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就Talk / 待分类 / 为什么我们会看到鬼?

分享

   

为什么我们会看到鬼?

2021-01-22  造就Talk

    鬼真的存在吗?这要视情况而定。

    当今的科学无法证明我们身边有没有幽灵穿墙而过,或者从地板下钻出来呼嚎。但是,当我们看到某些惊悚灵异的景象时,往往真的感觉像是有鬼作祟。

    人类自诞生以来,目睹鬼魂的案例便不绝于耳,一定程度上,我们可以对这些现象进行解释。

    以下七种精神和环境因素,可以解释大多数周边发生的离奇惊悚之事,其中不乏有一些已经被人洞晓,亟待解密的所谓灵异事件。

    同时,这些精神和环境影响因素也可以合理地解释为什么总有人睡觉时不愿关夜灯。

    人们愿意去相信有鬼

    人们心底盼望灵异事件存在

    “我知道幽灵曾行走在世界上。”《呼啸山庄》(Wuthering Heights)中备受折磨的主人公希斯克利夫(Heathcliff)如此说过。

    但他不是唯一抱此观点的人,即便是我们身边那些最理性的人,在面对闹鬼的房子,或者复仇的冤魂这种联想时,也难免感到战栗。

    有时候,人们盼望目睹些灵异现象,而这种愿望足以使得我们凭空产生了对鬼魂的联想。

    得益于那些营火边的鬼故事,以及上百万美金打造的恐怖电影,种种惊悚灵异的概念溜进了我们的潜意识里,甚至不劳烦我们切实体验现实中超自然现象。

    恐怖电影中惊悚灵异的概念溜进了我们的潜意识

    图源:《闪灵》

    YouGov市场调研公司显示,几乎半数美国人相信鬼魂真实存在(而只有区区13%的人相信吸血鬼存在)。

    “鬼是存在的”这一先入为主的理念使得人们在听到地板松动发出的异响时,或是打个寒颤时,头脑瞬间感到惊慌。

    “有宗教信仰的人更容易宣称感受到异常现象,并且他们更倾向于认定这种感受表明有鬼在背后作祟。”

    伦敦大学金史密斯学院(Goldsmiths, University of London)异常心理学研究中心主任克里斯·弗伦驰(Chris French)表示,同时他还自称是一名“令人扫兴的”怀疑论者。

    弗伦驰表示,我们会倾向相信某些东西,是因为人类的思维具有极强的自我暗示性。

    人类自古以来,需要借助阅读外界的信号,来避免诸如猛兽的追猎等一系列危机,因此一个恰如其分的“暗示”可以让我们感知到某些本不存在的事物。

    在20世纪90年代,伊利诺伊大学斯普林菲尔德分校(Universityof Illinois at Springfield)的心理学家做了一个实验。

    他们让两组人分别游览林肯广场剧院,这个剧院历时超过百年,且早已关闭许久。们告之其中一组游客,这次游览的目的旨在调查这里的闹鬼事件。

    不出所料,被告知这次行动的具体目的者,远比蒙在鼓里的另一组人更易神经过敏,觉察到灵异现象。人思维上的这种暗示特性是如此的强大,常常在现实中带给我们假象。

    在另一个由弗伦驰主导的实验中,参与实验者观察钥匙时,如果旁边的人暗示他们,钥匙似乎“自己弯曲了!”,那么他们也更容易声称自己同样看到了这一诡异现象。

    我们这种先入为主的理念,也时常让我们认为嘈杂的声响或者模糊的图片里存在灵异事件。弗伦驰表示,这种名为“空想性错视”的现象可以解答一些被误认为灵异的音频。

    如果有自诩幽灵猎手或者通灵者的人指示你,某些杂乱的音频里存在某个词汇,那么你大脑就会尽可能地在这些没有章法的声音中,辨识出似乎是就是那个词汇的声响(人的大脑喜欢抽丝剥茧般地辨识规律)。

