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48533353 / 待分类 / 相比赚了大钱的,我也只是穷忙而已

分享

   

相比赚了大钱的,我也只是穷忙而已

2021-02-25  新用户485...

与我一起做一个爱学习、愿成长的人


阅读全文约需8分钟

相比赚了大钱的,我也只是穷忙


文/晏凌羊

 01 

前段时间,我很想知道别人都是如何解决小孩光吃肉、吃垃圾食品,上火很严重也不爱喝水、不爱吃蔬菜和水果的问题的。


还有,如果孩子一拿着ipad就不肯撒手,玩到连作业都不做
(可以玩,但时间太长了,耽误正常作息了)……他们又是怎么做的呢?

然后,我收到了很多建议和方法。

但是,我崩溃地发现:每一种方法,都需要父母付出很多的时间。

而我的问题不是没有方法,而是没有足够的时间。

逗号这个年纪,光靠她自己自律是很难的,很多时候还是需要大人监督,我也知道该怎么监督,但很多时候却因为时间不够用,而疏于监督或是半途而废。

以后,我会尽力把时间多匀给她一些。

还是那句话:有些人会遇到问题,不是因为方法不够,而是资源(时间、金钱、精力、人手)不够。

人生就像一个气球,这里凸起来了,那里就凹下去了。每个人都在打地鼠,而我只能尽力不让自己太偏科以致综合得分太低。

那几天,我又要出差,我很想跟大家汇报下我那几天的日程安排都是怎样的(每次出差前,都是最忙的时候,其他时间稍微好一点)

我每天早上写大概三千字的商业文案,下午写五千字的文章
(写微博,对我而言也算工作),中间安排员工干活并完成杂七杂八的事宜若干……

吃中饭的时候,我可能边吃边阅读客户资料。吃晚饭的时候,我边吃边回复微信。我每天拉屎一次,期间可能会用微信交代事宜、询问事项或赶紧网购急需的生活用品。

换言之,我工作起来的时候,几乎没有一分钟闲暇。忙起来的时候,洗漱,穿衣、吃饭、喝水、上厕所对我而言都是沉重的负担。

以前我不理解那些大忙人怎么会没空买卫生巾,买卫生巾才需要花多少时间。现在我懂了,很多时候是真的没空
(像卫生巾,我都是一囤就是半年的量)

晚上八九点回到家里,我开始陪孩子
(只有我在的场合,她才稍微自觉一点)。这是一项更耗费时间和心力的工作,养育过孩子的人都知道。我想要专属于自己的时间?对不起,至少12点以后。

我的时间花在哪里?有一部分是大家可以看到的
(比如一年写了三百万字),有一部分是客户和公司员工才可以看到的,还有一部分是家人、孩子才可以看到的。

上条关于孩子太爱吃垃圾食品和太爱玩iPad的微博的评论区,我看到了不同父母在对付孩子这些问题时采用的方法,真没有太出乎我预料的。

而我发现,不管哪种方法,都需要大人投入极大的时间和精力成本……而我的问题就在于:时间、精力和体力不大够用。

如果我像他们一样精细地育儿,可能会产生两个后果:要么公司垮台,要么身体垮掉。

近距离接触过我的人,大多很佩服我的工作和生活效率。不少人跟我说,我一年的工作量相当于他们的两年,我三小时能写出来的文章他们要花两天。

在时间和效率管理这块,我已经在力所能及范围内做到了80分
(补足那20分的话,我可能会因为把自己用得太满而疯掉,我不想再这么疯狂地压榨自己了)

我真的觉得人生就是一个打地鼠游戏。你再眼疾手快,也没办法拿满分,因为总有些地鼠是两个一起冒出来的,虽然你有两只手,但你只有一个脑袋、一双眼睛、一份注意力、一份时间。

总会有“漏网之鼠”。比如,小孩子身上冒出来的有一些不好的习惯,就是“漏网之鼠”。

你把这个问题灭掉了,另外一个问题又会冒出来。

我只能尽力让自己不太偏科、争取综合得分高一点,并且,努力说服自己接受那些“漏网之鼠”的存在,接受我自己不是全能型选手这一事实。

所谓“心有余而力不足”,说的就是这样吧。

最终的最终,你只能告诉自己:我会尽力监督,但我也放过自己。没有人能在所有领域拿满分,更何况是育儿这么大个需要别人高度配合你才能完成系统工程。拿个及格分,也可以了。其他的,看造化吧。

