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l1bwcdm / 文件夹1 / 【情深缘起】不是情书

分享

   

【情深缘起】不是情书

2021-02-27  hl1bwcdm

1.

09年我事事不顺,本已经做好复读的准备,却莫名其妙地因为成绩高出估分六七十,被胡乱填写的第一志愿录取,来到了这个我不喜欢的城市不喜欢的学校,学着不喜欢的专业。

你说如果是你一定会选择复读,我说我是一个得过且过不会冒险的人,再说如果复读不就遇不到你了么。你说得了吧小样儿,嘚瑟。

那是一个秋高气爽的傍晚,我下午第二节没课在校园里百无聊赖地闲逛,主楼通往宿舍的林荫大道上铺满了梧桐落叶,踩上去脆生生地嘎吱作响,让人心生愉悦,十分解压。靠近宿舍区的路段,鳞次栉比的排列着一个个社团的招新摊位。

远远我就看到了你,那天你穿着一身粉红色的和服,手撑一把水墨纸伞,顾盼生姿。

你在漫研社的招新摊位前做看板娘。

好吧,我坦白,我当时的确是纯粹而浅薄的被你的美色所吸引,原本对漫画动画毫无兴趣的我才报名了漫研社,某天我故作诚恳的对你说。 你哈哈大笑说,哎呦喂,小姑娘嘴巴今儿可是抹了蜜啊,说话这么甜,快过来让大爷亲一个尝尝到底甜不甜。

漫研社的报名表难度堪比B站早年的入站答题试卷,我入社原本就动机不纯,且对漫画动画一窍不通,对着报名表一个头两个大。

就在我抓耳挠腮之际,你悦耳的声音将我搭救:“同学,同学,要不要加入我们的Cos部,我们有个角色特别适合你。”你对“特别”加了重音。

我四下环顾,左右无人,确定你真的是在和我说话之后,站起身疯狂点头。

“《银魂》看过么?”你说。 我将点头改为摇头回应。

你似乎长舒一口气,又将我上下打量一番后说:“我们这里有个王子的角色特别适合你,身高外型气质你都是这位王子的不二人选,就是你现在太瘦了,想Cos的话得再强壮一点。”

入学那年身高182cm,体重135斤的我勉强还可称得上清瘦少年。

“你如果愿意参加的话就在报名表上签个字吧,个人信息之外的内容我都帮你填好了。”说罢你把报名表递到了我面前,像极了诱惑杨白劳签卖身契的黄世仁。

心花怒放的我哪里顾得上这许多,继续一边疯狂点头一边签了“卖身契”。

回宿舍的路上,我心跳声的扑通扑通盖过了落叶的嘎吱嘎吱。

走到宿舍门口的功夫我已经把我和你孩子的名字都起好了。

直到晚上我才回想起应该好好提前做点功课,下次见面才能和你有点话题。

什么动画什么角色来着?

我打开搜索引擎,输入“银魂  HATA王子”,也知道了原来今天你Cos的角色叫志村妙。

之后在一起的日子里,你叫我HATA,我叫你妙妙。

2.

别人为爱减肥,我为你长胖。

虽然看起来特不正经,但我当时的确为了能扮演好HATA认真做了一份增肥计划:

1.每日多一瓶600ml可口可乐;

2.早餐加一个包子;

3.午餐多2两米饭;

4.晚上10点后加一顿夜宵;

5.......

...  ....

人算不如天算,那年赶上甲流肆虐,虽远不如今日新冠疫情如此沉重,但一时间也人心惶惶,全城戒备。

全校唯有我所在的男生3号楼有五位兄弟不幸确诊,学校对我们进行了长达40天的封楼隔离,连每日三餐都是由身穿隔离服的专员给我们定时定量配送。

我发短信给你,吐槽每天的隔离配餐有多难吃,我的增重计划还没开始就得夭折了。

你回信:“明天中午等我电话。”

那时还没有网课,不到一周的隔离就已经完全打乱了我们的生物钟。宿舍拉上窗帘昼夜不分,过着睡醒了打DOTA,打累了就上床睡觉的颓靡生活,我顺便恶补了一下《银魂》。如果不是记得你说过中午给我打电话,我被你电话叫醒时真分不清是半夜12点还是中午12点。

“HATA,你在哪个宿舍?”你的声音在电话里依然十分动听。

“阿妙,我在3号楼学府打印店正上边三楼。”我从床上一个弹射起立,走到镜子前于事无补的整理了一下蓬乱的发型,把声音酝酿到尽可能清晰正经后说。

“功课做的不错嘛,你现在到阳台来,我在楼下,你把饭卡给我。”

“好!”

