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古代三大奇书——《枕中记》

2021-02-09  一剑客杜

古书《枕中记》(孔圣珍本)或《孔圣枕中记》。是一本托名孔子所著的预测天时、自然灾难和农事吉凶的著作。全书以六十年一甲子,三元九运为历法系列逐年进行预测。具体成书年代不详,见到的早期版本有同治、光绪及民国版本。全书内容可以分为六个部分:其一为序;其二为孔圣枕中秘记真本,即孔子与老子问答;其三为上元六十甲子岁占,即附子贡注;其四为诗赞,即小结;其五为田家禁忌,主要是戊忌;其六为天干地支知识,包括干支名号、十二支象物、十二支叶律、十二支象卦。

《孔圣枕中秘记真本原序》:采用散文书写。主要通过历史、论断人事、讲述传说,介绍《枕中记》的由来。其中“中载孔老问答六十甲子吉凶休咎、耕种早晚、年岁丰凶、过去未来之占”和“迄我国朝咸丰初立,天下混乱…请命天师,将此书抄录行世,以救劫运…惟冀八方安阜,五谷丰登,人民熙遂,帝道遐昌…”等,可知编本书有预测、占卜、指导等的意图,测农事吉凶、收成丰欠、占自然气象灾难,阐明此书的重要性。《孔圣枕中记》具有下列思想意义和参考价值。

第一:本文通过黄帝历法、三元九运、预言六十甲子流年吉凶,表达了道家“天人合一,道法自然”,强调人与自然万物和谐共生的理念,并要求人们应该对自然灾难有预防和警戒心。
黄帝历法,三元九运:
黄帝元年(公元前2697)起甲子,每180为一正元。今三元
上元六十年:1864(甲子)年起,1923(癸亥)年止。
中元六十年:1924(甲子)年起,1983(癸亥)年止。
下元六十年:1984(甲子)年起,2043(癸亥)年止。

【2014-2023】
2014甲午大丰年,贫富广栽田。早禾皆可得,晚禾加倍全。人民无苦难,六畜亦安然。吴越有风暴,荆湘井泉干。
子贡曰:五谷丰侠,六畜兴旺,太平之象也。岂非大有庆乎?然不作善积德以答上苍整顿,恐太平不能久享也。吴越、荆湘何以有异,可鉴哉!
2015乙未半丰年,早禾一倍全。春夏足漂流,秋冬多干旱。晚禾损一半,百物不值钱。蚕丝皆茂盛,六畜有灾缠。
子贡曰:吉趋于凶,趁此急宜悔罪削愆,方有转移。若农服田力穑,尤宜趁早见,几勿惰农自安,以贻后悔。后可也!
2016丙申洪水现,旱防六月间。早禾得一半,晚稻不同脸。四季谷麦好,人民少灾愆。燕好稻粱,秦淮好蚕桑。
子贡曰:是年与上年略同,愿勉,勿多谈。
2017丁酉人民软,贫富懒种田。夏月多风雨,六畜有灾愆。秋冬疾病大,处处挂纸钱。高低徒种植,蚕桑少丝棉。
子贡曰:四时不正,元气往往为祟于人,谓之天行适然之数也。然亦岂可诿之于数哉?达者处此,施药施棺、养孤老婴孩,以补天女生成之缺。
2018戊戌农夫忧,雨水并不周。夏日防大旱,秋来雨遍地。流民被贼扰,十有九人愁。燕宋豆麦熟,齐吴禾不收。
子贡曰:饥馑相遭,室如悬磬。正无可如何之时也!况加之此师旅乎、将何以御敌乎?惟宜修城郭、减食用、务啬尚勤,振筋团练忙勇以卫生民。
2019己亥人民病,四季雨不均。种植无终始,粟麦贵如金。蚕娘无喜色,盗贼乱纷纷。其年秋禾好,豆棉一概论。
子贡曰:降疫降瘟,呼瘐呼癸。刀兵覆,怎能太平?惟宜施药材以济疾,若兴讲约以正人心,兼之振饥团规教,以孝弟忠信,何唯殄减妖气。
2020庚子疾病广,虎狼满山川。百钱换升米,河水冲断船。早禾略兴旺,晚稻收不全。秋冬粟麦熟,燕地虫害田。
子贡曰:天降瘟疫地狼烟,谷米昂贵,澡水泛淹。何以商筹,救济时难?吾以为内而安民,莫如轻财平耀;外而除贼,莫如集众团信,能行此又何患焉?
2021辛丑多忧患,疾病常为祟。春夏雨均匀,秋冬鱼晒背。菽麻稻粱好,六畜多损退。人民渐生息,蚕桑加一倍。
子贡曰:岁虽丰,疾病凶,多施药材,广积阴功,救人一命,可保数世兴隆。所费者小,利赖无穷。倘若见死不救,便非圣贤立人达人之胸。
2022壬寅是丰年,禾稻倍收全。四季均调和,桑柘半丝蚕。八方皆成熟,六畜有灾缠。人民虽富乐,只愁虎下山。
子贡曰:斗谂原为天赐,善幽亦是天赐,不过替天行道。银钱悭吝,何益行道有福。是成语。子子孙孙显楣门,愚者见义不为,富贵难诞三世。
2023癸卯半忧喜,四时恶风起。春夏多雨雹,秋来缺雨水。燕赵好桑麻,吴地禾稻美。人民生疾病,六畜有瘴疫。
子贡曰:半忧半喜,有丰有凶。各方所占,四时不同。或多雨雹,或起恶风,兼之旱干在野,疾在躬。宜悔过迁善,方可上格苍穹。

