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现在APP / 待分类 / 作为最大的牛肉出口国,印度为什么一再禁...

分享

   

作为最大的牛肉出口国,印度为什么一再禁止杀牛?

2021-01-21  全现在APP

全现在,全球青年精品资讯平台


作者 | 罗瑞垚
发自印度班加罗尔
去年八月,印度南部甘地纳加尔村的农民阿尼尔(Anil N)家里新添了四头小牛犊。这本该是一件喜事,但他所在的卡纳塔克邦最近修订了屠牛禁令,四个月大的两头小公牛让他犯了难。
“公牛犊长到2.5-3岁后,每头牛每天我要花费150卢比来喂养和照顾。对于一头除了牛粪以外什么都不生产的公牛,我为什么要每月花费4500卢比(约人民币400元)呢?”阿尼尔说,同样的成本养母牛,每天产的奶就可以卖300卢比。而公牛的最大价值本来是售卖,但新禁令生效后,公牛几乎没有了任何饲养价值。

阿尼尔在照顾奶牛 图片:Prabhu M

屠牛禁令在印度并不是新鲜事。早在印度独立时,制宪委员会就曾讨论过母牛保护的问题,最终宪法将具体规定的权力交给了各邦。目前为止,83%的邦和中央直辖区出台了不同程度的屠牛禁令,覆盖了印度99%的人口,只有阿鲁纳恰尔邦、东北部阿萨姆等四个邦以及拉克沙群岛例外。
在执政的印度人民党和其所属的右翼组织国民志愿服务团(RSS)推动下,近年来印度政府的法律和政策明显地向印度教民族主义转向,屠牛禁令就是其中很重要的一项。
卡邦早在1964年就颁布了《防止母牛屠宰和动物保护法》,旧法的规定相对宽松,禁止屠宰母牛和公牛,但允许宰杀犍牛(阉割过的公牛)、12岁以上的水牛(不论性别),或者因丧失繁殖能力或疾病、经主管部门认证的水牛(不限年龄)。但新法禁止了宰杀犍牛和无繁殖能力或生病的水牛,只开了年龄的一个口子。也就是说,所有的公牛和母牛都禁止宰杀,水牛只有到13岁以上时才允许宰杀。
卡邦首席部长耶迪约拉帕(Yeddyurappa)表示,奶牛被认为是财富的标志,他的政府致力于保护被遗弃的奶牛。他还补充说,90%的民众支持新修法案。
但班加罗尔的牛肉商贩库雷西(Khasim Qureshi)并不同意。“在过去的50年里(1964年以来),就没有人宰杀过奶牛。政府有什么必要将水牛和公牛也禁止?”算上他,库雷希家里三代人都在牛肉摊上讨营生,他从业已经38年了。
班加罗尔的牛肉市场 图片:罗瑞垚
像库雷西这样的相关从业者有上十万人,包括养牛牧民、皮革工人、牛肉商贩、出口商等,以及终端的消费者都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甚至失去生计。但法案并未征求利益相关者的意见,甚至绕过议会,以政府条例的形式颁布。
法案的反对者认为,屠牛法案的真正目的是实现印人党的右翼政治议程。“不只是穆斯林肉贩,整个养牛牧民群体都将受到影响。”库雷西说。

