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收藏文库 / 旅游 / 流浪在大理(六)一周只花10块钱吃饭,但...

分享

   

流浪在大理(六)一周只花10块钱吃饭,但他们绝不是三和大神

2021-01-23  图书馆收...

寒潮席卷云南,大理也不例外,山下寒风料峭,山上雾凇白雪。多次听说,古城武庙里,住着一群一个月400元床位钱都付不起,只能在室外搭帐篷睡的边缘人。

“有手有脚的,随便做个服务员,包吃包住一个月还有2000块,怎么也不至于流落街头!我看他们就是一群三和大神,在深圳做一天,玩三天!大理物价低,做一天,玩五天!”

流浪在大理(六)一周只花10块钱吃饭,但他们绝不是三和大神

拍于苍山

我没有第一时间反驳对方的话,前几天晚饭后,骑着找房东借的小电驴,只身来到武庙。

步行进入武庙所在的巷弄,一眼看到路两边摆满了凳子,坐着一群正端着纸盒吃饭的男女老少。原来“一然堂”在这!古城一碗素米线卖十块了,这里还在供应五元一份的素食盒饭。

流浪在大理(六)一周只花10块钱吃饭,但他们绝不是三和大神

一然堂门口的食客们

武庙入口两侧,搭着几顶户外帐篷,拉链没拉上,能清楚地看到里面大多不是充气垫和睡袋,而是正儿八经的棉絮被褥。看来不是临时住住,而是长居于此。

一个年轻男孩跟另一个剃着光头的男人交接时,我看到他手里拿着一本哲学书籍。年轻男孩回到他正对着武庙主殿的帐篷前,坐在石阶上,端详着自己脚趾的伤口。他正穿着一双凉拖鞋,有两个脚趾甲壳已经破损成一小团红肉,又被冻上了。

流浪在大理(六)一周只花10块钱吃饭,但他们绝不是三和大神

搭在武庙里的帐篷

我若无其事地坐在他旁边,问,怎么弄的?他对我这个不合时宜的生面孔并没有防备,说他刚刚从下关徒步回的古城,走路踢到石头了。我问他,怎么不穿球鞋?他指着身后帐篷旁的一双黑色球鞋说,我有球鞋,但我还是喜欢穿拖鞋!那会已经是傍晚六七点,我穿着羊毛袜的脚,在皮靴里深切地感受到寒气逼人。我问他,天这么冷,为何不住青旅把冬天熬过去?他说,这里更适合我!每天早上起来练下瑜伽,白天太阳又好,风景也是一流······

流浪在大理(六)一周只花10块钱吃饭,但他们绝不是三和大神

武庙的主殿

在交谈中我得知,男孩大专毕业,老家浙江丽水。来大理后,以卖茶叶为生,仓库在下关。选择这样的生活方式,是对父母的反叛,他在家时父母什么都要管,一点自由也没有,现在山高皇帝远,他感到从未有过的自由。我没细问,他的父母具体是对他如何管教的,从他的外形神态,我就可以想象出,他曾被驯化。

流浪在大理(六)一周只花10块钱吃饭,但他们绝不是三和大神

喜欢穿拖鞋的男孩

在古城绿玉路,有一家叫慈缘斋的公益素食餐厅,一周六天,免费供应午餐和晚餐。周三慈缘斋例行休息时,他们就在武庙旁边的一然堂吃饭,一天两顿,共十块钱。

流浪在大理(六)一周只花10块钱吃饭,但他们绝不是三和大神

一然堂全天免费供应热开水,解决了日常喝水问题,刷牙洗漱就去附近的公共卫生间。我问,洗澡洗头怎么办?男孩说,他们几乎都不洗澡,人的身体有自净能力。我认同他的这句话,除了头上有些头屑外,男孩身上并没有异味。

