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坛区 / 髙低烧昏迷下... / 黄锡琨治疗小儿高热验案4则

分享

   

黄锡琨治疗小儿高热验案4则

2021-02-26  金坛区


第 1609 期

作者 / 李荣平 镇江市中医院

编辑 / 刘刚 ⊙ 校对 / 张芊芊

本文内容摘自国家正规医学图书、杂志、报刊等,文底有具体来源出处。文章标题为原标题、文中内容提取。无丝毫夸大、诱惑、违背客观事实的文字、图片、视频等内容,无丝毫恶意煽动、混淆、误导用户等内容。一切均为原文展现,追求真实、可靠、权威。可根据来源出处去查原文件,看是否一致。

业师黄锡琨(1930—2013),号瑶庭,镇江市名中医,15岁在镇江仁寿药号学中药、针灸,后师从省内著名儿科喉科专家褚润庭随诊18年。黄师从医68载,日门诊量100余人,一生处方量约200万张,德艺双馨,在镇江地区享有极高声誉,获”镇江好人”荣誉称号。小儿高热多由外感六淫之邪或疫戾之气侵及机体,或乳食所伤,或暴受惊恐,导致阴阳失调,且小儿为纯阳之体,“阳常有余,阴常不足”,故易引发高热。黄师治疗小儿外感高热,强调“四诊合参”,首重望诊,尤其推崇咽诊、舌诊,通过察面色神态,观形体肌肤,审苗窍,看舌态,视咽喉,来判断病证的表里轻重缓急。治疗上组方灵活,用药轻灵,尊崇但不拘泥古方,因小儿为“稚阴稚阳”之体,故少用攻伐;小儿“易虚易实”“易寒易热”“随拨随应”,故急性热证开方1~2剂,随证加减,变化出神。笔者自1988年以来,有幸随黄师侍诊20年,今收集其治疗小儿高热验案4则,介绍如下。

1 外感高热宜辛散解表、苦寒泄热

刘某,女,4岁。2003年5月6日初诊。高热咽痛1天。患儿1日前淋雨后骤起高热,恶风少汗,热峰40.3℃,咽喉红肿疼痛明显,服退热药后体温下降不明显。刻下:面红头痛,鼻塞、流浊涕,烦躁不安,饮食稍减,咽部充血明显,两侧乳蛾红肿明显,有黄色分泌物附之,舌质红、苔薄黄,脉浮数有力。血常规:白细胞22.03×109/L,中性粒细胞90.0%。证属外感风热,侵及肺卫,邪毒搏结咽喉。治拟辛凉解表,清热利咽。方选银翘散加减。处方:银花10g,连翘10g,淡豆豉10g,牛蒡子10g,薄荷3g(后下),土牛膝10g,青蒿10g,前胡10g,柴胡10g,黄芩5g,山栀10g,桔梗5g。1剂,水煎服。2003年5月7日二诊:服药当晚热稍退,热峰为38.9℃,咽喉红肿疼痛稍好转。面红唇干,口渴欲饮,不欲饮食,咽部充血,两侧乳蛾红肿,有较多黄色分泌物,舌红、苔黄,脉洪数有力。血常规:白细胞19.36×109/L,中性粒细胞85.72%。辨为热在气分,拟清气泄热。方选竹叶石膏汤、银翘马勃散加减。处方:淡竹叶 10g,石膏 20g(先煎),青蒿 10g,前胡10g,柴胡 10g,葛根 10g,银花 10g,生大黄 3g(后下),马勃5g,土牛膝10g,薄荷3g(后下),蒲公英10g。2剂,水煎服。2003年5月9日三诊:2剂药后热退,咽痛明显好转,咽部充血,两侧乳蛾红肿,已无脓性分泌物,舌红、苔黄腻,脉滑数。血常规:白细胞6.96×109/L,中性粒细胞43.12%。证属热毒搏结咽喉。治拟清热解毒、利咽消肿。方选银翘马勃散加减。处方:银花10g,连翘10g,天花粉6g,贯众7g,天葵子7g,制大黄3g,马勃5g,土牛膝10g,七叶一枝花10g,蒲公英10g。3剂,水煎服。3剂药后,患儿咽痛消失,咽部无充血,扁桃体无肿大。

按:患儿病之初,风热之邪侵及肺卫,邪毒搏结咽喉,则发热、咽痛、乳蛾红肿;肺气失宣,气道不利,则鼻塞喷嚏、流浊涕;风热上扰则头痛。以牛蒡子、薄荷辛凉解表,银花、连翘、土牛膝、黄芩、山栀清热利咽,青蒿、前胡、柴胡解表退热,桔梗载药上行,淡豆豉解表宣郁。二诊辨为热在气分,热伤津液,则面红唇干;引水自救则口渴欲饮。以石膏清热生津,竹叶清热除烦共为君;银花、生大黄清热解毒共为臣;薄荷、马勃、土牛膝、蒲公英利咽喉共为佐使。诸药配伍,退热利咽喉,使热清烦除,气津两复。三诊热退,咽痛明显好转,治以银花、马勃清热解毒,七叶一枝花、土牛膝清热利咽,连翘、天葵子、制大黄、贯众、蒲公英、天花粉清热解毒利咽喉。