01

走投无路的牧民

从父亲开始,阿尼尔家里就养了牛。最初只有4头奶牛,慢慢增加到了9头。这9头奶牛每天可以生产100升牛奶,扣掉成本,阿尼尔每天可以收入1200卢比(约人民币106元)。
与奶牛相比,公牛的饲养价值就低得多,牧民们甚至认为它是“无用的”。公牛不产牛奶,在现代牧业,甚至连耕种和配种的价值也消失了。阿尼尔解释说,因为自然配种风险高,现在牧民都采用人工授精,他就有4头奶牛正在进行受精;耕种也基本机械化,公牛被拖拉机取代。牛肉、皮革和化妆品等行业一般是它的最终归宿。
以前,他一般在公牛长到3岁左右时就卖掉,避免它们骚扰母牛,一头牛大概能卖3万卢比(约人民币2656元)。禁令出台后,这笔收入消失了。相反,他还要每月在两头小公牛身上花费大概9000卢比(约人民币800元)。
农民靠给奶牛挤奶获得即时收入 图片:Prabhu M
长久以来,主张保护牛的人士一直宣称,不管牛是否产奶,它都是一个“移动的粪便工厂”,每天都可以产生大量的牛粪,而牛粪具有实用和经济价值。在印度电影中,就经常会出现女主人将牛粪制作成饼状晒干,每个可以卖5卢比。
但这笔帐并不划算。阿尼尔说,每年他要在一头公牛身上花费5.4万卢比,但它产的牛粪顶多也就能卖个4000卢比,对牧民来说这行不通。
“我们既不能卖,也不能从中赚钱。我们也不能让它到街上去,那样会给人造成不便,还可能增加交通事故。我们很为难。”他说。在印度的大街上,随处可见四处游荡的牛,在车水马龙的交通要道,牛经常走得慢慢悠悠,造成拥堵也是常事。
新法中提出,政府将设立“牛庇护所”(Gaushala),来保护被遗弃、无人照管的牛。但阿尼尔对此也不看好。“如果我把它交给政府收容所,我什么回报都得不到。而且现有的政府庇护所里也没有什么设施,我们看到了他们在夏天的时候对牛照顾得有多差。”他说。在夏季缺水时,牧民也会将牛送往政府庇护所寄养。
那他还有什么选择呢?阿尼尔说,他会把牛送给上门乞讨的人。印度教徒对牛具有特殊的感情,乞讨者们会牵着一头装饰过的牛,挨家挨户讨要实物。
在阿尼尔的村里,还有近百个牧民也同样将面临损失。因为干旱缺水,村民们近年来逐渐转向畜牧业,尤其是对于耕地面积在1公顷一下的小农和边缘农民。从前,村里的农民多种植桑树和蔬菜,供给到班加罗尔,但频发的干旱和地下水的枯竭,迫使农民们开辟了新的生计,养牛。

02

私刑与腐败风险

禁令还强化了许可证制度,并赋予了警察和民间团体以权力,任何“心存好意的”人,都可以为了阻止屠杀奶牛而行动,而不会被起诉。
这引起了广泛的担忧,认为新法给了民间的私刑一张“免罪金牌”,增加了民间私刑滥用的风险,甚至可能计划宗教和社群冲突。
在印度,有一种谋杀是以“牛”的名义。受害者往往是穆斯林、达利特(Dalit:在保留种姓制度的印度,达利特指印度低等人,即贱民,他们自己自称为“被压迫的人”。)等从事屠宰牛、牛肉贸易、皮革业的边缘群体,施害者是以“圣牛”名义维护宗教尊严的印度教民间团体。根据国际非政府组织人权观察(HRW)2019年的一篇访谈,在2015年5月到2018年12月间,至少44人被民间团体以牛的名义谋杀,其中36人是穆斯林。
2017年,拉贾斯坦邦的一名奶农就被右翼政治组织所属的民间团体活活打死。2020年10月,哈里亚纳邦的一名达利特也在运输牛皮的过程中,被民间团体围攻并殴打致死。这类事件也很难被立案和起诉,更多的都是不了了之。
坎德邦的牛贸易市场 图片:罗瑞垚
但卡邦的新法遭到质疑后,邦副首席部长纳拉扬(Ashwath Narayan)回应道,从来只有守卫牛的民间保护者丧生,而牛贸易商都是“全副武装”。右翼政客甚至经常对这种私刑进行表彰和欢迎,称牛是最神圣的生物,它的生命比人更重要。
强化许可证和警察权力,也增加了腐败风险。牧民在运输牛时,本来就经常遭到警察的骚扰,而现在,事无巨细的许可证更是雪上加霜。
新法对牛的运输作出了更严格的规定,即使是用于饲养目的,主管当局也必须发放运牛许可证。未经许可,牧民和贸易商无法在邦内和邦之间运输牛,面临着随时被警察和民间组织查问的危险。
此外,新法将以屠宰目的出售牛或故意杀死牛都定为犯罪,如果被定罪,法院可以代表邦政府没收被告的牛,和房屋、车辆等资产。根据该法,还将允许警官搜查发生“可疑屠杀”的场所,并允许他们没收牛。
违反该法将面临严厉处罚,包括监禁三年至七年,每头牛不少于5万卢比(约人民币4428元)的罚款,最高可达70万卢比(约人民币6.2万元)。
卡邦的前首席部长库马拉斯瓦米(HD Kumaraswamy)公开对法案表示反对,认为它可能“在政治上被滥用”。“让警察和其他官员检查农场,可能会造成他们骚扰农民,并且制造一种恐惧的心理。”他说。