    宁可信其有


    惊悚离奇的环境令人心生畏惧

    光天化日下,我们常常对妖魔鬼怪不屑一顾,但如果身处在黑灯瞎火的地下室里,可就是另一回事儿了。陌生的环境和危机四伏的场景让我们的生存本能骤然提升。

    “如果你走在树林中,突然发现有异常的动静,这时存在两种误判的可能性,”莱顿大学(Leiden University)社会心理学教授米希尔·凡·艾尔克(Michiel Van Elk)说,

    “其一,你觉得应该没什么大事,结果真的有野兽;其二,你觉得肯定是野兽,结果并不是。”人类更倾向于做出第二种误判,心理学家猜想,人类演化出这种思维偏好不无原因。

    我们的祖先要对潜藏的危机时刻保持警觉,诸如防范可能突袭的猎豹或毒蛇,宁可防范过头,不可掉以轻心,抱有这种想法的人更有可能生存和繁衍下去。

    但是凡·艾尔克表示,这种思维偏好有时候会让我们确实一个人独处时候感到周围存在他物,这就是为什么突然折断的树枝会刺激我们的应激反射,让人失控尖叫。

    鬼屋探险利用的是根植于人类基因的多疑心理,迫使思维与模棱两可的事物进行角力。

    一个恰如其分的鬼屋不需要让幽灵出现在你面前,它只需要让你时刻提心吊胆,生怕一转眼就撇见鬼,这种不确定性本身俨然成了恐怖要素。

    建筑物的诡异特性也会激发人的原始恐惧,1975年英国地理学家杰·艾珀顿(Jay Appleton)发现,就栖息地而言,人们会从两个要素衡量它是否安全:

    其一是视野(能否清晰观察外界),其二是庇护性(能否有办法躲避危机)

    一个灯光昏暗的房子使我们无法看清角落里有什么东西,且存在许多暗影,恶意生物则得以潜伏于此,因此不具备这两个条件。

    你只是需要陪伴


    鬼魂不一定都抱有敌意

    电影《咒怨》(The Grudge)以及《鬼哭神嚎》(The Amityville Horror)中的鬼魂永不停歇地猎杀受害者,但这不代表所有鬼魂必然是可怕的。

    研究人员表示,人脑中召唤来的幽灵有时候是用来应对创伤的,尤其是失去心爱之人的痛。

    被截肢的人常常感受到自己的“幻肢”,他们失去的肢体仿佛仍旧存在。丧偶的人往往声称自己再次看到或感觉到了他们过世的伴侣。

    1971年发表于《英国医学期刊》的研究发现,在威尔士和英格兰,有超过半数的寡妇宣称自己在丧偶后再次见到了她们的丈夫。

    这种逼真的遭遇心理学家称其为“逝后交流”(after-death communication),在灵异案例中屡见不鲜,对怀疑论者和宗教信仰者都有一定影响。

    人脑中召唤来的幽灵被用来应对创伤

    图源:《鬼魅浮生》

    专家认为这类幽灵遭遇会帮我们处理痛苦和困惑的事件。

    2011年,发表于《死亡研究》(Death Studies)期刊上的一篇论文着眼于上百起宣称与逝者接触的案例,论文总结道,这些灵异事件有的会带来“悲痛情绪中立竿见影的宽慰”,有的则会巩固一些人预先的宗教观点。

    友善的幽灵不仅仅源于逝者。研究表明,屡遭霸凌或身处险境的孩子容易产生灵异幻想,心理学家也发现这种情况存在于童年受过创伤的成人案例中。

    证据显示,目睹灵异现象还会带来别的心理益处。1995年发表于《美国社会特异现象研究》(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for Psychical Research)期刊的一项调查显示:

    91%的受访者声称他们的灵异遭遇至少有一处正面效应,比如感到与他人联系更为紧密。所以如果你真的在走廊里行走时看到裹尸布,或许不应该被吓跑。

    你的大脑出了问题


    精神疾病可能导致幻觉产生

    看到灵异现象也可能表示我们的大脑出了问题。对一些人来说,出现幻视和幻听可能是身患某类疾病的信号,比如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

