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雄风V / 待分类 / 诗人、书法家牛培顺——诗歌书法作品赏析(...

分享

   

诗人、书法家牛培顺——诗歌书法作品赏析(二)

2021-02-01  长城雄风V

日子

几张户口卡

合成一家人

起居 按立体快节奏的指针

把年历挂在天空

梦里 摘下一个月亮

太阳 又拽醒一个清晨

清晨 敞开思维的门窗

走在寒暑交替铺垫的路上

让风掠过成长的皱纹

让雨打落做作的深沉

多少次热烈的追寻

多少遍抹去泪痕

有过多少欢乐

尝过多少艰辛

日复一日的中轴线上

载满装装缷卸的辛勤

沿着父辈遗留的足迹

我终于觅到一份家训

留不住的是光阴

最宝贵的财富是勤奋

尽管 盘算已不属于先前那份

从有流到无的月薪

不变的却依然是

心惦着心 和妈妈一样

不老的温存

青春之旅

一天又一天

青春之旅

采撷一串无言的变幻

哭也委婉 笑也缠绵

舞步裁剪着花朵的烂漫

爱 是绣进心中的眷恋

恨 是剔出牙缝的遗憾

酸甜苦辣

是饥一顿饱一顿的便餐

有时 揪一撮思绪

引起一夜失眠

有时 一茬胡子还未长成

一个故事又已重复成为

生活的片段

也曾涉过河流

也曾登过高山

在飞旋的一天又一天里

却始终没有找到心中

最满意的答案

只因为 今天的自己

已不属于昨天

母亲

只有过来的人

才知道母亲的艰辛

封建枷锁 把母亲的双脚

桎梏成了

那个世道的模样

母亲不识字

而儿女成长录

只她记得最详

母亲爱唠叨

话音里蠕动着柔肠

母亲没有嗜好

把仅有的空闲密密匝匝缝到了

补丁上

那口大铁锅

曾全凭她吃力地端上端下

母亲的性格

一如她手下没了棱角的搓衣板

弓形又如她的脊梁

还记得

母亲很少出门子

是儿女太多

消磨了她的春光

还是不利索的小脚

羞于给人添景象

也许 她是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女儿

习惯平静自然的生活

或许 是紧巴的日子使她难以跨出

门槛

如今 母亲的步履更加蹒跚了

脸上刻满了岁月痕迹

那双老树杈般的手已开始抖颤

只有稀疏的银发还梳得溜光

如今 母亲真的老了

一口假牙咂嘛起过去

蛮意味深长

今天的好光景

定是她生命的典藏

而她身后留给我们的却岂止是

质朴与善良

我和我家

重叠的家务挤占了闲暇

失意时要靠自己解疙瘩

不宽裕的手头怎敢追流行

耳边常听的仍是那几句贴心话

于是 风来了掀起牵挂

雨过总怕淋湿了什么

苦累哀怨是除得尽的简算题

亲情 是一道不设防的卡

锅碗碰撞的交响 迎送每一个冬夏

当打开褶皱的记忆

心中竟涌起一片浪花

于是 渴了就沏一杯幽香的茶

烦了就欣赏一帧风景画

爱的某日

那天

剥离隔膜

轻轻的 有泪

从指间滑落

那天

撩拨心帘

甜甜的 有笑

随风撒播

曼妙的舞姿

冠以形体舞这么性感的

名字

时髦得叫人艳羡

你脚下有一片空灵的地带

弥漫着雾霭

蜻蜓点水的脚尖飞来飞去

旋起的风

薰香了过往的年华

荷边裙翩翩起舞

宛如少女在秋千上飘荡

腰肢和杨柳一起摇摆

裁剪出春的烂漫

纤手编成兰花指

拨弄温柔娇羞的心

男人们看得有些醉意

耳根有些发热

跟着节拍也舞出了遥远的

记忆和怀念

喜悦

你的眼里嵌着红彤彤的喜

笑盈盈洒满一地

溅起香风扑鼻

鲜艳的唇闪着红宝石的光泽

筑巢 倾尽我所有

衔来橄榄枝配香槟酒

一句悄悄话没躲过蜜蜂的

蜂拥而至

眉捎上 喜鹊叫个不停

想要一同飞往你要去的地方

如影随形的你 为什么还不

闯入我怀

而我 早已按捺不住澎湃的情

炽热在不断升温

不然我的心啊

为何怦怦擂动

飘逸的红裙

那天

你穿了条红裙子

那舞动的红裙

