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心舞苑 / 待分类 / 俄罗斯最硬核姐弟恋!'芭蕾女王'爱上挖...

分享

   

俄罗斯最硬核姐弟恋!'芭蕾女王'爱上挖泥扛石头的'钢铁直男'!生下双胞胎!

2021-01-21  街心舞苑
 
宝石缀成冠冕,黄铜铸就胴体,她闭目、拢臂,如一抹花影,盛放在厚重的大理石上,鲜为人知。

这位少女正是莫斯科大剧院首席芭蕾舞者Evgenia Obraztsova。

 
这个雕塑作品,来自她的丈夫,雕塑家安德烈。 

这位“钢铁青年”,除了挖泥、淬铁、扛石头,把所有温柔的线条都给了这位仙子一样的爱人。


Evgenia Obraztsova,莫斯科大剧院的首席芭蕾伶娜,金面具奖和国际芭蕾舞赛奖项获得者。

Evgenia Obraztsova在采访中说,父母就是芭蕾舞者,曾在以穆索斯基命名的小歌剧院跳舞。现在它被称为米哈伊洛夫斯基剧院。然后自己具备芭蕾所需要的所有天生条件,所以父母主动提出让她学芭蕾。


10岁考进了俄罗斯著名的瓦冈诺娃芭蕾舞学校。这个芭蕾学校可是全球最顶级的芭蕾舞殿堂!

Evgenia Obraztsova说:我在芭蕾舞校的第一年是虚度的,因为我没有用功,很懒,不明白自己的任务是什么。直到一年之后,我的妈妈,也许是听了同事的建议,为我找了一位男老师,改变了这一切。他非常严格,坚持原则,而且显然他以那种男性的强硬的教导方式,让我明白他要求我干什么,结果我狂热的爱上了这个职业。

 
她说:因为在校第一天我就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举例来说,瓦岗诺娃芭蕾舞校和我之前三年上的那种一般的学校非常不同。在那里,一两点之后孩子们就已经放学了,和同伴们在院子里玩。在瓦岗诺娃,我天黑才到家。从十岁起,我就忘了院子里芭蕾之外的小伙伴们的存在。

但是,天鹅就是这么炼成的。

芭蕾舞者,花蕊一般的姿态,钢铁一样的内心。

 
毕业时,叶甫根尼娅早已练就一身好功夫,在她的学年评价里,老师留下这样一句话:“她会是一颗北极星。”

翌年,叶甫根尼娅就成为了“皇家圣殿”马林斯基剧院最年轻的芭蕾伶娜。


23岁,她一举斩下了俄罗斯喜剧最高荣誉“金面具奖”。

28岁,她加入莫斯科大剧院,成为首席舞者,叱咤至今。


中国观众给她一个非常甜美的称号——奶油娃娃。

 
也是这一年,一个叫安德烈的小男生闯入了她的世界。

话说当时,安德烈还是个为毕业作品忙得焦头烂额的小青年。

 
据他所说,他小时候只是爱玩橡皮泥,但老爸硬是觉得自己是搞艺术的料,所以就逼着他读了雕塑专业。 

 
毕业时,安德烈直接做出了一个俄罗斯战争英雄叶夫根尼.罗季奥诺夫的塑像,引起一阵轰动。

 
叶甫根尼娅的妈妈一看到这个作品就非常震撼,就问:“请找找是谁创作的,雕塑在哪里展览。”叶甫根尼娅就在网上找到了Andrei Korobtsov的联系方式。写信给他,他立刻回复说:“我很高兴向你介绍和展示我的作品。它放在罗斯绘画、雕塑与建筑学院的建筑系里。”于是两位的友谊就这么开始了。

但是安德烈当时根本不知道眼前的少女,就是美绝莫斯科的芭蕾公主,只是心想:“哇,姐姐好美啊。”

 
叶甫根尼娅也对这个才调秀出的男生颇有好感,还请他回自己剧院看了一场《胡桃夹子》。 叶甫根尼娅回忆说:“Andrei表白时,我很震惊。可能因为他总是表现的很内敛,没有试图去拉近距离,流露感情。我的丈夫是一个谦逊到发指的人。而我,和往常一样,沉浸在工作里。对我而言芭蕾取代了世间一切,包括家庭和爱情。我已是个足够成熟的女子,但在28岁我还没有考虑婚姻。

 
在Andrei表白后,我们以和之前相同的形式交往了两个月。在演出结束后——他出现在舞台上然后突然单膝跪地,伸手递过来一个装着戒指的天鹅绒小盒子:“你愿意嫁给我吗?”

多年以后,叶甫根尼娅笑道:“他再迟一点,我就专心跳舞不嫁了。”2014年,两人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一个已是舞技无双的首席芭蕾伶娜,一个只是初出茅庐的年轻雕塑师。女强男弱。外人眼中的距离,成了爱人心上的争气。

 
记者在采访中问:“你们家的收入主要靠谁?”

叶甫根尼娅答:我们俩都挣钱,但总体来说我和Andrei的角色在逐渐改变。芭蕾伶娜在25岁时进入艺术上的成熟阶段,巅峰期到35岁至40岁。而雕塑家在40岁只是开始“成熟”。在30岁时很难接到严肃的项目,他们到“60岁 ”,才成为令人尊敬的雕塑家。而Andrei在32岁的时候已经创作了宏伟的勒热夫纪念碑——这完全是个奇迹。


或许有一天,你会苍然老去,会不再跳舞。但是,叶甫根尼娅,我将用此生的浪漫和来生的温柔,留住你盛放的季节。

 
一位是震撼人间的天才雕塑家,一位是无可比拟的芭蕾舞首席,绝配。

他们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今年已经4岁,一家4口在秋叶下相拥,羡煞旁人。

 

Evgenia Obraztsova在一次访谈说到:

我和Andrei开玩笑说:“很快会有两个宝宝诞生!”但我们完全明白,这是求不来的。无论在他的家族还是我的家族里都没有过双胞胎。

当我在第一次产检时发现,我怀上了双胞胎,我很震惊。我打电话给Andrei:

“记得我们聊过什么吗?看来我们的梦想成真了!”

“难怪人们警告说——要小心你的欲望!”我的丈夫大笑。

我在怀孕阶段很轻松,有时候感觉我只是在度假——非常的愉快和漫长。并且父母也在帮我和Andrei。我马上就停止了跳舞。决定不冒这个险,顾着自己的身体。在生产后,我迅速的恢复到之前的身材。


叶甫根尼娅说:最初在我看来女儿们没有芭蕾基因。现在似乎开始显露出了什么。但实话说,我并不想让她们学芭蕾。

 
叶甫根尼娅和安德烈,两个为艺术献身的灵魂,找到互相守护的誓约。我想起书上读过的那句话: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他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的英雄梦想。

 
他,屹立不倒。
她,熠熠闪光。

(部分采访文字由晴雪之夜老师翻译

最后来看一段Evgenia Obraztsova的把上课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