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清风 / 诗集 / 李商隐七律全集 · 附年谱汇评

分享

   

李商隐七律全集 · 附年谱汇评

2021-01-24  白水清风
李商隐(约813年-约858年),晚唐著名诗人,字义山,号玉溪(溪)生,又号樊南生,原籍怀州河内(今河南沁阳),祖辈迁荥阳(今河南荥阳市)。 
唐文宗开成二年(837年),李商隐登进士第,曾任秘书省校书郎、弘农尉等职。因卷入“牛李党争”的政治旋涡而备受排挤,一生困顿不得志。唐宣宗大中末年(约858年),李商隐在郑县病故,死后葬于祖籍怀州雍店(今沁阳山王庄镇)之东原的清化北山下。 李商隐是晚唐乃至整个唐代,为数不多的刻意追求诗美的诗人。他擅长诗歌写作,骈文文学价值也很高,和杜牧合称“小李杜”,与温庭筠合称为“温李”。其诗构思新奇,风格秾丽,尤其是一些爱情诗和无题诗写得缠绵悱恻,优美动人,广为传诵。但部分诗歌过于隐晦迷离,难于索解,至有“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之说。

七律 

锦瑟(唐·李商隐)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重过圣女祠(唐·李商隐)

白石岩扉碧藓滋,上清沦谪得归迟。

一春梦雨常飘瓦,尽日灵风不满旗。

萼绿华来无定所,杜兰香去未移时。

玉郎会此通仙籍,忆向天阶问紫芝。

题僧壁(唐·李商隐)

舍生求道有前踪,乞脑剜身结愿重。

大去便应欺粟颗,小来兼可隐针锋。

蚌胎未满思新桂,琥珀初成忆旧松。

若信贝多真实语,三生同听一楼钟。

潭州(唐·李商隐)

潭州官舍暮楼空,今古无端入望中。

湘泪浅深滋竹色,楚歌重叠怨兰丛。

陶公战舰空滩雨,贾傅承尘破庙风。

目断故园人不至,松醪一醉与谁同。

赠刘司户(蕡)(唐·李商隐)

江风吹浪动云根,重碇危樯白日昏。

已断燕鸿初起势,更惊骚客后归魂。

汉廷急诏谁先入,楚路高歌自欲翻。

万里相逢欢复泣,凤巢西隔九重门。

南朝(唐·李商隐)

玄武湖中玉漏催,鸡鸣埭口绣襦回。

谁言琼树朝朝见,不及金莲步步来。

敌国军营漂木柹,前朝神庙锁烟煤。

满宫学士皆颜色,江令当年只费才。

送崔珏往西川(唐·李商隐)

年少因何有旅愁,欲为东下更西游。

一条雪浪吼巫峡,千里火云烧益州。

卜肆至今多寂寞,酒垆从古擅风流。

浣花笺纸桃花色,好好题诗咏玉钩。

饮席戏赠同舍(唐·李商隐)

洞中屐响省分携,不是花迷客自迷。

珠树重行怜翡翠,玉楼双舞羡鹍鸡。

兰回旧蕊缘屏绿,椒缀新香和壁泥。

唱尽阳关无限叠,半杯松叶冻颇黎。

令狐八拾遗见招送裴十四归华州(唐·李商隐)

二十中郎未足希,骊驹先自有光辉。

兰亭宴罢方回去,雪夜诗成道韫归。

汉苑风烟吹客梦,云台洞穴接郊扉。

嗟予久抱临邛渴,便欲因君问钓矶。

寄令狐学士(唐·李商隐)

秘殿崔嵬拂彩霓,曹司今在殿东西。

赓歌太液翻黄鹄,从猎陈仓获碧鸡。

晓饮岂知金掌迥,夜吟应讶玉绳低。

钧天虽许人间听,阊阖门多梦自迷。

哭刘蕡(唐·李商隐)

上帝深宫闭九阍,巫咸不下问衔冤。

广陵别后春涛隔,湓浦书来秋雨翻。

只有安仁能作诔,何曾宋玉解招魂。

平生风义兼师友,不敢同君哭寝门。

荆门西下(唐·李商隐)

一夕南风一叶危,荆云回望夏云时。

人生岂得轻离别,天意何曾忌嶮巇。

骨肉书题安绝徼,蕙兰蹊径失佳期。

洞庭湖阔蛟龙恶,却羡杨朱泣路岐。

少年(唐·李商隐)

外戚平羌第一功,生年二十有重封。

直登宣室螭头上,横过甘泉豹尾中。

别馆觉来云雨梦,后门归去蕙兰丛。

灞陵夜猎随田窦,不识寒郊自转蓬。

药转(唐·李商隐)

郁金堂北画楼东,换骨神方上药通。

露气暗连青桂苑,风声偏猎紫兰丛。

长筹未必输孙皓,香枣何劳问石崇。

忆事怀人兼得句,翠衾归卧绣帘中。

杜工部蜀中离席(唐·李商隐)

人生何处不离群,世路干戈惜暂分。

雪岭未归天外使,松州犹驻殿前军。

座中醉客延醒客,江上晴云杂雨云。

美酒成都堪送老,当垆仍是卓文君。

隋宫(唐·李商隐)

紫泉宫殿锁烟霞,欲取芜城作帝家。

玉玺不缘归日角,锦帆应是到天涯。

于今腐草无萤火,终古垂杨有暮鸦。

地下若逢陈后主,岂宜重问后庭花。

二月二日(唐·李商隐)

二月二日江上行,东风日暖闻吹笙。

花须柳眼各无赖,紫蝶黄蜂俱有情。

万里忆归元亮井,三年从事亚夫营。

新滩莫悟游人意,更作风檐夜雨声。

筹笔驿(唐·李商隐)

猿鸟犹疑畏简书,风云常为护储胥。

徒令上将挥神笔,终见降王走传车。

管乐有才终不忝,关张无命欲何如。

他年锦里经祠庙,梁父吟成恨有馀。

即日(唐·李商隐)

一岁林花即日休,江间亭下怅淹留。

重吟细把真无奈,已落犹开未放愁。

山色正来衔小苑,春阴只欲傍高楼。

金鞍忽散银壶漏,更醉谁家白玉钩。

九成宫(九成宫本隋仁寿宫贞观间修之以避暑因更名)(唐·李商隐)

十二层城阆苑西,平时避暑拂虹霓。

云随夏后双龙尾,风逐周王八骏蹄。

吴岳晓光连翠巘,甘泉晚景上丹梯。

荔枝卢橘沾恩幸,鸾鹊天书湿紫泥。

咏史(唐·李商隐)

