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文说历史 / 待分类 / 志愿军“丢盔弃甲”,敌仓皇追赶被歼3.6万...

分享

   

志愿军“丢盔弃甲”,敌仓皇追赶被歼3.6万,美报:陆军史上最大败绩

2021-01-23  苏文说历史

“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我们知道,整个抗美援朝虽然历时近三年时间,但其中有超2/3的时间都消耗在了停战谈判上,真正的中美军事对抗主要是发生在前9个月,也就是从1950年10月19日入朝,到1951年7月10日开始停战谈判。

在这9个月时间里,志愿军与“联合国军”(美军为主)一共进行了5次大规模战役,分别是:

1、1950年10月25日~11月5日的第一次战役,历时约11天;

2、1950年11月25日~12月24日的第二次战役,历时约29天;

3、1950年12月31日~1951年1月8日的第三次战役,历时约9天;

4、1951年1月25日~4月21日的第四次战役,历时近3个月;

5、1951年4月22日~6月10日的第五次战役,历时约50天;

注:前两次战役是志愿军单独作战,后三次是中朝军队联合作战,其中志愿军兵力占大头。

1950年12月上旬,第二次战役结束后,中朝军队联合司令部才正式成立,由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此后中朝联军统归彭德怀指挥。

在这五次战役中,志愿军打得最漂亮、最令人称奇的应属第二次战役,而且从整个抗美援朝战局看,这一仗也最具有转折点意义,虽然歼灭敌人数量不是最多,但却一举逆转了整个朝鲜战场局势,令人叹为观止、拍案叫绝。

第二次战役的西面战场,志愿军沿清川江追击敌人。

我们都知道,志愿军初入朝鲜战场的时候,肆无忌惮的美军倚仗空军优势,已经将战火烧到了中朝边境,丝毫没有将中国外交部的谴责放在眼里,这种目中无人的行径实在令人愤怒。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因此毛主席亲自下令,志愿军入朝后必须尽快打一、二场漂亮的反击战,一方面帮助志愿军站稳脚跟,另一方面严厉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

1950年10月25日,志愿军入朝6天后,第40军第118师意外遭遇南朝鲜军步兵第6师第2团,遂直接打响了志愿军抗美援朝的第一枪

注:1951年党中央将1950年10月25日确定为抗美援朝纪念日。

不过后来的事实告诉我们,在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中,因为双方主力均未直接参战,因此“揭幕战”(第一次战役)造成的国际影响其实并不大。

在此情形下,毛主席、彭德怀决策迅速开展第二次战役,志愿军主力全部投入战斗,力争给予敌人以沉痛打击。

第二次战役分东、西两条战线,西线由先期入朝的志愿军6个军负责,东线由临时增派的志愿军第9兵团负责。

不过,这第二次战役要怎么打呢?

贯穿其中的最核心策略就是:故意示弱,边打边退,诱敌深入,分割围歼。

之所以决心采用此战法,主要源于以下几点考虑:

1、在第一次战役中,志愿军主力部队并未暴露出来,敌人始终以为志愿军入朝兵力最多6、7万人,目的也只是为了转移鸭绿江边的水电站设备。

在此错误信息的引导下,志愿军的“且战且退”会显得合理又自然,同时会使得敌人更加目中无人而盲目北进。

因此,对于这样一个极其有利的“情报误差”,志愿军必须加以重点利用。

麦克阿瑟认为,在仁川登陆战后,中国已经丧失了跟美一决高下的机会,因为中国既没有空军也没有海军,所以不会如此“愚蠢”地直接同美军战斗,他始终认为中国的出兵只是象征性的,目的只是为了保护鸭绿江边的水电站设备。

2、中央决心必须打一场漂亮的大胜仗,因此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必须将战场放在对我军有利的地理位置,最重要目的是保证后勤运输的顺利。

通过诱敌深入,志愿军将战场放在鸭绿江以南、平壤以北的清川江长津湖地区,后勤战线不算太长,因此更有利于我军开展战斗。

3、诱敌深入一直都是我军十分擅长的战法,早在国内战争时期,毛主席就将此战法运用地出神入化、登峰造极,多次打破了蒋介石的“围剿”行动。

可以说,诱敌深入是以弱胜强的极富有成效的战争谋略,因此非常适合刚入朝且武器装备较弱的志愿军。

在第二次战役中,志愿军第38军第113师第337团一部在龙源里追歼美军。

1950年11月6日,第一次战役刚刚结束,当麦克阿瑟试图以小规模进攻刺探我方情报的时候,志愿军正式开始实施“诱敌深入”的作战计划。

首先,他们先后主动放弃了黄草岭、飞虎山、博川和德川等原先占领的重要阵地,故意示弱,边打边退,对于小股敌军就一举歼灭,对于大股敌军则主动避战。

其次,志愿军在后撤过程中,有意在阵地和道路上丢弃大量破旧的枪支器械、衣物鞋帽、锅碗瓢盆等,制造出“怯战避战”、“狼狈逃窜“的假象。

最后,在1950年11月17日夜,志愿军主动释放了一批美俘虏,并有意向其透露,我方部队由于食物短缺,将于近期撤退回国的假消息,而这一“假消息”也将从侧面印证敌人对我军兵力和意图的错误判断。

“我们粮食供应很困难,没有吃的,恐怕要退回中国,希望你们回去督促你们的政府早日撤兵...”

