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血洒平津(四):各执一词的国民党高层饭局

 梦想童年594 2021-02-08


1948年11月4日,南京斗鸡闸,国民党国防部长何应钦官邸。

这里正在进行的是一场最不像饭局的饭局。

中国百姓自古以来的饭局无非三种,要么是亲朋好友开怀畅饮,要么是政客商贾交际应酬,要么是找托关系求人办事,可是现在,在何应钦家里的这场饭局完全不同于以上三种情况。

血洒平津(四):各执一词的国民党高层饭局

位于南京斗鸡闸的何应钦官邸

参与这场饭局的只有寥寥数人,氛围出人意料地凝重,桌子上的菜肴并不算特别丰盛,但看得出食材是经过精心挑选的。坐在桌边的所有人沉默不语,都在自顾自地吃着碗里的东西,但是个个都显得心不在焉,能听到的只有一阵阵杯盘碗碟的磕碰之声。看得出,这桌饭大家都味同嚼蜡,几乎吃不下去。

如果说这饭局是好友之间的喝酒谈天或是交际应酬,那这种气氛完全不对;求人托关系办事呢?办事是真,求人也勉强算,但却是上级求下级。

这场饭局就发生在南京“国防部”军事会议的间隙,主角是两个人:一个是中华民国总统、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另一个是前一天被蒋介石喊到南京来参加最高军事紧急会议的傅作义。蒋介石没有在公开的宴会厅请傅作义吃饭,而是在一个很私人的场合与他共进午餐,那场景不像是上下级之间的应酬,反而像是两位朋友在家中小酌。这就说明,蒋介石要“求”傅作义的,绝对不是一般的事情。

此时的蒋介石正两眼发着呆,嘴里嚼着东西,然后他看向正在品酒的傅作义,突然打开话腔:“宜生啊,这里吃饭,过于简单随便了。”

傅作义听罢,脸上露出客套式的笑容:“感谢总统,在我看来,这是最高的礼遇了。”

血洒平津(四):各执一词的国民党高层饭局

蒋介石私人宴请的小餐厅

以傅作义的机灵,自从昨天他登上去往南京的飞机开始,心里就已经知道老蒋打得是什么鬼主意。现在的华北的局势已经不容客观,就在11月2日,共产党已经占领全东北,林彪手下的共军已经多达百万之众,就如同一把悬在华北“剿总”头上的利刃。在傅作义看来,这把利刃短时间内还不会掉下来,但是经常让他夜不能寐。而上月底偷袭西柏坡的作战计划功败垂成,也让他时时刻刻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蒋介石偏偏在这个时候把傅作义叫到南京,自然是让他将自己手中的六十万人马撤到中原甚至江南,加强国民党军在南方的军事力量。

不仅东北和华北,当时的华东地区也是战云密布,粟裕率领的四十万华东野战军摩拳擦掌,枕戈待旦,兵锋直指军事重镇徐州。如果傅作义服从蒋介石的命令挥师南下,那么粟裕的背后就将极其危险;要是傅作义一路撤到江南,那将会极大地延迟共产党夺得天下的时间。

不过傅作义不愿意这么干,因为他并非蒋介石的嫡系部队,而且傅作义本人对蒋介石极力排除异己的做法相当不满。在当前的局势下,蒋介石不得不倚重于他,但又不能完全对他放任自流,于是老蒋就采用调动分割的手段削弱傅作义的军事力量。要是傅作义带着几十万华北部队南下,不仅他经营多年的平津老巢会落入共产党手中,而且苦心积攒的这点部队家底早晚连人带装备都得姓蒋。

血洒平津(四):各执一词的国民党高层饭局

正在登机的国民党军

除了蒋介石和傅作义,这场饭局还有两个人出席,那就是这栋房子的主人何应钦和蒋介石的大儿子蒋经国。

有些人说,参与这场饭局的不是四个人而是六个人,还应该加上“国防部”作战厅厅长郭汝瑰和华中“剿总”总司令白崇禧。

但是小编觉得不会,既然这场饭局有“国防部长”何应钦在场,那么同属“国防部”官员的郭汝瑰就不用出席了;而白崇禧则根本就不会凑这个热闹,因为这个时候他好像因为徐州几十万国军的作战部署问题和老蒋闹僵了,估计从那时起,白崇禧就已经做好和蒋介石分道扬镳的准备了,至于傅作义撤不撤到江南关他屁事。

