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猫倩倩 / 待分类 / 养猫的这一年~

分享

   

养猫的这一年~

2021-02-04  小猫倩倩

喵~今天是春节前最后一次更新啦。

每年的1-2月是我的“躺平期”。当连轴转工作几个月之后,我通常会一段时间不做任何“正事”,来让自己完全地放松。不然的话上一年度的疲惫感会被代入新的工作年中,而且大脑长时间高速运转会容易僵化;这种放空看起来啥都没做,往往会“灵光乍现”突然想通某一件事。

今天的推文,我们就不谈工作和学习这些“沉重”的话题啦。作为一只养了4只猫咪的铲屎官,来带着大家一起云吸猫减减压吧~

养多猫比起只养一只猫的乐趣在于,你可以成为一个小社会的“观察者”。猫就像人一样,有自己不同的性格和爱好,也会有自己的社交圈,甚至会有自己的小心思和诡计。

最早来家里的猫叫玻尔,是四只猫中的大姐。不过因为品种+性别的缘故,“大姐”现在成了体型最娇小的猫,我们都叫她小玻。

因为工作的时候它们时常跳上书桌踩我电脑键盘,刘丞帮忙安置了一个“猫咪陷阱”,可以看出来四只猫的体型差异:

3/4盒玻尔。

5/4盒普朗克。

8/4盒德布罗意。

呃,还有一只叫洛伦兹的布偶猫,他嫌盒子太小了,所以从来没进去过。

小玻是家里最聪明的猫,能听懂我说的话。

去年复习MBA笔试的时候,她跟我一起听网课,嫌老师讲的慢还拖进度条。

但你叫她的名字她从来不会答应(对,她听懂了,但就是不想理你)。

小玻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小姑娘,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都以为她是个“独立女孩”,不需要人摸头、撸毛毛。有时我们把另一只猫撸得肚皮朝上满地打滚,小玻从旁边路过,只会高傲地瞥上一眼,然后走开。

直到有一天我们睡觉时忘了关主卧的门,我突然感觉脸上一阵痒,睁眼才发现是小玻在求捋毛毛。我一抬手,她也像其他猫一样咕噜噜地翻了个面。过了一会儿,等别的猫走过来,她又恢复了平日高冷的模样。

再后来我们发现,给她捋毛毛的时候只要没有别的猫在场,她就会眯着眼很享受;只要有别的猫出现,她就会转身走开。

原来小玻是觉得自己作为家中的“长猫”,不能在弟弟妹妹们面前失了威严啊。

小玻让我相信“猫是液体的”居然是真的。

半碗玻。

一圈玻。

一……垃圾桶?玻

噗噗(大名:普朗克)是家里年纪最小的猫刚来的时候只有巴掌大小,连叫声都奶声奶气的。


他太小了,不会自己洗澡,身上总是脏兮兮。小玻实在看不下去了,主动担当起了带弟弟的责任——帮弟弟洗澡。

虽然弟弟一百个不乐意。

现在噗噗的体重已经接近姐姐的两倍了,姐弟俩关系还是很好,经常会一起睡觉。

形影不离。

老父亲手把手教噗噗怎么用猫爬架。

噗噗小时候很喜欢在我腿上睡觉。我坐在桌子前办公,他就安安静静地趴在我腿上,时不时蹭蹭我。现在长太大坨了还是很粘人,时常让我感觉一个一米八的大汉在撒娇。

噗噗是我们家唯一一只会用语言表达自己思想的猫。平日大家“喵~~”的意思通常是“食盆没吃的了”“饮水机没水了”“猫砂盆该铲屎了”,但噗噗会在不渴、不饿、不想便便的时候“喵”,并且这个“喵”是有不同声调、不同时间长度的,像是在讲一句完整的话。如果你回应他,“喵”回去,他还会再回答一个完整的长句子。

不得不说猫咪真的很厉害,能听懂我说话,可我却听不懂他在讲啥。

于是我们家日常会有这样的情境:

噗噗:“喵~~嗷嗷~欧~喵喵喵~啊~嗷嗷~”

我(转头向刘丞):“老公,噗噗在说啥?”

刘丞:“喵~喵喵喵~~喵喵~欧~”

噗噗(很急躁地,略显不耐烦):“喵~喵喵喵喵喵~嗷嗷~欧欧欧~喵~喵喵~啊~嗷嗷嗷~”

我:“噗噗说你说的不对。”

这样连续几个回合之后,噗噗就会低下头(感觉很无奈的样子),委委屈屈地趴在一个角落里睡了。

我觉得挺愧疚的,因为一家人之间最重要的是交流,可是我俩实在没有喵语天分。要是有谁研究出来家用喵语翻译器,我一定支持一下。

洛伦兹是一只很有心思的猫,像职场上那种表面老实的人。

他从不当着我们的面和其他猫抢食(不像噗噗只要听到猫粮掉落的声音就撒丫子冲到食盆前了),总是彬彬有礼很谦让,但是!家里的监控拍到我们一离开,他就把别的猫赶走自己抢食吃。家里有四个碗,他总是挨个闻一遍,选他认为最好的那一碗吃。