在种种假象的迷惑下,麦克阿瑟终于上当了,11月18日至21日,“联合国军”从东线两线全线向北大幅推进,“如约而至”,顺利进入了我军的预设战场。

而与此同时,志愿军主力部队已经全部抵达到了预定集结区域内:西线的6个军分别抵达了清川江一带,东线第9兵团则全部到达了长津湖地区。

第二次战役主要分为东、西两个战场:

西面之敌是美第8集团军(下辖:美第1军、第9军、南韩第2军等),由前期入朝的志愿军6个军(38、39、40、42、50、66)负责,敌我兵力对比是13万 vs 23万。

东面之敌是美第10军(下辖:海军陆战1师、第3、第7步兵师、南韩第1军团),由新入朝的志愿军第9兵团(下辖第20、26、27军)负责,敌我兵力对比是10万 vs 15万。

此战中,敌我总兵力对比是23万 vs 38万,虽然人数占优,但若加上武器装备、制空权、后勤保障的因素,我军处于完全劣势。

万事俱备,一场声势浩大的战斗即将打响。

在第二次战役中,志愿军第40军一部行进在清川江边。

1950年11月25日夜幕降临的时候,西面战场的第38军和第42军,在韩先楚副司令亲临前线的指挥下, 打响了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的第一枪。

我志愿军第38军第112师335团3连的战士们,为了守住松骨峰阵地,连续5次击退了美军的坦克冲锋,在连长、排长、班长悉数阵亡后,依然没有一个战士选择撤退。

子弹打光了他们就用刺刀,刺刀折断了他们就用拳头打、用牙齿咬,最后整个3连只活下来了7个人,这是抗美援朝战争史上一次无比惨烈的战斗,史称“松骨峰战役”

战地记者魏巍据此写成了那篇家喻户晓的著名战地通讯——《最可爱的人》

“烈士们的尸体,做着各种各样的姿势,有抱住敌人腰的,有抱住敌人头的,有卡住敌人脖子,把敌人按倒在地上的,和敌人倒在一起,烧在一起。还有一个战士,他手里还紧握着一个手榴弹,弹体上沾满脑浆,和他死在一起的美国鬼子,脑浆崩裂,涂了一地。另有一个战士,他的嘴里还衔着敌人的半块耳朵。在掩埋烈士们遗体的时候,由于他们两手扣着,把敌人抱得那样紧,分都分不开,以致把有的手指都折断了……”

——节选自《最可爱的人》

动图截自视频《荣誉之战·激战松骨峰》

在第二次战役的东面战场上,战斗正式打响是11月27日晚。

当时整个长津湖一带普降大雪,气温达到了零下30摄氏度,是朝鲜50年一遇的罕见极寒天气。

刚抵达战场没几天的志愿军第9兵团,顾不上适应地形和气候,就在平均海拔1500米的崇山峻岭中,同号称“美军第一王牌”的陆战1师等进行了激烈战斗,创造了抗美援朝战争中全歼美军一个整团的纪录,迫使美军王牌部队经历了有史以来“路程最长的退却”

长津湖一战最终成功歼敌约1.4万人,一举打开了朝鲜战场东线战局,同时有力保障了志愿军西线部队的侧后安全。

后来,毛泽东对于此战给予了高度评价:

“九兵团此次在东线作战,在极困难条件之下,完成了巨大的战略任务。”

我军在长津湖战役中,成建制被冻死的连队就有3个,他们在牺牲时依然保持着待命的潜伏状态。

整个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中,志愿军巧妙利用我方优势,同敌人反复周旋然后分割围歼,29天的战斗中成功歼敌3.6万余人。

这是抗美援朝战争史上意义最为重大的一次胜利,不但粉碎了麦克阿瑟所谓的“圣诞节”攻势,同时还将战线由清川江向南推到了“三八线”,相当于彻底扭转了朝鲜战局。

此战中,志愿军打得酣畅淋漓,打出了我军的宏大气势,打破了美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在国际上引起了强烈反响,美国《纽约先驱论坛报》评论称,这一次战役是“美国陆军史上最大的败绩”。

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是我国近代史上一次真正的扬眉吐气,中国人民解放军队由此开始威震四方!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