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缘艺志 / 待分类 / Gallery Marking国博文物巡礼:《古代中国...

分享

   

Gallery Marking国博文物巡礼:《古代中国基本陈列》中那些被遗忘的精彩(上篇)

2021-02-05  眼缘艺志

在东方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一场场历史大剧不断上演,共同汇成了绚丽多彩的中国古文化。而作为今人,我们对于那些历史的探究也仅能从这一件件稀世珍宝以及一段段与之相关的故事中寻觅。

本期的观展记录要给大家介绍的内容依然与“古代中国基本陈列”展有关。在这之前,我们用了八期的篇幅带领大家了解了古代中国各朝各代的发展历程,以及每个时期最具代表性的文物珍藏,但依然有很多珍宝并没有给大家做较为详细的介绍。所以,从本期开始我们拾遗补漏,为大家介绍一下在以前的文章里并未出现的文物,一起来看下吧!

远古时期

曾几何时,博物馆成为唤醒人类历史记忆的殿堂,一件件陈列其中的文物向我们展示着那些存于历史记忆中的文化与艺术。尽管人们对于远古时期人们的生活方式仍停留在想象与推断中,但那些出土的彩陶上所绘制的远古密码,却凝结着先民们稚拙的情感与思想,同时也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最好见证。

焙烧前用天然矿物质颜料对陶器进行描绘,即为彩陶,属于着色陶器中的一种。彩陶不仅仅是史前人类所使用的器具,也是史前时代最为卓越的艺术创造。那些简洁的笔触以其鲜明的色彩、巧妙的构图与丰富的内容,生动形象地展示了那个时代的生活场景。

河姆渡文化遗址所出土的陶器是在我国发现的最早的彩陶文化,我们所熟知的仰韶文化便处于彩陶文化最发达的时期。彩陶上的纹饰大致分为动物纹、编织纹、几何纹、植物纹等等。

“小口尖底陶瓶”的造型设计是先民借以简单机械改造自然生活的最好见证。远古先民通过摆动绳索汲水,同时又不会使水溅出瓶外,继而实现了人们想要取满水而又可以滴水不漏的意愿。

早在新石器时代,远古先民便开始用鲜艳的红色来装饰器物。在仰韶文化、大汶口文化出土的彩陶中,都可以见到红色矿物的彩绘。虽然其色泽并不纯粹鲜亮,但穿越数千年,注目于那些已经褪色的红,依旧能感受到先民对于生命最原始的崇拜与敬畏。

背壶是大汶口文化特有的盛水器具,古代先民在迁居行走时,将其固定在背上。背壶腹部的扁平设计加大了壶身与人体的接触面积,既提高了稳定性,也避免了鼓腹给予人体的压迫感和易倾斜性。

这件体积娇小的“彩陶背壶”不仅拥有华丽的外观,也具有极高的实用性。壶身上的“黑地白彩涡纹”和“黑白彩同心圆”属于大汶口文化特有的彩陶图案。

夏商西周

我国境内最早出现的青铜器可追溯到新石器时代,但直到商朝和西周时期,青铜器才逐渐步入高速发展时期。同时,青铜器也是古代中国文化发展的重要标志之一。古代青铜器大多由纯铜、锡、铅的合金制作而成,其色泽呈青绿色。在古代,青铜器从来都不是装饰品,而是重要的祭祀“礼器”。故此,古人将青铜器称之为“吉金”,它也是使用者权利地位的象征。

古人将青铜器视为与神灵沟通的重要工具。商代在铸造青铜器时,需要将动物的血液涂抹至青铜器上,寓意着生命的注入。范畴法、失蜡法以及浑铸法为古代青铜器的主要制作方法。青铜器的发展促进了手工业的进步,同时也反映出科学技术的进步。

黑色的器物,冷静纯粹,疏离于平常的五彩世界,拥有深藏一切的力量。方彝是我国古代盛酒的器皿,在商代晚期到西周中期尤为兴盛。方彝的基本造型特征乃长方形器身,带盖,直口,直腹,圈足。

青铜器中对“觥”的定义为有兽形盖、器体前端具有舌状的短流、后部有鋬可以持握的酒器。这件造型可爱的“后母辛”青铜觥属于比较特殊的青铜酒器,一般使用于等级较高的墓葬中,多出现于商朝晚期,消失于西周中后期。此器造型奇特,寓意神秘,其造型抽象独特,像是杂糅了多种动物的局部特征,颇有意趣。

