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ANSHI / 集邮 / 普21长城(8分)无齿邮票趣闻

分享

   

普21长城(8分)无齿邮票趣闻

2021-01-24  QIANSHI

图片

邮票名称 :  普21 祖国风光(雕刻版)

发行日期 :  1981.09.01

特别说明:为了适应多种邮政业务的需求,本套邮票面值从1分到5元,共17种,是中国人民邮政发行面值种类最多的一套普通邮票。

正    文    如    下


       如今,收集变体票的集邮者大概都知道,90年代以前,我国发行的普票中变体的种类极为罕见,因为当时负责印刷邮票的北京邮票厂的检查制度非常严密,任何错变体票和印刷过程中产生的废品,想要流进邮票市场几乎是不可能的,而通过正常的邮政通信窗口流出的概率也几近于零。

       但是,集邮家出于组建邮集参展的需要,对确属自己收藏和研究范围之内的错变体票,往往求之若渴、梦萦魂牵。

       发生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的普21长城无齿票的故事,即为其中典型的一例。

       当时,在民间邮票市场上突然出现了这种从理论上讲不可能出现的普21长城无齿票,轰动了整个集邮界!

       不仅如此,还惊动了当时的邮电部和公安部,在中国集邮史上留下了一个鲜为人知的趣闻。

       1985年春末夏初的某天傍晚,北京六部口邮票市场,天色已经擦黑。

       几个邮票贩子神侃了一整天也没有做成一笔邮票买卖,正准备各自回家时,其中一个绰号叫“黑子”的票贩子忽然听到后面有人喊他的名字,扭头一瞧,是自己的小舅子。

       小舅子目送众人离开后才神秘地问黑子,他的一个朋友处有一种长城无齿票,最近经常用缝纫机打出齿孔在邮市里兜售,每个方连仅售几角钱,非常便宜。

       黑子在邮市混了不少年,毕竟见多识广,一听就知道机会来了,忙问具体情形。

       因为当时收集错变体票的风气还不太盛行,而且有很大风险,黑子一再叮嘱,一定要问清来路,偷来的可不要,当然,如果来路正当,愿意出高价收购,就千万别再打齿孔了,否则价格大打折扣。

       当晚,黑子的小舅子就去了这位朋友家,这位朋友名叫华子,是某邮票厂的普通工人。

       因为快要结婚了,新居四壁还破烂不堪,经请示领导批准,有一天就随便卷了一大卷白纸准备带回家糊墙壁。

       在出厂子大门时,他告诉门卫领导已经批准可以将这卷白纸带出,门卫检查后也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就放行了。

  华子回到家后,打开白纸开始一门心思地糊墙,好为新婚做准备。

       万没有想到,糊着糊着他忽然发现有一大张白纸上还有邮票图案,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仔细一看,原来是整整一个印刷全张的普21长城无齿邮票(雕刻版),再翻一翻剩余的白纸,竟然无独有偶,又发现几张雕刻版长城无齿票和普22影写版长城无齿票。

       是上缴还是......,华子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最后因为结婚也急需要钱,决定全部留下伺机出手。

       后来就用缝纫机打上齿孔,在邮市上向集邮者兜售,价格极廉,每个方连仅售五毛钱,直到有一天遇上黑子的小舅子。

       两人原本关系很熟,华子也没瞒着他,说家里还存有十二版,并流露出要全部出让的意图。

       小舅子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告诉了黑子,黑子一听来了精神,看来不是盗窃,而是无意中流出厂子的,当即拍板同意高价收购。

       对方的要求是结婚缺钱,当时的天气又热,想换一台落地电风扇。

       黑子经过反复考虑,花了243元买了一台落地扇,另加200元,没让自己的小舅子去,而是另外委托了一位朋友在某一天的黄昏时分,带上电扇和200元钱,到宣武区南樱桃园见一个人。