 02 

非创业者没法理解创业者的忙,因为他们只需抓一样,无需抓全面。

当爸的没法理解当妈的忙,因为大概率上他们对家务和育儿的参与程度比较低,社会也默许他们这么做。

非单亲妈妈没法理解单亲妈妈的忙,就像一胎家庭没法理解二胎家庭的忙。

甚至于,即使同是创业者、当妈的、离异带娃的,也因为每个人面临的困难和助力不同,大家也没法互相理解。

有句话说的是“彪悍的人生不需要理解”,现在想来还真对。人和人确实很难理解彼此,那就不再“需要”理解。

我们和另外一个人在“理解”上的交集面积,决定了我们与他人的关系深浅,但这种交集面积,也是很小的。

我觉得,如果把你们两个人比喻成相同大小的圆,这种交集面积能达到20%,就已经很了不起了,都可以做夫妻了。

就别说很多时候,两个圆的大小不一样,位置不一样,颜色不一样。

人类,或者说,世间万物,本质上都是“孤品”。

也有朋友看到我的行程,替我感到不值,总觉得我为赚点小钱把自己忙得累得要死。

说实话,这点我是承认的。

今年是创业第三年,我依旧处于比较穷忙的阶段。

今天还跟朋友在微信里聊到赚快钱的问题,我发现我本能地对这条路充满警惕,我担心自己对“回报弧”长的事情失去耐心。


一个很大的原因,是我有时候太清高了。

我会拒绝那些拿钱砸我但让我虚假站台的广告商家,没试用过的产品绝不以第一人称安利给读者,并因为这个原因把已经到手的钱退给人家。但我又需要钱,所以我还是会接广告。

我知道现阶段开某些课程可能会很赚钱,不排除将来我也会开课,但我一定把课程尽量做扎实,并且不会采用“成功学”的营销方法
(即,买了我的啥啥啥,你会一定能啥啥啥)

我愿意把时间花去写书,虽然稿费少得可怜,只是因为我对纸质书有情结,看到自己的文章变成铅字会高兴。对读者来说,买书也比买课便宜。

做自媒体,我从来没有买过粉丝、刷过数据………目前这么点粉丝,全是靠自己不断输出,一点一点吸引来的。别人积攒二十万粉丝,只需要几个月,而我用了八年。我知道,很多大流量、畅销书可以靠钱砸出来。我也知道,很多大V发一条广告的收入,顶我发一年。so what?

我会在自媒体上坦白我也有搞不定的人和事,坦白某天晚上我哭了……从来没有打过“白富美”、成功人士、啥都搞得定的“人生导师”的人设,还经常一言不合就怼粉丝。

我从小都不是那种会下“巧夫”的人,只会下“笨功夫”。以前一直不明白为啥会这样,后来有个学命理的朋友说我这个八字一看就是个“多劳少得”的劳碌命,虽然我知道他大概率上可能是瞎扯淡,但我还是释然了。

在下“笨功夫”这条路上,我真的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我会本能地、习惯地走这条并不讨巧的路,十头牛都拉不住。命。


很多时候,我真能看明白别人都是怎么赚大钱的,但我就是不想走他们的路。在体制内待了那么多年,我的腰哪怕弯得勤一点,都可能不是那样子,但我不愿意。现在出了体制,有些能赚快钱、赚大钱的路,我有能力、有条件走,但我还是不愿意。

也有很多朋友替我着急,因为他们觉得我付出太多而收益太少。其实,我也明白:哪怕放低点底线,不那么容易感到羞愧,我就不会过目前这样的生活。

我觉得自己活得挺拧巴的。看别人赚了钱,我可能会眼红,但我就是不想用同样的方式去赚。为啥会有这种莫名其妙甚至没啥意义的坚持,我也说不上来。就是不想。宁肯累死,也不想。

就好比我司现在做项目,也有很多人暗示我通过贿赂的方式去拿订单,但我就是不愿意,
因为我觉得那是一条暗黑的不归路。别人做了,心安理得。我若做了,心理成本高到我付不起。

你与其说我是有点小清高,不如说我是胆小、气性大。就连离婚,在很多人看来也是我清高、气性大。在他们看来,我睁只眼闭只眼就有豪宅住、有豪车用了,非得那么辛苦自己买房买车、当单亲妈妈干啥呢?

前段时间我不是在微博上讲了我们被一个保安拦在别墅酒店门外半个多小时的事儿嘛。

有网友支招:遇到这种情况,你给他个五块钱红包,可能就搞定了。

我一听就炸了,直接回复:“老娘宁肯被气得冒烟,也绝不惯这种社会风气!”

我是不知道拿出微不足道的五块钱就可以解决这事儿的“圆融之道”么?不是。

我是觉得,我要是给了这五块钱,我就欠了这个世界五百万。

不亏欠,即心安。

穷就穷点吧。

以上。

全文完

欢迎分享或转发

这是最好的鼓励

 一点碎碎念 

从去年开始,发现自己不能沾一丁点酒,不然胃一定会作妖。今天发现自己不能多吃油腻荤腥,不然“急性肠胃炎”又来犯(症状是上吐下泻)………年纪大了,感觉身体好娇气。

身体难受的时候,想到“哪天我要是挂了,我女儿得多可怜啊”,几乎要泪崩。现在身体舒服点了,又开始豪情万丈:来吧,老娘还能再战五百年!

ps:谢谢你的时间,我们相约明天见哦。

关注「晏凌羊」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