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破由奢。

何须琥珀方为枕,岂得真珠始是车。

运去不逢青海马,力穷难拔蜀山蛇。

几人曾预南薰曲,终古苍梧哭翠华。

无题二首(唐·李商隐)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

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断蓬。

无题四首(唐·李商隐)

(一)

来是空言去绝踪,月斜楼上五更钟。

梦为远别啼难唤,书被催成墨未浓。

蜡照半笼金翡翠,麝熏微度绣芙蓉。

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

(二)

飒飒东风细雨来,芙蓉塘外有轻雷。

金蟾啮锁烧香入,玉虎牵丝汲井回。

贾氏窥帘韩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四)

何处哀筝随急管,樱花永巷垂杨岸。

东家老女嫁不售,白日当天三月半。

溧阳公主年十四,清明暖后同墙看。

归来展转到五更,梁间燕子闻长叹。

赴职梓潼留别畏之员外同年(唐·李商隐)

佳兆联翩遇凤凰,雕文羽帐紫金床。

桂花香处同高第,柿叶翻时独悼亡。

乌鹊失栖长不定,鸳鸯何事自相将。

京华庸蜀三千里,送到咸阳见夕阳。

王十二兄与畏之员外相访见招小饮…以悼亡日近不去因寄(唐·李商隐)

谢傅门庭旧末行,今朝歌管属檀郎。

更无人处帘垂地,欲拂尘时簟竟床。

嵇氏幼男犹可悯,左家娇女岂能忘。

秋霖腹疾俱难遣,万里西风夜正长。

曲池(唐·李商隐)

日下繁香不自持,月中流艳与谁期。

迎忧急鼓疏钟断,分隔休灯灭烛时。

张盖欲判江滟滟,回头更望柳丝丝。

从来此地黄昏散,未信河梁是别离。

留赠畏之(唐·李商隐)

(一)

清时无事奏明光,不遣当关报早霜。

中禁词臣寻引领,左川归客自回肠。

郎君下笔惊鹦鹉,侍女吹笙弄凤凰。

空寄大罗天上事,众仙同日咏霓裳。

(二)

待得郎来月已低,寒暄不道醉如泥。

五更又欲向何处,骑马出门乌夜啼。

户外重阴黯不开,含羞迎夜复临台。

潇湘浪上有烟景,安得好风吹汝来。

无题(唐·李商隐)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

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碧城三首(唐·李商隐)

(一)

碧城十二曲阑干,犀辟尘埃玉辟寒。

阆苑有书多附鹤,女床无树不栖鸾。

星沈海底当窗见,雨过河源隔座看。

若是晓珠明又定,一生长对水晶盘。

(二)

对影闻声已可怜,玉池荷叶正田田。

不逢萧史休回首,莫见洪崖又拍肩。

紫凤放娇衔楚佩,赤鳞狂舞拨湘弦。

鄂君怅望舟中夜,绣被焚香独自眠。

(三)

七夕来时先有期,洞房帘箔至今垂。

玉轮顾兔初生魄,铁网珊瑚未有枝。

检与神方教驻景,收将凤纸写相思。

武皇内传分明在,莫道人间总不知。

对雪二首(唐·李商隐)

(一)

寒气先侵玉女扉,清光旋透省郎闱。

梅花大庾岭头发,柳絮章台街里飞。

欲舞定随曹植马,有情应湿谢庄衣。

龙山万里无多远,留待行人二月归。

(二)

旋扑珠帘过粉墙,轻于柳絮重于霜。

已随江令夸琼树,又入卢家妒玉堂。

侵夜可能争桂魄,忍寒应欲试梅妆。

关河冻合东西路,肠断斑骓送陆郎。

蜂(唐·李商隐)

小苑华池烂熳通,后门前槛思无穷。

宓妃腰细才胜露,赵后身轻欲倚风。

红壁寂寥崖蜜尽,碧帘迢递雾巢空。

青陵粉蝶休离恨,长定相逢二月中。

辛未七夕(唐·李商隐)

恐是仙家好别离,故教迢递作佳期。

由来碧落银河畔,可要金风玉露时。

清漏渐移相望久,微云未接过来迟。

岂能无意酬乌鹊,惟与蜘蛛乞巧丝。

玉山(唐·李商隐)

玉山高与阆风齐,玉水清流不贮泥。

何处更求回日驭,此中兼有上天梯。

珠容百斛龙休睡,桐拂千寻凤要栖。

闻道神仙有才子,赤箫吹罢好相携。

牡丹(唐·李商隐)

锦帏初卷卫夫人,绣被犹堆越鄂君。

垂手乱翻雕玉佩,招腰争舞郁金裙。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

我是梦中传彩笔,欲书花叶寄朝云。

一片(唐·李商隐)

一片非烟隔九枝,蓬峦仙仗俨云旗。

天泉水暖龙吟细,露畹春多凤舞迟。

榆荚散来星斗转,桂花寻去月轮移。

人间桑海朝朝变,莫遣佳期更后期。

酬崔八早梅有赠兼示之作(唐·李商隐)

知访寒梅过野塘,久留金勒为回肠。

谢郎衣袖初翻雪,荀令熏炉更换香。

何处拂胸资蝶粉,几时涂额藉蜂黄。

维摩一室虽多病,亦要天花作道场。

促漏(唐·李商隐)

促漏遥钟动静闻,报章重叠杳难分。

舞鸾镜匣收残黛,睡鸭香炉换夕熏。

归去定知还向月,梦来何处更为云。

南塘渐暖蒲堪结,两两鸳鸯护水纹。

送臻师二首(唐·李商隐)

昔去灵山非拂席,今来沧海欲求珠。

楞伽顶上清凉地,善眼仙人忆我无。

苦海迷途去未因,东方过此几微尘。

何当百亿莲花上,一一莲花见佛身。

马嵬(唐·李商隐)

海外徒闻更九州,他生未卜此生休。

空闻虎旅传宵柝,无复鸡人报晓筹。

此日六军同驻马,当时七夕笑牵牛。

如何四纪为天子,不及卢家有莫愁。

可叹(唐·李商隐)

幸会东城宴未回,年华忧共水相催。

梁家宅里秦宫入,赵后楼中赤凤来。

冰簟且眠金镂枕,琼筵不醉玉交杯。

宓妃愁坐芝田馆,用尽陈王八斗才。

富平少侯(唐·李商隐)

七国三边未到忧,十三身袭富平侯。

不收金弹抛林外,却惜银床在井头。

彩树转灯珠错落,绣檀回枕玉雕锼。

当关不报侵晨客,新得佳人字莫愁。

圣女祠(唐·李商隐)