【2024-2033】
甲辰稍吉庆,五谷半虚空。春夏多淹没,秋冬雨不通。鲁地桑蚕好,吴邦禾稻丰。收成四分有,六畜死灾凶。商贾价增贵,冻雪在三冬。
子贡曰:先有水患,后遭旱干。灾见六畜,寒在冬三。何以御之?宜作善、疏通水道,增修塘堰,寒衣多送,活彼穷汉。
乙巳禾稻秀,夏日遭干旱。五谷宜早种,迟栽光眼看。刀兵自南来,将军离州县。天虫筐内死,丝棉不成线。
子贡曰:干旱频仍,刀兵顿起,是天降之劫,以收其恶者也!然虽天降之,而实人之自造。倘能大众同心、悔过迁善,有不化凶为吉、拨乱返治者,吾不信也。
丙午水滔滔,种植最宜高。低田遭水没,天虫口如刀。六畜多灾瘴,人民苦相遭。鲁卫成巨浸,江东谂岁标。
子贡曰:洪水滔天,希有水患。淹毙人民,冲断粮田。何以御之?增修塘堰。水归其壑,可以免难。尤宜各存天理,改恶从善。阳气浸劢,自然水不泛滥。
丁未风雨充,五谷半吉凶。秋日防干旱,早晚禾皆丰。蚕见丝则少,六畜有瘟疯。人民颇能全,草木多生虫。
子贡曰:大水之后,雨顺风调;离乱之余,年丰人寿。其凶之转而为吉者,虽曰气数当兴,万须善待其后,多作义方无各而悔也。
戊申饥荒起,老少无食米。春日雨广有,夏月旱无比。黄龙土中卧,化作蝴蝶起。种植莫数低,结实遭洪水。桑叶被头空,蚕娘徒自喜。
子贡曰:人民饥荒,蚕桑亦贱。宜多兴义举,或养孤老,或肓婴孩,或平耀施粥,善气薰蒸,自可转移造化。
己酉好种田,早稻十分全。晚禾防鼠耗,夏月雨绵绵。秋来麦茂盛,三冬雪满山。桑柘空留叶,得茧少丝绵。
子贡曰:丰年有众,大地无私。少种福田,多培心地。夏施茶水,冬送寒衣。作阴功之种种,行方便于时时,始无负上天降康之意。
庚戌多生病,瘴害黎民。五谷遭虫食,蚕丝价甚轻。禾麻吴地好,麦谂在荆秦。春夏水漂流,冬来霜雪侵。
子贡曰:瘴疫为殃,宜广施药材以救之;洪水泛滥,开通水渠以防之;霜雪冻凝,宜送寒衣以恤之。如此则虽有虫蝗亦必不害稼矣。
辛亥人和谐,朝廷宽税财。田禾不宜早,扛刀上花街。春夏雨均调,秋冬乐快哉。鲁街无饥渴,燕赵无瘴灾。田地人争估,借牛买棺材。
子贡曰:大有丰年,国之瑞也,家之庆也!宜兴讲约,明礼立义塾,以广教化有国、宜然有家,何独不然。
壬子值鼠年,禾稻不周全。耕种只宜早,蚕桑要向前。春日防旱咽,夏秋多甘泉。更就疾病走,焚香祈上天。
子贡曰:疾病起,稻不全,凶道也!急宜悔过迁善,祈告上天。一悔而不致于凶,再悔乃可趋于吉。悔之时用大矣哉!
癸丑受煎熬,二凶一吉年。淮吴主旱涸,燕宋足流泉。六畜遭瘴劢,贼起广州边。禾穆有虫蝗,收成若不全。
子贡曰:旱兼至盗贼滋,复有虫蝗,收成不遂,数者备矣。多凶少吉,奈之何?不修德以回天,悔过以谢地?誓不行诸恶事,惟行诸善举也。