03

禁令与印度教民族主义

除了牧民之外,皮革业和牛肉贸易的很多人也可能丢掉饭碗。根据卡纳塔克邦经济调查的数据,卡邦与皮革制造相关的细分行业有142个,包括箱包、马鞍、鞋类等,而皮革的出口额达到了56.2亿卢比。
据Dr. Babu Jagajeevan Ram皮革工业发展公司的一名管理人员称,至少有5到6万从事皮革加工和生产的人将受到影响。在印人党执政后,卡邦的皮革产业已经呈萎缩态势,部分生皮革被出口到邻邦泰米尔纳德邦进行加工。
班加罗尔牛肉商人协会秘书莎菲拉(Shafiullah Qureshi)说,仅在卡纳塔克邦就有一万人将失去工作,他们的家庭都将受到影响。“我们试过联合世俗政党发声,阻止政府通过这样一项法案。但政府颁布了一个条例。”他补充说。
牛肉市场的一名商贩 图片:罗瑞垚
印度还是最大的牛肉出口国之一,过去几年,它一直与巴西交替登顶。2019-2020年度,印度出口水牛肉产品115万公吨,价值2267亿卢比(约30亿美元)。这些水牛肉主要出口到越南、马来西亚等亚洲国家。这意味着,又有数以万计从事牛肉国际贸易的人将受到影响。
“政府似乎针对一个特定的社群。但不仅仅是穆斯林,甚至包括达利特人和其他宗教少数群体,包括从事皮革贸易的婆罗门。”班加罗尔社会经济变革研究所(ISEC)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退休教授告诉全现在。“这是残暴的,未来几年都会持续产生影响。”
但这并不能阻止印人党“将印度打造成一个印度教国家”的民族主义政治议程。在现任总理莫迪上台前,印人党所属的RSS并未明显涉及选举政治,但自莫迪执政以来,印度政府的政策右倾态势明显。从废除克什米尔自治、修订公民法,到屠牛禁令、反婚姻皈依法,穆斯林等宗教少数派、达利特等弱势群体被日益边缘化。
在印人党的全国版图中,卡邦是它进入印度南部的据点。耶迪约拉帕在2010年首次担任首席部长时,他就提出了该法案,但并未能成功。在新冠疫情期间,该法未经议会审议就以条例的形式推出,反对党国大党和人民党JD(S)都提出了强烈反对。
另外,政府还向农业、奶业部门的官员和农业大学教授发出指示,要求他们不要在公开场合谈论禁令的弊端,因为担心这会引发牧民的抗议。
1月7日,禁令出台后的第3天,无形的恐惧在班加罗尔最大的约翰逊牛肉市场蔓延。他们向班加罗尔的餐馆、酒店以及全市成千上万的顾客供应牛肉。在一个牛肉摊前,情况看上去没什么不同,顾客络绎不绝,你来我往。
但一看到记者拿出手机,摊主立马警惕地制止。“你能阻止禁令实施吗?不行的话就不要拍。”他说。

——全现在原创文章,非授权禁止转载——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