松篁台殿蕙香帏,龙护瑶窗凤掩扉。

无质易迷三里雾,不寒长著五铢衣。

人间定有崔罗什,天上应无刘武威。

寄问钗头双白燕,每朝珠馆几时归。

临发崇让宅紫薇(唐·李商隐)

一树浓姿独看来,秋庭暮雨类轻埃。

不先摇落应为有,已欲别离休更开。

桃绶含情依露井,柳绵相忆隔章台。

天涯地角同荣谢,岂要移根上苑栽。

及第东归次灞上,却寄同年(唐·李商隐)

芳桂当年各一枝,行期未分压春期。

江鱼朔雁长相忆,秦树嵩云自不知。

下苑经过劳想像,东门送饯又差池。

灞陵柳色无离恨,莫枉长条赠所思。

野菊(又见《孙逖集》,题作咏楼前海石榴)(唐·李商隐)

苦竹园南椒坞边,微香冉冉泪涓涓。

已悲节物同寒雁,忍委芳心与暮蝉。

细路独来当此夕,清尊相伴省他年。

紫云新苑移花处,不敢霜栽近御筵。

过伊仆射旧宅(唐·李商隐)

朱邸方酬力战功,华筵俄叹逝波穷。

回廊檐断燕飞去,小阁尘凝人语空。

幽泪欲干残菊露,馀香犹入败荷风。

何能更涉泷江去,独立寒流吊楚宫。

银河吹笙(唐·李商隐)

怅望银河吹玉笙,楼寒院冷接平明。

重衾幽梦他年断,别树羁雌昨夜惊。

月榭故香因雨发,风帘残烛隔霜清。

不须浪作缑山意,湘瑟秦箫自有情。

与同年李定言曲水闲话戏作(唐·李商隐)

海燕参差沟水流,同君身世属离忧。

相携花下非秦赘,对泣春天类楚囚。

碧草暗侵穿苑路,珠帘不卷枕江楼。

莫惊五胜埋香骨,地下伤春亦白头。

闻歌(唐·李商隐)

敛笑凝眸意欲歌,高云不动碧嵯峨。

铜台罢望归何处,玉辇忘还事几多。

青冢路边南雁尽,细腰宫里北人过。

此声肠断非今日,香灺灯光奈尔何。

赠华阳宋真人兼寄清都刘先生(唐·李商隐)

沦谪千年别帝宸,至今犹谢蕊珠人。

但惊茅许同仙籍,不道刘卢是世亲。

玉检赐书迷凤篆,金华归驾冷龙鳞。

不因杖屦逢周史,徐甲何曾有此身。

楚宫二首(后首一作天水闲话旧事)(唐·李商隐)

月姊曾逢下彩蟾,倾城消息隔重帘。

已闻佩响知腰细,更辨弦声觉指纤。

暮雨自归山悄悄,秋河不动夜厌厌。

王昌且在墙东住,未必金堂得免嫌。

和友人戏赠二首(一作和令狐八戏题)(唐·李商隐)(一)

东望花楼曾不同,西来双燕信休通。

仙人掌冷三霄露,玉女窗虚五夜风。

翠袖自随回雪转,烛房寻类外庭空。

殷勤莫使清香透,牢合金鱼锁桂丛。

(二)

迢递青门有几关,柳梢楼角见南山。

明珠可贯须为佩,白璧堪裁且作环。

子夜休歌团扇掩,新正未破剪刀闲。

猿啼鹤怨终年事,未抵熏炉一夕间。

题二首后重有戏赠任秀才(唐·李商隐)

一丈红蔷拥翠筠,罗窗不识绕街尘。

峡中寻觅长逢雨,月里依稀更有人。

虚为错刀留远客,枉缘书札损文鳞。

适知小阁还斜照,羡杀乌龙卧锦茵。

重有感(唐·李商隐)

玉帐牙旗得上游,安危须共主君忧。

窦融表已来关右,陶侃军宜次石头。

岂有蛟龙愁失水,更无鹰隼与高秋。

昼号夜哭兼幽显,早晚星关雪涕收。

春雨(唐·李商隐)

怅卧新春白袷衣,白门寥落意多违。

红楼隔雨相望冷,珠箔飘灯独自归。

远路应悲春晼晚,残宵犹得梦依稀。

玉珰缄札何由达,万里云罗一雁飞。

中元作(唐·李商隐)

绛节飘飖宫国来,中元朝拜上清回。

羊权须得金条脱,温峤终虚玉镜台。

曾省惊眠闻雨过,不知迷路为花开。

有娀未抵瀛洲远,青雀如何鸩鸟媒。

楚宫(唐·李商隐)

湘波如泪色漻漻,楚厉迷魂逐恨遥。

枫树夜猿愁自断,女萝山鬼语相邀。

空归腐败犹难复,更困腥臊岂易招。

但使故乡三户在,彩丝谁惜惧长蛟。

宿晋昌亭闻惊禽(唐·李商隐)

羁绪鳏鳏夜景侵,高窗不掩见惊禽。

飞来曲渚烟方合,过尽南塘树更深。

胡马嘶和榆塞笛,楚猿吟杂橘村砧。

失群挂木知何限,远隔天涯共此心。

深宫(唐·李商隐)

金殿销香闭绮栊,玉壶传点咽铜龙。

狂飙不惜萝阴薄,清露偏知桂叶浓。

斑竹岭边无限泪,景阳宫里及时钟。

岂知为雨为云处,只有高唐十二峰。

郑州献从叔舍人袖(唐·李商隐)

蓬岛烟霞阆苑钟,三官笺奏附金龙。

茅君奕世仙曹贵,许掾全家道气浓。

绛简尚参黄纸案,丹炉犹用紫泥封。

不知他日华阳洞,许上经楼第几重。

题白石莲花寄楚公(唐·李商隐)

白石莲花谁所共,六时长捧佛前灯。

空庭苔藓饶霜露,时梦西山老病僧。

大海龙宫无限地,诸天雁塔几多层。

漫夸鹙子真罗汉,不会牛车是上乘。

安定城楼(唐·李商隐)

迢递高城百尺楼,绿杨枝外尽汀洲。

贾生年少虚垂泪,王粲春来更远游。

永忆江湖归白发,欲回天地入扁舟。

不知腐鼠成滋味,猜意鸳雏竟未休。

隋宫守岁(唐·李商隐)

