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界的礼物 / 哲学园地 / 重估一切价值

分享

   

重估一切价值

2021-02-02  新世界的...

尼采哲学可以说是对以往哲学的一种反叛,也可以说是一种清算和终结。尼采的遗稿,埋在瓦砾堆里长达13年之后才被首次推出。尼采所设想的“未来哲学”,在他的《权力意志:重估一切价值的尝试》中展现出来。

一、“重估一切价值”提出的原因及线

尼采因“上帝已死”而闻名,这是他提出“重估一切价值”的前提。杰瑞米﹒史坦葛仑认为这句话是“对当时盛行的道德观念和价值体系发出的感慨。”在尼采看来,价值是一个与生命有关的一个概念。因此,价值的状况,就是生命的状况。重估一切价值,就是重估我们生命的条件。尼采重估一切价值的范围十分广泛,在这里谈的是在道德层面的。

尼采认为,价值体系的根基正在分崩离析,我们濒临价值危机。他对主人道德和奴隶道德的分析,“超人”概念的提出,让人看到一个清晰的链条,就是提出问题,分析原因,解决问题。从尼采对“超人”的构想中,对于他对人类未来的展望我们可以略窥一二。正因为今天的道德体系逐渐瓦解,奴隶道德的大行其道,超人的形象代表的是“从人类的暗云里射出的闪电”,他的使命是根据自己的“强力意志”确定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位置。


二、康德的“至善论”与尼采的“主人道德和奴隶道德”

康德写到,至善论的道德向往有三个“公设”。其一,人在根本上是自由的。其二是神的假定。康德写到:“我说的道德信仰,意思是要无条件地相信,即便以我们最诚恳的努力仍不能达成的善,神将帮助我们达成。”其三是不朽的假定。在此基础上,人们幸福“与道德成严格比例”也就是说,道德上正直的人将会幸福。人们普遍接受这一观点,就是我们都是自由的人,相信努力行善必得善果,由于不朽,存在类似于天堂的概念,行恶之人因不朽的存在而遭到报应。

这跟尼采提出的“主人道德和奴隶道德”有微妙的相联系之处。尼采认为,奴隶们出于怨恨的心理, 否定生活中一切有价值而得不到的东西——权力、财富、享受、强健、智慧, 并以“ 最后的审判”的教义来恐吓强者, 用“天国和地狱”的区分进行复仇。尼采说, 基督教的复仇精神是从无能和忌妒中生长出来的仇恨,也就是说,奴隶在道德上的反抗始于怨恨创造和产生价值。主人道德特点:积极进取,特立独行。崇尚强大,鄙视柔弱。追求创新,拒绝平庸。奴隶道德:同情,仁慈和谦卑被看成是美德,而强者和独立不羁的人则被看成是危险人物。

三、引发关于“善与恶”的问题

这就引发一系列问题。康德所认为的“道德上正直”是怎样的?幸福又如何理解?如何区分善与恶?强者所有的权力、财富、享受等对于奴隶们而言,是属于恶吗?尼采说,善,凡是增强我们人类力量的东西,强力意志及本身;恶,凡是来自柔弱的东西;幸福,一种力量的增长和阻力被克服的感觉。

普罗大众更倾向于接受康德至善轮的道德向往的三个公设。也许在每种事物蔚为潮流的时候,人们总是宁愿隐身于大众之中。

但是尼采指出,现存的道德价值是使人无法成为真正的自己的最大障碍。因为任何道德功能都是为了约束和制服人的激情。但是尼采反对的不是道德本身,他只是反对道德的普遍性,肯定道德个别的历史普遍性。他是要反对扼杀生命的道德。因为在他看来,道德和宗教无不以否定个体本性和自我为目的。他响亮地喊出“你要成为你自己!”也曾感慨“内心的顺从和依附,正是你我的不幸之所在。”我是否可以这样理解,情欲比禁欲和伪善要好;诚实,即便是恶意的诚实也比因恪守道德而失去自我要好。自由的人,完全成为自己的人,意识到和肯定人的本性的人,可能为善,也可能为恶,然而不自由的人,忽视或否定人的本性则是玷污人之本性?

