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林之家 / 品红楼梦 / 贾府的元宵节:让我们看尽奢华热闹的背后...

分享

   

贾府的元宵节:让我们看尽奢华热闹的背后,产生了不祥的预感

2021-02-28  茂林之家

作者:张引娣

贾府的元宵节:让我们看尽奢华热闹的背后,产生了不祥的预感

偶然读到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我就想起了《红楼梦》中过元宵节的情景。

曹公笔下,第一回就写了两次元宵节,不过这是借甄士隐之事,写出了民间的风俗习惯,过会、看社火、猜灯谜……一派热闹的场景,他的女儿英莲就是在元宵节走失的。而贾府的元宵节,重在五十三、五十四回描写,细细品之,真的让我们大饱眼福,看到了贾府的鼎盛景象。

贾府的元宵节:让我们看尽奢华热闹的背后,产生了不祥的预感

(一)花市灯如昼

过元宵节了,贾母差人去请众族中男女,一起来看戏夜宴。等到贾母高兴,一说赏,三个媳妇走上去,每人向桌上的散钱堆撮了一簸箩散钱,走出来向戏台说:

“老祖宗、姨太太、亲家太太赏文豹买果子吃的!”说着,向台上便一撒,只听豁啷啷满台的钱响。贾珍贾琏也命小厮们抬了大簸箩的钱来,暗暗地预备在那里。听见贾母说“赏”,他们也忙命小厮们快撒钱。

我们看看,这是何等的大方气派!撒钱,不是小簸箩,就是大簸箩,满台都是散钱,满耳都是钱声。

接下来贾珍、贾琏一帮按序一一敬酒,之后接着看戏,约摸个把小时,又上汤,又献元宵,让所有人随意吃去。歇息时,女先儿给贾母说戏弹曲。到了三更,打发走贾珍、贾琏他们一帮男客,自家的戏班子——梨香院又来凑兴,芳官唱一出《寻梦》,葵官唱一出《惠明下书》,再吹一套《灯月圆》。

这样下来,稍稍喝点酒,开始了击鼓传梅,相当于我们今天玩的击鼓传花,又是一派笑声。几个笑话之后,大家放了烟花,又赏钱喝汤,才一一散去。

我们看看,这满桌精致的饭菜,满台撒满的银钱,满眼笑意盈盈的脸,还有满耳的动听的戏文,以及各色烟花,是何等的奢华与热闹啊!这一切让元宵夜成为欢乐的代名词。

可是,盛极必衰,乐极生悲,任何事物都不能违反它的发展规律。贾府同样也不例外,且不说从这一回以后,贾府中令人高兴的事就没有了,单单这一回,细心的读者就能发现,里面玄机多多。

贾府的元宵节:让我们看尽奢华热闹的背后,产生了不祥的预感

(二)泪湿春衫袖

首先,虽说贾母请了族中男女,可来的人寥寥无几,也就不到十来个光景。

他们或有年迈懒于热闹的;或有家内没有人不便来的;或有疾病淹缠,欲来竟不能来的;或有一等妒富愧贫不来的;甚至于有一等憎畏凤姐之为人而赌气不来的;或有羞口羞脚,不惯见人,不敢来的。

不管他们基于什么原因,总之都没有来,这其实说明贾府的人气不行。我们平常说“设席容易请客难”,堂堂贾府就遇到了这个问题。他们失去了威望,没有了人气,众族中的人都不来捧场,这是萧条的征兆。

还有贾母在听书评书之后,看看时间不早,让女眷们挪到暖阁里地炕上时,打发珍哥儿带着兄弟们去,贾珍听了连忙答应,留下贾蓉,便转身带领贾琏等出来。他们欢欢喜喜,将贾琮贾璜各自送回家后,就一起去追欢买笑。

我们不是说让女眷们消遣看戏,让男客们就正襟危坐,陪着她们。想必大家都明白,这追欢卖笑的内涵,《红楼梦》里这帮男子,他们可能除贾敬炼丹修身,不近女色,贾政一派君子形象,剩下的大部分可是让人不敢苟同。

以贾珍为首的一帮,正如焦大所说:“扒灰的扒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什么“见熙凤贾瑞起淫心”、“俏平儿软语救贾琏”、“呆霸王调情遭苦打”……这一桩桩、一件件,都腐蚀着贾府的根基。“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这看似不起眼的小事,表明了贾府男主们不务正业,偷鸡摸狗,他们没有担当,没有责任,缺乏正气,让荣宁二公打下的基业散发着龌龊之气。

贾府的元宵节:让我们看尽奢华热闹的背后,产生了不祥的预感

再一个就是王熙凤说的不算笑话的笑话,

“一家子也是过正月半,合家赏灯吃酒,真真的热闹非常,祖婆婆、太婆婆、婆婆、媳妇、孙子媳妇、重孙子媳妇、亲孙子、侄孙子、重孙子、灰孙子、滴滴搭搭的孙子、孙女儿、外孙女儿、姨表孙女儿、姑表孙女儿,……嗳哟哟,真好热闹!”

这开头明显在奉承贾母,逗老祖宗开心,再听,“底下就团团的坐了一屋子,吃了一夜酒就散了。”“……‘聋子放炮仗--散了’罢。”贾府的管理者王熙凤,无意中所说的笑话,特别是这不断出现的“散”字,却给人不祥的预感,贾府这个“贾不贾,白玉为堂金作马”繁荣至盛的家族,在逐渐走向衰落。

这也正好应了第一回中癞头僧所念的一句诗:

“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

绚丽的烟火降落后消失得无影无踪,不仅甄士隐家遭遇不测,繁盛一时的贾府也已现衰败景象,真可谓“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

《红楼梦》中贾府的元宵节,让我们看尽奢华热闹的背后,产生了不祥的预感,真是“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贾府的元宵节:让我们看尽奢华热闹的背后,产生了不祥的预感

【作者简介】张引娣 中学语文教师,陕西省作协会员,渭南市作协理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