在我们面前永远都乖顺可爱,从不和任何猫发生争执,也不做任何坏事。

背地里会联合小玻“团伙作案”。洛洛对我的发圈有蜜汁喜爱,总想找来玩,我怕他吃了就藏起来。他体型比较大,行动不方便,总是让身体更娇小、更灵活的小玻去取。 

好奇心爆棚,无论家里发生什么事,有任何声响,他总是第一时间抵达现场。刘丞说他是“吃瓜群众”。

我们经常会在家里和他玩“猜猜发圈在哪只手”的游戏。


他喜欢在我们的床上睡觉。刘丞上班去了不在家,他就睡在刘丞的枕头上,盖着刘丞的被子,俨然一个小大人。

威风凛凛。

也许是上天嫉妒他的美貌,洛洛运气似乎不太好。刚来家里没多久就出现不明原因的皮肤病(后来说是免疫系统引起的,不是外部真菌或细菌感染),跑遍了各大宠物医院,治疗了大半年才找到一个靠谱的专病医生,才真正出现好转。那段时间洛洛整个脖子、头顶和胸口因为皮肤破损,毛都被剃掉了。后来又因为治疗皮肤病药浴过程应激得了传腹,直到上周才停掉治疗传腹的针。庆幸的是经过这一年的发展,猫传腹的治疗比起一年前有了更便宜、更有效的药物,他的分型也比薛定谔当时的病要轻很多,目前来看应该是痊愈了。

因为常去医院,医生和护士都认得他,都喜欢这只做检查的时候不哭不闹不咬人不挠人的小乖猫。每次等待验血的时候,他都害怕地缩在我怀里,只露一双眼睛滴溜溜看着外面。

洛洛的眼睛很美,像蓝宝石一样。

希望他余生顺遂。

布布(大名:德布罗意)在家里是不同于其他三只猫的存在她其实是和噗噗同时来家里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其他猫咪都不太喜欢她。布布像是四人宿舍被孤立的那个人一样,不是她想要特立独行,而是别人都是一个小圈子,只有她是一个人。

也许正因如此,布布是家里最粘人的猫。

也是家里唯一喊她三声名字,一定会奔跑到你面前的猫。

怎么摆弄她都不会生气。搂着她睡觉她也不会挣脱。

有时候她想来找我玩,想跳上我的桌子,但是看到已经有其他猫在我桌上,就会小心翼翼地躲开。她大概也知道别人不喜欢自己,怕被他们嫌弃吧。

有时我和刘丞外出比较久,需要把猫咪送去猫栈寄养,布布的眼神就好像害怕我们抛弃她一样,又不敢使劲喵喵叫怕我们烦她真的不要她了。

也许是因为儿时有类似的经历,所以更能共情她渴望被关注又害怕失去,我总是给布布多一些的偏爱。

比如驱逐走欺负她的两个男生。

比如多抱抱她,给她顺顺毛。

比如对她说“布布,我们都特别爱你,你不要怕。永远都不会抛弃你的。”也不晓得她能不能听得懂。

除去出差的时间,大部分时候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是远程办公的。刘丞离开家上班,大部分时间都是我和猫咪待在一起。

猫咪是一种神奇的动物,好像它们不需要特地做些什么,你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它们,摸摸它们,就会被治愈。工作压力特别大的时候,撸上半个小时的猫,看它们懒洋洋又惬意的样子,好像所有的烦恼就都烟消云散了。

我之前是个有洁癖的人,如果刘丞回家没换裤子就坐我的床单,我会分分钟爆炸。养猫以后,因为猫咪总是随心所欲地踩完地板就踩床单,我只好每天拖地(心理安慰:只要底板和床单一样干净就没事了)。因为家里的四只猫轮番掉毛,我现在大部分衣服都是某一个主色掺杂麻灰色,因为这样猫毛就看不出来了。

养猫的这一年多时间,看它们怡然自得又理直气壮,从来都不为下一顿饭焦虑,自己心中烦躁不安的情绪也被抚平了许多。

下周就是春节啦~喵也要放假啦。携四只喵提前祝大家新春快乐~

我们下下周四2.18再见~

如果想围观喵的朋友圈,或者有什么悄悄话想和喵说,可以加这个微信号哦~

我的这些文章也值得你读一读


01 | 最近情绪崩溃的一个瞬间 | 来谈谈预期管理

02 | 打算做自由职业之前,强烈建议你看下这篇文章

03 | 作为一个健身废柴,我是怎么坚持这项运动一整年的?

04 | 我的2020年度复盘:这一年,对于「成长」有了新的理解

05 | 考试之前,强烈建议你看下这篇~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