四、人的本性

这就涉及到“人的本性”或者说“人的本质”这一问题。叔本华认为人的本质是意志,意志是无意识的,是一种盲目的,不可遏止的欲求和冲动。那么人生就是在欲望和欲望实现之间的循环。而欲望具有暂时性,不满足时产生痛苦,暂时满足又产生新欲望。但欲望完全满足产生无聊和空虚,更痛苦。萨特说,人是一堆无用的欲望。

在叔本华和萨特这两位哲学家看来,欲望是虚幻的。而在大众看来,欲望是恶,是人间一切坏事的根源,比如说,导致犯罪和战争。

莎士比亚曾对生命做出这样的嘲讽:“充满了声音和狂热,里面空无一物。”可是,我们不能否认,这种人的欲望里面的声音,狂热包含一种积极进取的态度,同时我们必须认识到,生命无非就是欲望,否定了欲望,也就否定了生命。

但人们就是爱否定欲望,不承认人的本质、本性上有一种盲目的,不可遏止的欲求和冲动。正如叔本华提出为了解除这种“人生如同钟摆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摆动”,就要做到物我两忘,四大皆空的否定意志。但实际上他没有做到。连著名的基督教教父圣﹒奥古斯丁都说“请赐予我纯洁,让我节欲,但不要现在赐予。”

、人的第二性

人的本质,是人的第一性,我们必须承认且尊重。但同时人也是需要第二性的。人类之间的相处,除了要完全成为自己,做一个自由的人之外,也需要爱人的心,这是人的第二性。我们可以理解为,为了维持第一性的发展,必须有第二性的支撑。在《伍迪﹒艾伦与哲学》中提到,我们所在的宇宙是盲目的,毫无同情,全然漠视公正和人类的幸福。他认为人要是看透了自然界的无情,就要通过建立爱的关系,让自己的生活值得过下去。

上海著名女作家素素在《生命是一种缘》中说到,我们要“直到把故意忽略一切丑恶,残酷,阴暗与不合理变成一种本能,这世界才会出现让人活下去的无穷诱惑。”改变不了环境,就改变自己。咋听之下以为甚有道理,只能感慨,这也是我们的无奈。我们容忍,我们忍耐,当代的人们隐于大众,更多体现的是奴隶道德,遏止人的本性,否定生命的欲望,使尼采不得不呼唤“你要成为你自己!”和“重估一切价值”

六、如果“重估一切价值”

然而“重估”“一切”这些字眼让人们惧怕。人应该该活得真实。真实不是在世界某个地方,而是我们对这个世界的一种态度,是我们终于为自己找到的一种生活信念和准则。我们扬起了“重估一切价值”的尘土,却又看不见前方的路。正如乔治贝莱克所说,“我们先扬起尘土,然后抱怨自己看不见。”虽然尼采提出“超人”的概念,但是却是难以践行。

那么我们不得不又一次思考,重估是否意味着新的建立?

老子在《道德经》中写道“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君。”这句话可以理解为这样,鱼生活在水中,不觉得水的重要性,人活在空气里,不会刻意强调空气的重要性,换言之,若大道兴隆,仁义自然在其中,自然不会有崇尚仁义的必要,等到崇尚仁义的时候,社会已经变得不淳朴了。某种道德行为的表彰,正是由于特别欠缺,正如现今的好人好事表彰,是因为它们极其罕有。这似乎跟尼采的“任何道德功能都是为了约束和制服人的激情。”有着微妙的联系。一切的道德功能准则是人强加上去的,建立虚构之上。

同时,老子还指出,最好的政策应该是“清静无为”的政策,老子“无为”论给后人的有一定的有益启示。要让一个国家、一个社会安定大治,就像对待井水一样,搅动得越凶,残渣败叶就越是泛起,水就越是混浊,最好的办法不是去放什么漂白粉之类的,而是停止施加外力,让它自己慢慢平静下来,这样井水就会自然清静了。也就是说不要施加过多的外力,顺人的本性发展,社会能达到最大的平和。这在某种程度上,也与尼采的“成为你自己!”似乎有所相似。

“重估一切价值”的提出,最重要也许应该是让人们意识到现存的缺陷与危机,认识自己,关注个体。“重估一切价值”也在其他方面的体现着其深刻的意义,它里面蕴含着的是一种发展,一种前进的精神。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