2 疫毒高热宜开门逐寇、清热解毒

李某,女,3岁。2009年7月3日初诊。高热、腹泻半天。患儿昨夜哭闹,家长予冰酸奶1瓶,食后当夜腹泻5次,泻势急迫,夹有黏冻,时而赤白相间,腹痛,里急后重,高热不退,测体温39.8℃,口渴喜饮,呕恶未吐,小便短黄。口服退热药后来我处就诊。舌质偏红、苔薄黄微腻,脉滑数。大便常规:脓细胞20~25个/HP,可见吞噬细胞;血常规:白细胞21.18×109/L,中性粒细胞89.5%。证属外感秽戾,湿热相搏肠间,传化失司。治拟通因通用,清肠分利。方选白头翁汤、葛根芩连汤加减。处方:白头翁10g,大黄3g(后下),煨葛根10g,黄连1g,炒黄芩6g,辣蓼10g,鸡苏散10g(布包),马鞭草10g,青蒿10g,柴胡6g,煨木香3g,炒车前子10g(布包)。1剂,水煎服。2009年7月4日二诊:腹痛、腹泻减轻,热势下降,退而未尽,神疲纳少,舌质红、苔黄腻,脉滑数。大便常规:脓细胞10~15个/HP,无吞噬细胞;血常规:白细胞15.58×109/L,中性粒细胞79.4%。证属湿热相搏肠道,传导失司。治拟清肠化湿、分清泌浊。方仍用葛根芩连汤、白头翁汤加减。处方:黄连1g,白头翁10g,制大黄3g,煨葛根10g,炒黄芩6g,鸡苏散10g(布包),马鞭草10g,辣蓼10g,青蒿10g,煨木香3g,炒白术10g,白芍10g。2剂,水煎服,日1剂。2009年7月6日三诊:腹痛止,低热便溏,体温37.5~37.7℃,神疲纳少,舌质红、苔黄腻,脉小数。大便常规:脓细胞1~2个/HP;血常规:白细胞7.58× 109/L,中性粒细胞48.76%。证属湿热留恋肠间,累及脾土。治拟清肠化湿,健脾止泻。方选葛根芩连汤、参苓白术散加减。处方:黄连0.5g,炒黄芩3g,煨葛根10g,马齿苋10g,炒党参10g,煨木香3g,炒白术10g,白芍10g,茯苓10g,甘草3g。2剂,水煎服,日1剂。2剂药后患儿痊愈,大便常规检查正常。

按:患儿于不洁饮食后出现腹泻,泻势急迫。腹痛,里急后重,夹有黏冻,赤白相间,高热,小便短黄,舌红、苔黄腻,脉滑数等皆为湿热相搏之象。初诊用白头翁、大黄、黄连、黄芩清解胃肠湿热;大黄泻热通便,通因通用,开门逐寇;葛根解表退热,生津升阳;鸡苏散、马鞭草清热化湿;辣蓼、车前子清肠化热;青蒿、柴胡清热;木香行气止痛。木香、葛根旨在加强健脾之功效。二诊时诸证好转,辨证仍为湿热搏击肠间,治宗原法,方中去柴胡、车前子,加白芍、白术和营缓急健脾,其中黄连、白头翁为君,大黄、黄芩、鸡苏散、马鞭草共为臣药,其他为佐使。用制大黄,去其泻下通便之性,存其清热泻湿之效。三诊时辨证属于肠间湿热留恋,脾土受累,方选葛根芩连汤清肠化湿,化裁参苓白术散健脾止泻,方中黄连、黄芩用量减小,以防苦寒败胃。药服2剂,终于痊愈。

杨某,男,9岁。2005年3月12日初诊。高热5天,头痛、呕吐1天。患儿5天前在外院确诊为腮腺炎,予对症治疗无明显好转,呈稽留高热,热峰40℃。昨日起患儿诉头痛,喷射状呕吐1次,精神萎,经腰穿等检查确诊:腮腺炎并发脑炎。给予甘露醇脱水降颅压、抗病毒、冰敷、口服退热药等,患儿仍高热不退,经朋友推荐来黄师处就诊。刻下:神昏嗜睡,精神萎靡,高热,体温40.1℃,两耳下漫肿,疼痛拒按,头痛项强,烦躁便结,口干欲饮,舌质红、苔黄腻,脉滑数。证属外感风温疫毒,毒疫之气上攻于脑,邪热内陷。治拟清热解毒,息风开窍。方选普济消毒饮、白虎汤、柴葛解肌汤、蒿芩清胆汤加减,处方:生石膏60g(先煎),知母10g,水牛角20g(先煎),钩藤20g(后下),炙僵蚕20g,大青叶10g,黄连5g,青蒿15g,柴胡10g,连翘10g,黄芩6g,葛根15g,马勃6g,天花粉10g,蒲公英15g,甘草5g。3剂,水煎服。2005年3月15日二诊:精神转佳,已无头痛,热势渐减,体温在37.6~38℃之间,两耳下疼痛亦减轻。神疲纳少,尿少色黄,舌质红尖有芒刺、苔黄腻,脉滑数。治拟凉血解毒。予普济消毒饮、蒿芩清胆汤、清营汤加减。处方:黄连2.5g,黄芩6g,大青叶10g,玄参10g,青蒿15g,柴胡10g,生石膏30g(先煎),马勃5g,水牛角20g(先煎),炙僵蚕20g,淡竹叶10g,白芍15g,天花粉10g,蒲公英15g。3剂,水煎服。2005年3月18日三诊:低热夜甚,体温37.2~37.3℃,口干心烦,神疲多汗,时觉头晕,舌红少苔,脉细数。治拟滋阴清热,方选沙参麦冬汤加减。处方:人参叶10g,青蒿10g,生地20g,天冬10g,麦冬10g,玄参10g,白芍10g,乌梅6g,北沙参10g,玉竹10g,橹豆衣10g,甘草3g。5剂,水煎服。药后患儿痊愈。

