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宣化-怀安盆地成为北方枢纽的原因分析

 旷野苍狼图书馆 2021-02-16
战争与地理2020-02-25 14:31:44

在北京西部,有一个著名的著名的盆地,此盆地西起怀安,东至宣化,即著名的怀安-宣化盆地。因明代时,九边重镇宣府镇制所在此盆地内(制所在今宣化县),故也叫宣镇盆地。怀安-宣化盆地北为大马群山、野狐岭,西为马头山、云门山,南为天德山,东为涿鹿山、大海陀山,桑干河支流洋河自西向东穿境而过,可谓气势完固,庶几易守。早在战国时期,燕昭王就派大将秦开北击东胡,开边千余里,就在此设有上谷郡。其为农牧过渡地带,东汉末年,幽州牧刘虞大力发展民生,以上谷郡地利之便,开通胡市,成为一个大都会。宣化-怀来盆地军事价值极高,《读史方舆纪要》有言:“司南屏京师,后控沙漠,左挹居庸之险,右拥云中之固,弹压上游,居然都会。”明《边防考》:“居庸,京师门户。宣府,又居庸藩卫也,其地山川纠纷,号为险塞。”自古以来,其多为兵家必争之地,在明代时,明庭将其建设为九边重镇之一的宣府镇(制所在今宣化),用以拱卫京师。

宣化-怀安盆地成为北方枢纽的原因分析

宣镇盆地四周形势图

宣化-怀安盆地成为北方枢纽的原因分析

宣镇盆地地形图

关于宣化-怀安盆地,剖析其地理,可将其军事价值分为以下三方面:

一、北控蒙古

在野狐岭北部,为著名的坝上草原。所谓坝上草原,指的是燕山以北,西至尚义、商都,东至乌兰布统,北至沙漠边缘的镶黄旗、正镶白旗一带的广阔的草原。由于华北平原陡然升至蒙古高原,成为阶梯状,故称坝上草原。坝上草原夏季无暑,清新宜人,草长莺飞,繁花遍野,是夏季避暑的圣地,尤其以尚义,张北,沽源,康保,商都之间的草原区域和闪电河流域最为著名。此间湖泊群布,河流纵横,水草肥美,自古就是游牧民族活跃的地带。安固里淖在蒙语中意为有鸿雁和水的地方,这里水草丰美,鹅雁栖息,即辽金时期的鸳鸯泺,在辽金元时期,一直是皇家游猎、避暑胜地,契丹,女真准备南下时,多在此点兵,然后经古北口,独石口,野狐岭等处南下。

宣化-怀安盆地成为北方枢纽的原因分析

坝上草原

闪电河为滦河的上游,其山清水秀、天蓝云白、鸟语花香、水草肥美。辽时称为“炭山”,又称“凉陉”,金时称“金莲川”,后蒙古灭金,忽必烈广召天下名士,组成了著名的"金莲川幕府",并建“开平城”(今闪电河畔正蓝旗东北20公里左右)。忽必烈通过组建金莲川幕府,调和了蒙古和汉人的矛盾,取得了汉人士大夫的普遍支持,在忽必烈和阿里不哥争夺汗位的战争中,由于有汉地的支持,忽必烈击败阿里不哥,成功的夺取了汗位。后忽必烈又定国号为元,将开平城建为元上都,又将燕京建为大都,由此形成了两都之间的交通。据 周伯琦《扈从北行记》记载:“大抵两都相望, 不满千里,往来者有四道焉:曰驿路,曰东路二,曰西路。东路二者,一由黑谷,一由古北口”。其中的“西路”,即由北京经居庸关、宣化、万全、野狐岭而北上元大都的道路。此路虽较经古北口,黑谷辇路,独石口的路较迂远,但一路平坦开阔,不似经古北口、独石口等路行于山中。因此,历代以来,具有决定性的战役多发生在此路上。

宣化-怀安盆地成为北方枢纽的原因分析

金莲川

宣化-怀安盆地成为北方枢纽的原因分析

洋河河谷通道和望云驿道及黑谷辇路

野狐岭,是坝上地区和洋河谷道的分界线,为万全和张北之间的一道山岭,其势极高峻,风力猛烈,雁飞遇风辄堕地,故为万全北部的重要屏障。在蒙金战争中,金国就是在此屯驻重兵45万,企图阻挡蒙古南下,结果被蒙古以10万兵力击溃。

在野狐岭北部,有2条重要的沟谷,即台路沟和狼窝沟,分别穿越虞台岭和野狐岭,尤其以狼窝沟最为著名。狼窝沟因古代这里獐狼成群,故名“狼窝沟”,又因山势高峻,风力猛烈,也称“黑风口”。此处是著名的古战场,在蒙金野狐岭之战中,这里就是主战场之一。台路沟和狼窝沟俱会于张北,因而,张北为野狐岭北部的核心,在明代时,这里设有兴和守御千户所,以作为开平卫的联络,此处是自野狐岭北出的必经之地。

