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兰山民图书馆 / 美图 / 世界三大著名插画大师的经典之作,每一张...

分享

   

世界三大著名插画大师的经典之作,每一张都美到窒息 | 收藏级

2021-01-21  贺兰山民...

Sometimes When We Touch Olivia Ong - Fall in Love With

主编:丹尼尔 | ID:MRDANIEL777

编辑:耀匀 | 图:Google

转载请在后台输入授权

安徒生说:仅仅活着是不够的,还需要阳光,自由和一点花的芬芳。艺术正是如此,让我们超越现实的桎梏,到达诗意的彼岸。

如果说艺术分为「纯艺术」和「设计」,那么「插画」无疑介于两者之间:兼具设计的市场导向,又充分体现出艺术创作的思考和表达。

优秀的插画本身就是艺术,他们用美和创意,赋予文字和思想以情感的深度,给予生活和流年以仰望的空间。本期就介绍三位不同插画领域的大师:商业插画的鼻祖慕夏、时尚插画的先驱格吕奥,以及绘本插画的翘楚莉丝白 · 茨威格。


「艺术是生活的镜子,也是现实的升华。」如果你觉得这些绘画似曾相识,那是因为他们的风格早已成为经典,在后世的不断模仿复制中完美融入生活,甚至深入到我们根深蒂固的审美习惯中了。

时光会凝练出真正有价值的东西
就如同有些美好,足以触动心灵


阿尔丰斯 · 穆夏
Alphonse Maria Mucha
1860.7.24- 1939.7.14

作为捷克国宝级画家,阿尔丰斯 · 慕夏被誉为「世上最伟大的装饰艺术家」:婉转流畅的线条,淡雅清新的水彩,华美瑰丽的装饰,初见惊艳,再见难忘。

风信子公主 © Mucha Museum


1860年,穆夏生于捷克摩洛维亚小镇,虔诚的宗教家庭。童年曾是摩洛维亚布鲁诺圣彼得教堂唱诗班的成员,教堂内美妙的巴洛克装饰令他深深动容。


高中毕业后,慕夏立志用画笔延续他在生活中感受到的美。18岁布拉格艺术学院落榜后,穆夏辗转于维也纳、慕尼黑等地求学谋生,曾做过布景助理画师。


1894年,著名女演员莎拉 · 伯恩哈特邀请穆夏为新戏《吉斯蒙达》设计招贴画。穆夏穿着租来的燕尾服观看演出,在剧院旁的咖啡馆,勾勒出这幅令他声名远扬的招贴画《吉斯蒙达》。

Gismonda,1894 © Mucha Museum


不同于流行的横版,这幅高2米的竖版海报。莎拉身着装饰繁复的坠地长袍,高贵华美超凡脱俗。街头巷尾人们竞相撕下海报收藏,34岁的穆夏一炮而红。

穆夏的家庭温馨而幸福,因此他能够跳脱世纪末的颓废和悲观,通过绚丽多姿的花卉和植物,柔美古典的线条和色彩,传递自然旖旎的唯美和绚烂。

Prophetess, 1896 © Mucha Museum 

细腻笔触之下的每帧画面和表情,或柔美或坚毅、或慈悲或哀怨,笼罩着圣洁而温柔的光芒,每个细节都耐人寻味。

四艺之舞蹈、绘画、诗歌、音乐
Dance, Painting, Poetry, Music

「茶花女」左右上角,各有一颗荆棘包裹的心,寓意为情所伤。左下角擎住的山茶与茶花女耳畔的茶花交相呼应。

根据普契尼歌剧创作的「托斯卡」隐晦的天鹅装饰,象征歌者的吟唱犹如垂死的天鹅之歌,暗示注定悲剧的命运。

茶花女 Camellia & 托斯卡 La Tosca

木刻版画的轮廓线条,东方情调的异域风情,拜占庭式的华美装饰,在慕夏的妙笔生花之下,旖旎绚丽又超凡脱俗,有着如花朵般繁茂而丰盈的生命。

遐想 Reverie, 1897 © Mucha Museum

穆夏真正将海报和装饰画,升华到全新的艺术境界。尤其围绕同一主题创作的「四连装饰画」,从创意到细节,都充满令人着迷的无穷魅力。

四季四联画,© Mucha Museum

月亮和星辰四联画 
Moon and the Stars series 1902


比如「一日四时」,描绘苏醒的清晨、绚烂的白天、梦幻的傍晚、沉睡的深夜。头部位置象征太阳的轨迹,发色与背景共同暗示日光的变化。装饰的花朵杜鹃代表清晨,罂粟则象征夜晚。


