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喋血辽沈(八)——来势汹汹的廖耀湘

2021-02-19  金色年华554   |  转藏
   

(接上次文章)

十四. 另一个塔山——但这次真的是山

长春敌十万起义投降,锦州敌十万被歼,沈阳陷于孤立。有企图向锦州突围,与锦西北上之敌会合的趋势,妄想夺回关内。令你即返黑山、大虎山,选择阵地,构筑工事,顽强死守,阻击敌人,掩护主力到达后,聚歼前进之敌。——林罗刘

梁兴初看着这份刚刚发来的电报,思绪回到了1946年前后,当时跟随林彪率领山东军区1师去东北,后来梁兴初被升迁为东北野战军第六纵队副司令员兼十六师师长。

到了1947年8月中旬,东北民主联军决定组建第十纵队,林彪还专门把梁兴初叫到哈尔滨,打算让他担任第十纵队副司令员,常理说这属于平级调动,当事人一般不会有什么意见。

喋血辽沈(八)——来势汹汹的廖耀湘

梁兴初(中)

面对这种情况,梁兴初说了一句很有名的话:“宁为鸡头,不为牛尾,我要去十纵就当司令员,不然还是在一纵当师长。”

(这种话怎么像钟伟说出来的......)

听到这句话,作为司令员的林彪面无表情,因为他早就已经练就了一番喜怒不形于色的本领。罗荣桓倒是觉得很意外,因为梁兴初这小子是自己的老部下了,从来没干过抗命的事情,但罗荣桓对梁兴初很了解,他绝不是嫌官小。

林彪对梁兴初挥了挥手,意思就是让他回去等通知。

喋血辽沈(八)——来势汹汹的廖耀湘

林彪(左二)与罗荣桓(右一)

那天下午,当梁兴初正在哈尔滨悠然自得地逛街的时候,就收到了任命他为东北野战军第十纵队司令员的命令。

他没想到司令部居然同意了,而且还这么快......

“好钢还是用在刀刃上吧。”这是林彪给的理由。

“既然当了司令员,就要把东野十纵带成一支嗷嗷叫的部队。”这是罗荣桓对他的嘱咐。

......

梁兴初沉思着,顿觉有些寒冷,于是他往双手哈了口气,然后搓了搓。1948年的东北,冬天来得特别早,九月底就已经寒气袭人了。现在是10月下旬,小河早就已经冻住了,东野十纵的士兵们为了赶时间到达黑山,以便在廖耀湘兵团到来之前修建防御工事,而且因为彰武运输线被廖兵团切断的缘故,十纵士兵们都没有穿棉衣,但是他们想到了一个很好的办法,那就是把被子用背包带系着穿在身上御寒。

喋血辽沈(八)——来势汹汹的廖耀湘

衣着单薄的东野第十纵队

所以当时黑山县的老百姓都管他们叫“被子军”、“毯子队”。

梁兴初想想富得流油的廖耀湘兵团,听说他们不仅是清一色的美式装备,而且士兵们的穿戴也完全是按照美国陆军的标准配备的,新一军的士兵甚至一人五六顶帽子,有作战钢盔,礼帽,冬季暖帽......就连睡觉也有专门的睡觉帽,真特么让人眼红。

喋血辽沈(八)——来势汹汹的廖耀湘

1945年孙立人率领的新一军,可以看出穿戴在当时很奢侈

梁兴初的东野十纵指挥部就设在黑山县城北天主教堂的一条冲沟的防空洞里,这种情况下,纵队司令员的指挥部设在黑山县城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几乎所有人都建议梁兴初撤到后方去。

“老子不撤!就在这指挥!老子看你们谁敢撤!”梁兴初这样回答他们。

在他的激励下,东野十纵的主力师把师指挥部也设在了天主教堂内。这个典型的法式风格的宗教建筑,从现在开始意义不一般了。

喋血辽沈(八)——来势汹汹的廖耀湘

黑山县天主教堂,曾经的东野十纵指挥所

林彪的电报现在还在梁兴初的桌子上放着,态度既坚决又明确,看来,林总誓要与廖耀湘决一死战。

黑山——大虎山一线是廖耀湘西进兵团的必经之路,黑山西面是比较险要的医巫闾山脉,东面则是大片沼泽。黑山大虎山中间,北宁铁路贯穿而过。

黑山大虎山很像一道门,开则通达,闭则堵塞。这样的门户,不管他廖耀湘是要去锦州还是撤到营口,他都必须要攻下来。

虽然修防御工事的时间很紧迫,但是再一次,黑山当地的老百姓的积极性也全都调动起来了,一切为了前线,一切为了胜利,老百姓竭尽所能支援部队打胜仗。

喋血辽沈(八)——来势汹汹的廖耀湘

老百姓的担架队

大家一起帮助东野十纵的士兵们挖工事,一边挖,一边装土堆,整整挖了一天一夜,青壮年们还自发组织了后勤运输队和担架队。值得一提的是,梁兴初就是在这个时候遇见了他未来的妻子——任桂兰。

