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什么样的旅行,能配得起你的人生(上)

 新西兰导游天舒 2021-01-28

个不错的朋友,属于心灵手巧那种,但凡东西坏了,就没有他修不好的。无论是电视冰箱洗衣机,还是闹表桌子沙发床,这就属于古来传说中的能工巧匠,对于像我这样修闹钟收音机都能修出多余零件的人,他那简直就是大神般的存在。在他眼中压根儿就没有修不好的东西,我感觉就算隔着外壳他都能一眼透视到内部那些精密的运行和法门所在。

    可问题是也许对他来讲太easy了,于是身边总是围绕着无数待修的物品,因此跟他打交道其实不怎么容易。比如你推开他家门,没准儿就触动了某个开关,走进屋子一定是密密麻麻没有下脚的地方,桌子椅子上都摊满了正在维修回血中的各种物品,一不留神抬头就会撞到某样敞着肚肠的电器。更为奇妙的是在他手里能够极为好用的东西到了我手里立刻就不好用了,因为都不是新的,所以要掌握一些使用技巧,比如力度、方向什么的,这也让我颇为沮丧。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很崇拜他,因为对于我这样的功能型白痴来说,他掌握着简直如同起死回生般的手段。可后来我发现其实他的生活质量并不见得比我高,也许手艺过于精湛,日常所用均为修旧利废,当然他是乐在其中,可在别人眼里总觉得是生活在破烂堆里。我觉得这是一种为手艺所累的典型,就像前一阵子流行的穷游其实也差不多。

    追溯一下穷游的历史我觉得自己发轫就不晚,打高中毕业开始我每个假期就没闲着,东南西北越跑越远。那时候条件粗陋,只好自己骑个破自行车,收获是我可以熟练地给自行车补胎换带紧螺丝,如果需要我随时可以以此谋生。而最好的待遇就是搭一辆拖拉机灰头土脸地坐在后斗里上下颠(你都不知道柴油机能颠到啥程度,我觉得即便坐在一头发疯的大象上也比柴油机剧烈的震荡要安稳一百倍!),副作用是下拖拉机好久了耳朵里还总是回荡着突突突的声音,忍不住老想往地下吐吐沫,半夜坐起来发现自己还在有节奏地上下颠动,跟手机打了震动似的(别想歪了)。

    鉴于漫长的游历体验,我熟谙各种旅行技巧(那个时候的),比如怎么看一张破碎的地图,如何跟老乡搭话可以吃到不花钱的西瓜,晚上骑行如何不被邪恶的大货车给排挤到沟里去等等各种技能。那个时候还不懂这种玩法就叫穷游,反正兜里没啥钱是肯定的,又过了好多年才有像样儿的概念出来,而且还有穷游网什么的。然后发现身边很多朋友忽然热衷起穷游来了,即便他们其实经济很宽裕。买机票,一定是廉价的,到某地,一定是做攻略的,因为攻略上会写各种各样省钱的妙招。

    这里插播一个小事:有一段新西兰人民忽然很生气,缘由是发现一些欧洲过来的穷游党风餐露宿不说,还本着共享经验的原则吸引更多的穷游党前来,传授什么地方可以抓鱼抓虾,什么地方野果子随便摘,什么地方住宿不花钱等等,像新西兰这么淳朴的人民都对这种模式表示不欢迎了:大爷您老也太抠了!啥菜不点我们还得搭一个哈!这说明一定啥地方出了问题。有一回一个国内来的人订了接机,结果去南岛玩把护照丢了,求助于我,补办旅行证需要时间,于是祈求在我家暂住,结果临走时硬着心肠跟对方要了点钱,因为很担心万一把我写进攻略里去,没准儿就有更多地人来蹭住,这可显然不是我帮助别人的初衷。

(未完待续)

咨询旅行事宜请扫描天舒的另一个微信号jeffery0315: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