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真人128 / 美文欣赏 / 白音格力 | 秀骨玉映探梅人

分享

   

白音格力 | 秀骨玉映探梅人

2021-01-25  墨香真人1...

秀骨玉映探梅人

——读李唐《策杖探梅图》

文 | 白音格力













不知有多痴迷踏雪寻梅的意境,高雅幽独,逸兴孤清,总觉得,在一片白里,走着的是一个秀骨玉映的人。

我曾在深雪山里一步一寻,走得从容,深情,不疾不徐,心神畅快。后和朋友说起此事,友惊讶,那座野山哪来的梅呢?

我当然知道,在北方的深冬大雪天气里,是寻不到梅的。梅在江南,在初春,有雪来,才能享受到踏雪寻梅的意趣。但是,我在深雪里走,却觉得,我寻得了梅香。梅香染上我衣,染上我心。

△李唐《策杖探梅图》

 
当然,踏雪寻梅这一典故之所以能流传甚广,自然也是与孟浩然分不开的。孟浩然性情疏放,常喜欢冒雪骑驴寻梅,曰:“吾诗思在灞桥风雪中驴背上。”好羡慕这份洒然作诗的好情致!

踏雪寻梅,曾是我内心孤标傲世的小秘密,不与人道,只在内心深处,幽独着,孤清着,也深情着。

这一个“寻”字,仿佛不是动词,而是名词,是一条路,通向一个冰清的世界。

我也曾为这个“寻”字而痴迷。我以为,再也没一个动词,能那么大的魅力,可以与“梅”字组词,组成一幅画。

直到看了李唐的《策杖探梅图》,久久地流连画中,然后被一个“探”字所吸引。

画中一气定神闲的白衣人,扶杖面对两树早梅、一溪春水、一座小桥。

不知那里是否是某山间水驿野村的一隅,但从画面上看,左边是枯寒山石,和一角茅草飞檐。近飞檐处的山石上,一株梅,虬曲攲斜而出,极散逸疏放。

对面桥边,或者说顺着白衣人的视线而去的桥边,亦有一株,枝干更加苍劲盘曲,枝丫更加散逸,甚至到了一种奔放的程度。

树干底部向右弯曲,几近伏地,再往上,树干又突然向左弯曲,几乎与地面呈现平行状态。再往上,主干生二枝干,旁逸而出,亦是盘曲老劲的模样。 

△李唐《策杖探梅图》局部

最叫人欢欣雀跃的是,细看两株老梅枝条上,梅星点点,初含小苞,浅粉浅红浅白,不多,亦不少。感觉这些梅花小苞,正探着头望春呢。此时再想想白衣人策杖探梅梅探春,真是有说不出的好意趣了。

画面上除了山石、屋舍飞檐、两株老梅外,再就是小桥流水和桥边两个石凳了。除此,小桥尽处是一片蛮荒,再无他物。

当然用“蛮荒”来形容,不是十分确切,因为“蛮荒”有野性之气,而那片空空之地,透出的是旷远之境,为的也是映衬这一处隐逸之美。从而让“探梅”这一主题,给人一种更深的超然物外之感。

 △李唐《策杖探梅图》局部

久久凝视画面,人会掉进去的。这两树早梅和一个白衣人,再加一溪春水,就足以撑起一份隐逸情怀。在这浮躁的当下,探梅人的闲静淡泊,能安抚慌乱的心。

在中国古典文学中,梅是常见的审美意象。至宋朝时,咏梅之作更是不胜枚举。梅之意境,寄托着文人之情怀与意趣,因此画者画,歌者歌,诗者诗。

今日我们读梅的作品,那些咏梅之作,不外乎歌人之情怀。王安石的“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杜耒的“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都是如此。当然,也有视梅为友,蕴含寄托者。林逋写“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写的不仅仅是山园小梅,更是隐逸情怀;白居易“三年闷闷在余杭,曾与梅花醉几场”,寄身之苦,有梅友与之共醉,何其之美。
 
如此,想想“探梅”之美,便恨不得一下子掉进画里,也做一个物我两忘的探梅人。

元代张可久有一首小令《天净沙·鲁卿庵中》,其中也有“探梅人”,不妨拿来一说:“青苔古木萧萧,苍云秋水迢迢。红叶山斋小小,有谁曾到?探梅人过溪桥。”

读罢此小令,叫人会心一笑。曲中所描绘之景,秋水红叶,分明写的是秋色,到哪里去探访一树梅呢?其实此处的“梅”,便是隐士鲁卿。以梅比隐者常见,将隐者喻梅也是意趣横生。

这首小令,所绘之景也颇有韵味。“苍云秋水”呈现远境,“红叶山斋”后接“小小”,意丰韵足,呈现出隐匿深处的美意来。真是笔墨简淡,风神高远。

 △李唐《策杖探梅图》局部

李唐的画中,探梅人也是策杖人。策杖探梅,人立于梅前,手扶木杖,眼前春水破冰,淙淙过小桥,梅自枝头星星点点,初绽馨香,美不胜收。

魏晋诗人曹植《苦思行》中,也有一个策杖人。诗中写曹植遇到两位仙童,正振翅而起往高处飞,曹植羡慕不已一心想着攀上云头追。这时,从石洞里走出一位隐者,须发皓然,“策杖从吾游,教我要忘言”。这位老者隐士,一心劝阻,拄着手杖,一路说“忘言”之好,说修仙不如隐居悟道。此处“忘言”也是大有文章可作,在此不多言。

曹植的游仙诗,想象瑰奇、笔墨绚丽,给后人在文学创作上提供了含蕴丰富的意象,嵇康、郭璞、陈子昂、李白、韦应物等都从中受益,为文可谓闳中肆外。

我看《策杖探梅图》时想,不知李唐是否也受曹植游仙诗影响而作此画。李唐画中策杖人,虽无法完全看清其神情,但从其身姿飘逸看去,足见其晏然自若。

白衣人非须发皆白的老者,但一袭白衣,策杖探梅,其意境堪称清绝。同时,还有两个问题,也值得琢磨:一是,这白衣人,为什么要扶着手杖看梅花?二是,其杖为什么那么细长?

细细想来,除了画面氛围可见此地乃山野隐居处外,白衣人手扶木杖,可能正好隐喻着隐者常年杖藜野山之意吧。也许这一日,正欲出门而去,刚刚拿起木杖推门而出,忽闻得暗香袅娜,赶忙驻足细看,原来屋边桥头梅正开。

在这种情况下,隐者自然手扶木杖痴痴地看梅。木杖细长,可能既有实际用途,比如探水路,打野果,也有一定的暗示作用——看白衣人身姿秀挺,一根细长木杖则暗示着隐者身上的精气神,暗示他秀骨不群,如梅之逸清不俗,玉之高洁不凡。

本文选自白音格力新书《墨戏·人文古画三十品》




△淡淡的清香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