这时候,何应钦对在座的人说道:“现在的局势......东北已经全境失陷,林彪的主力很有可能入关作战,华东共军也有南下向徐州进发的迹象。按照蒋总统和国防部的决议,华北傅将军所部应立即离开平津地区,从天津塘沽口岸登船南撤......而且,最好能一路撤退到长江以南,捍卫江阴防线。”

血洒平津(四):各执一词的国民党高层饭局

东北野战军高级将领们在指挥作战

何应钦的话讲完后,众人先是一阵沉默,然后几乎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转向傅作义。

只见傅作义缓缓放下手中的酒杯,脸上一点都不惊讶,好似对此事早有准备。傅作义抬起头,双眼有神地盯着蒋介石。蒋介石的脸上则显现出一阵迷离的表情,眼神飘忽不定,嘴中不由自主地抿着杯子里的白开水。半晌后,他才有些语无伦次地对傅作义说:“宜生啊......任重道远,我考虑日后将委以弟东南军政长官之职。”

跟着蒋介石做事的国军高级将领们几乎有个心照不宣的共识,那就是一旦这位蒋总统跟你称兄道弟,那就准没有好事,更不会凭空从天上掉下一块大馅饼。从蒋介石说这话的语气来看,傅作义得出了一个结论,或者说是一个突破口:把自己的部队撤出华北,他老蒋其实也是比较犹豫的。

“总统,”傅作义打开话腔,“难道您真的已经下定决心,要和中共划江而治了吗?”

这句话一出,蒋经国和何应钦都深吸了一口气,他们俩没有说话,反而纷纷扭头看了看彼此,随后一齐望向蒋介石。

此时的蒋介石嘴唇紧闭,脸上微微显出尴尬之色,虽然一言不发,但是蒋经国和何应钦二人都能觉察到,刚才傅作义的一句话显然是戳到蒋介石的命门了。

血洒平津(四):各执一词的国民党高层饭局

蒋介石(中)和傅作义(右)

在这场饭局开始之前,所有人都知道说服老傅把自己的人马撤到江南是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情,所以在傅作义来之前,老蒋和他儿子再加上何应钦肯定沟通过要怎么算计他,但是现在呢?傅作义甩出一个简简单单的问题,就让他们三人之前的准备纯属多余。

傅作义不经意地瞟了瞟在座的三人,他们的脸上都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苦笑,傅作义见状便心领神会,继续说道:“总统,依属下之愚见,如果因为中原和华东地区聚集了共产党两个野战军就要放弃华北,任由林彪的东北大军入关南下如入无人之境,届时平津沦陷,中原地区就会有共军三个野战军了......真到了那个时候,我党国在中原地区的精锐力量能抵挡得住吗?”

这几句话明显把他们问住了,有些事情,两面都能讲得通。

众人沉默了几秒种后,蒋介石开口问道:“那宜生......依你的意思是......”

傅作义脸上不慌不忙,缓缓地说:“所谓固守为大局,撤退到江南为偏安呐,属下的部署计划嘛......是这样的......”他顿了顿,看了三人一眼,“首先应放弃一些不重要的据点,然后把华北六十万部队聚集在平津至张家口一带全力固守,并划分为三个防区:第一防区为孙兰峰指挥的左翼张家口防区;第二防区为侯镜如指挥的右翼天津塘沽防区;第三防区就是北平防区,由我亲自指挥。三个防区遥相呼应,增兵屯粮拼死抵挡共军的攻势。”

血洒平津(四):各执一词的国民党高层饭局

傅作义提出的“华北布防计划”

蒋介石听着听着,眼神渐渐地变得有些发亮。

“根据我的推断,林彪在东北的大军至少需要三到六个月的休整才能入关作战,”傅作义继续说,“我想利用这段时间再扩充二十万到五十万的兵力,并在天津、塘沽附近构筑六十公里的弧形阵地,加固北平天津的碉堡群系统。要是林彪带着东北共军敢来,就让他们先迎头碰碰壁,如果实在挡不住林彪,那全军就迅速转移到津塘港口,背靠海上生命线,可战可走。”

这就是傅作义的“华北布防计划”。这一整套计划,可以概括为十六个字:暂守平津,控制塘沽,扩充实力,以观其变。

傅作义的话音刚落,蒋介石在饭桌上几乎是要兴奋地大叫:“好!好!傅宜生不愧是傅宜生啊!我支持你的意见,你赶紧扩军吧!还有,从此华北之党政军财均由弟统筹把握,装备我也可以给你!”蒋介石还许诺,要把美国刚刚援助的七万多支步枪和两亿发子弹全部补充给傅作义。

蒋介石这一系列和刚才反差巨大的举动,把他亲儿子蒋经国和“国防部长”何应钦搞得一愣一愣的,他们俩顿时产生了一种被愚弄的心情,随后便眼神奇怪地盯着蒋介石,那样子仿佛是在说:“老蒋啊老蒋,不是说好一起套路老傅的嘛,怎么你反倒被他给套路了?!”