    有些证据甚至显示,大脑存在潜在问题的人群,他们所遭遇的灵异现象往往比普通案例感受更剧烈,影响更负面。

    大脑存在潜在问题的人群更容易感受灵异现象

    图源:《禁闭岛》

    即便是对于大脑健康的人,短时间大脑活动出现波动也可能会带来撞鬼的体验。

    尝试过LSD这种致幻类药品,或者吃过神奇致幻蘑菇之后,宣称目睹灵异幻象的案例非常普遍。

    另外,心理学家发现,大量幻觉案例发生于“睡眠性麻痹”(sleep paralysis)期间,人们对这种睡醒后发现自己暂时动弹不得的现象了解甚少,这种现象的根源在哪,依然亟待科学家发掘。

    但有些人认为这种现象发生在脑部界于清醒状态和沉睡时充满梦境的REM阶段之间。

    这一迷离阶段常常伴随着某些诱导感,漂浮感,或者灵魂出窍感,遭遇这种状态的人往往会随之感到眼前出现了某种恶魔或巫婆。

    2018年,《国际应用与基础医疗研究》(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pplied and Basic Medical Research)期刊显示,至少8%的健康群体,以及约30%身患精神疾病的群体在人生中有过这种半睡半醒中的经历。

    许多不同文化对这种撞鬼遭遇有一些独特命名,比方说柬埔寨人把这种惊悚的现象叫做“压制你的幽灵”,而尼日利亚人则管它叫“后背上的恶魔”。



    你身边有不好的声波频率


    声音对人体有某些难以察觉的影响

    有时候人们感觉到的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灵异遭遇,不过是他们所处的环境有一些奇怪的噪音,导致他们的身心有些失衡。

    20世纪80年代初,英国工程师维克·谭迪(Vic Tandy)正在一家医材供应公司的研究室工作,突然一种奇怪的感觉袭来。

    他感到不寒而栗,一种强大的湮灭感冲击着他,他在房间里踱步试图冷静下来,忽然,他感觉周围有缥缈的物体,过了一会儿,他确信眼前出现了一个灰色的幽灵,他又转了几圈后,鬼就不见了。

    谭迪的同事提醒他,这栋设施怕是闹鬼了,但这位工程师则天生不信邪,因此他打算对这里一探究竟。

    经发现,灵异现象的元凶居然是一台风扇,它转动时所发出音波的频率为18.9 Hz,虽然人耳无法分辨,但这一频率与人的眼球震动频率相同。

    这种声音与谭迪的视觉发生了共振,使他模模糊糊地好像看到幽灵。同时,这台暴躁的风扇也可能激起了他短暂的恐慌。

    有些研究表明,某些特定的噪音会使人体器官震颤,让人呼吸急促。那些正好处于人耳分辨极限的频率,或者低于该频率的声波,我们称其为次声


    20 Hz以下的频率人耳是听不见的,但这种声音却会对人造成潜在的负面影响。

    事实上,谭迪于1998年在《美国社会特异现象研究》(Journal of the Society for Psychical Research)期刊上发表了自己的发现后,人们便将18.9 Hz冠名为“恐惧频率”

    大多数人不会随身携带声音检测仪,因此没法探究灵异事件是否来源于某个嗡嗡作响的风扇或者隆隆作响的冰箱。

    对谭迪而言,这一次恐怖遭遇让他对鬼魂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好奇。“如果有人谈起一些灵异现象”,多年后谭迪在一次访谈这么说道,“我通常会抱观望态度。”


       你在错误的时间

    出现在了错误的地点


    灵异事件或出于对事实的误判

    环境所具有的一些离奇特质会左右我们的感官,让我们看到本不存在的事物。

    在德克萨斯州一个名叫安森(Anson)的乡村城镇,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如果你驶过离当地坟场最近的一个十字路时,闪一下车灯,会有一束神秘的闪光跟你呼应。