我握着手机小心踱步到阳台,怕吵醒还在熟睡的室友。

拉开窗帘,好一个灿烂晴天,几天不见日光的我被刺得睁不开眼。而此刻楼下抱着一个KFC全家桶在向我招手的你,竟比正午阳光更显闪耀。

“我怎么给你啊?”明明还通着电话,你却大声喊了出来。

“你等等哈!”我的音量也被你带跑偏,大声道。

我慌忙跑遍附近几个宿舍,终于借到了足够长的尼龙塑料绳,把绳子绑在洗衣桶上做了个简易吊篮,回到阳台给你比了个OK的手势。

一番忙活终于把全家桶安全拿到了手里,你在楼下看着我把吊篮安全着陆放稳后,又拨通了电话,模仿港派黑帮大佬的低沉语气说了句:“为社团做贡献,为社团牺牲,不会亏待你的,第一餐友情赠送。”

不待我说声谢谢,你就直接挂断了电话,拂袖而去,深藏功与名。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这么可爱又这么有趣的人呢,望着你的背影,我抱着炸鸡桶憨憨的想。

那时的我真的是和HATA一样的バカ(Baka),居然信了你的鬼话,既忐忑又心安理得地做了一个多月莴苣姑娘,享受你免费的VIP外卖服务。

一个月里我拉满了宿舍楼内的仇恨值,每每到吃饭时间,我还没接到你的电话,就能听到窗外有楼内的男生在阴阳怪气地替你大声报信:长发公主~~你的弗林·莱德在楼下等你~~~

世间唯一严格遵循能量守恒定律,付出必有回报的事情就是体重。

一个月隔离结束后,“出栏”之时我不负所托,体重已经由135斤涨到了175斤。

在第一次外景拍摄结束后的庆功宴上,酒过三巡,饶是我酒量不错亦有些微醺。我身上如今本就局促的XL号T恤在肚皮灌满啤酒后更显力不从心。你笑嘻嘻地走过来拍了拍我的大肚皮,老嫖客似地说,放心吧,既然把你肚子搞大了,大爷我会负责到底的。

我想说去你的,能不能把表白的事情让我来,结果却打了个酒嗝儿。

你笑得更没心没肺了。

那天我们在校园里走了一圈又一圈。

第一次牵手,我把你的手放在我的口袋里,你说大肚腩也不是一无是处,很暖嘛。

第一次接吻,却忘记我穿的尼龙面料羽绒服与你身上的呢子大衣已经并排摩擦太久,一时间火星四溅,甚至闻到了一阵蛋白质的焦香,我和你边痛边傻笑。

后来大学期间我尝试过很多次减肥,可长胖一出溜,减肥却真难,每次都以失败告终。你安慰我说没关系,大肚腩多好,摸起来有手感,枕着舒服,靠着有安全感,你就是喜欢。

3.

你喜欢躺在我的大肚腩上问,是在哪一个时刻哪一个瞬间让我感觉“认定是你”。

也许是这一刻:

第一次租房后,我们一起去超市添置日用品,我推着超市购物车屁颠儿屁颠儿地跟在你后面,你以一种要把超市搬回家的热情扫荡着货架。纸巾、牙膏、沐浴露、洗发水、各种日用品食品,所有东西你都挑选最大包的家庭装。我说姐姐,虽然大包装实惠,但咱不一定住多长时间,未必吃得了用得完,那小窝也放不下。你回过头一只手气势十足地撑在已经冒顶的手推车上,另一只手略显吃力的托举着一大瓶家庭装沐浴露,盯着我的眼睛郑重其事地说,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家,这样才有家的感觉。

也许是这一刻:

我带你回家参加姐姐的婚礼。我是个极没有安全感的人,虽然酒量不错,但极少喝醉,但那天很开心喝了特别多,断片儿前只记得我一直拉着你的手。醒来睁开眼看见的是你愠怒的表情,你说你个HATA下次再敢喝这么多醉成这样,看我怎么收拾你,胃不要啦肝不要啦。

即使是这时候,你的手也没有放开我。

也许是我站在宿舍阳台看着你抱着KFC全家桶的那一刻,或者就是我第一次见到你的那一刻,或者是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刻。

4.

可是最后我们还是分手了。

有那么那么多让我们彼此坚定认为对方就是对的人的“那一刻”,我们依然走到了分手,是不是也恰恰证明我们真的不合适。

我们的性格本就不合,后来愈发会因为琐事争吵,在分手前的一段时间,我们手握最丑陋最恶毒的话语为武器,全力刺向彼此最脆弱的软肋与逆鳞,刀刀见红,仿若不死不休。

可后来包括此刻我关于你的记忆,似乎是哪里出了差错,最后留在心里的却净是些温柔的事。

分开前的最后一晚,我们谁都没有说话,只是疯狂的相互索取,仿佛想要证明对方身体里对彼此还有最后一点爱。

第二天早晨我5点半起床,给你做了简单的早餐,牛奶煎蛋火腿吐司,冰箱里鸡蛋只剩最后一个,却被我煎糊了一面。

出门上班,我知道你醒着,但我没有说再见,你也没有说话。

你说分开没什么遗憾,只是有一点不甘心。

如果我有什么遗憾,可能是那天出门前没有再吻你一次,没有好好对你说一声再见。

中午12点我收到你的微信:就到这里吧,我们以后不要再联系了。

彼时你已坐上回程的高铁,之后将飞往与我时差7小时的另一个国度。

下午上班我心不在焉,脑中构思了一万种回复。

我也是这么想的。

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希望你遇到比我更好的人。

祝你再遇不到比我好的人。

滚吧。

我还爱你

对不起。

谢谢。

... ...

