙漠轮蹄,中原羽檄,壮圣主威灵于九万里,声光远烁海东西。

    曾家对左宗棠的感激、敬重,悉数蕴含其中。

    对于左、曾两人之争,其实左宗棠曾经早就对人解释过:

    吾与侯所争者,国事兵略,非争权竞势比。同时纤儒妄生揣拟之词,何值一哂?

    两人所争,为公不为私,这才不为外人所知的两人翻脸真正原因吧。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