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och故事小馆 / 待分类 / 亲历柬埔寨雏妓事件:母亲兜售女儿童贞,...

分享

   

亲历柬埔寨雏妓事件:母亲兜售女儿童贞,这绝不只是电影

2021-01-25  Epoch故事...

    19岁的Mim正在妓院外冲凉,享受片刻的安宁。

    图片 | sandrahoyn.de

    作者 | 万鱼

    曾经《春风十里不如你》偶像剧大火,办公室的小女孩个个痴迷不已,皆十分向往这纯美的爱情。但这句话究其源头,来自于杜牧的一首诗《赠别二首其二》:

    娉娉袅袅十三馀,豆蔻梢头二月初。

    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看明白了吧?其实内容很流氓,就是诗人嫖宿青楼十三岁雏妓,照现在的标准看来,诗人就算不判个十年也得八年吧,结果后人竟硬拗成了千古佳话,我就想问问,你们的良心究竟痛不痛?

    众所周知,东野圭吾的《白夜行》,唐泽雪穗的的悲剧源于 11 岁时被母亲逼迫出卖身体,从此遇神杀神,遇佛杀佛,走上了没有太阳,白夜里行走的悲剧。如此冷酷,人性扭曲。

    那现实中,有没有这样的卑劣的母亲呢?

    有。

    很多吗?

    柬埔寨很多。

    得奖电影《雏妓霍莉》

    独立后的柬埔寨自 1953 年起曾有过长达十年的黄金时代,那时候柬埔寨经济发展迅猛,繁荣达到鼎盛,当时的国都金边人称“东方小巴黎”。

    1975 年 4 月 17 日,红色高棉占领柬埔寨,这场加强版的文化大革命用三年八个月零二十天的时间摧毁了一切,波尔波特杀了近 300 万识字的人,柬埔寨几乎团灭。

    柬埔寨经济自此彻底倒退,变成了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国民上至总理洪森,下至天真稚子,无不习惯伸手这个动作。乞求国际社会、各方人士的支援。

    人多才能多双手伸手,于是柬埔寨人死命生育,小孩子能走能爬时,便要出去抛头露面,帮父母赚钱。

    在街上卖卖书、铅笔,那是最简单的活,一天能赚个几十美金那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这对穷困的家庭无异于杯水车薪,于是有恬不知耻的父母便打起了儿女身体的主意。

    一时间,因为贫穷及家庭的畸形观念,柬埔寨雏妓泛滥。这对西方因为法律完善而无从下手的恋童癖游客而言,是多么美妙的福音,加之柬埔寨执法不严,于是吸引了大量来来自西方的性游客。

    美国政府 2009 年曾出具一份调查报告,将柬埔寨列入儿童色情旅游目的地,称在柬埔寨,越来越多游客和未成年男女发生性关系。

    于是,柬埔寨开始整顿,进行了声势浩大的打击嫖雏妓的旅游者斗争。机场至金边的道路上也树立了巨大的广告牌,借以警告前来柬埔寨的恋童癖旅游者。

    大型广告牌

    可是这样的警示,就真的能让恋童癖旅游者望而却步吗?恋童癖者绝不会轻易改变,但是他们越来越隐蔽了,以各种职业做为掩护,铤而走险。金边儿童色情市场仍在蓬勃发展。

    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事会发生在我身边。

    因为本人过敏体质,随意吃个海鲜,换个护肤品,就随时肿成猪头,所以老是常年要去医院拜访。

    但是金边的本地医院一向打着竖着进去,横着出来的招牌,实在是让人望而生畏。于是,在老板的好心介绍下,我一直是去一家新加坡医生开的私人诊所看病。

    那家私人诊所收费昂贵,除了新加坡医生主诊外,还有一名美国常驻医生作为轮换,美国医生年近七十,须发皆白,看起来平易近人。

    但我却不喜欢那个美国医生。因为每次我去看病碰上他时,他都用手触摸我肿胀的脸,说是测试我的过敏严重程度。我每次看着那布满老年斑皮肤松弛的手,心里总有种强烈的不适感。

    而新加坡医生则从无此举动,实在不得已,都是拿纱布在我脸上擦拭。于是之后我都进行电话预约,尽量避开美国医生在岗的时间。

    但没想到有一次,新加坡医生临时有事返回新加坡,美国医生顶替了他,而我好死不死前天因为贪吃濑尿虾,只好又顶着一张猪头般的脸去了。

    那是 2011 年 7 月 5 日,看到临时轮换的美国医生,我很是不情愿,于是拒绝他碰触我的脸,让他开个平常吃的药就行,结果他端详了一下我的脸,很严肃地说因为情况严重,所以要打针。

    我无奈地伸出手臂,然而他示意要我放下衣领,颈部注射。

    我那熟悉的鸡皮疙瘩又起来了,立马结结巴巴地拒绝,表明自己情况不严重,纯粹为了偷懒才借病来金边,开个药就行了。

    他无奈,开了张处方单给我去前台拿药,我拿了药,暗暗想着以后要换家医院看病了。

    过了半个月左右,一次聚餐,坐在斜对面的老板突然问我:“你最近去过金边新加坡医院看病了?”