       临行前黑子特意叮嘱他见到对方后不要问是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黑子远远地看到他们顺利交接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黑子拿到这12版长城无齿票之后,旋即开始加紧物色销售对象。

       他在邮市上混迹多年,结识了不少集邮家或资深集邮者,只有他们才肯出高价,因为普通集邮者一般极少愿意花大价钱购买此类变体票。

       黑子首先拜访的是老Y,老Y是京城著名的集邮家,研究区票造诣颇深。

       老Y一见黑子带来的长城无齿票,表示极大的兴趣,黑子提出的条件是用猴票交换,一版换一版(猴版当时的市价是1600元左右)。

       随后黑子用同样的条件与京城其他几位集邮家交换出几版长城无齿票,连同换给老Y的共计十版,剩余的二版全部裁成连票,在邮市里以一个长城方连换一个猴方连或其它等值邮票的条件,陆陆续续很快都出手了。

       黑子在跟人换票时长了一个心眼,他此次用长城无齿票与人交换其他邮票时提出一个条件是只换等值邮票不要现金,就是这个心眼日后替他避开了大麻烦。

  长城无齿票的流市无疑是当时隐形邮票交易市场中最为引人注目的大事,在所谓的“圈内”迅速传播,由北京某些集邮家的手中向全国各地的其他集邮家扩散,直至香港和台湾的邮票交易市场。

       终于在1986年的某一天,香港的一次邮票拍卖会上,出现了数件长城无齿票四方连付拍,底价大约为1300港币左右。

       消息传到邮电部,有关领导甚为震惊,在当时公安部的配合下,很快由香港查到江苏,又由江苏查到北京,最后确定这些无齿票的来源是由当时北京某著名区票专家老Y提供的。

       公安部为此成立了专门的调查组,并将这件案子下到西城区公安分局具体办理。

       原因很简单,因为当时的邮电部在西城区办公,邮票市场也在西城区,西城分局对邮市交易的一些情况较为了解。

       西城分局首先调查了长城无齿票的初步来源,并涉及到京城数十位知名集邮家,这些集邮家将各自无齿票的来源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调查组。

       经整理材料后发现,这些集邮家手里的无齿票均出自一人之手,即北京某国营厂的保卫科干部。他就是上文所说的“黑子”,一个比职业邮商还要专业的业余邮商。

  1986年9月的一天夜里,黑子正在厂子里值班,被带到了西城分局连夜突审,警察问他最近都干了什么违法的事情没有。

       黑子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被警察问蒙了,一连审了7天也想起来究竟是惹的什么祸。

       到了第13天,警察发话了,到了15天就收审延期,不把问题说清楚就不能走人。

       最后见他还是一脸无辜的样子也没脾气,索性将十几位集邮家的证明材料拿出来叫他看,黑子一看就明白了八九不离十,对警察说这个问题我知道,于是就把此事的前因后果、始末根由和盘托出。

       在他收审期间,他家的和他存放在他妈家里的所有邮票都因涉嫌盗窃邮票而被分局暂扣,包括涉案的其他几个人如华子、黑子的小舅子等的家里也被依法搜查,但是未发现什么涉及盗窃邮票的任何证据。

       在审问过程中,黑子、华子、小舅子的供词都一模一样,与事实基本吻合,华子虽然将长城无齿票拿到黑市上倒卖牟利,但是数额不大,且并不是故意从邮票厂偷出来的;黑子是以票易票,但是在司法鉴定上邮票的金额一般就按面值计算,如果以此为标准,所交换的数额也并不大。


       最后的消息传到邮电部,因为涉及到内部管理有漏洞,并非故意盗窃邮票,此事后来也就不了了之,西城分局随即撤销此案,将暂扣的邮票全部归还了黑子他们,京城数十位集邮家也洗尽了清白。

       从此,普21长城无齿票在邮市里就开始半公开地买卖了,但是因为有此过节,它在集邮界的名声不太好,对参加高级别的邮票展览可能会影响评分,因此在邮市上的售价一直不算太高。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