一直纠结到下班前,我终于在微信对话框打出四个字。

一路顺风。

点击发送,显示对方拒收。你已经把我拉黑了。

回到家想喝一罐啤酒。冰箱门上一张新的便利贴上用你一贯利落的笔迹写着:

好好吃饭,好好照顾自己。

我打开冰箱门,原本空荡荡只零星有些酒水的冰箱,冷藏室冷冻室都被食品塞的满满当当。

你太卑鄙,最后还要放一发冷枪,然后逃去了我再也看不到的地方。

那天我站在冰箱前哭得像个200斤的傻B。

5.

我承认忘记你对我来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注册了一个微博小号,怕你看出来,精心伪装成营销号的模样关注你的动态,虽然我的账号已经被你拉黑,但我怕用大号不小心手滑点赞。我震惊自己居然干出如此猥琐下作卑微之事,这让我的自我厌恶程度达到了新高。

我请年假去了一次里昂,凭着和你学的几句塑料法语硬是在里昂瞎逛了一星期。

在没有你的城市,我知道你百分百不会再出现,却在每一个转角每一个路口,看每一个背影都像是你,幻想与你偶遇。

可当真来到你所在的城市,有了百分之一相遇的可能,我却如此害怕遇见你,有意无意避开所有你可能出现的地方。

不知能说什么,也不想、不敢打扰,像个小丑。

亨利米勒说忘记一个女人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她变成文学,可是我既不爱文学,更不懂文学,除了课本以外带字的书都没看过几本。

你曾经常说,如果我给你的和我给别人的一样,那你就不要了。你要你是我世界里的独一无二。

工科直男的我不懂是什么意思,且对这种矫情文艺的无病呻吟嗤之以鼻,直到很久之后我才知道这句话前半句是出自作家三毛之口。

你是三毛,

遗憾的是我不是荷西。

愚蠢的HATA只能用更加笨拙的方法来忘记你。

减肥。

也许我减到与你相遇前的135斤,时光就可以倒带回到我们相遇之前,那天依旧秋高气爽,林荫大道上依旧铺满了梧桐落叶,踩上去脆生生地嘎吱作响,让人心生愉悦,十分解压。不同的是这一次你的纸伞挡住了我的视线,我们就此擦肩而过。

当我回到135斤,我就可以没有心里负担地扔掉你买给我的所有XXXL号衣服,消除掉你存在过的痕迹。

只是还有一个最重要,支撑着我成功减肥的原因,我从来没有对人说过。

世间唯一严格遵循能量守恒定律,付出必有回报的事情就是体重。

电子秤上的数字终于再次回到了67.5kg,我一件一件打包好与你有关的衣服,送到了小区里的捐赠箱。

也许是减肥真的删除掉了你曾留在我心中的痕迹,也许单纯不过是因为时间的魔法,我终于习惯了没有你的生活。

后来这些年我又有过几段感情,也各自有着炽热如火的热恋时光,爱她们时也许胜过当初爱你。

起初我依旧会时常登陆那个微博小号看看你的动态,你也早已开始了新的生活,有了新的恋人。随着时间的推移频率越来越少,以至于很长时间我都忘记了这个账号的存在。

我们终于成为偶然相交过的两条直线,渐行渐远,终不相见。

少年时我们觉得五年那么那么漫长,足足有我们人生的四分之一,如今我们分开的时间长度已经超过了在一起的五年,并将永不回头的继续前行。

6.

前几日偶然从曾经共同的好友口中得知了你即将结婚的消息。

心中没有触动是假,只是回想起曾经的种种,仿佛是在看别人的电影,他人的故事。

我再次打开了那个微博小号,输了三次密码之后终于成功登陆。

照片上的你还是那么阳光,自信,美丽,闪耀,多了幸福。

我本想留言说些祝福的话,想想还是作罢。但始终压抑不住这突如其来,不合时宜的倾诉欲。

最终还是没有在你的账号下留言,只是用这个微博小号发了它的第一条微博:

对不起,直到分别的最后,如此普通的我也从没有给过你什么这世界上的独一无二。

不过曾经我给过你而你又喜欢的大肚腩,我再没有给过别人。

新婚快乐,要幸福呀,妙妙。

在我准备退出登录换回大号时,这个0人关注的微博小号突然弹出消息提醒“你有一条新评论”:

谢谢,我收到了。你也是,HATA。

是你的头像。

7.

恩。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