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 / 友情亲情 / 赵萍|眼花缭乱的年代,感受过年

分享

   

赵萍|眼花缭乱的年代,感受过年

2021-02-20   清泉

眼花缭乱的年代,感受过年

                      赵 萍

不知是因为美国过年冷清,还是自己真的开始老去,过年的激动和兴奋越来越少了,总感觉生命像一张张从手中撕去的日历,如落叶一样飘零在脚下。

我孤零零地坐在小公园的长椅上,想着过年的那些往事。唯有如此,才感觉遥远的大洋彼岸故乡岳阳的春节才靠近着我,并成为我精神世界的一束明媚的阳光。

小公园的树木摇曳出浅浅新绿,一群北美红雀从树尖上掠过,冲上蓝天振翅飞翔,一阵轻风吹过,我仿佛听到了花开的声音,暗香撩人又撩往事——

90年元旦前夕,在香港仁济医院工作的同父异母的妹妹邀请我去香港玩。那会儿香港还没有回归中国,出国、去香港澳门还是件新鲜事,我的高中同学林林在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科工作,她是一个美丽而又值得信赖的朋友,在她的一步步的指导下,我艰难地办好了港澳通行证。听说我要去香港了,身边的同事朋友一个个羡慕得要命,好像我从此要发大财、落进福窝了。

此行最深的印象,便是通过深圳罗湖海关时,香港海关的傲慢与偏见了。我不过是去香港探望妹妹,可香港海关煞有其事,把我带进小黑屋问话,那个香港海关人员不仅把我祖宗三代问了个遍,还将我的工作、政治面貌、经济收入一一查了个底朝天。从香港海关排队、问话、审核差不多折腾了5个小时,看着一批批入港人员陆续顺利通关,来海关接我的妹夫急得团团转,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那时又没手机,只能瞎猜干着急。我曾为此还专门写过一篇香港“过关难”的文章刊登在《岳阳晚报》(现在的《岳阳日报》)上。

第一次去香港,确实令人眼花缭乱、头晕目眩。我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尤其在尖沙咀长廊观看维多利亚港湾夜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在灯光辉映下,神奇的起伏浮在海面上,犹如海市蜃楼、童话城堡,那种惊鸿一瞥,心灵的撞击震撼,简直让人不相信自己的眼睛。2018年,儿子送我回国,我们在香港停留了三天,仍是在尖沙咀长廊,看晚8时举办的幻彩咏香江的镭射表演,随着音乐的响起,维多利亚港湾两岸的摩天大楼开始超级灯光秀,五彩缤纷的灯光,相比二十多年前,更加酷炫魔幻,璀璨辉煌,可我再没有当年的惊艳震撼了。

90年去香港时,妹妹妹夫住在九龙,离弥敦道不远。每天他们一去上班,我就在弥敦道来来回回,乐此不疲逛街,看不尽的珠光宝气与琳琅满目,让我流连忘返,但我基本只看不买,囊中羞涩啊。店子里的售货小姐面熟了,问我:你怎么还没回去啊?舍不得走啊?偶尔看到青年男女在大街上搂在一起亲吻,觉得光天化日之下很不顺眼。在浅水湾游玩时,天上白云朵朵,银白色沙滩上,平生第一次看到新婚夫妇在拍外景婚纱结婚照,书上、电影中的情景近在眼前,我从左边跟着看到右边,那新娘美轮美奂,吸引我不忍离去。一晃,竟然在香港住了40来天,现在想起来,有多麻烦妹妹啊,那时真是太不懂事太傻了。回来时,妹妹买了一大堆吃的穿的送给我,现在想起来,我就像一个暴发户,一夜发了财,拎着大包小包欢天喜地赶回来。

      作者90年在香港留影

当年从香港满载而归赶回家过年,记忆中那是一个撞了大运的欣喜年,吃的零食,穿的过年的新衣全是香港货,儿子抱着一大铁皮盒嘉顿饼干不肯松手,后来过年还一直提起是他记忆中最好吃的饼干。从香港回来后,我不停地告诉身边所有人,妹妹吃的油、米是亮晶晶的,家家有电话、汽车,晚上汽车牌照会发光等等,总之,一肚子的羡慕之情难以言表!过年上班后,局领导还特请我在全局大会上作了一次香港见闻的汇报。现在回想起来也不知道说了一些什么,一句话就是香港什么都新奇,什么都好。

一切来得是如此的突然,如此迅猛,从香港回来没过两年,我们也吃上了亮晶晶的油、米,家家户户都安了电话。我们家甚至还办了汽车反光牌照厂。从上世纪到现在的网络时代,人们的生活随着科技的创新发展,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丰衣足食,光鲜亮丽,日新月异,尤其像我们这些退休的老同志,上老年大学,参加社区合唱团,老有所学,老有所乐,日子如同芝麻开花节节高!此刻再回眸过去单调乏味的时光,禁不住万分感叹!现在我们生活在一个互联网方便快捷的时代,七八十岁的老人手机上网、玩微信、抖音不亦乐乎!绝大多数家庭都拥有了汽车,出国、去港澳度假休闲已成为人们的一种生活方式,过去仰慕的物质文化生活应有尽有,幸福指数飙升、爆棚!