消息东郊木帝回,宫中行乐有新梅。

沈香甲煎为庭燎,玉液琼苏作寿杯。

遥望露盘疑是月,远闻鼍鼓欲惊雷。

昭阳第一倾城客,不踏金莲不肯来。

利州江潭作(感孕金轮所)(唐·李商隐)

神剑飞来不易销,碧潭珍重驻兰桡。

自携明月移灯疾,欲就行云散锦遥。

河伯轩窗通贝阙,水宫帷箔卷冰绡。

他时燕脯无人寄,雨满空城蕙叶雕。

茂陵(唐·李商隐)

汉家天马出蒲梢,苜蓿榴花遍近郊。

内苑只知含凤觜,属车无复插鸡翘。

玉桃偷得怜方朔,金屋修成贮阿娇。

谁料苏卿老归国,茂陵松柏雨萧萧。

泪(唐·李商隐)

永巷长年怨绮罗,离情终日思风波。

湘江竹上痕无限,岘首碑前洒几多。

人去紫台秋入塞,兵残楚帐夜闻歌。

朝来灞水桥边问,未抵青袍送玉珂。

十字水期韦潘侍御同年不至时韦寓居水次故郭汾宁宅(唐·李商隐)

伊水溅溅相背流,朱栏画阁几人游。

漆灯夜照真无数,蜡炬晨炊竟未休。

顾我有怀同大梦,期君不至更沈忧。

西园碧树今谁主,与近高窗卧听秋。

流莺(唐·李商隐)

流莺漂荡复参差,渡陌临流不自持。

巧啭岂能无本意,良辰未必有佳期。

风朝露夜阴晴里,万户千门开闭时。

曾苦伤春不忍听,凤城何处有花枝。

出关宿盘豆馆对丛芦有感(唐·李商隐)

芦叶梢梢夏景深,邮亭暂欲洒尘襟。

昔年曾是江南客,此日初为关外心。

思子台边风自急,玉娘湖上月应沉。

清声不远行人去,一世荒城伴夜砧。

和韩录事送宫人入道(唐·李商隐)

星使追还不自由,双童捧上绿琼輈。

九枝灯下朝金殿,三素云中侍玉楼。

凤女颠狂成久别,月娥孀独好同游。

当时若爱韩公子,埋骨成灰恨未休。

七月二十九日崇让宅宴作(唐·李商隐)

露如微霰下前池,月过回塘万竹悲。

浮世本来多聚散,红蕖何事亦离披。

悠扬归梦惟灯见,濩落生涯独酒知。

岂到白头长只尔,嵩阳松雪有心期。

赠从兄阆之(唐·李商隐)

怅望人间万事违,私书幽梦约忘机。

荻花村里鱼标在,石藓庭中鹿迹微。

幽径定携僧共入,寒塘好与月相依。

城中猘犬憎兰佩,莫损幽芳久不归。

行至金牛驿寄兴元渤海尚书(唐·李商隐)

楼上春云水底天,五云章色破巴笺。

诸生个个王恭柳,从事人人庾杲莲。

六曲屏风江雨急,九枝灯檠夜珠圆。

深惭走马金牛路,骤和陈王白玉篇。

梓州罢吟寄同舍(唐·李商隐)

不拣花朝与雪朝,五年从事霍嫖姚。

君缘接座交珠履,我为分行近翠翘。

楚雨含情皆有托,漳滨卧病竟无憀。

长吟远下燕台去,惟有衣香染未销。

无题二首(唐·李商隐)

(一)

凤尾香罗薄几重,碧文圆顶夜深缝。

扇裁月魄羞难掩,车走雷声语未通。

曾是寂寥金烬暗,断无消息石榴红。

斑骓只系垂杨岸,何处西南任好风。

(二)

重帷深下莫愁堂,卧后清宵细细长。

神女生涯原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

风波不信菱枝弱,月露谁教桂叶香。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昨日(唐·李商隐)

昨日紫姑神去也,今朝青鸟使来赊。

未容言语还分散,少得团圆足怨嗟。

二八月轮蟾影破,十三弦柱雁行斜。

平明钟后更何事,笑倚墙边梅树花。

汴上送李郢之苏州(唐·李商隐)

人高诗苦滞夷门,万里梁王有旧园。

烟幌自应怜白纻,月楼谁伴咏黄昏。

露桃涂颊依苔井,风柳夸腰住水村。

苏小小坟今在否,紫兰香径与招魂。

赠郑谠处士(唐·李商隐)

浪迹江湖白发新,浮云一片是吾身。

寒归山观随棋局,暖入汀洲逐钓轮。

越桂留烹张翰鲙,蜀姜供煮陆机莼。

相逢一笑怜疏放,他日扁舟有故人。

复至裴明府所居(唐·李商隐)

伊人卜筑自幽深,桂巷杉篱不可寻。

柱上雕虫对书字,槽中瘦马仰听琴。

求之流辈岂易得,行矣关山方独吟。

赊取松醪一斗酒,与君相伴洒烦襟。

览古(唐·李商隐)

莫恃金汤忽太平,草间霜露古今情。

空糊赪壤真何益,欲举黄旗竟未成。

长乐瓦飞随水逝,景阳钟堕失天明。

回头一吊箕山客,始信逃尧不为名。

子初郊墅(唐·李商隐)

看山对酒君思我,听鼓离城我访君。

腊雪已添墙下水,斋钟不散槛前云。

阴移竹柏浓还淡,歌杂渔樵断更闻。

亦拟村南买烟舍,子孙相约事耕耘。

汉南书事(唐·李商隐)

西师万众几时回,哀痛天书近已裁。

文吏何曾重刀笔,将军犹自舞轮台。

几时拓土成王道,从古穷兵是祸胎。

陛下好生千万寿,玉楼长御白云杯。

当句有对(唐·李商隐)

密迩平阳接上兰,秦楼鸳瓦汉宫盘。

池光不定花光乱,日气初涵露气干。

但觉游蜂饶舞蝶,岂知孤凤忆离鸾。

三星自转三山远,紫府程遥碧落宽。

井络(唐·李商隐)

井络天彭一掌中,漫夸天设剑为峰。

阵图东聚燕江石,边柝西悬雪岭松。

堪叹故君成杜宇,可能先主是真龙。

将来为报奸雄辈,莫向金牛访旧踪。

写意(唐·李商隐)

燕雁迢迢隔上林,高秋望断正长吟。

人间路有潼江险,天外山惟玉垒深。

日向花间留返照,云从城上结层阴。

三年已制思乡泪,更入新年恐不禁。

随师东(唐·李商隐)