梁兴初在黑山打个仗居然还脱单了,这也算是这场残酷战斗中的一丝人情温暖吧。

自林彪发动辽沈战役以来,东野的其他部队攻锦州的攻锦州,守塔山的守塔山,围长春的围长春,每支部队都有事可做,但是就是东野十纵的行动让战士们比较无聊,每天都在修工事,走走停停而又不断警戒,可把这帮人给憋坏了。所以,对东野十纵的官兵来说,这次战斗来得正是时候。

喋血辽沈(八)——来势汹汹的廖耀湘

东野十纵炮兵阵地

在黑山大虎山,梁兴初的东野十纵的防御阵地布局是这样的:

1. 东野十纵第28师负责防守黑山一线,担任正面防御并控制黑山县城,整个阵线是一个长达3公里的丘陵地带。其中:

第28师83团防守大白台子、牛屯和大边壕阵地;84团防守黑山城北的城东高家屯阵地;82团为师预备队;师属炮兵部队阵地则部署在黑山城北高地。

这一防御地带十分重要,有石头山,90高地,92高地,101高地等重要据点。

2. 东野十纵第29师防守黑山县城以西地区。其中:

第29师85团防守彦屯、小白台子和王母将屯阵地;86团防守施屯、黄土坎和蒋屯阵地;87团为师预备队。

3. 东野十纵第30师防守大虎山地区。其中:

第30师89团防守大虎山、万家和大边壕以北阵地;90团防守大虎山以南四台子、三台子和二台子阵地;88团为师预备队。

4. 内蒙古骑兵1师位于雷家窝棚、王家窝棚待机而动,并以一个骑兵连占领黑山前沿的胡家窝棚,并向东警戒。

5. 纵队直属炮兵部队阵地部署在黑山一侧的腰台子。

喋血辽沈(八)——来势汹汹的廖耀湘

老规矩,小编还是画了一张图,梁兴初的防御部署

东野十纵三万将士,梁兴初已经全部部署完毕。他在长吁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感到渐渐担忧,一个纵队加一个友军骑兵师,要担任宽达25公里的正面防御,而自己的对手,则是在东北威名不下林彪的廖耀湘,这场战斗,注定要变得血雨腥风。

1948年10月22号,东野十纵的士兵们站成一排排,做战前动员。大家热血沸腾地呼着口号:“人在阵地在!寸土不失!轻伤不下火线!”士兵们的呼喊响彻云霄,不绝于耳。

喋血辽沈(八)——来势汹汹的廖耀湘

黑山阻击战战前动员

“要想打好这一仗,不咬咬牙是不行的,在这样光荣的任务面前,我们对自己只能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这一仗只能打好,不能打坏!哪怕十纵拼光了也是值得的,其他部队照样解放全中国!”梁兴初慷慨激昂地对战士们说道。

战士们眼神坚定,发出山呼海啸般地怒吼。

梁兴初看着东野十纵的战士们,此时此刻他的心情和十天前四纵司令员吴克华的心情如出一辙,因为这里,即将成为另一个塔山。

十五. 第九兵团初战东野十纵——廖耀湘轻敌了

1948年10月23日,从这时候开始,国民党军第九兵团与东北野战军第十纵队,将要在黑山这个毫不起眼的小地方展开一场你死我活的激烈攻防战。

当天早上,国民党军第九兵团先头部队指挥部。

国军第71军军长向凤武在望远镜中看着前方的黑山,眼里闪过一丝胸有成竹的轻蔑眼光,他和廖耀湘想得一样,认为这个小小的山包根本就不能阻挡强大的第九兵团,整个兵团的官兵,重炮和战车部队完全可以如履平地般地通过黑山,他觉得今天就可以在黑山城为廖司令官摆酒。

喋血辽沈(八)——来势汹汹的廖耀湘

向凤武将军

向凤武挑了挑他英俊的剑眉,这时通讯员将步话机拿给他,里面传来廖耀湘的声音:向军长,我现在命令你部作为先头部队向黑山前沿阵地发动进攻,而后一举占领黑山。

向凤武作为林彪黄埔同期的校友,在国民党军中的升迁速度也是极其惊人,从见习排长到军长一级不落地高升,足以看出蒋介石对他的器重,此时向凤武的心高气傲让他根本没把东野十纵放在眼里。