宣化-怀安盆地成为北方枢纽的原因分析

狼窝沟和台路沟

宣化-怀安盆地成为北方枢纽的原因分析

虞台岭和野狐岭通道

在野狐岭南部,有众多的雨水冲刷出来的沟谷,明廷也设有众多的堡垒扼守这些通道,其中要以膳房堡最为冲要,据明《边防考》记载:“弘治九年,从此入犯镇城及南路东西顺圣城一带,防御最切。”膳房堡正当野狐岭大道,永乐帝朱棣北伐时就曾由此而出塞。膳房堡西部5公里为新开口堡,是为膳房堡的侧翼,据《边防考》:“堡逼近虏境,向来屡被侵犯,俗称为东马营,比于北路之马营堡。”将膳房堡和新开口堡的关系比作独石口和马营堡的关系。新开口堡以西10公里处为新河口堡,堡设在平川,西北两面皆沿边,孤悬为最,此堡当然是扼守经虞台岭而下的通道。此三堡俱汇于万全右卫,故万全右卫是野狐岭南部的核心,而蒙古南下,多沿此三堡直指万全右卫。

宣化-怀安盆地成为北方枢纽的原因分析

岭南各堡

由宣化-怀安盆地北上坝上草原,除了经野狐岭、张北这条大道出塞外,还有一条重要的路线,即由宣化东北行到赤城,再沿白河河谷而上,由独石口出塞。由于此路可直通山后草原,游牧民族入犯,往往出没于此,故《边防考》有云:“宣镇三面皆边,汛守特重,而独石尤为全镇咽喉。”“盖京师之肩背,在宣镇,而宣镇之肩背,在独石也”。为扼守此重要的通道,明廷在沿途设有众多的堡垒,其中重要的有龙门关(今关底村附近),在龙门关东北,又有龙门卫(今龙关镇),龙门卫北上赤城的必经之地,明《边防考》云:“卫城为宣镇门庭,寇若突犯,则雕窠、龙门所、小白阳、长安岭诸处,皆骚动矣。防卫不可不豫也”。在土木之变中,独石口被蒙古攻占,讨论的人都认为应该放弃独石口,但于谦认为,如果放弃独石口,不仅宣府、大同、怀来难守,即京师不免动摇。于是命将出龙门,收复旧境,即用此道。

宣化-怀安盆地成为北方枢纽的原因分析

龙门道

二,西通大同盆地

大同盆地历来为北方军事重镇,明代时,由京师通往大同,必然要有重要的交通线。在宣镇盆地西部,有3列东西走向的山脉,为云门山-采凉山,天德山-鳌鱼山,涿鹿山-六凌山,此3列平行山脉,形成了宣府西部连通大同盆地的两条孔道,即云门山-采凉山和天德山-鳌鱼山之间的主干驿道以及天德山-鳌鱼山和涿鹿山-六凌山之间的顺圣川道。

宣化-怀安盆地成为北方枢纽的原因分析

宣镇到大同的通道

在明代时,大同也是九边重镇之一,由宣府到大同的主干道,为由左卫溯洪塘河谷而到怀安,再经天镇、阳高而到大同,这条路线也是京师通往大同的驿道。由于此路靠近边外,很容易受到蒙古骚扰,在此路上,明廷设有众多的卫所,以保障道路的畅通。其自东而西,依次有万全左卫(今左卫镇)、怀安卫(今怀安城镇)、天成卫(今天镇县)和阳和卫(今阳高县)。此路也是用兵的主要孔道。在永乐年间,鞑靼部受到明帝国的连续打击,逐渐衰弱,后逐渐被瓦剌部兼并。自也先继位执掌瓦剌部后,又征服漠南蒙古诸部,且东胁朝鲜,西略哈密,草原大半,尽为其所制,势力非常强盛。明正统十四年(1449年),瓦剌太师也先遣使贡马,并虚报人数,企图获得明朝更多的赏赐,但明朝不给,并减去马价五分之四,也先恼羞成怒,便发动大军南下骚扰。也先兵分四路,一路南下河西走廊,一路进攻辽东,一路攻独石口,自己亲率主力,进攻大同。明英宗在宦官王振的蛊惑下,发动大军25万亲征。大军一路经居庸关,宣化,万全左为,怀安卫,天成卫,阳和卫而到大同。此时,听闻明军前峰惨败,又惊慌失措,准备返回。瓦剌军紧追不舍,在土木堡将明英宗团团围住,并将其生擒,这就是著名的土木堡之变。瓦剌的此次骚扰,本来是试探性的,却几乎灭掉大明帝国。