【2034-2043】
甲寅遭花干,五谷不周全!春夏雨不多,虎狼遍山川。饮食难糊口,谷值米价钱。桑柘前后贵,人畜不安然。
子贡曰:人民分善恶,雨水择地降。四季各相殊,收成不一样。急宜种福田,善更同心向。方可扫狼烟,切勿与天抗。
乙卯谷值价,春夏鱼上真。秋冬雨少有,画上无索挂。晚禾十分收,不宜于早稼。桑贵蚕丝旺,瘟疫由造化。
子贡曰:瘐疾频呼,瘟疫传染,此亦分苦者之不得其所也,诗驾矣富人此劳独仁君子作平难施药材,此功此善岂有涯哉。
丙辰大水惊,栽种不宜深。早禾八分有,晚迟枉费心。夏日防干旱,秋天有收成。桑叶满树头,蚕丝喜盈盈。
子贡曰:河水涨低田,防夏日干堰,□□匀放,蚕谷两茂,丰年穰穰,速宜孝弟敦崇而父兄敬,秋冬养极赛而鬼神来享,更加功善培植而天地和畅。
丁巳年半熟,人民多防害。香街豆麦少,秦宋桑麻大。高低总得成,种植无妨碍。六畜贱如草,狂风把树坏。白骨遍野摆,人死不作怪。
子贡曰:年岁虽丰,病症不好,树被风折,六畜怎了,此劫甚大,非药能效,一味悔过消愆,自有皇天暗保。
戊午年岁凶,稼穑处处空。高低全无用,早迟一般同。男子沿门庭,女子作人佣。家家少饭吃,人民遭困穷。
子贡曰:四海九洲,颗粒无收。真真大劫,人命难留。天兴之太忍耶!然愚天为之而实人之自至也,人民食天之粟而不体天之心,则受天之罚,有应尔者。
己未是丰年,田禾十分全。来往多商贾,高低民物欢。农夫早种作,莫待交风寒。桑麻般般有,贫富谢苍天。
子贡曰:饥馑之后,又见丰年,固是凶岁转吉,亦由善心发展,故而天赐米粟耳!然天从人愿,必餍天试人心,果能猛看侧边不为画,斯天命逃也。
庚申高下种,桑叶喜半全。田地抛粮税,早向马胡边。六畜多灾瘴,人民横祸缠。秋日干戈起,夫妻各一天。
子贡曰:泰运已经,干戈顿起,急宜整饬团练,以靖边疆,尤须固结人心,以伸善气,无论军民人等,但当发奋为强,勉力御难,或可有济。
辛酉五谷全,刀兵过江边。饱暖人愁叹,老少心不安。秦吴六畜死,夏可无井泉。春秋多雨水,冬来雪满天。
子贡曰:刀兵伤残,老少不安,整饬团练,勇往直前,早冬至霜雪满天,勿轻塘堰,多送寒衫,如此筹度,数可保全。
壬戌走东西,别子又离妻。高低水汪汪,谷米渐少稀。冬瘴六畜死,豆麦收不齐。常见刀兵起,各有方不一。
子贡曰:天未厌乱,祸无了日,整饬团练,奋扬去气,大举办讲约,挽回天意。谷米虽少,可去食。自古有死,无信不立。
癸亥劫相逢,春夏雨不通。秋冬洪水涨,冬来霜雪冲。刀兵四方起,粮草已空空。人民遭饥饿,遍地亦相同。种植俱宜早,晚禾枉费工。