上午九时,第九兵团向黑山前沿的胡家窝棚,烧锅营子,包家屯和尖山子方向的警戒阵地开始炮击,黑山阻击战正式打响了。

喋血辽沈(八)——来势汹汹的廖耀湘

国军炮兵部队

第九兵团的重炮部队实力果然不是盖的,顿时天崩地裂,震耳欲聋,爆炸之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美式榴弹炮的火力在当时的中国绝对可以把人从精神到肉体完全打懵,这次和塔山可不一样,想要在开战第一天就炸废国民党军的炮兵阵地根本不可能,因为,整个东野十纵只有三个山炮营,而这三个山炮营能不能发挥出应有的水平还得两说。

向凤武此时此刻听着炮声隆隆,心想,这一轮下来估计十纵的前沿阵地就差不多废了,步兵上去甚至连战术队形都可以不需要,只需要一个波次的攻击,黑山就会被自己踩在脚下。

喋血辽沈(八)——来势汹汹的廖耀湘

国民党炮兵部队

廖耀湘兵团的第一轮炮击完全就是给梁兴初一个下马威,或者说是直接给林彪的下马威,让你们这群没见过世面的家伙看看什么才是东北的真正王牌部队。

国民党重炮部队同时朝几个方向不停地炮击,最集中的地方就是第28师82团7连驻守的尖山子阵地,随后,国民党第71军的士兵们如同潮水一般地扑向这里展开攻击。

喋血辽沈(八)——来势汹汹的廖耀湘

国民党军冲锋

71军在战斗力方面虽然比不上新一军,新六军或独立95师这种变态部队,但是毕竟是在廖耀湘手下混,放在其他兵团绝对是精锐。71军曾在四平打败过李天佑和洪学智率领的三个纵队,当时的师长是陈明仁。

他们的进攻复制着塔山的桥段,以团为单位,整营整连地向尖山子阵地连续发起冲击,凶猛的炮火不停地朝尖山子阵地怒吼,一个团的国军士兵凶狠地朝黑山前沿阵地压上去......要知道,驻守在那里的可仅仅只有十纵的一个连呐......

“哎......我实在是想不出共军有什么办法能把我们挡回去。”向凤武喃喃地说道。

喋血辽沈(八)——来势汹汹的廖耀湘

黑山阻击战十纵机枪阵地

当71军的士兵靠近前沿阵地时,尖山子阵地突然射来一波波密集的子弹,前排的国军士兵纷纷倒下。第28师82团7连的士兵们一律使用轻武器,凶猛地朝着他们开火。

十纵士兵们采用了十分巧妙的战术,廖耀湘兵团炮火洗地时便躲进工事,步兵上来时便进入战壕,发挥解放军轻武器的优势。敌人一个冲击波接着一个冲击波往上面不要命地顶,7连的士兵们就不停地用轻武器形成交叉火力网,不间断地消耗他们,而且连长下了命令:敌人不到跟前不打,打不中敌人不打,不许放空枪!

喋血辽沈(八)——来势汹汹的廖耀湘

东野十纵阻击敌人

真是不可思议,十纵一个连的士兵就敢正面硬怼71军的一个团,这架势即便是向凤武都没想到。这伙人完全没有退缩的意思,不管你怎么冲锋,保准叫你有去无回。

“看来梁兴初带兵还真特么有一套。”向凤武自顾自地说道。

想罢,向凤武怒吼着向攻击部队发布命令,黑山前沿阵地射出的密集子弹不断地消耗着国军的有生力量,廖耀湘兵团显然不像东进兵团那样死打硬拼,经过反复冲杀,杀伤国军200余人,7连仅仅伤亡7人。这一个连的兵力,居然死死阻挡了71军将近一天的进攻!

喋血辽沈(八)——来势汹汹的廖耀湘

东野十纵阻击阵地

这种伤亡比在第九兵团完全是闻所未闻......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向凤武气到不行,他没想到自己的一个团居然攻不下十纵一个连驻守的阵地。

“今天天黑之前再给我上,要是再拿不下来你们就都别回来了!”他向部下们嘶声力竭地咆哮道。

.......

