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大河南 / 待分类 / 李青梅:春在水墨中发芽

分享

   

李青梅:春在水墨中发芽

2021-02-28  乡土大河南

无论走多远,家乡总是我们最温暖的牵挂

Hometown Sheqi

给在外打拼的家乡游子一个寄放心灵归宿的地方

  乡土文学   

春在水墨中发芽



作者 | 李青梅

原创 | 乡土赊旗(ID:gh_06d145e3125e

雨水时节,雨露滋润,万物生发。在我国,雨水节气过后,意味着降雨开始,雨量渐增。
喜欢杜老的诗:“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喜欢那一幅早春的景象,喜欢雨水洗春容,平田已见龙的春意盎然。

今年的春天来的有点急不可待,雨水节气刚过,有些树上,嫩芽已挂在枝头,梨花含苞欲放,邻居家门口的一株樱桃树,往年要在春二三月花开,今年由于气温骤升,这两天正次第怒放。樱桃花若雪,引来一树的蜜蜂在花朵里钻来钻去。

午饭时公众号《乡土赊旗》的特约作者刘万营老师,发给我一张他培育的铁梗海棠含苞待放的图片,并慷慨地要分我一株。我内心萌生一种情愫:趁着春光,迎着春风,到野外走走,寻觅春的足迹,嗅嗅春的气息。

许是心有灵犀,好友杰正好约我去田间挖荠荠菜和茵陈,真是一拍即合。
我们信步走向田野,这二月家乡的田野,大块小块的麦苗随意地铺着,在那些燃烧过露出地皮的黑灰色草灰处,一株株顶着干尖的茅草根处发出了新芽。“草色遥看近却无”星星点点的新绿,点缀在田埂、路边,有的浓,有的淡。
天空很明净,抬头望苍穹,湛蓝色天空的边缘是灰蓝色的,虽不像渲染的中国画那样深浅分明,但碧蓝、天蓝、淡蓝……似乎在向无边无际的四周浸染,那么祥和宁静。映着淡蓝色的天空,不远处灰白色的杨树枝头,泛着的淡青色依稀可辨。墨染的柳梢已褪去枯色,嫩黄的枝条上,柳芽吐绿,在阵阵微风吹拂下,云袖轻舞。
漫步田野,途经一口池塘,在阳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池塘里,几只野鸭轻快地游来游去。我加快脚步,想要拉近它们与镜头的距离,不料它们却迅速地向池塘深处的干草丛里藏匿。一只野鸭好似受到了惊吓,急匆匆掠过水面,向草丛里飞窜。“微动涟漪,惊起沙禽掠岸飞。”可能是我的脚步声,惊扰了它们的宁静,它们一直躲在干草丛里,啁啾不停。
午后的阳光很温暖,春风轻拂,很是惬意。这时候,天上的风筝也渐渐多起来,耳边时不时地传来孩子们银铃般的笑声。远处三、五只白羊,散在绿色的麦浪里,点缀着这个春天。人勤春早,春地早已翻过,静静地等待着春雨的滋润。一冬无雪,两块麦地里,人们忙着雾管浇麦。梨花开,春带雨,盼望一场春雨的到来。

在田野里游走,我们偶遇到一位年轻的妈妈,带着六、七岁的女儿,在田埂边挖茵陈。一搭话,那位母亲就说:“去年挖晚了,想蒸着吃时错过了季节。今年气温高,茵陈发芽早,早点挖些蒸蒸吃”。她们粉白嫩红的脸庞,在和煦的阳光下,给人“人面桃花”的感觉。
“正月茵陈,二月蒿。”每年的正月十五前后,我也会挖来茵陈蒸着吃或洗净晾干了泡茶喝。不过,比起在田埂的干草丛里挖,我更喜欢在那些年内翻过的垡子地边寻找。当你在纯净的黄褐色土壤上寻找,突然看见一棵、两棵,不,或是一片、两片,手掌心般大小,全身覆盖着细绒白毛的嫩芽时,心情是何等的愉悦。而且,你还可以避免躲藏在草丛里的苍耳子对你的突然亲吻,你只要轻轻一挖,便可见粉紫根部下白色的嫩根,水水嫩嫩的,吹弹可破,像极了刚生下来还来吸尽胎质的婴儿,粉紫、白嫩,让人爱不释手,心生爱怜。
“蓝蓝的天空上白云飘,白云下边羊儿跑”,儿时的家乡,青砖黛瓦,茅屋篱笆,鸡鸭飞鸣,牛羊奔跑,沟河草木,小桥流水,总能捕捉到墨韵之气。如今,我倾慕的一阙春色,已在水墨中孕育和发芽。云色轻还重,风光淡又浓,嫩芽疏亦密,花色影重重,这一切都使人想着一样东西-生命。
记起了林清玄《去做人间雨,清凉遍人间》里的话:用我轻柔的风和微弱的雨,温一壶月光给你下酒,然后慢慢告诉你,要为重活的高兴,不要为逝去的忧伤。
春天,这个孕育新生命的季节,给万事万物贮满新的希望,种子已带着沉甸旬的希望上路。逝去的已无可挽回,重活的就在眼前,那么,就让我们怀揣希望,为新生命鼓足力量。

作者简介

作者:李青梅,女,社旗县苗店中学教师。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