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营微文化_ / 待分类 / 打 野 货

分享

   

打 野 货

2021-03-01  东营微文...

打  野  货

上世纪七十年代,河口区六合街道这里还是一片荒洼。草深林密,一片荒凉。野生动物很多,尤其野兔,满山遍野都是。那时人们对野生动物保护意识还不强,秋冬两季便出现了打野货的长枪队。
野兔肉质鲜美低脂、略带土腥味。可炒可烧可炖,也可肴制。尤其肴制兔肉最好吃。肴兔可肢解12块,外加兔头、心肝肺共14块。那时一只兔子值8毛钱。肴好的兔头一毛钱,心肝肺一毛钱,每块兔肉一毛钱。跟随大人们赶集的孩子们,如果能吃上一块肴兔肉,那就是最好的享受了。兔子肉在孩子手里翻来覆去,吃完了还久久地吸吮着手指头。那个香啊,叫人永远忘不了。
那时,一般人家平时捞不着吃肉,只有在过节时才能花上几毛钱到食品站买上一斤来肉,买来的肉也不舍得一顿吃了。先把较肥的割成小块,然后点上火在锅里将肥肉炼成油,也就是大油。炼好的大油放在泥罐里,舍不得吃。只有在孩子们感冒了或者不爱吃饭的时候,用白菜加葱再掺上虾皮,撒上花椒面用大油调好馅,再搲上白面和好,包上半盖天饺子,让感冒的孩子狠狠地吃上一顿。吃得孩子肚儿圆圆,大汗淋漓,再喝上一碗姜糖水,第二天感冒就好了。那时感冒不用吃药,吃上顿大油饺子就能撑过来了。
按说兔子肉是草肉,咋也不如猪肉、鸡肉好吃。但猪肉实在是太贵而且还按票供应。这就让兔子肉登上大雅之堂,成为了一道美食。再说兔子长得肉乎乎的,生育率高,家族兴旺,一到秋后,兔男兔女蹦蹦跶跶爱显摆,自然就成了被狩猎之物。
收秋了,活少了,精壮小伙子们骑着自行车,纷纷奔向荒洼。到达六合最北边的村子,找户人家放好自行车。然后系好绑腿,挎上干粮袋,别好子弹夹(铁砂子、火药),扛着长枪出发了。队伍来到荒原上,便分散开来,十几个人形成扇形包围圈围猎。
猎手们一边吆喝一边往前走,忽然,一只兔子腾空而起,两只长长的耳朵往后抿着,前脚朝后,后脚向前,在空中划了一个弧形圈,然后落地,一起一落,飞也似地往前奔跑。靠近的猎手抡起火药枪,"嗵"的一声,兔子应声落地。猎手扛着火枪急跑过去,捡起血淋淋的兔子放到身后挎袋里。
有了第一声枪响,草原上便沸腾了起来。"嗵嗵"的枪声不断,男子汉猿猴般的尖叫在荒原的上空飘荡。
打野货有打野货的规矩,如果很多人围猎一只兔子,同时有两个人击中兔子,那么被击中的兔子由两人平分,这也叫官司兔。官司兔多了,往往就是大家改善生活的借口。
再一个规矩就是一只兔子突然出现,第一个猎手放了一枪,没击中兔子,第二个猎手补了一枪,兔子被击中了,兔子归第二个猎手,但第二个猎手必须给第一个猎手一管枪药。
俗话说前有利头,不惜脚程。大半天的时间,便在茫茫荒原上跑了百十里的路程,也就是到了深洼里。天渐渐晚了,夕阳一点一点落下,猎人们便找一个马车店住下。
六合街道北到渤海南岸,东到渤海西岸,方圆有1000多平方公里。除稀稀拉拉种地屋子外,很少有村庄和人家。但为了地域管理,垦利、利津两县都在辖属区建立了荒洼管理站。那时的管理站管理很严,从一草一木到各种动物、飞禽,除飞机和船只外,什么都管。但毕竟荒洼面积太大了,无边无际的林草很少有路。因此,管理上就难免有缝隙。那时对野兔保护也不是很严,再说老百姓打个兔子赚个零花钱也无妨大碍,早晚还能落个兔子吃也不是什么孬事。
除了荒洼管理站,还有种地屋子和公社办的马车店。马车店大多是通铺,能住能吃饭。并且结构全是土块结构,也就是在长满茅草的地块割去茅草再灌上水,用木夯夯实,再用锋利的铁锨裁成方块,晒干后垒成墙,也叫干打垒。然后,用荒洼的芦苇打成苇箔、刺槐当檩条,就建成了房子,整个房子全是就地取材。管理人员多是从村书记位置上退下或公社干部的亲戚,总之,算是体面活。
奔跑了一天的猎手们,终于来到了一个马车店。没进店院,就听到满嘴的利津方言:老板哎,上饭上菜啦,爷们来了。
马车店不光待客,而且还收购野兔,8毛钱一只。一天下来,每个猎手打十多只兔子,能卖上十几块钱,枪法准的打上二十来只没问题。
马车店在卖饭上也很灵活,可炒菜也可个人在锅灶上自己做。猎手们一般选择自己做,马车店将客人带的窝头切成片,做一锅烩干粮,每人只交两毛钱。剩下的就是猎人们做官司兔,当然,买一些散装酒是必然的。
一切准备妥当,猎人们开始扒兔子。倒扒兔子正扒狗,先把兔子一只后腿绑好挂起来,将另一只腿割开,然后往下扒,一撸到底。最后开膛破肚,用水一冲,三下五除二,一会儿工夫,一只兔子就扒好了。
猎人吃兔子的方法和正常吃法不一样。一只兔子剁几块,除剩下的肋扇外,全部放在锅里炖。肋扇则用荆条穿好,放在火上烤,待兔肉滋滋滴答油就成。吃一口肉,再喝上一口地瓜干酒,那个香就甭说了。划拳声、吆喝声、叫骂声在夜空中飘出老远。汉子们喝得醉醺醺脸通红。最后,舀一碗烩干粮就着大块兔肉饱饱地吃上一顿。酒足饭饱后,用店家备好的热水烫烫脚,东倒西歪呼呼地打起了呼噜。
秋冬两季,打野货的队伍收获满满,用大自然的馈赠解决了一家人的吃穿,鼓起了婆娘的口袋,也把男子汉的野性表现得淋漓尽致。

摄影丨曹新庆    编辑丨娟娟

作者简介:陈乃平,东营市河口区六合街道。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