东征日调万黄金,几竭中原买斗心。

军令未闻诛马谡,捷书惟是报孙歆。

但须鸑鷟巢阿阁,岂假鸱鸮在泮林。

可惜前朝玄菟郡,积骸成莽阵云深。

宋玉(唐·李商隐)

何事荆台百万家,惟教宋玉擅才华。

楚辞已不饶唐勒,风赋何曾让景差。

落日渚宫供观阁,开年云梦送烟花。

可怜庾信寻荒径,犹得三朝托后车。

韩同年新居饯韩西迎家室戏赠(唐·李商隐)

籍籍征西万户侯,新缘贵婿起朱楼。

一名我漫居先甲,千骑君翻在上头。

云路招邀回彩凤,天河迢递笑牵牛。

南朝禁脔无人近,瘦尽琼枝咏四愁。

奉和太原公送前杨秀才戴兼招杨正字戎(唐·李商隐)

潼关地接古弘农,万里高飞雁与鸿。

桂树一枝当白日,芸香三代继清风。

仙舟尚惜乖双美,彩服何由得尽同。

谁惮士龙多笑疾,美髭终类晋司空。

射鱼曲(唐·李商隐)

思牢弩箭磨青石,绣额蛮渠三虎力。

寻潮背日伺泅鳞,贝阙夜移鲸失色。

纤纤粉簳馨香饵,绿鸭回塘养龙水。

含冰汉语远于天,何由回作金盘死。

赠赵协律皙(唐·李商隐)

俱识孙公与谢公,二年歌哭处还同。

已叨邹马声华末,更共刘卢族望通。

南省恩深宾馆在,东山事往妓楼空。

不堪岁暮相逢地,我欲西征君又东。

正月崇让宅(唐·李商隐)

密锁重关掩绿苔,廊深阁迥此徘徊。

先知风起月含晕,尚自露寒花未开。

蝙拂帘旌终展转,鼠翻窗网小惊猜。

背灯独共馀香语,不觉犹歌起夜来。

曲江(唐·李商隐)

望断平时翠辇过,空闻子夜鬼悲歌。

金舆不返倾城色,玉殿犹分下苑波。

死忆华亭闻唳鹤,老忧王室泣铜驼。

天荒地变心虽折,若比阳春意未多。

柳(唐·李商隐)

江南江北雪初消,漠漠轻黄惹嫩条。

灞岸已攀行客手,楚宫先骋舞姬腰。

清明带雨临官道,晚日含风拂野桥。

如线如丝正牵恨,王孙归路一何遥。

九日(唐·李商隐)

曾共山翁把酒时,霜天白菊绕阶墀。

十年泉下无人问,九日樽前有所思。

不学汉臣栽苜蓿,空教楚客咏江蓠。

郎君官贵施行马,东阁无因再得窥。

赠司勋杜十三员外(唐·李商隐)

杜牧司勋字牧之,清秋一首杜秋诗。

前身应是梁江总,名总还曾字总持。

心铁已从干镆利,鬓丝休叹雪霜垂。

汉江远吊西江水,羊祜韦丹尽有碑。

天平公座中呈令狐令公时蔡京在坐京曾为僧徒故有第五句(唐·李商隐)

罢执霓旌上醮坛,慢妆娇树水晶盘。

更深欲诉蛾眉敛,衣薄临醒玉艳寒。

白足禅僧思败道,青袍御史拟休官。

虽然同是将军客,不敢公然子细看。

题道静院院在中条山故王颜中丞所置虢州刺史…写真存焉(唐·李商隐)

紫府丹成化鹤群,青松手植变龙文。

壶中别有仙家日,岭上犹多隐士云。

独坐遗芳成故事,褰帷旧貌似元君。

自怜筑室灵山下,徒望朝岚与夕曛。

题小松(唐·李商隐)

怜君孤秀植庭中,细叶轻阴满座风。

桃李盛时虽寂寞,雪霜多后始青葱。

一年几变枯荣事,百尺方资柱石功。

为谢西园车马客,定悲摇落尽成空。

行次昭应县道上,送户部李郎中充昭义攻讨(唐·李商隐)

将军大旆扫狂童,诏选名贤赞武功。

暂逐虎牙临故绛,远含鸡舌过新丰。

鱼游沸鼎知无日,鸟覆危巢岂待风。

早勒勋庸燕石上,伫光纶綍汉廷中。

水斋(唐·李商隐)

多病欣依有道邦,南塘宴起想秋江。

卷帘飞燕还拂水,开户暗虫犹打窗。

更阅前题已披卷,仍斟昨夜未开缸。

谁人为报故交道,莫惜鲤鱼时一双。

奉同诸公题河中任中丞新创河亭四韵之作(唐·李商隐)

万里谁能访十洲,新亭云构压中流。

河鲛纵玩难为室,海蜃遥惊耻化楼。

左右名山穷远目,东西大道锁轻舟。

独留巧思传千古,长与蒲津作胜游。

过故府中武威公交城旧庄感事(武威公王茂元也)(唐·李商隐)

信陵亭馆接郊畿,幽象遥通晋水祠。

日落高门喧燕雀,风飘大树撼熊罴。

新蒲似笔思投日,芳草如茵忆吐时。

山下只今黄绢字,泪痕犹堕六州儿。

赠田叟(唐·李商隐)

荷筱衰翁似有情,相逢携手绕村行。

烧畲晓映远山色,伐树暝传深谷声。

鸥鸟忘机翻浃洽,交亲得路昧平生。

抚躬道地诚感激,在野无贤心自惊。

赠别前蔚州契苾使君(唐·李商隐)

何年部落到阴陵,奕世勤王国史称。

夜卷牙旗千帐雪,朝飞羽骑一河冰。

蕃儿襁负来青冢,狄女壶浆出白登。

日晚鸊鹈泉畔猎,路人遥识郅都鹰。

和人题真娘墓(真娘吴中乐妓墓在虎丘山下寺中)(唐·李商隐)

虎丘山下剑池边,长遣游人叹逝川。

罥树断丝悲舞席,出云清梵想歌筵。

柳眉空吐效颦叶,榆荚还飞买笑钱。

一自香魂招不得,只应江上独婵娟。

人日即事(唐·李商隐)

文王喻复今朝是,子晋吹笙此日同。

舜格有苗旬太远,周称流火月难穷。

镂金作胜传荆俗,翦彩为人起晋风。

独想道衡诗思苦,离家恨得二年中。

春日寄怀(唐·李商隐)