宣化-怀安盆地成为北方枢纽的原因分析

明代宣镇到大同的主干道和支线

关于此主干路,还有另外一条支线,即由柴沟堡溯洋河支流南洋河河谷而上到天镇,再和宣镇到大同的主干道合并。在这条支线中,由柴沟堡溯南洋河而上,为李信屯堡,其南为白腰山,北为云门山,“为宣、大两镇交错之所,西当瓦窑口之冲,亦要地也”。柴沟堡又西,为永嘉堡,与李信屯堡相犄角。

此外,由于由柴沟堡溯西洋河河谷西去,可到兴和,乌兰察布地区,故也是蒙古入犯的重要孔道。由于万全右卫(今万全)离此处很远,不便应援,明廷在此设柴沟堡,驻参将一员是为宣府的下西路,而万全右卫(今万全)为上西路。

宣化-怀安盆地成为北方枢纽的原因分析

顺圣川道

顺圣川道,即桑干河谷,其原壤辽阔,为元代时的牧场。明代时,设有顺圣川东城(今东城镇)、顺圣川西城(今阳原县)二城,分别扼守顺圣川两端。其中尤其以顺圣川西城(今阳原县)最为冲要,因其西连大同,北连阳高、天镇,地形散漫,无险可守。

由顺圣川东行,便为深井堡,其四山环绕,所处为一盆地,由此而东,即为宣化,故《读史方舆纪要》,“盖寇自西北而东南,堡适当其冲。”

三,东屏京师

宣化盆地境内,洋河穿境而过,形成平坦的河谷地带,由洋河河谷而南,便是著名的居庸关,此关是北京北部最为重要的关隘之一。许亢宗尝言:“唯榆关(山海关),居庸可通饷道,松亭(喜峰口附近),金坡(即紫荆关),古北口只通人马,不可行车。”所谓饷道,就是能通行大车运粮饷的,由此可见,洋河河谷以其宽敞平坦,成为和山海关扼守的辽西走廊并列,通行能力在古北口道,喜峰口道和紫荆关道之上,自然是最重要的通道之一。

此道是北京通塞外的重要通道,东汉末年,天下大乱,由幽州经太行山东麓走廊而到关中的道路已经断绝。此时董卓已经将都城从洛阳迁往关中,幽州牧刘虞忠于朝廷,但苦于无路可通关中,于是派田畴绕道塞外而通关中,关于其路线,大致为自居庸关北出,经洋河河谷,大同盆地,而到河套地区,再由河套地区南下关中。

五代以后,随着契丹、女真等先后崛起,中原王朝的威胁逐渐由北部转移到东北地区,契丹、女真等民族的兴衰更替,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自辽河流域、燕山山脉、北京地区,一级一级的往南倒塌,而北京地区就是这些没落王朝最后的避难所。洋河河谷通道,往往成为这些没落王朝的命脉,如辽末金初,金人谋取燕京,便由洋河河谷南下,辽人以劲兵守居庸,关破,辽遂亡。明末清初,闯贼自宣镇盆地而来,入居庸关,明遂亡。

宣化-怀安盆地成为北方枢纽的原因分析

由宣镇南下居庸关和飞狐口得路线

宣化盆地不但可通燕京,也可通往蔚县盆地。在蔚县南部,为著名的飞狐陉,由飞狐陉可南下紫荆关、倒马关而入河北平原,顾祖禹尝言:“然寇山西,多从大同入;犯紫荆,必从宣府入”。在蒙金战争中,自野狐岭之战后,蒙古攻陷宣化盆地,全歼金国45万精锐大军,金国再无力抵御蒙古铁骑。公元1213年(金贞祐元年,蒙古成吉思汗八年),蒙古又由此路南下,金军冶铁封固居庸关关门,在山谷中布铁蒺藜百余里,以重兵驻守。于是铁木真改变策略,只留少部兵力在北口牵制,自率主力迂回南下,袭破紫荆关(今河北易县西北),入河北平原,所谓“劲卒捣居庸关,北拊其背,大军出紫荆口,南搤其吭。”很快从南口攻破居庸关,将燕京围住,金帝被迫献出公主和500童男、500童女求和,成吉思汗方才撤兵。自此战后,金帝害怕蒙古再次进攻,于是决定将都城南迁于开封。

综上所述,宣化盆地四周环山,处于大同和北京之间,同时,其北方为草原、大漠,南方可到蔚县盆地而入飞狐陉,军事地位非常高。然纵观于各路,以宣镇盆地北部最为难守,在其北部,主要为野狐岭和白河河谷的独石口二处为出塞孔道,二者之中,又以野狐岭最为冲要。盖因野狐岭东西延绵近40公里,其山势固然险峻,但其北坡极缓,适合通行,南坡又有多条平坦的谷道,通行是非常平坦的。因此,由北京通往大漠,出居庸关,经洋河河谷,由野狐岭出塞而到闪电河流域的道路固然迂远,但无论行军用兵,或者行旅,多用此道。形势如此,北方游牧民族要南下游燕,宣镇盆地是不得不逾越的区域,故有宣府镇为京师屏蔽之说。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