Morning Awakening,Brightness of the Day

Evening Contemplation, Night's Rest



《花朵系列四联画》康乃馨、玫瑰、百合和鸢尾,四种风格的娇艳花卉,在穆夏笔下化身为姿态不一的婀娜女子。

康乃馨、百合、玫瑰和鸢尾
Arnation, Lily, Rose, Iris, 1900


「宝石系列四联画」红宝石,紫水晶,绿宝石,黄玉。美女鲜花交织,从颜色到细节浑然一体,流光溢彩。

宝石系列四联画
The Precious Stones,1900

还有最著名的「四季四联版画」,曾创作过多个版本,分别描绘春的萌芽、夏的繁茂、秋的丰盈与冬的萧瑟。

「四季四联画」之春夏秋冬,Four Seasons


受拜占庭文化影响,慕夏笔下的绘画充满了浓郁的东方情调,各种线条在笔下如流水般灵动,华丽装饰的绚烂优雅之下,蕴藏着升华人性的精神意境。

报春花与羽毛,Primrose and Feather

除了装饰画,慕夏还创作了大量广告画和包装。用清丽的形象和精致的细节,让批量的工业品也能融入高雅的艺术元素,让美真正融入生活,这才是他流芳后世的真正原因。

慕夏绘制的商品包装设计


然而盛名之下,慕夏内心却阴霾笼罩:「我的绘画和海报,装饰着欧洲最顶层的沙龙… 而我的祖国却如渐渐干涸的死水。灵魂深处,我感到自己正罪恶地挥霍着那本属于祖国的才华。」

慕夏始终将自己的民族放在心上,1905年在《圣母百合》中,麻花辫少女身着斯拉夫服饰,纯真烂漫。

Madonna of the Lilies © Mucha Museum

穆夏旅美期间描绘的《斯拉夫女性》:白色长裙,红色配饰与麻花辫,勾勒出斯拉夫传统女性的经典形象:

Slavir,1908© Mucha Museum

1910年,穆夏放弃了欧洲如日中天的声誉和安逸的生活,举家辗转从旅居的美国和法国,返回萧瑟的故乡捷克。


此时,斯拉夫正在民族独立的斗争。穆夏为布拉格市政厅创作的天顶画《斯拉夫大团结》。展翅的雄鹰寓意奥匈帝国,唯有阴霾消散,才能迎来光明。

斯拉夫大团结 © Mucha Museum


强烈的民族情感,促使年过半百的穆夏开始构思一个史无前例的宏大主题:「斯拉夫史诗」:描绘斯拉夫民族在漫长历史进程中,最有纪念意义的场景。

慕夏在画室创作「斯拉夫史诗」


捷克建国10周年之际,慕夏将一系列鸿篇巨制全部捐献给国家。20幅6米 x 8米巨幅绘画,耗尽了他18年的心血,蕴涵着他对祖国全部的希望与梦想。

The Slav Epic © Mucha Museum 


它们按时间顺序一字排开,从备受压迫的灰蓝,逐渐变为光辉灿烂的金黄。


The Slav Epic © Mucha Museum

然而,彼时的欧洲,依旧在纳粹的阴影之下风雨飘摇。1938年,在《慕尼黑协定》之后,建国仅20年的捷克宣告灭亡。旧日欧洲,黄金时代,已然谢幕。

The Slav Epic © Mucha Museum

一年后,79岁的慕夏被盖世太保带走,7月14日与世长辞。他长眠的斯拉温纪念碑上,铭刻着一句话:「尽管他们已经逝去,却仍在与这个世界对话。」

战争和阴霾终会过去

但真正的爱与美会留传下来

光耀世间

慕夏为捷克教堂设计的彩绘玻璃花窗

雷内 · 格吕奥

René Gruau

1909.1.4-2004.3.31

法国「插画艺术大师」雷内 · 格吕奥  ,是迄今为止世界时尚界最具影响力,也最具代表性的插画师之一。

相比摄影,插画具有不受限制的张力和表现,更能还原艺术的冲击力。

时尚插画最早可追溯到16世纪,18世纪逐渐在各大出版物上崭露头角,直至20世纪初,插画真正与时尚融为一体,为品牌塑造出无数经典形象。

上世纪中叶,几乎每本时尚杂志都有格吕奥的名字。他用优雅和性感呈现女性最为迷人的一面,灵动而富有感染力。

格吕奥的父亲是意大利伯爵,母亲是法国贵族。父母离婚后,3岁的格吕奥跟随母亲定居巴黎,贵族的出身让他天生具备敏感的艺术直觉,从小对绘画有着独特的领悟和天赋。

格吕奥成名于上世纪初的巴黎,受到当时装饰风格的影响,他将华丽的装饰艺术融合简约的优雅风格。在照相术尚未普及的年代,让全世界无数绅士淑女,领略到高级时尚的无穷魅力。