世间荣落重逡巡,我独丘园坐四春。

纵使有花兼有月,可堪无酒又无人。

青袍似草年年定,白发如丝日日新。

欲逐风波千万里,未知何路到龙津。

和刘评事永乐闲居见寄(唐·李商隐)

白社幽闲君暂居,青云器业我全疏。

看封谏草归鸾掖,尚贲衡门待鹤书。

莲耸碧峰关路近,荷翻翠扇水堂虚。

自探典籍忘名利,欹枕时惊落蠹鱼。

和马郎中移白菊见示(唐·李商隐)

陶诗只采黄金实,郢曲新传白雪英。

素色不同篱下发,繁花疑自月中生。

浮杯小摘开云母,带露全移缀水精。

偏称含香五字客,从兹得地始芳荣。

喜闻太原同院崔侍御台拜兼寄在台三二同年之什(唐·李商隐)

鹏鱼何事遇屯同,云水升沉一会中。

刘放未归鸡树老,邹阳新去兔园空。

寂寥我对先生柳,赫奕君乘御史骢。

若向南台见莺友,为传垂翅度春风。

无题(唐·李商隐)

万里风波一叶舟,忆归初罢更夷犹。

碧江地没元相引,黄鹤沙边亦少留。

益德冤魂终报主,阿童高义镇横秋。

人生岂得长无谓,怀古思乡共白头。

回中牡丹为雨所败二首(唐·李商隐)

(一)

下苑他年未可追,西州今日忽相期。

水亭暮雨寒犹在,罗荐春香暖不知。

舞蝶殷勤收落蕊,佳人惆怅卧遥帷。

章台街里芳菲伴,且问宫腰损几枝。

(二)

浪笑榴花不及春,先期零落更愁人。

玉盘迸泪伤心数,锦瑟惊弦破梦频。

万里重阴非旧圃,一年生意属流尘。

前溪舞罢君回顾,并觉今朝粉态新。

年 谱

唐宪宗元和八年(西元八一三年)

一岁

元和九年(八一四)

二岁,父亲辞掉获嘉县令,到浙西作幕僚,李商隐跟随父亲在浙西数年。

唐穆宗长庆元年(八二一)

九岁,父亲去世。他跟随母亲回到郑州。此后数年与堂弟李义叟跟随叔父读经书。

长庆三年(八二三)

十一岁,三年父丧过后,他家移居到洛阳。

唐文宗大和二年(八二八)

十六岁,春天,刘蕡抨击宦官。李商隐用古文体裁写了《才论》、《圣论》,在知识份子间流传。

大和三年(八二九)

十七岁,冬天,天平军节度使令狐楚聘请李商隐作巡官,并要他和自己的子弟同游,他写了《随师东》。

大和六年(八三二)

二十岁,跟随令狐楚到太原。

大和七年(八三三)

二十一岁,进京考试,没考上,留在京城念书。

大和八年(八三四)

二十二岁,春天,跟随兖海观察使崔戎自华州到兖州,主管文书。六月崔戎死了,他又回到老家郑州,这年作了《牡丹》、《初食笋呈座中》。

大和九年(八三五)

二十三岁,春天又去考试,不中,到了河南玉阳山学道。十一月,宦官率兵杀死宰相李训、王涯等人,史称(甘露之变)。他写了《碧城》等诗。

开成元年(八三六)

二十四岁,跟随母亲住在济源县,继续在玉阳山学道。这年作了《有感二首》、《重有感》、《曲江》、《燕台》等。

开成二年(八三七)

二十五岁,春天再参加考试,经过令狐綯引荐,终於考中进士。十一月,兴元节度使令狐楚去世,李商隐代他写了遗嘱,并将灵柩送回长安。这年他写了《西南行却寄相送者》、《行次西郊作一百韵》等。

开成三年(八三八)

二十六岁,正式与令狐家分开,到泾原节度使王茂元幕下工作,娶王女为妻。参加博学宏词科考试落选,这年有《安定城楼》、《漫成三首》等作品。

开成四年(八三九)

二十七岁,到弘农去作典狱官,作《任弘农尉献州刺史乞假归京》等。

开成五年(八四零)

二十八岁,家搬到长安,辞掉弘农的工作。正月,唐武宗即位,用李德裕为宰相。

唐武宗会昌元年(八四一)

二十九岁,暂时在华州的周墀手下工作。作《赠刘司户蕡》、《七月二十九日崇让宅讌作》等。

唐武宗会昌二年(八四二)

三十岁,又到忠武节度使王茂元手下工作,主管书记。这一年,他的母亲死了。诗作有《即日》、《赠别前蔚州气苾使君》、《淮阳路》、《哭刘蕡》、《哭刘司户二首》、《哭刘司户蕡》等。

唐武宗会昌三年(八四三)

三十一岁,在家守母丧。

唐武宗会昌四年(八四四)

三十二岁,回故乡安葬母亲,家也搬到永乐县。作有《行次昭应县道上送互不李郎中充昭义攻讨》等。

唐武宗会昌五年(八四五)

三十三岁,春天到堂叔李褒手下工作,家搬到洛阳十月到京师秘书省任职,作有《落花》、《寄令狐郎中》、《汉宫词》等。

唐武宗会昌六年(八四六)

三十四岁,儿子兖师出生。三月,武宗死了,宣宗即位,开始贬逐李德裕党人。诗作有《无题》、《昨夜星辰》、《茂陵》、《瑶池》、《柳枝五首》等。

唐宣宗大中元年(八四七)

三十五岁,到桂管观察使郑亚幕下主管文书。冬天,他被派到南郡出差。这年大贬李党。作有《荆门西下》、《晚晴》、《海上谣》等。

大中二年(八四八)

三十六岁,正月,自南郡回到桂州。二月,郑亚被贬。春末,李商隐离开桂州,五月来到潭州,逗留在湖南观察使李回幕中。秋天,回到洛阳。九月,李德裕被贬为崖州司户。诗作有《北楼》、《即日》、《贾生》、《潭州》、《楚宫》、《天涯》、《乱石》、《旧将军》、《梦泽》等。

大中三年(八四九)

三十七岁,在京兆尹手下管文书。十月,武宁军节度使卢弘正请他作判官。十二月,到徐州去,途经大梁。作有《骄儿诗》、《杜司勋》、《赠司勋十三员外》、《李卫公》、《九日》、《野菊》、《白云夫旧居》、《漫成五章》等。

大中四年(八五零)

三十八岁,在卢弘正手下工作。正月,李德裕去世。十一月,令狐綯作了宰相。诗作有《浑河中》等。

大中五年(八五一)