折射着太阳的光芒

那火红的红裙

点燃了爱的烈焰

那飘逸的红裙

洒落了你少女般的情愫

那火热的红裙

最终 化作了你赐予我的

滚烫的红唇

时间没有折返点

我与时间并行

没有折返点

六十余载似流星划过

俯仰之间

拾起了虚荣

放不下面子

回首来时路

还留有几行平仄

曾经的无知鲁莽

仍在自责

为什么没有把生命

镀成金色

我已拉不住时间的手

总是落在时间的后头

腿脚已踢不出年轻的正步

腰板已站不成一棵树

思维也已成缓释胶囊

感谢岁月没有抛弃我

即使迎着风 流着泪

拄着拐杖

也要对那些经年累月

累计的亏欠

真诚地说一声抱歉

见与不见

你在天涯

我在海角

想你的心总是在梦里萦绕

你凌驾于美丽的枝头

我恨不能幻化成蝴蝶

与你依偎到永久

时间在不停地敲打

见与不见

纠结不止于发型 装束 鞋子

如果相见是漫长的等待

我的情承受不起

每天都会隐忍折磨

吞咽凄苦

如果再见将是一种奢望

我的魂无法安宁

愁绪不知栖息何处

我会在无尽的伤感中

漂泊而孤独的死去

分手

我不知道你该不该走

寂寞和孤独总醒在每一个

清晨的前头

我不知道该不该把你挽留

思恋总在每一个夜晚

构成梦的前奏

我想对你说 我情依旧

不管现在是冬还是秋

分别时却没能握一握你的

来不及的都已成为过去

只有细细品味 那爱的缘由

迷人的秋色

浓郁的秋

一幅泼彩画

绯红的脸庞

掩饰不住沉甸甸的喜悦

摩天轮的风扇

吹落每一片树叶

发出沙沙的声响

编织五颜六色的绒毯

铺就金灿灿的银杏大道

火红的枫叶

蹿出生命的火焰

点燃火辣辣的生活

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

却有着千万张相同的笑脸

漫山黄澄澄的柿子

缀满枝头

像串串灯笼透着喜庆

紧紧依偎着的

是谈情说爱的情侣

小溪唱着欢快的歌

不知去往哪里

我把心放入漂流瓶

等待那美丽姑娘的回响

每天

一天

是一个擦边球

晃过眼前

每天

都是生命中

宝贵的一天

时常的抱怨

有时

隔夜都消化不完

血脉

鼓胀了脸

在不停呐喊

就这样

让一天天溜走

还是

从此

再不坐等

两手空空的

明天

我的爱断了线

秋波

已流向远方

呼唤

再无回响

我站在洼地

痴情地乱想

你的决绝

袭来阵阵凄凉

头也不回的时刻

我早已黯然神伤

漆黑的夜

形只影单

断了线的爱

决堤的泪

也串不上

徜徉在花的世界

心情 被薰香了

思绪 被感动了

记忆 被浸染了

身形能不随风轻飏吗

此时已分不清

是我们坐拥春天

还是春天拥抱着我们

徜徉在花的世界

竟发现

你与花

一样的眉宇

一样的妆容

一样的心境

花前你不必摆姿势

就已百媚千娇

花前你不必掸香水

就已香气四溢

在花的面前

我无法抵御魅惑

于是 学着用花的微笑

与你谈情

学着用花的音色

与你对歌

学着用花的思维

与你起舞

如果 那花折了

我会流泪

如果 那花落了

我会心碎

而有我在

怎么会让你枯萎

又怎么会让你凋零

你在树的枝头上

被花的世界簇拥

我在你的丫杈上

渴望走进你的心灵

呵 你可知道

你在花的海洋里嬉戏

我在情海的浪花中追逐你

多想 多想走进你的梦乡

作者简介

牛培顺,北京市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诗歌网认证诗人;《当代百家诗歌经典》总策划;《中国当代诗人佳作选》编委。中国乡土艺术协会艺术发展中心理事;中国领导干部网书画研究院副秘书长;中国文化管理协会书画工作委员会会员;中艺名北京书画院副院长。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