欣赏格吕奥的插画,你会立刻被其凝练飘逸,简约优雅,生动果敢的线条所打动。色调简约统一,画面虚实相生,具有浑然天成,独具魅力的艺术效果。

格吕奥20岁即成为 Femina, Vogue 等杂志的御用插画师。随后与 Christian Dior 结下深厚的友情,用无数经典插画,共同打造出当时独领风骚的 Dior 风格。

格吕奥的风格极具辨识度:简练流畅的线条,勾勒出风情万种的曲线;大面色块的泼洒,渲染出飘逸洒脱的态度。

中式水墨的意境表达,结合西式水彩的挥洒渲染,寥寥数笔,就将新世纪女性的内心品格展露无遗。作为经典而永恒的风格,推动了整个时尚风潮的改变。


「一根灵动的线条、一道娇唇上的高光、一抹纸上的淡彩 」 ,纵使从未听说格吕奥 ,也能一眼就从这些插画风格中,感受到呼之欲出的时尚气息。

浑然天成的流线与色彩,洒脱自如的笔触和风格,造就了这些绝世经典。纵使后世模仿者趋之若鹜,但格吕奥那种骨子里优雅高级的时尚感却无法复制。

雷内 · 格吕奥,让时尚的插画

也具有了穿越时光的经典魅力

在艺术史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莉丝白 · 茨威格

 Lisbeth Zwerger

1954.5.26-

奥地利绘本女王莉丝白 · 茨威格,生于艺术之都维也纳,在文艺气息浓厚的家庭氛围中成长,性情害羞、安静而敏感。

在维也纳艺术学院求学期间,茨威格偶然看到捷克动画大师 Jiri Trnka 所绘的安徒生童话,那曾经熟悉又神秘的故事,在一幕幕唯美的画面中慢慢清晰,热爱和向往的种子也在心中萌芽。

茨威格取材众多著名的童话故事,早期的作品承袭英国维多利亚式的唯美风格,《胡桃夹子》《拇指姑娘》等,铜褐色调、线条简练 、色块分明。

2002年茨威格出版《天鹅湖》,为创作生涯高峰拉开序幕。她唯一一次改写文本,将故事回复到最初始的样貌,也让圆满的结局阐明真爱超越一切的真谛。

茨威格的绘画贴合着乐曲延伸,情感时而低回、时而激昂,画中彷佛有音乐在流淌。芭蕾的动态融合戏剧的跌宕,「无歌不舞,无动不歌」,以视觉的诗意,达到艺术与文学的完美平衡。


对于绘本而言,同一个故事在不同插画师笔下,往往会呈现迥然不同的气质,有的轻盈洒脱,有的狂野诙谐。而茨威格的画有种精灵般的特质,干净清透,笼罩着一种含蓄而优雅的诗意。

她从英国古典绘画中,发挥出独特的清雅风格。淡彩 线条的简单技法,棕色 灰蓝的水墨渲染。细节的表达融合氛围的描绘,兼容东方美学和西方诗意,带着梦幻般的精致和让人窒息的童真。

茨威格为了画好安徒生的《人鱼公主》,曾花一年时间不断尝试,只为寻找海洋和天空不同层次的蓝色,更接近小美人鱼心底的爱与哀愁。将唯美的爱情童话,升华为蕴含灵性的人生寓言。

茨威格一生只画经典童话,从23岁出版第一本绘本至今,26年赢得38次国际大奖,几乎囊括插画界所有荣誉。36岁成为最年轻「国际安徒生插画大奖」得主,这是无数插画师穷尽一生的梦想。


评委会在点评她时说:「本世纪最伟大的插画家,用画笔揭示出童话故事和经典文学最深层的涵义。」但她笑称:「这只是找寻自我的过程,我享受其中。」

茨威格的画,如同彼岸漂浮的梦想

带我们在诗意的想象里,呼吸阳光

在幽深的隐喻里,窥见绚烂的黎明

只有动情的作品,才能动人以情

艺术是感情的传递和精神的凝结

它让我们插上想象和希望的翅膀

飞跃到连目光都无法企及的远方

References

1. alfonsmucha | BIOGRAPHY OF ALPHONSE MARIA MUCHA
2. art and culture | Alphonse Mucha
3. mucha.cz | MUCHA MUSEUM PRAGUE
4. Artnet | René Gruau 
5. art and culture | René Gruau 
6. fashionillustrationgallery | René Gruau 
7. Lisbeth Zwerger | The Art of Lisbeth Zwerger
8. nocloo | Lisbeth Zwerger – Austrian illustrator, b. 1954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