三十九岁,夏末,妻子死了。七月,东川节度使柳仲郢请他作书记。作《房中曲》、《王十二与畏之员外相访见招小饮,时予以悼亡日近,不去,因寄》、《井络》、《北禽》、《武侯庙古柏》等。

大中六年(八五二)

四十岁,在梓州柳仲郢手下作书记。作《杜工部蜀中离席》。

大中七年(八五三)

四十一岁,在梓州。十一月,编定《樊南生集》,作《初起》、《夜饮》、《二月二日》等。

大中八年(八五四)

四十二岁,在梓州,作《夜雨寄北》等。

大中九年(八五五)

四十三岁,在梓州。十一月,随柳仲郢回到长安。作《无题》、《万里风波》等。

大中十年(八五**十四岁,在长安,经柳仲郢推荐,任盐铁推官。作《筹笔驿》、《重过圣女祠》、《寄酬兼呈畏之员外》等。

大中十一年(八五七)

四十五岁,任盐铁推官,到江东游览。作《正月崇让宅》、《风雨》、《隋宫》、《咏史》、《北湖南埭》、《南朝》、《齐宫词》等。

大中十二年(八五八)

四十六岁,辞去盐铁推官,回到郑州,不久病逝。作《井泥》、《幽居冬暮》、《锦瑟》等。

汇 评

《新唐书》本传

商隐初为文,瑰迈奇古,及在令狐楚府,楚本工章奏,因授其学。商隐俪偶长短,而繁缛过之。时温庭筠、段成式俱用是相夸,号“三十六体”。

《彦周诗话》

李义山诗,字字锻炼,用事婉约,仍多近体,唯有《韩碑》诗一首是古体。

《潜溪诗眼》

义山诗世人但称其巧丽,至与温庭筠齐名,盖俗学只见其皮肤,其高情远意,皆不识也。

《蔡宽夫诗话》

王荆公晚年亦喜称义山诗,以为唐人知学老杜而得其藩篱,唯义山一人而已。……义山诗合处信有过人,若其用事深僻,语工而意不及,自是其短。

《石林诗话》

唐人学老杜,唯商隐一人而已,虽未尽造其妙,然精密华丽,亦自得其仿佛。

《岁寒堂诗话》

李义山、刘梦得、杜牧之三人,笔力不能相上下,大抵工律诗而不工古诗,七言尤工,五言微弱,虽有佳句,然不能如韦、柳、王、孟之高致也。

《韵语阳秋》

公(按指杨亿)尝论义山诗,以谓包蕴密致,演绎平畅,味无穷而炙愈出,镇弥坚而酌不竭,使学者少窥其一斑,若涤肠而洗骨。

《臞翁诗评》

李义山如百宝流苏,千丝铁网,绮密瑰妍,要非适用。

《瀛奎律髓》

义山诗感事托讽,运意深曲,佳处往往逼杜,非飞卿所可比肩。

元好问《论诗三十首》

望帝春心托杜鹃,佳人锦瑟怨华年。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

袁桷《书汤西楼诗后》

玉溪生往学草堂诗,久而知其力不能逮,遂别为一体,然命意深切,用事精远,非止于浮声切响而已。

《唐才子传》

商隐工诗,为文瑰迈奇古,辞难事隐,及从楚学俪偶长短,而繁缛过之。每属缀多检阅书册,左右鳞次,号“獭祭鱼”。而旨能感人,人谓其横绝前后。

《木天禁语》

李商隐家数微密闲艳,学者不察,失于细碎。

《唐诗品汇》

元和后,律体屡变,其间有卓然成家者,皆自鸣所长。若李商隐之长于咏史……其造意幽深,律切精密,有出常情之外者。

《诗镜总论》

李商隐七言律,气韵香甘。唐季得此,所谓枇杷晚翠。

《诗镜总论》

李商隐丽色闲情,雅道虽漓,亦一时之胜。

《诗源辨体》

商隐七言古,声调婉媚,大半入诗馀矣。

《诗源辨体》

商隐律诗较古诗稍显易,而七言为胜。

《诗源辨体》

商隐七言绝……较古、律艳情尤丽。

《唐诗评选》

义山诗寓意俱远,以丽句影出,实自楚辞来。宋初诸人,得其衣被,遂使西昆与香奁并目。

钱谦益《注李义山诗集序》

义山之诗,宋初为词馆所宗,优人内燕,至于“挦扯商隐”之谑。元季作者惩西江学杜之弊,往往跻义山,祧少陵,流风迨国初未变。……少陵当杂种作逆,藩镇不庭,疾声怒号,如人之疾病而呼天呼父母也,其志直,其词危。义山当南北水火,中外钳结,若喑而欲言也,若餍而求寤也,不得不纡曲其指,诞谩其辞,婉娈托寄,讔谜连比,此亦风人之遐思,《小雅》之寄位也。

《漫堂说诗》

世之称诗者,易言律,尤易言七言律。义山造意幽邃,感人尤深,学者皆宜寻味。

《义门读书记》

义山五言出于庾开府,七言出于杜工部,不深究本源,未易领其佳处也。七言句法兼学梦得。

《义门读书记》

晚唐中,牧之与义山俱学子美。然牧之豪健跌宕,而不免过于放……不如义山顿挫曲折,有声有色,有情有味,所得为多。

吴乔《西昆发微序》

义山始虽取法少陵,而晚能规模屈、宋,优柔敦厚,为此道瑶草琪花。凡诸篇什,莫不深远幽折,不易浅窥。

《围炉诗话》

于李、杜、韩后,能别开生路、自成一家者,唯李义山一人。既欲自立,势不得不行其心之所喜深奥之路。义山思路既自深奥,而其造句也,又不必使人知其意,故其诗七百年来知之者尚鲜也。高柄以为隐辞,又以为属对精切,陆游辈谓《无题》为艳情,杨孟载亦以艳情和之,能不使义山失笑九原乎?