    据说这是出于一位不幸的母亲,她在寻找失踪的儿子时,拿的一盏灯笼所发出的亮光。

    2011年,一队怀疑论者通过苹果手机和谷歌地图为该现象找到了一个有点“扫兴”的答案,这种离奇的光束多半是附近高速公路转弯口的车辆发出的。

    还有一种环境特质则更为棘手,人们发现老旧房子中常见的霉菌或其他污染物,会影响人的神志。

    过去许多年来,来自纽约州波茨坦克拉克森大学(Clarkson University)的一名环境工程学生,对纽约许多号称闹鬼的建筑进行了调查,试图发现灵异事件与微生物相关的证据。

    虽然现在下结论为时尚早,但他们所调查的场所比起普通民宅来看,微生物孢子含量甚高。

    老旧房子中常见的霉菌或其他污染物,会影响人的神志

    图源:《惊魂记》

    相信有鬼的人往往把腐败食物的味道(通常由真菌和霉菌导致),当成有鬼亲临的切实象征。有证据显示,大量微生物繁殖可以导致人体感到焦虑、消沉,甚至诱发精神病。

    一些历史学家认为,遭麦角菌污染的黑麦面包才是1600年代后期导致塞伦女巫事件的真凶。

    另外,伦敦盖伊医院(Guy’s Hospital)的一位皮肤病学家兼真菌专家认为一些发霉的书本反而会给大脑带来奇特的灵感,激发人们创作出优秀的文学作品。

    正如科学家可以用自然物质解释所谓的“恶魔的法术”,地质学现象同样塑造着类似的灵异事件。比方说,一些观点独特的理论家宣称,地球的地磁活动突然下沉时,灵异现象容易发生。

    来自于外太空的异常事件,如太阳耀斑等,干扰了地球磁层,从而可能影响了大脑深层的活动,通过某些特殊机制扰乱我们的感官。但迄今为止,支持这类假说的证据很少。

    你的大脑本身在捣鬼


    刺激使大脑产生错觉

    近年来,神经学家找到了让我们感到被鬼缠身的潜在基础原因。

    研究表明,处理影像记忆和话语的脑部区域——颞叶,如果突然抽搐可能会诱使你目睹灵异景象。

    大脑的电波紊乱让我们有接触灵异世界的感觉,长期受此困扰的病患更容易相信灵异事件是真的。

    除此之外,目睹灵异事件的案例多发于凌晨两点到四点,而有些研究显示这段时间脑抽搐发生频率最高。

    大脑灰质研究人员在进行对照实验时也发现了相似的情形。一项2016的案例研究显示,耶路撒冷医院有一位病人,在医生为他治疗癫痫时,因其颞叶受到刺激,自发地产生了神幻体验。

    2008年,《国际瑜伽》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Yoga)的一篇论文发现,那些宣称有超能力的人,在进行读心术的时候,他们脑中的右海马旁回出现了异常的活动迹象。人脑有一对结构与记忆处理相关,右海马旁回是其中一个。

    人脑中还有一些区域也能使人们身陷幻觉。2014年的一项研究中,瑞士神经学家蒙住实验对象的眼睛,并把他们的手连接到一个追踪手指活动的机器上。

    当实验对象活动他们的手臂时,他们身后会有一个机械肢体模拟他们手部动作轨迹,触碰他们的背部。

    但当实验者稍稍地把这种同步模拟放缓那么一点点,许多实验对象便声称他们背后好像有某种具有灵性的物体,就像是鬼魂戳了他们的后背一样。

    这种延迟的动作打乱了大脑的额顶皮层对运动信号的校对,额顶皮层负责掌管人体所接受的传感信号,以及运动相关的信息。

    之后研究者对一些声称有过类似的异样感受的人进行脑图像分析,发现他们中许多人的脑部额顶皮层遭遇过损伤,因此影响了其正常传感功能。

    这种“感到有鬼魂存在”的现象在其他难以着手研究的灵异领域里,含义更为广泛。

    如果一个小小的活动延迟就能为我们招来幽灵,那么也许我们大脑深层的某些机制,天生就倾向于臆想我们身边会有幽灵游荡,这种感觉不会随着我们长大成人而消失。

    (本文未经造就授权,禁止转载。

    编译 | Gabrielle
    版面 | 顾天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