血洒平津(四):各执一词的国民党高层饭局

何应钦

毫无疑问,在何应钦官邸进行的这次密谈是傅作义达到了目的,他成功地把自己的部队留在了平津地区,而且还获得了一大批武器装备。这样的密谈结果蒋介石也能接受,在老蒋看来,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傅作义就会按照自己的要求撤离华北。

但是,傅作义真的会像他说的那样往南撤退吗?

......

1948年11月6日,北平南苑机场。

机场的停机坪旁边围满了人,大家都在朝天上看,好似在殷切期盼一位十分重要的人物归来。为了保证安全,驻守北平的国军军官们在机场安排了十分森严的岗哨。

“大家快看!回来了!回来了!”

一架美制运输机伴随着发动机和螺旋桨轰鸣的声音,慢慢悠悠地朝着这边飞过来,不一会儿就降落在了机场停机坪上。

血洒平津(四):各执一词的国民党高层饭局

民国时期北平南苑机场停靠的美国飞机

飞机停稳后,从机舱里走出来一个人,正是刚刚从南京开会回来的傅作义。

“女士们,先生们,各位同僚,大家好!”傅作义一出来就向大家挥手致意。

“四天了,可真叫人难熬......傅长官回来了,可算是回来了......”傅作义的亲信军官们几乎是喜极而泣。由此可见,他们好多人都以为蒋介石会把傅作义扣押在南京。

傅作义这次南京之行,对蒋介石政府可以说是失望透顶,除了参与会议和在何应钦的官邸就餐之外,傅作义眼里看到的全是南京政府的腐败无能和一团乱麻,国民党国防部那些窝囊废官员们在做战况汇报的时候都是有气无力,说明他们对目前的战局已经完全没有信心了。

就在傅作义参加完何应钦官邸饭局的当天晚上,陪同他来南京的华北“剿总”副参谋长梁述哉跟他说了一件事:“现在南京政府已经失去民心,好多国军军官们在东北战事结束后就打算往台湾跑路了。依卑职看,这就是蒋介石政府垮台的前兆。”

梁述哉还提醒傅作义,必须要为自己的后路早做打算了,绝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当了蒋介石的殉葬品。

血洒平津(四):各执一词的国民党高层饭局

狼狈的国军在烤火

傅作义听了这话,当即就奔向南京机场飞回北平了。

在蒋介石那里,傅作义必须得雄心勃勃地言明,自己的部队可以守住平津,确保华北的安全,并坚决反对和共产党划江而治。只有这样,蒋介石才会让他滞留在平津地区,他手里也才可以保留蒋介石中央系的精锐人马。

但是在他自己心里嘛......则不得不为自己的处境好好考虑一下了。

傅作义为蒋介石献上的一出“华北布防计划”,看上去天衣无缝,好像真的可以有效抵挡东北野战军南下,也可以对华北野战军造成很大的困难。但是在这,傅作义打了一手绝妙的小算盘:他故意把蒋介石的中央系部队交给老蒋极其器重的侯镜如,并让他们驻守天津——塘沽一线,而后把自己的嫡系部队安排在了京张铁路线上。林彪的东北野战军如果从锦州——山海关入关作战,首先受到攻击的就是侯镜如的中央系部队,自己的人马却会完好无损。要是万一扛不住解放军的攻势,傅作义也只会命令侯镜如那一部分国军遵照蒋介石的指示,经由塘沽港口撤到南方去,而自己的嫡系人马则会背道而驰往西方进发,撤退到自己魂牵梦绕的老家——绥远。这样既可以保留自己的实力,又可以成功摆脱老蒋对自己的控制,可谓一举两得。

血洒平津(四):各执一词的国民党高层饭局

傅作义

真到了那个时候,他傅作义就成了闲云野鹤,脱缰野马,不再受到任何人的随意摆布了。然后呢,他就可以借助在抗战时期和中共高层们结下的那段交情,独自和共产党解决问题,打也好,和谈也好,还是起义也好,都可以由他傅作义自己决定,再也不用看蒋某人的脸色行事了。

傅作义处心积虑的这一整套算计,西柏坡的那位神人早已是参透得明明白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