《才调集补注》

引冯班语:王荆公言学杜当自义山入。余初得荆公此论,心不谓然,后读《山谷集》,粗硬槎牙,殊不耐看,始知荆公此言正以救江两派之病也。若从义山入,便都无此病。山谷用事琐碎,更甚于昆体;然温、李、杨、刘用事,皆有古法,比物连类,妥贴深稳。山谷疏硬,如食生物未化,如吴人作汉语,读书不熟之病也。昆体诸人甚有壮伟可敬处,沈、宋不可也。

《古欢堂集杂著》

义山七律逐首擅场,特须郑笺耳。盖义山诸体之工,唐人实无出其右者,不独七律也,又不独香奁也。

《古欢堂集杂著》

义山(七绝)佳处不可思议,实为唐人之冠,一唱三弄,馀音袅袅,绝句之神境也。

《诗辩坻》

义山七绝,使事尖新,设色浓至,亦是能手。间作议论处,似胡曾《咏史》之类,开宋恶道。

《唐诗观澜集》

玉溪咏物,妙能体贴,时有佳句,在可解不可解之间。

朱鹤龄《笺注李义山诗集序》

唐至太和以后,阉人暴横,党祸蔓延。义山阨塞当涂,沉沦记室。其身危,则显言不可而曲言之;其思苦,则庄语不可而谩语之。莫若瑶台璚宇、歌筵舞榭之间,言之可无罪,而闻之足以动。其《梓州吟》曰:“楚雨含情皆有托”,早已自下笺解矣。吾故为之说曰:义山之诗,乃风人之绪音,屈、宋之遗响,盖得子美之深而变出之者也。岂徒以征事奥博、撷采妍华,与飞卿、柯古争霸一时哉!

《柳亭诗话》

李义山、陆渭南皆祖述少陵者。李之蕴藉,陆之排奡,皆能寓变化于规矩之中。李去其靡、陆汰其粗,其于大历、元和也何有?

叶燮《原诗》

李商隐七绝,寄托深而措词婉,实可空百代无其匹也。

《唐诗别裁》

义山近体,襞绩重重,长于讽谕,中有顿挫沉着可接武少陵者,故应为一大宗。后人以温、李并称,只取其秾丽相似,其实风骨各殊也。

《唐诗别裁》

义山长于风谕,工于征引,唐人中另开一境。顾其中讥刺太深,往往失于轻薄。

《野鸿诗的》

人皆谓杜陵殁后,义山可为肖子。吁!何弗思之甚耶?彼之浑厚在作气,此之浑厚在填事,彼之讽必指实,此之讽谕动涉虚;彼则意无不正,此则思无不邪。风马之形,大相径庭,奚待一一量较,而后知其伪哉!

《小澥草堂杂论诗》

李商隐诗,明暗参半。然欲取一人备晚唐之数,定在此君。

姚培谦《李义山七律会意例言》

唐自元和以后,五七言古体靡然不振,即义山亦非所长。至其七言律体,瓣香少陵,独探秘钥,晚唐人罕有其敌,读者无仅与牧之、飞卿诸公同类而并观之也。

姚培谦《李义山七律会意例言》

少陵七律,格法精深,而取势最多奇变,此秘唯义山得之。其脱胎得髓处,开出后贤多少门户!

冯浩《玉溪生诗集笺注》

发凡:义山远追汉魏,近仿六朝,而后诣力所成,直于浣花翁可称具体,细玩全集自见,毋专以七律为言。其终不如杜者,十之三学为之,十之七时为之也。

冯浩《玉溪生诗集笺注》

序:晚唐以李义山为巨擘,余取而诵之,爱其设采繁艳,吐韵铿锵,结体森密,而旨趣之遥、深者未窥焉。

《历代诗法》

玉溪诗绮密瑰妍,然首首生动,绝无板重之嫌,故令读者不厌。

陈明善《唐八家诗钞》

例言:义山诗高华典丽,音韵缠绵,宜荆公叹其善学老杜也。八叉同时,瞠乎后矣。

《四库全书总目》

商隐诗与温庭筠齐名,词皆缛丽。然庭筠多绮罗脂粉之词,而商隐感时伤事,尚颇得风人之旨。……自宋杨亿、刘子仪等沿其流波,作《西昆酬唱集》,诗家遂有“西昆体”,致伶官有挦扯之讥,刘攽载之《中山诗话》,以为口实。元祐诸人起而矫之,终宋之世,作诗者不以为宗,胡仔《渔隐从话》至摘其《马嵬》诗、《浑河中》诗诋为浅近。后江西一派渐流于生硬粗鄙,诗家又返而讲温、李。

《五七言今体诗钞》

玉溪生虽晚出,而才力实为卓绝。七律者几欲远追拾遗,其次者犹足近掩刘、白。第以矫敝滑易,用思太过,而僻晦之敝又生。要不可不谓之诗中豪杰士矣。

《石洲诗话》

微婉顿挫,使人荡气回肠者,李义山也。自刘随州而后,渐就平坦,无从睹此丰韵。七律则远合杜陵,五律、七绝之妙则更深探乐府。晚唐自小杜而外,唯有玉溪耳,温岐、韩偓何足比哉!

《读雪山房唐诗序例》

善学少陵七言律,终唐之世,唯义山一人,胎息在神骨之间,不在形貌,《蜀中离席》一篇,转非其至也。义山当朋党倾危之际,独能乃心王室,便是作诗根源。其《哭刘蕡》、《重有感》、《曲江》等诗,不减老杜忧时之作。组织太工,或为挦扯家藉口。然意理完足,神韵悠长,异时西毗诸公,未有能学而至者也。

《读雪山房唐诗序例》

李义山用意深微,使事稳惬,直欲于前贤之外,另辟一奇。绝句秘藏,至是尽泄,后人更无可以展拓处也。

《射鹰楼诗话》

余极喜义山诗,非爱其用事繁缛,盖其诗外有诗,寓意深而托兴远,其隐奥幽艳,于诗家别开一洞天,非时贤所能摸索也。

《东目馆诗见》

玉溪专工近体,清峭中含感怆,用事婉约,学少陵得其藩篱者。后人近体必先从之入手。五言长律亦以温丽芊绵胜。

《昭昧詹言》

愚谓七律除杜公、辋川两正宗外,大历十子、刘文房及由傅亦足称宗,尚皆不及义山。义山别为一派,不可不精择明辩。

《艺概·诗概》

诗有借色而无真色,虽藻缋实死灰耳。李义山却是绚中有素。敖器之谓其“绮密瑰妍,要非适用”,岂尽然哉!至或因其《韩碑》一篇,遂疑气骨与退之无二,则又非其质矣。

《岘佣说诗》

义山七律,得于少陵者深。故秾丽之中,时带沉郁。……飞卿华而不实,牧之俊而不雄,皆非此公敌手。

《岘佣说诗》

义山七绝以议论驱驾书卷,而神韵不乏,卓然有以自立,此体于咏史最宜。

《三唐诗品》

其源导漾吴、何,讨澜徐、庾。炼藻温腴,寄情婉约,拾其香草,仍有内心。诸体相宣,七言专胜。本陈宫之新体,而离合生奇,自成高格。律诗缠绵顽艳,陆士衡所谓缘情绮丽,斯足当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