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乡文书阁 / 民间故事 / 故事:婆媳二人公堂上互告,县令摆上石块...

分享

   

故事:婆媳二人公堂上互告,县令摆上石块钝刀,巧妙断案

2021-01-27  杉乡文书阁

(重温聊斋系列264篇《太原狱》)

话说太原有一户人家,公公和儿子都死了,婆婆和儿媳妇都成了寡妇。婆婆正是中年,耐不住寂寞,和村里一个无赖好上了,无赖晚上常常偷跑进婆婆的房间。

媳妇看不惯,但是又不好指责婆婆,经常堵在门口,不许无赖进门。婆婆知道后,恼羞成怒,找茬要休掉媳妇。可是媳妇不肯走,两人天天在家里争吵。

婆婆气愤至极,索性告到官府,反咬一口媳妇有私情。县太爷问道:“你既然说她有私情,可否知道那人姓甚名谁?”

婆婆辩解说:“那人夜里来早上走,我怎么知道是谁?要想知道是谁,拷打淫妇不就清楚了?”于是,县令传唤媳妇到公堂,询问她和谁有私情?

媳妇说道:“禀告大老爷,我做人清清白白,哪里和人有私情?反倒是婆婆和人有私情,那人是村里的无赖水四郎,被我撞见过好几回,赶都赶不走。”

婆婆赶紧说:“你胡说!”两人在公堂上争执起来。县令说道:“你们先别争吵,先把水四郎拘来审问,到时候一切都真相大白。”

水四郎被衙役拘到大堂上,县令审问他,到底和婆媳两人中的哪个有私情?水四郎申辩说:“大老爷,冤枉啊!我和她们都没有私情,她们婆媳不合,故意冤枉我!”

县令一拍惊堂木,呵斥道:“你还敢狡辩!村子里有上百人,为什么不说别人,单单冤枉你?看来不动大刑你是不会招认的。来呀,拉下去重打四十大板!”

水四郎被打得皮开肉绽,受刑不过,喊道:“别打了,我招!我和媳妇有私情。”媳妇大骂水四郎胡言乱语。县令喝令用刑,可是,不管怎么用刑,媳妇就是不承认和水四郎有私情。

县令当堂宣判,媳妇不守妇道,准许婆婆休掉媳妇,将她赶出家门。媳妇不服,上诉到省府衙门。省府衙门重新审理,也无法判决。

此时,淄川县的进士孙柳下正好在临晋县当县令,他以善于断案而闻名。省府衙门便将案子转到临晋县,让孙柳下审理。

等到人犯都到齐后,孙县令略微问询了一遍,就将他们下到狱中。孙县令吩咐衙役们准备石块和钝刀,预备明天审案时用。衙役不解,问道:“大人,审案用刑,自然有棍棒和板子,为何要用这些东西呢?”

孙县令笑笑,让他们准备就是了。衙役们满怀不解,下去准备去了。

第二天升早堂,孙县令吩咐衙役把石块和钝刀搬到大堂上,然后把人犯都带上来。孙县令说道:“你们婆媳二人,至于谁是淫妇,我觉得没有必要搞清楚。如今有私情的已经确定是水四郎无疑,你们本是清白人家,是被水四郎诱骗上当了,罪责全在他的身上。本县决定,准许你们把水四郎杀了。”

婆婆不肯,说道:“杀人是要偿命的,一旦失手,不可挽回。”孙县令说道:“不必担心,有本县做主,不需要担负责任。”于是,婆媳二人起身,捡起石块往水四郎砸去。

媳妇早就对水四郎恨之入骨,专拣大石块砸向水四郎。而婆婆,只捡小石块扔向水四郎的屁股和大腿上。

孙县令说道:“石块怎么能杀死人呢?地上有几把刀子,你们可以用刀砍他。”媳妇捡起一把刀子,往水四郎的胸膛上刺去,幸好是钝刀子,没有捅破胸口。而婆婆,拿着刀不住地颤抖,犹豫着不敢下手。

孙县令喝令她们停止,说道:“你们谁是淫妇,已经一目了然。左右,将婆婆拿下,大刑伺候!”

婆婆禁不住严刑拷打,招认了她和水四郎的私情,案情得以真相大白。孙县令宣判,将婆婆当堂斥责一顿,不准她借故休掉媳妇,并好言劝慰媳妇,让婆媳二人回家,好生过日子。至于水四郎,痛责三十大板,服了半年劳役。至此,案子最终得以了结。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