流浪在大理(六)一周只花10块钱吃饭,但他们绝不是三和大神

我是敏感的人,很多男人隔着半米,他们身上不洁的气息就会扩散到令我感到不适,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境地。这种不洁,来自常年的抽烟喝酒,饕餮暴食,身心纵欲,一天洗两次,都无济于事。在一线城市时,我宁愿走路,骑车,打专车,也不愿在高峰期挤地铁,我不愿看到这些人,即使衣冠楚楚,但他们的眼睛,太苦了,甚至被掏空了,十分瘆人。

流浪在大理(六)一周只花10块钱吃饭,但他们绝不是三和大神

跟男孩聊天时,光头男人脱去青色僧袍,开始操练起长棍来,动作精准,力度到位。过一会,他又弄来两张泡沫垫子拼在一起,脱掉鞋子,开始练起像是苦行僧式样的瑜伽来。男孩从帐篷里拿出一台旧式的笔记本电脑,开始处理网店的茶叶订单,我跟光头男人攀谈起来。

流浪在大理(六)一周只花10块钱吃饭,但他们绝不是三和大神

开门见山,是和尚吗?他说,你觉得我是就是,你觉得我不是就不是。

干嘛不去寺庙?包吃包住,还有工资?

他说,去过寺庙,里面都是各种勾心斗角,一点也不清净。

练完功后,光头男人去拿纸笔,一边放着音乐一边画画,意识随着音乐流动,毫无技巧与章法可言,画得又丑又拙,却让我第一时间想到草间弥生少女时期,精神分裂发作时画的铅笔画。

流浪在大理(六)一周只花10块钱吃饭,但他们绝不是三和大神

天色暗下来,住武庙的人陆续回到,有个哥们国内外骑了六万公里,穿越东南亚;有个和尚模样的中年男人站着一动不动,看来是入定了。骑着电动车回去的路上,我冻得牙齿不由自主在发抖。跟他们相比,饮食营养供应上我好太多,我所缺乏的,是对抗寒冷的精神力量。

流浪在大理(六)一周只花10块钱吃饭,但他们绝不是三和大神

那天回去,我将电影《黑客帝国》三部找出来看了,头脑风暴此起彼伏。选择蓝色药丸,活在矩阵之中,参与赛道竞争,过上光鲜亮丽的生活;选择红色药丸,活在清醒之中,穿着破破烂烂,只能吃着稀饭米糊。真相残忍,谎言美丽,矩阵强大,个体渺小,强大如ONE,也无法抵达真相和真理,但至少,他在接近。失去生命也在所不惜。

流浪在大理(六)一周只花10块钱吃饭,但他们绝不是三和大神

图片来自电影《黑客帝国》截图

昨天在朋友圈看到,一个在汇丰银行工作的女性好友,受邀参加了福布斯中国30以下精英峰会。与她同龄的我,没车没房没社保,还是个辞职一年半的游民。这位朋友,家庭条件优异,成为精英,是她必须得走的既定道路;家庭条件并不优异的我,因智商优势和父母期望的逼迫,也曾一度与“精英人生”短暂产生过交汇点。

我开始质疑,规则设计者所制定的社会评价体系;我开始追问,我究竟是谁吗?我选择捅破营养液,各种作死,终于掉进所谓的底层堆里,去寻找另一种可能。

流浪在大理(六)一周只花10块钱吃饭,但他们绝不是三和大神

朋友圈截图

根据百科的解释,三和大神,指游荡在三和的新一代农民工,原本怀揣着赚钱致富的梦想来到深圳,现实却无情打碎了他们的梦想,选择沉迷在精英构建的网络世界中,靠打游戏来获得存在感。

枷锁无处不在,人类生而自由。这群住武庙的人,是大理大神,不是三和大神。普通人,活在社会,家庭,他人,构建的矩阵之中;大理大神,活在自己选择的矩阵之中。

卢梭说:“自以为是其他一切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

流浪在大理(六)一周只花10块钱吃饭,但他们绝不是三和大神

道法自然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