    我随意接口道:“是啊,前两周去看过。”

    他大感兴趣,再问:“哪个医生给你看的?”

    我有些疑窦:“那个挺老的美国医生,怎么了?”

    老板大惊:“他有没对你动手动脚?”

    我奇怪:“怎么可能?”

    他打开手机,翻开一条新闻,指给我看:“你看,他因为性侵多名儿童,被抓起来了。”

    我已经找不到最初的新闻报道了,现发一条后续的新闻报导:

    国际在线专稿: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 2012 年 1 月 11 日报道,当地时间周三,柬埔寨一家法庭判决一名 68 岁的美国密歇根州男子入狱 10 年,罪名是和儿童发生性行为。


    该男子名叫菲利普·布鲁斯·夏普德(illip Bruce Shepard),于去年 7 月在柬埔寨首都金边被捕。一个反恋童癖组织称,夏普德曾向 17 名女孩买春,还曾和两名年龄分别为 12 和 14 岁的男孩发生性关系。


    金边地方法院法官称:“夏普德因嫖雏妓被判入狱 10 年。”柬埔寨官员介绍说,被捕前夏普德是一名在金边的私人诊所的医生。

    据悉,自夏普德来柬埔寨后,柬埔寨反恋童癖组织 APLE 在 2007 年发现夏普德与两名男孩进入当地一家酒店后,就开始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他在数年间与 17 位幼女及两位男童发生性关系,其寻找的途径有三:

    啤酒花园图



    1. 去金边各大啤酒花园

    金边的啤酒花园非常之多,随随便便穿一条巷子,便可见一些如上图的茅草房,有些甚至整条街都是,那些啤酒妹分成两排坐在门口,任君选择。

    他们年纪大的 20 岁左右,年纪小的不过 14 到 15 岁,他们的主要工作是向客人推销啤酒,但因为这一行业收入低,固定月薪只有 100 美元左右,无法生活,于是他们只得赚取额外收入。

    如果有朋友想去柬埔寨寻找刺激的话,还是最好不要去啤酒花园了,那儿是艾滋病的高发地,据调查,柬埔寨有约 7 万现存的艾滋病患者,大多数为啤酒妹或妓女,还有 6000 儿童,这还不包括已经因病去世的。

    母亲卖女儿童贞



    2. 父母在街上兜售或经中介介绍

    柬埔寨的父母将儿女视作自己的私人资产,一到无以聊生时,如果此时有人能支付 600 乃至几千美金嫖资时,别说是儿女的童贞,就是要儿女的命,他们踌躇后也照样会答应。

    17 岁的柬埔寨少女达拉,她的童贞是在 12 岁时被出卖的。达拉 12 岁时因爸爸积欠赌债,被妈妈卖给柬埔寨一名有钱人,好偿付欠债。


    达拉表示,她被卖掉前还得先接受检查确认是处女,之后买走她的名人将她关在旅馆内一周,期间每天强暴她 2 到 3 次。达拉回忆当时表示对方相当暴力,让她经历难以承受的痛苦,达拉全身是伤,连走路和小便都相当困难。达拉表示并不怨恨把自己卖掉的妈妈,只是觉得难过。

    在柬埔寨,小孩只是父母用来赚钱的工具,何来亲情可言?他们事后还会振振有词,这也是被逼无奈,总得寻找一条出路嘛。


    3. 去金边附近的斯瓦帕克村

    斯瓦帕克村离金边约 11 公里,在柬埔寨远近闻名,被人们称为“男人的天堂”,这里的姑娘不仅年轻漂亮,而且价格便宜,一次“生意”仅收 3 美元。

    除此之外,斯维帕克是柬埔寨孩童人口走私枢纽,8 至 12 岁孩童几乎全被卖掉。沦落为恋童癖游客的目标。

    如此便利的获取途径,难怪“夏普德”们层出不穷,他们肆无忌惮的在柬埔寨搜寻,一有机会便出手,甚至魔手开始伸向在街边发现的儿童,他们以金钱诱惑,使得困顿的儿童晕了头,任其摆布。

    当然,最后在 2017 年的如今,情况正在好转:

    柬埔寨当局为了向国际社会交待,开始积极打压这类以儿童为色情对象的外国人,至今已有数十人被判入狱,颇有成效。然而因柬埔寨官员受贿现象严重,所以每次行动前都有告密现象发生,行动受到一定的阻力。

    为弥补这个缺陷,很多国际非政府反恋童癖组织成立,他们亲入街边,进行调查,以便随时发现恋童癖者,立即行动。除此之外,发恋童癖者组织还会培训被救助回来的儿童,帮助他们获取工作技能,重入社会。

    其实,追根溯源,这些现象的发生还是因为柬埔寨经济的落后,民不聊生。所以总理洪森大力引进外资,扶持经济,希望以后国富民强之后,此类现象不再发生。

    金边白楼,雏妓居住地

    在此希望这个国家的悲哀迅速终结,甩掉耻辱;希望所有性犯罪者能得到法律的严惩,以儆效尤;希望所有的儿童能快乐无忧的长大,免受伤害。

    毕竟这个国家失去的太多了.....

     今日话题 

        你在国外旅游时碰到过类似的事情吗?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