廖耀湘来势汹汹,他的进攻范围可谓是多点开花。

同样在这一天,张家屯阵地上,东野十纵第29师87团3营也遭受到了第九兵团两个团的集团突击,双方鏖战正酣,战士们眼神饱含凶光,枪管都被打红,直至短兵相接的白刃战,所有人都扭打在一起,刺刀见红,速战速决。猛烈的攻击进行了整整三次......下午三时,三营出色地完成了阻击任务,但是前沿部队直接被打残,有一个班只剩三人......

喋血辽沈(八)——来势汹汹的廖耀湘

东野十纵士兵奋力阻击敌人

还是这一天,廖耀湘兵团的207师第三旅也向友军内蒙古骑兵一师一团发动全面进攻,双方在胡家窝棚陷入激战,顽强缠斗。面对人数是自己五六倍的国民党军,士兵们完全不知退缩,大家依托简陋的工事进行连续不间断地还击,敌人一排排地倒下......他们跟塔山的英雄们一样,子弹打光了就上刺刀,刺刀捅弯了就用牙咬,刹那间刀光闪闪,血肉横飞......

喋血辽沈(八)——来势汹汹的廖耀湘

内蒙古骑兵一师雕像

“骑兵一师,他们都使不了枪了,都使大刀片子,跟国民党你扎我我扎你,一死一对一对的......”黑山阻击战的亲历者如是说。

战斗结束以后,阵地上尸体累累,有些战士的嘴里还含着国民党士兵的耳朵,鲜血淋漓......

黑山阻击战第一天,所有部队都拼尽了全力,打退了第九兵团多次集团冲锋。

喋血辽沈(八)——来势汹汹的廖耀湘

十纵士兵准备和敌人拼刺刀

就在天黑以前,向凤武命令第71军91师再次向尖山子阵地发起进攻,刚刚缓过一口气来的7连指战员们再一次抄家伙上去,对着91师的先头部队就是一通狠揍。

子弹打光了,战士们甚至冲出战壕,用明晃晃的刺刀对着敌人死命冲杀,用阵地上的石头朝敌人猛砸。不管你怎么进攻,任凭你来多少人,反正叫你马革裹尸,有来无回。一看这种不要命的架势,91师师长戴海容直接命令部队撤离,望风而逃......

喋血辽沈(八)——来势汹汹的廖耀湘

十纵士兵反击国民党军

廖耀湘本来计划一天之内攻下黑山,结果连东野十纵的前沿阵地都没突破,更可恶的是戴海容这个该死的废物,带着一个师碰到东野十纵特么一个连就吓尿了。。。

本来廖耀湘就因为打了败仗心里极其不爽,戴海容的临阵脱逃更让他怒不可遏,他勃然大怒地命令宪兵队:“去把戴海容给老子毙了!”

这帮宪兵也真是不怕事情大,到了91师师部直接嚷嚷戴海容的大名。

结果激怒了戴海容,他比廖耀湘更狠,直接叫自己的警卫把这些宪兵枪毙......

然后自己化装逃了......

......

夜幕降临了,在经历了一天的惨烈搏杀后,黑山又恢复了沉寂。

1948年10月23日晚上,国民党第九兵团指挥部。

廖耀湘现在已经不想管戴海容那个家伙了,现在要做的,就是抓紧时间调整部署。

喋血辽沈(八)——来势汹汹的廖耀湘

廖耀湘

办公桌上摆放着一张白天作战时207师从胡家窝棚阵地上缴获的一份解放军文件,在他的面前,站着几位第九兵团的高级将领。

“ 战斗到最后一兵一卒,固守大虎山阵地,自后续增援部队到达,将敌人包围歼灭之。”上面如是写道。

很明显,这是梁兴初对前沿阵地下达的作战命令。

“果然不出我所料,”廖耀湘对部下们说道,“梁兴初在黑山死死缠着我,为什么这么不要命——他是在替林彪拖住我啊。”

“林彪来了......”第九兵团的将领们脸上的表情很难形容。

廖耀湘顿了顿,接着说道:“诸位镇定,林彪几十万大军正朝我们杀过来,不能再等了,明天必须要强行通过黑山大虎山走廊,而后抢占营口。”

军官们面面相觑,有人憋出一句话:“廖司令,如果要强行通过走廊,就必须得攻下黑山那几个高地,掩护兵团主力......”

“既然林彪使出了全力,那我也全力以赴应对他好了......”廖耀湘缓缓地说,随后把目光转向其中的一位军官,“至于梁兴初的黑山么......潘军长,就看你的了。”

新一军军长潘裕昆看着廖耀湘,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诡异笑容......

(未完待续)

(本文的对话场景和内容,都是小编根据真实的历史史实,自己发挥想象杜撰的,此举为了增加文章的可读性,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各位勿喷。)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