距今3000余年前,蜀地先民创造了极具研究价值的青铜面具。三星堆出土的青铜面具造型夸张、制作精良,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虽然古蜀国早已灭亡,但依然掩盖不了其独特的艺术光芒。古蜀人信神巫,也极其向往超自然的力量,或许,这些青铜面具即是他们希望的寄托吧。

春秋战国

春秋伊始,青铜器虽然承袭了西周旧制,但形制由原来的庄重威严改向轻巧实用方向发展,产生了许多新器形,日常生活用的铜器增多,其制作日渐精巧。譬如,这件象征着身份地位的“鎏金嵌玉镶琉璃银带钩”。春秋时期王室的礼器几乎销声匿迹,取而代之的是列国诸侯、卿大夫铸造的器物。这和当时王室衰微而诸侯、大夫势力不断壮大的形势相吻合。

“带钩”,一个古老又陌生的名字,或许很多人认为它早已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殊不知,它却化身为现代人腰间上最普通的皮带扣。简单来讲,带钩就是革带上固定衣襟的饰物,器形较小,多为男性使用。在等级制度极为森严的古代,受配饰主人身份地位的影响,带钩所用到的材质、制作工艺以及大小形状均有极为严格、清晰的等级要求。

国博此次展出的这件“鎏金嵌玉镶琉璃银带钩”虽然尺寸较大,但制作精良,以浅浮雕做装饰,并运用圆角过渡,尽显圆润流利之态。

春秋时期的“钟”和西周时期的“鼎”一样,均为统治阶级王权的象征。“钟鸣鼎食”即是对彼时权势地位最恰当的刻画,也极好地形容了古代权贵生活的豪奢排场。

秦汉时期

彩陶文化随奴隶制社会的消亡而逐渐没落,秦汉时期的陶器彩绘呈现出热切奔放之态,不拘于任何形式,仿佛是陶器退出历史舞台前最后的绝唱。在历史的迷雾中,我们偶然窥见了一个拥有神秘色彩的隐晦身影——彩绘陶俑。

褐色,常常使人联想到泥土、自然、简朴之意,给人以可靠、沉稳的感觉。彩绘陶俑中的褐色从来不喧宾夺主,恰如其分的暖色,纵然热烈,也拥有恰到好处的冷静与含蓄。

北方大地的苍黄,总是沉郁丰厚。杨家湾汉墓出土的陶俑,其形态分为步兵俑和骑兵俑以及战车俑等,为研究汉代的军阵部署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

“彩绘陶兵马俑”的色泽虽明艳动人,但其在容貌上千人一面,与秦始皇兵马俑的千人千面相差甚远,究其缘由,依旧与墓主人的身份地位有关。据推测,其墓主可能是汉代名将周勃、周亚夫父子,因此从级别上便与皇陵无法相提并论。

“彩绘雁鱼青铜釭灯”(釭[gāng],古代宫室壁带上的环状金属装饰物。)是汉代新创制的一种极为环保的灯具,其形态大致分为人形、动物形和器物形。这件青铜釭灯安装有中空导烟管,可将油脂点燃时所产生的烟雾吸入腹部,继而保证了室内空气的清洁程度。

西汉时期承袭了战国以来的浪漫主义遗风,并在其基础上孕育出自己的风格,是古代中国玉石文化的大发展时期。西汉时期的玉璧纹饰大致分为蒲纹、谷纹和涡纹。

三国两晋南北朝

画像砖,始于战国晚期,流行于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且取得了很高的艺术成就。画像砖作为一种独特的艺术载体,与当时的社会政治、文化等有着密切的关系。其题材囊括了经济生活、生产劳动、历史故事、神话传说等等。

画像砖大致分为阴线刻、阳线刻、浅浮雕、高浮雕四种。砖画中所用朱砂即为最早的矿物颜料之一。

早在商周时期,就有远古青瓷隐约出现,彼时的青瓷青中泛黄,略带杂色,但也独具韵味。

三国两晋时期,青瓷的烧制技术得到了大幅提升,大量造型精美、成本低廉的青瓷器取代了造价昂贵的漆器和厚重的青铜器,成为了人们的日常生活用具,青瓷虎子便是其中最常见的器型。

“虎子”起源于战国,风行于汉及两晋时期,因器形似虎而得名,其用途有溺器和食器两种说法。

我们所看到的无数文物瑰宝是美的,而一段段历史故事却极尽苍凉之意。厚重的岁月只有在文物的缝隙里,才能吟出无声的沉默。它们平静地欣赏着这个变化万千的世界,或许,也只有这些文物能包容我们的来去匆匆。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