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陶明国:韶华旧梦——家是幸福的故乡

 新用户7391BFGL 2021-01-22



韶 华 旧 梦

——家是幸福的故乡

安徽  陶明国

  这次如男第一次去成都返探亲,与我团聚了三个月。三个月后,她带着我们爱情的结晶,返回故乡去。我送她去火车站。又是一回伤离别,我们的心情都很黯淡。当她登上火车,在车窗边坐定,我在车外窗下仰面瞧她,她脸上竟是一片愁惨欲泣的情态。我的喉咙里也不禁有些哽咽,眼睛发涩。回到家里以后,她在给我的来信里说:火车开动后,她就泣不成声了,一直哭了很久很久,惹得同座的几位乘客都用同情的目光看她。读着如男的信,我仿佛也看见了她在火车上泣不成声的伤情之状;而且眼前这信纸上,好像还留着她的泪痕。我终于禁不住猛烈地抽泣起来,泪流满面。我自知,接下来,我和如男,又要成为久别的人了,我们又要在长久的相互思恋中苦苦煎熬了。
  那时正是三月份,离学校放暑假也只有三个月时间了。那么,暑假我回家去与如男团聚么?路费的压力给我打阻,更有理智的清醒让我自我阻止。这回,我是在很不情愿的自觉中,把自己的两腿,羁绊在了五冶子弟校的校园里。埋头于写作,家访,耗去我这暑假中的许多日子,中间还有隔三差五地给如男写两地书,以缓解思恋的苦情……
  暑假终于熬过去了,冲动的魔鬼没能让我放逐自己忽然又忍不住直奔火车站扒上开往镇江的列车。还好,又开学了,我因此不会再有马上回镇江的妄想,更不会有不理智地直奔火车站扒上去镇江的火车的荒唐行为发生。时间和工作捆住了我的妄想,更捆住了我的手脚;而且,除了如男,我心里又更多了一个念念不忘的人:那个正在如男的子宫里孕育着的小生命。这个新生命是男是女?长大后是否会很聪明?我们陶家作为中医世家,可以说是具有文化的传承。我当年读初中时就已经在《安庆日报》上发表过十几篇包括小说、散文、寓言、笑话在内的各种体裁的习作;读高二时参加安庆市高中生作文竞赛获奖,名列一等奖两名获奖者首位;在安庆六中读初中时,在首届同年级四个班近三百人中,一次期中考试我名列第一,让我的班主任毛重庆老师引以为豪,在班会上赞誉有加;如男是江苏省施行教改试点、丹徒县重点中学大港中学的高才生。我俩都应该属于高智商之列,那么我俩的这个生命的结晶,不管是男是女,长大后都应该具有我和如男的智商了吧?而且,在相貌上,或者是遗传了如男的秀美容颜,或者是遗传了我的睿智气质?


  我的孩子在母腹中正一天天长大,如男的肚子,该出怀了吧?她挺着个大肚子的形象和她挺着个大肚子劳作,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我有时静默中免不了要陷入呆想,但却怎么也想象不出来。多年后如男提起这一话题时总说:你都没有见到我怀孩子时是个什么样子,就把孩子抱在手里了,你们男人真是坐享其成!我呢,咧着嘴,傻笑!时光一个月一个月过去,到得预产期时,我日日盼着从故乡传来的消息。忽一日,收到岳父大人的来信,告知:十月一日,举国同庆之时,陶家的姑娘出世了;体重十斤!1972年10月1日开始,我正式晋升了父亲的职称,从这一天起,我的肩上又多了一份人生的大责任!自此以后,我不只要继续做一个情深意笃的好丈夫,孝敬长辈的好儿子、好女婿,更要学会做一个把女儿捧在手心、含在嘴里的好父亲!在我的生命里,实质性的内容越来越多,越来越有分量,也越来越需要倾注全力的担当,我被自己赋予了越来越多的人生责任。我深知:责无旁贷!与我同时承担这些责任的,还有与我携手人生之路的爱妻如男。我们的婚姻因为女儿的问世而被赋予了更其充实丰富的内容和意义;我和如男的爱情也被赋予了更其郑重的内核和更其庄严的仪表。
  寒假回到家里时,我们的女儿已经出世四个月了。当我头一回把这个已经会笑、白白又红红的小人儿、大肉团子抱在手里时,说不清楚心里是一种什么滋味,想哭又想笑。此刻我才明白,原来人世间还会有这样一种幸福,那就是想哭同时又想笑,笑的时候眼里却又滚出了热泪!如男则是常常在解开衣襟喂奶的时候,低头带笑地、痴痴地看着自己的骨肉。有一回,本圩的同龄人金凤进来看见了,就笑起来,说:“又在看玉器啊?”是的,我们有了孩子,不论男女,都是给我们的婚姻幸福、家庭幸福加码了,女儿是我们宝玉般的作品。曾记得,在女儿刚出生时,老岳父在给我报喜的那封信里使用了“陶家的女儿”这个措辞,弦外之音是:头一个生下来的这个女孩子跟你姓陶,以后生下来的若是男孩,就该跟我们老姚家姓姚啦。他是很讲究姓氏上传宗接代的老一辈人;而我却丝毫不看重这个,姓姚姓陶,不在我与岳父岳母的讨论之列,全由他们定夺。无论男女,也无论姓姚姓陶,都是如男和我生命的延续,都是我们的幸福之花!在老辈子人的观念里举足轻重的事情,在我心里却是全然的无足轻重。我对于岳父这一郑重其事的“预谋”也充分理解:因为如男是独生女,除了如男,他再没有其他的儿女可以寄希望于为他们老姚家传宗接代,因而他必得牢靠地掌握孙子辈人姓什么的主动权。岳父确乎有些过虑了,他还不知道他的女婿在这个问题上是个百分之百的开明人。