按:患儿腮腺炎高热5天后出现头痛项强、神昏嗜睡、烦躁便结、口干欲饮、舌质红、苔黄腻、脉滑数,此等症状,皆为疫毒之气上攻于脑,邪热内陷所致,治拟清热解毒、息风开窍。方中石膏清热生津、止渴除烦,水牛角清热解毒、凉血定惊,共为君;大青叶清解热毒,黄连清热泻火解毒共为臣药;钩藤、僵蚕清热平肝、祛风止痉,知母清热养阴,青蒿、柴胡、葛根退热,连翘、黄芩、天花粉、蒲公英、马勃、甘草清热解毒,共为佐使。二诊时患儿神清,诸症减轻,治则不变,方中去知母、钩藤、葛根,石膏,黄连减半加玄参、白芍、淡竹叶凉血和营、清热除烦。三诊辨证属热伤气阴,以北沙参、生地、天冬、麦冬、玄参、玉竹滋阴,白芍、乌梅、甘草酸甘化阴,青蒿退虚热,人参叶益气养阴,穞豆衣除热、止汗。

3 惊恐高热宜安神镇惊、平调阴阳

邵某,男,2岁半。2010年1月10日初诊。高热、惊惕1天。患儿昨日在电影院看3D电影,受惊吓后出现哭闹烦躁,夜间高热,面青不安,欲要人抱。刻下体温39.1℃,血常规检查及体格检查均无异常,舌象正常,脉数。证属惊恐伤神,阴阳失调。治拟安神镇惊,平调阴阳。方选:远志丸加减。处方:远志10g,炙僵蚕15g,石菖蒲6g,茯神10g,龙齿15g,钩藤15g,菊花6g,灯心草3g,矾水炒郁金10g,甘草5g。3剂,水煎服。后该患儿以他疾就诊,问及此事,答服药1剂,热即退,也能安睡,为巩固治疗,3剂药皆服完,患儿康复。

按:患儿暴受惊恐,阴阳失调,而致高热;惊则气乱,恐则气下,热扰心神,则烦躁哭闹。方中远志、菖蒲、茯神、龙齿安神定志,钩藤、菊花息风定惊,矾水炒郁金、灯心草解郁清心。诸药配伍,以图安神镇惊、平调阴阳,神安,阴阳和,热自退焉。

黄师治疗小儿外感高热,详察病史,循因施治,往往三二剂中药,即效如桴鼓。黄师认为:小儿外感高热,病初邪在卫分,即发热半天至一天内,多属于太阳经证,往往先用辛散解表、透热达邪之法;当病情进展,出现身大热、口大渴、脉洪大滑数等气分征象时,说明病已入阳明经,可用辛寒之石膏,甘淡寒兼备之淡竹叶,甘寒之苇茎、芦根,互相配伍,解肌清热,除烦止渴;如热邪进一步深入,出现腹满胀痛、烦躁便秘等阳明腑实证的征象,可使用山栀、黄芩、黄连、大黄、知母等苦寒药物,以清里热;退热同时,还须对因对症治疗,如咽痛则解毒利咽,抽搐则息风定惊。黄师治疗疫毒高热,不妄用清解,他认为疫毒高热患儿,体质较为强盛,正邪相搏,发为高热,此时宜开门逐寇,驱邪有利于退热,常将大黄与山栀、黄连等药物同用,通因通用、清热解毒。针对小儿惊恐高热,黄师认为,小儿以“肝为先天”,“肝常有余,脾常不足”,小儿脏腑娇嫩,形气未充,心神怯弱,暴受惊恐,造成阴阳逆乱,引发高热,治疗小儿惊恐高热,宜安神镇惊、平调阴阳,药以龙齿、珍珠母为君,远志、茯神为臣,青蒿、石膏、柴胡、连翘、黄芩、葛根、大青叶、黄连、知母、水牛角、白芍、甘草互为佐使。黄师治疗热病,喜用性味相近之药对,以增强疗效,如前胡与柴胡、木香与葛根等。

提示:转载请注明来源 “岐黄民间传承公众号”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