子贡曰:六十甲子,有始有终,天降劫运,南北西东,恶人该灭,善者不逢。此是实言,切勿天人非可执,理数亦自通融;下元终而复始,又转上元兴隆。刀兵归库,民物滋丰。戒之慎之,有悔无凶。
诗 曰:
七十老翁一旦休,张弓挂在柳梢头。八牛用尽千般力,又有胡人八八秋。 孔子留下枕中记,说尽前后定年辰。吉凶休咎书中验,相传天下从贤人。 要知实言真妙诀,乾坤轮流细推寻。年终日蚀问如何,日日分别细琢磨。 子丑寅逢夏多旱,卯辰丰稔万民歌。巳年别定人不静,申未一样见奔波。 酉逢红日光天德,夹运天水浸禾年。年中可蚀问如何,三元甲子运无讹。 子丑寅日多见雨,卯辰初唱太平歌。巳午火烧天下乱,未申必定起干戈。 但看酉日换地主,戌亥伤苗水成河。要知日月交蚀法,记得至人八句诗: 戊午庚申甲子日,预先七七定仙机。有风无雨双月旱,有雨无风双月泥。 年中有谷与无谷,但看五月廿五六。不论有风乃无风,阳晴宜阴晴熟岁。 朝有雪雨调匀均,惊蛰天晴秋似针。清明有雨田禾损,立春有雨麦芽生。 芒种天晴芝麻好,夏至有雨豆开花。三伏夜热毂咬头,小满有雨岁丰收。 戊午己未大天晴,甲申甲寅定分明。若有雨时终有雨,若是晴时终还晴。 己水逢水水淹死,己火逢火火烧花。若是火金得一半,木土德日禾苗佳。 甲子丰年丙子旱,戊子虫蝗庚子乱。惟有壬子水滔滔,俱在正月上旬看。 上旬十日若无子,农夫遭之恐不便。元旦宜黑四边天,大雪纷纷是丰年。 但得立春晴一日,农夫不用力耕田。惊蛰开雷米以泥,春分有雨病人稀。 二月之内逢三卯,处处棉花豆麦齐。风雨相逢三月头,沿村瘟疫万人忧。 清明风情从南至,定主农人大有收。立夏东风少病疴,晴日初八果生多。 雷鸣甲子庚辰日,定有虫蝗侵损禾。端阳有雨是丰年,芒种闻雷亦同然。 夏至风从西北起,瓜蔬园内受熬煎。三伏之中逢酷热,五毂田中多不结。 此时若不见灾危,定主三冬多雨雪。立秋无雨甚堪忧,万物从来只半收。 处暑如逢天下雨,纵然结实也难留。秋风天气白云多,到处欢歌好晚禾。 最怕此时雷电闪,冬来米价道如何。九朔飞雪损人民,重阳无雨一天晴。 月中火色人多病,若遇雷声米价增。立冬之日怕逢壬,来岁高田枉费心。 小雪天晴无日色,灾殃病疾损人民。冬朔西风盗贼多,更兼大雪有灾魔。 冬至若还无日色,来年定唱太平歌。腊朔东风六畜灾,若逢大雪旱年来。 但愿此日天晴好,吩咐农家放心怀。此书却是阴阳理,说与世人不须疑。

   关 注 我   成 就 您
轻 叩 玄 门  康 庄 大 道

人 能 常 清 静   天 地 悉 皆 归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