生活没有万岁,但年年有春天、有春节的故事,而每一个春节故事片断都浓缩了那个年代的历史背景。

近些年,来来往往美国多了,也在美国过了好几个春节。当国内亲友们忙着聚在一起吃年夜饭,看春晚,抢红包时,在美国包括儿子他们上班族正是工作进行时。疫情期间,大家都在家上班,约个周末,三五好友,叫一些外卖,家里再做几个特色菜,携家带口小聚,便是海外华人过年愉快的一天。

今年过年这几天,儿媳叫外卖,少不了杨裕兴牛肉米粉和蟹黄包。杨裕兴牛肉米粉味道很正宗,打包回家,汤是汤来粉是粉,到家后自己再将汤和粉掺和在一起,味道比家乡毫不逊色。还有为宝宝专门特制的汤粉,小艾玛也跟我一样,特别好这一口。蟹黄汤包则是全家人的最爱,过年这几天餐桌上更是少不了。蟹黄包比小笼包更小一些,皮薄而透明,中心有点浅浅的黄,汤汁丰富不油腻,咬一口让你美到心里去,而流出来的汤汁上面几乎没有浮油,全是真材实料,虽然有点贵,但物有所值。

美国过年的气氛和中国相差的太远。海外华人把中华文化带到世界各地。今年因疫情,小区春节没有华人聚会庆祝活动,但有的华人家门口挂起了红灯笼,家门口贴了福字。在西雅图和硅谷,我们家分别有两大桌人团聚,西雅图我有继母、妹妹和两个表妹,加之妹夫的亲戚围桌而坐一大家人,他们都聚在妹妹家吃年夜饭。硅谷有我和弟弟、弟弟岳父母一大家聚在一起过年,去年在弟弟的岳父母家过,今年在我家过。人团圆才有过年的感觉,如今美食不再是过年的诱惑,尤其在异国他乡,年味自然较淡,只有团聚才成为过年的焦点,所有关于过年的热闹和欢乐都在亲人围绕之中产生的。现在的年味,好像唯一保存的传统习惯就是吃年夜饭和拜年了。而拜年也让微信弄得变了味道,我虽然不喜欢群发的拜年信息,但我也用过此招拜年。其实我还是喜欢点名道姓真感情的祝福,肯定有很多人都和我一样,不喜欢刷屏的那些花花绿绿。

随着越来越多父母来到在美国工作子女的身边,一些留学生、华裔在美国都习惯在《春晚》中过年,没看《春晚》,过年就不像过年,差了一道重要的佳肴。美国华人一般也会也把这个习俗带到当地。今年因疫情取消了一切春节文娱活动,往年一般会选一个春节前后周末,由华人友协和中国学生会联合主办一台本地春晚,男女老少欢聚一堂热闹过大年。节目内容大多是央视春晚的浓缩版,包括歌曲、舞蹈、武术、相声、小品,其中也穿插着抽奖。美国虽然盛行孤独文化,其实美国人也特别喜欢热闹,前些年美国华人《春晚》中,台上台下都有不少洋面孔。

因为疫情关在家里快一年了,感觉被抑郁的情绪追着跑,我幸亏有网络,有写作陪伴。每天逛逛写写,获得等待的耐心和坚持的力量。随着2020年12月疫苗的粉墨登场,按照美国目前的疫苗接种速度,到2021年圣诞节将可以实现群体免疫,病毒有望被人类的智慧镇压下去了。我们小区65岁以上的人开始施打疫苗第一针,下个月打第二针,我大概排在4月份。有朋友告诉我,打完这一针之后,他压在心头的一颗大石头终于落下了,他可以开心过年了。听说65岁以上住在老人公寓的,政府为他们办理打疫苗的手续,他们可坐在家里等候医生上门服务。而那些些住自己房子的人,则要预约、排队才能打到疫苗。现在,有资格接种疫苗的,很少有人不愿打疫苗,因为疫苗的作用太明显了,如以色列超大规模疫苗接种的有效迹象大大鼓舞了人心。美国现在每天以130多万剂疫苗注射的速度,向群体免疫迈进,对于我们很多人来说,熬到打上疫苗,就是活久见一条好汉了。

在这次的疫情中,流动的世界突然凝固下来,无处可去,让我倾情投入写作,在纸上耕耘经历过的生活。有些多年来束之高阁、想看未看的书本,终于有了机会细细读。还有各种各样的呼吸与行走、千姿百态的故事,也有了娓娓道来、溢出指尖的愿望,成为了我精神上隽永饱满的享受,宛如小河淌水,喧响不息......

回忆跟着春风不急不忙散步,总有一些东西沉积下来,镶嵌在记忆深处。在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在回味中学到了、感悟了许多,一个时代送走了另一个时代,有回忆才有对比,才会带着感激之情生活。

       作者:赵 萍

       编辑:符  烨  制作:金 珉

..............................................

.广告. 纵情天然氧吧,感受乡村风情,品味农家乐趣。野炊、烧烤、垂钓......打糍粑、磨豆腐、摸螺蛳......七公里处卢家山庄等你来!垂询电话:18216300633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