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桂苓 / 文件夹1 / 阿胶鸡子黄汤加减治疗脑血管病(1脑血栓形...

分享

   

阿胶鸡子黄汤加减治疗脑血管病(1脑血栓形成、2高血压性脑病)

2021-02-15  柴桂苓

阿胶鸡子黄汤出自清代名医俞根初之《通俗伤寒论》,由阿胶、生白芍、石决明、钩藤、生地、炙甘草、茯神木、络石藤、生牡蛎、鸡子黄10味药组成,具有滋阴养血、凉肝熄风之功,为治肝风阴亏之常用方。临床用此方加减治疗脑血管病,多获良效,兹举二例如下。 

1脑血栓形成

任xx,男,72岁,1983年4月7日初诊。2月前因暴怒突发偏瘫而住院,诊为脑血栓形成,经用西药效不著,而要求中医诊治。诊见左侧肢体麻木不遂,头晕目眩,面赤身热,烦惊失眠。舌颤左偏,质绛无,脉弦细数,血压19/11kpa。证属阴虚风动、痰瘀阻络之中风。师阿胶鸡子黄汤加减,以滋阴平肝熄风,祛瘀通络。处方: 阿胶10g,石决明25g,生白芍25g,生地30g,钩藤15g,生牡蛎30g,夜交藤15g,寸冬25g,赤芍12g,丹参15g,甘草6g,鸡子黄2枚,水煎服,每日1剂。服9剂后即脉静身凉,眩晕减,烦惊消,眠渐安,食知味,惟肢体活动未见明显进步。上方加地龙12g、全蝎(冲)3g,连服2月余,患者步履如常,诸症消失,1989年1月随访,未复发。


2高血压性脑病

闫xx,男,68岁,1987年3月24日初诊。以往高血压病多年,常年头晕目眩,耳鸣肢麻,4天前因酒后突然昏仆,舌强不语,恶心欲吐,四肢僵直不能活动,二便失禁。住某医院诊为高血压性脑病,经抢救未能缓解,而自动出院,邀余诊治。诊见神志不清,瞳孔散大,对光反射迟钝,颧红,四肢时而抽动,舌绛而干苔花剥,脉弦细而数,血压23/14kpa。证属痰热灼阴,肝肾液涸,风动痉厥之卒中。治宜滋水涵木,熄风镇痉,佐以化痰开窍。急予阿胶鸡子黄汤加减: 阿胶10g,生白芍30g,钩藤15g,石决明30g,细生地30g,茯苓10g,生牡蛎30g,夜交藤15g,远志6g,石菖蒲10g,寸冬25g,生甘草6g,鸡子黄2枚,水煎服。服3剂后,神志时清,原方加胆星10g,继服3剂便识人能语,四肢已渐有屈伸活动,能饮米汤,大小便知,仍舌绛少苔,脉弦细而数,血压19/13kpa。原方服至18剂,可下床迈步,惟语言不利。前方常加葛根、丹参、地龙、全蝎出入连服30剂诸恙悉退,生活已能自理,遂自行停药,1989年7月随访未复发。 

阿胶鸡于黄汤治疗脑血管病鲜有报道,然众所周知,此病乃中医之中风,且多指内风而言。其病因虽多,但无论是先天遗传,还是后天将息失宜,机体衰老,皆可使脏腑功能失调,气血升降逆乱而致中。以上两案乃内风也,内风基于肝阳,阳亢则易生风,合《内经》“诸风掉眩,皆属于肝”之旨。肝体阴而用阳,素禀风木之性,若肝肾阴虚,则阳亢风动,甚或痉厥,而致中风之病。因肝属木主藏血,肾属水主藏精,木本水源,精血互生,且二者同属下焦,而有“肝肾同源”之说,故其病机密切相关,衰则同衰,盛则同盛,或两者俱病。此为肝肾阴虚之中风,据肝肾同源相生之理,虚则补其母,滋水涵木,填精补血,以取肝肾同治。阿胶鸡子黄汤主以酸甘咸寒之性,而滋水涵木,潜镇熄风。其虽为温病阴虚风动而设,但与本症病异而证同,其法不谋而合,所得“异病同治”,有异曲同工之妙,如再酌加凉血散血及虫类搜风通络之品则更为合拍。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