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文史 / 待分类 / 大明朝破灭后,晚明读书人是与大明共沉沦...

分享

   

大明朝破灭后,晚明读书人是与大明共沉沦,还是对清朝黑转粉?

2021-01-21  浩然文史

明清交战鼎革之际

  生活于世间的人能否发觉自己生活的时代,竟为一代的末世吗?恐怕每个人都不愿意这样想,也不愿意面对这种变局。但一时代既已至末期,必然会出现种种问题,进而对人们的生活方式造成巨大影响。作为对政权更迭最为敏感的读书人,晚明时期的文人已经察觉到时代的巨大变化,他们在投入“新世界”清帝国的同时,也将面临着更为严峻的考验。

一、愈发混沌的世界

   读过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必定会在为张居正惋惜的同时,对明帝国繁琐但效率却极度低下的运作机制产生失望之感,似乎在彼时即已经出现了明亡的征兆。尽管历史著作与今人的看法都难免带有马后炮似的“后见之明”,但不妨让我们将眼光转向彼时的读书人的内心,看看他们与晚明时代之间有着怎样的交织融合。

张居正改革是大明最后的回光返照

帝制社会的四根顶梁柱为“士农工商”,其中又以“士人”阶层地位最为高贵,他们不仅掌握了国家的实际权力,还掌握了阐述国家与社会的话语权。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士人都处于社会的上层,随着科举制的愈发成熟,每年都有大量的读书人通过各级考试脱离出“劳力者”的行列,但此时的他们却发现,在大明朝,仕途出现了十分严重的“拥堵现象”,正所谓“僧多粥少”,有“名”无官。

与此同时,晚明时期的中国江南,已经呈现出十分繁荣的商业社会的景象,许多官员甚至一反“学而优则仕”的传统,走上了“仕而优则商”的路子,他们与有名无官的“游民”读书人一道,呈现出与传统读书人完全不同的形象。

繁华的晚明市镇

正如在万历时期有人观察到的社会景象一样,此时的士人结交景象已经不复之前的“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境界,而是“促膝相与,日酒食征逐,指水旌信,以为平生金石交,一旦临利害,远避不睱,甚或排而挤之,朝欢暮仇者不少也”。可以说当时的读书人,在商业社会的冲击之下,已经不复先代“遗风”,他们的生活日趋奢华,文会、酒会、诗会等各种社交活动层出不穷,仿佛他们已经预感到旧世界一触即溃,正在抓紧享受这最后的狂欢。

明代士人文会

二、被“野蛮”征服的文明

新旧政权的交替,最复杂的变迁过程其实并不是政治或军事制度的变迁,而是前朝人对新朝的认同过程,其中又以饱读诗书、知晓“礼义”的士人阶层最为复杂。明清易代,不是简单的朝代更替,而是被普遍看作是“野蛮”的游牧民族对高度发达成熟的农业社会,以及部分地区产生的商业社会的接管。

游牧民族被认为是野蛮的象征

满清入关之后,原有的聚集于江南地区的各种奢华集会不再出现,士人们终于从商业繁荣的美梦中醒来,不得不面对以暴力与野蛮著称的异族军队的到来。他们将原先的文化性质的集会变为政治性抗争的集会,伴随着满清嘉定三屠与扬州十日等惨烈行为的发生,他们的集会当中的“革命性”与反抗性愈发浓厚。他们心中还怀有重建大明的愿景,希望能仿效南宋,与满清划江而治,但此一时彼一时,面临着常年农民起义、对外战争、鼠疫侵扰与小冰期到来等多重考验,大明朝早已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既无钱也无兵的文人们,根本无力对抗强悍的八旗铁骑,他们的抵抗先后被清军击破。

大明已然消亡,但生活还要继续啊,除了少部分举兵抗清的读书人之外,大部分士人的抗争方式是比较温和的隐居不仕,以沉默表达抗争,以躲避隐藏心中悲凉,在这样的生活境况下,贫困始终伴随着他们,直到他们逝世。

抗清

三、前朝已入梦

在大明朝取得功名的读书人,在新世界里无论怎样表现,他们在情感上对新朝始终充满排斥感与失落感,就如同今日的孩子升学一般,无论是小升初、初升高还是考入大学,都会对他们之前天天吐槽的母校存在无尽的怀念。

在明清交替的文人群体当中,最为今人熟知的应当是张岱,他的《湖心亭看雪》我们上学的时候都学过。作为少年享尽荣华富贵与潇洒生活的富家子弟,张岱在明清易代之后遭遇巨大的打击,他在书中感叹他的人生是“劳碌半生,皆成梦幻”,而他的后半生则在“梦境”与现实当中来回交替,始终无法面对故国已亡的现实,人生浮沉,白云苍狗,他记忆中那繁华的西湖与杭州,那美丽的“湖心亭”也早已变为废墟与虚幻。与他同为江南庶公子的冒辟疆,则选择在自己家中打造出一个独立于大清的“虚幻大明”,继续沉醉于集会、吟诗、饮酒的生活当中,借以麻醉自己。

自杀与隐居无疑是解决这种孤寂感与排斥感的最主要的方式,许多文人选择了这条路。当然,终究还是有许多人,出于对家族繁衍的考虑,选择入仕大清。例如一位叫侯兑旸的当地名望,尽管他本人在清初已经宣布闭门不仕,但为了使家族不受之前参与过抗清战争事件的影响,还是被迫参加了科举考试,以为家族谋得保护与出路。

时间是可以磨掉一切痕迹的,从崇祯到康熙,在中国漫长历史中不过数十年的光景,但却可以磨灭掉大明遗民的一切痕迹,无论是认同还是反对,前朝终究消逝在了文人的梦中,而新朝却迈着矫健的步伐款款走来。

清军入关

文史君说

文人的精神生活十分丰富,但也十分敏感,他们对时代的变迁与社会的变化充满着敏锐的观察能力。明末时期,政府在内忧外患下已经趋于崩溃,但也正是在这种崩溃的局面中催生出了自由的江南商业社会,文人们在晚明时代尽情享乐,但却在满清入关后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变局。他们选择投身抗清斗争,或选择隐居避世,总之眷念故国、对抗新朝就是他们所要表达的态度。他们是大明的魂,但是随着他们一个个的故去,大明也就彻底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了。

参考文献

冯贤亮:《清初嘉定侯氏的“抗清”生活与江南社会》,《学术月刊》2011年第8期。

冯贤亮:《士人生活的变革:明清之际的社会与政治演替》,《苏州大学学报》2019年第1期。

(作者:浩然文史·小太阳)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