  自从获悉如男已经于十月一日分娩,我就望眼欲穿地盼望着寒假早日到来。屈指算来,距离寒假还有整整四个月,这四个月,成为我生平感觉过得最慢的一段日子。每日里盼寒假,可寒假总不见来到,老是在遥远的日子后面姗姗而行。然而当寒假真的快要临近时,却又有了另一番别样的心情。一方面是归心似箭,一方面又计算着寒假到来之后回家,在家里待到哪一天又要离家返回成都,真希望那个返回成都的日子迟些到来,而又不可能通过延长假期使回成都的日子迟些到来,那么就只剩下一个法子了,就是推迟些日子回镇江去,反正已经在等待中熬过这么些日子了,那就再多熬几天吧。在等待盼望寒假快点到来的时候,心情就是这样的复杂而矛盾,但终究无计可施,唯一的选择仍然只有一条,就是在寒假正式开始的第一天的前一天晚上,连一个小时也不会耽搁地就直奔成都火车站,挤上开往镇江的班列。但心情极其急切的我却遭逢了当头一瓢冷水。那一天是腊月二十九,虽然我手持火车票,却被阻止在月台上不准上车,因为列车被赋予临时的特殊使命,要运送一大批复原军人赶在腊月三十之前回家过除夕。于是我只有等到第二天也即腊月三十晚上才扒上了火车,自然我自己那个赶在腊月三十那天回到如男身边与如男和孩子共度除夕良宵的想头也落了空。腊月三十晚上的火车上竟是空荡荡的,要赶回家去过年的离人们多半都已经在前两三天成行,除夕之夜的火车上才会这么空空落落的。坐在空空落落的车厢里,瞧着车窗外暗淡下来的天色中闪逝的模糊景物,我的心里也是空落落并且暗淡淡的,遥想怀中正给孩子喂奶的如男,此刻心绪也与我一样落寞吧?
  有家的地方才有幸福,有妻儿的地方才是家;唯有家,才是幸福的故乡。哪怕我的工作地与家之所在有万水千山之隔,哪怕这万水千山的旅途劳顿,越过这千山万水,我终于回到了有我真幸福的所在,拥抱了属于我和如男的那份幸福。虽然明知道这份幸福短暂得只有十来天,十来天之后又是愁苦不堪的别离,但眼下,在别离尚未到来之际,且让我们忘形地沉溺在这幸福和爱的河底吧,贪婪地吮吸这幸福给予我们的每一滴蜜汁!

附:
陶明国:韶华旧梦(1)
陶明国:韶华旧梦——就 是 她 了
陶明国:韶华旧梦——金风玉露终相逢
责编:丁松 排版:夏显亮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陶明国,安徽怀宁师范学校高级讲师,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至九十年代中后期,在教学之余,笔耕不辍,坚持教学研究和文学创作,在多家教育刊物发表教研论文近七十篇,在多家文学刊物发表中篇小说二十余部,短篇小说三十余篇,并由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出版发行中短篇小说集《童男子》。代表作主要有中篇小说《山乡情笺》(该作曾被发表刊物、河北省文联主办的《长城》推荐参加1981—1982年全国中篇小说评奖,被珠江电影制片厂著名导演胡炳榴看中拟搬上银幕,曾被河北人民广播电台、安徽人民广播电台在小说连播节目里播出。曾在国家级小说刊物《小说选刊》、《小说月报》、《小小说选刊》转载作品。自1980年在陕西《延河》文学月刊发表小说《采玉人》和《处子》在文坛初始展露头角之后,便连篇累牍地在《清明》、《北京文学》、《天津文学》、《安徽文学》·、《萌芽》、《东海》、《江南》、《柳泉》、《莽原》、《黄河》、《文学时代》、《文学大观》、《文学青年》、《长安》、《雪莲》、《西湖》等多家文学期刊发表小说。累计发表、出版小说总篇幅达近二百万字。系我省八九十年代著名作家。

  《韶华旧梦》系陶明国先生近期推出的长篇自传体散文力作。作品回顾了先生生平生活轨迹,表述了先生孜孜矻矻于事业的奋斗和对人生的感悟,对爱情的人性化理解、诗意化追求和忠贞不渝。有一句话说得好: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位默默奉献的女人。在作品的字里行间,我们总能感受到陶老师和夫人姚老师几十年如一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祸福与共的夫妻深情。让我们向他们致以最诚挚的祝福!

   孔雀文化投稿须知(2020)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