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大河南 / 待分类 / 曾献铎:二十年前,我在《梨园春》现场看...

分享

   

曾献铎:二十年前,我在《梨园春》现场看演出

2021-03-01  乡土大河南
无论走多远,家乡总是我们最温暖的牵挂

Hometown Sheqi

给在外打拼的家乡游子一个寄放心灵归宿的地方

  乡土文学   

二十年前,我在《梨园春》现场看演出 


作者 |   曾献铎

原创 | 乡土赊旗(ID:gh_06d145e3125e

2001年6月24月,我因工作到郑州一对口单位洽谈业务。下午3点多,一切洽谈工作顺利、圆满结束,我在准备返回社旗时,对方很诚挚的说:“今天不走啦!星期天晚上有《梨园春》节目演出,托人搞了两张票……”
戏曲我虽不懂,可梨园春节目是每个星期天我必座在电视机前的忠实观众,能到现场观看,我从未有这个念头,因我根本就不具备进现场的各项条件。现机遇来了,若是错过,其不犹如到北京去未游览故宫一般的遗憾。

下午5点多的时候,就有车辆把我和对方单位的领导送到了郑花北路电视大厦600平方米演播厅旁。并在一很舒适的餐馆内安排了两个小菜和两笼放在笼内像菊花,掂起来像灯笼的正宗开封灌汤包作为晚餐。
餐后出来一看,演播厅周围已站满了多个小团体的人群,有等待入场的观众,有演员和她(他)的老师、亲属、粉丝……
我年轻时有一习惯,就是每到一陌生的地方,就要随心所欲的游荡,看别人的生活环境、生活方式和各种人的行为,我认为这是在读无字的书籍。能来这里参加演出的,都是从各地选拔出来的顶尖高手,她(他)们的台下生活细节,我是根本接触不到的,所以就匆匆赶到这里。
看,这一年轻人在念道白,好像是自己觉得那声音不够圆满,就反复加工。这边又是“咦、啊”地喊着吊嗓子。我站在一边倾听,那声音真是响得震耳欲聋。有的是老师在一招一式地指导。有的在练功。
开始进场了,我慌忙拿出入场卷去排队入场。可当我跟随入场队走止半途时,意想不到的事出现在我面前:一位互不相识的美女突然跨步我跟前,拉着我的手道:“哥,你怎么今晚上又来观看演出啦?”我一头雾水的想:这是怎么回事,剧目还没开始,这是从哪里跑出个林妹妹,一声“哥”喊得那么亲热,自然,喊得我不知所措的哼、哈应付着,美女又说:“上一期你就来啦!在这一票难求的情况下,这一期你又来,可见哥的人脉关系真棒啊!”我也只得哪里、哪里的应付着,美女又说:“哥,我是洛阳的×号选手,上期的擂主,今晚是守播,在打分时可要多关照啊!”哦,这才是主题,“拉票”,我忙说:“好、好,你尽量把你的优势都发挥出来,打分时,你尽放心……
节目开始了,但出场的不是庞晓戈,倪保铎,而是一位没有化妆,穿着一身体闲服的中年人出场了。观众们都在想是怎回事时,突然被他的两句台词逗得大笑不止,他的表演轻巧自如,滑稽动情、惟妙惟肖、妙趣横生,博得了全场观众的热烈赞赏。
我的情绪也随场上这位表演入神、滑稽而不落俗、夸张而不荒诞的表演而回到几十年前,我的少年时代,因无钱买戏票经常溜票(逃票)混入戏院子内,往往在开戏前,出场一名独具风格的丑角表演者。听大人(成年人)们说:“哈,捣椒(俏)的出来了。”这个“捣椒”的角色在我几十年间从未遇到过,也不知这“捣椒”的正确角色叫什么?

主持人倪宝铎入场啦!观众席上的观众看只倪宝铎一人,美女主持庞晓戈未见出场,就低声议论。因每份入场票上都有入场须知。其第七条:“直播期间不准随意走动,大声喧哗或中途退场”。所以就限制着了大声议论。可也有青年人可能是因“捣椒的”的表演,令其大笑之余还未回味过来。在观众位上大喊:“庞晓戈呢”?倪宝铎也很大度的哈哈笑道:“晓戈冲电去了……”
第一位出场的攻擂选手是位农民,她的表演极具阳刚之美,又不乏委婉阴柔之魅,极富艺术天分又不失农民本真之色,受到了评委和观众的一致好评。
接着一位某某山区的攻擂了,她的出场,自是多了一份山野间的气息。但她却有着一副天生的好嗓子,唱起来低回婉转,别有一番风韵。她水袖轻颤,眼波流转,唱腔似穿透莽莽的群山,绵延不绝。
《七品芝麻官》出来了,这是一个以丑角扮演的正面角色。他把这喜剧中的一些夸张动作,表演得恰如其分,滑稽而不落俗,他还能结合人物的特点和剧情,运用豫剧的传统技巧,如纱帽翅功,扇子功和多样的丑行台步等,以加强攻擂效果,自然也增添了观众打分的积极性。
又一河北保定市的自由职业者来攻擂了,看那体态轻盈,娇姿万状的扮相。那明朗、刚劲的唱腔。她把京剧中的唱、做、念、打,完全揉进塑造剧中人物身上。使她在京剧表演艺术上赢得了热烈的掌声和较高的得分。因我在文革普及样板戏时,对京剧中的《智取威虎山》“老乡,我们是工农子弟兵……”,《红灯记》中的“提篮小卖,拾煤渣 ”等片段,都能哼上几句,且自感唱腔也较标准。所以对京剧也有着特殊感情,打分时,自然按了投分健。
上期的擂主,洛阳的美女守擂者出场了,不亏是上期的擂主,她的戏曲艺术真是已到炉火纯青的地步,看她的一招一式,坦坦然然,水袖清清楚楚,跑起圆场来,脚下轻、稳、快,叫人看了舒服松心。她的唱腔婉转滑烈,吐音之际,一字百折,有如柔丝一缕,摇漾演厅,且忽然扬之使高,则其高可上九天,忽然抑之使低,则其低可达重泉。及曲终之际,则余韵悠然,真有余音绕梁三日之说。

为守擂者打分了,我就在按键上连按了十几下(只有第一次在记分内),结果守擂者的得分也高出攻擂者许多,“守擂成功……”
结束时,当晚的演员全部出场向观众拍手欢送,我随从人流从舞台旁路过,只见守擂者拍手面向我处致意,或是向我,或是我的前后左右……。出场时凭入场票领取了礼品,一手提袋内装2瓶精美的金星小麦啤酒,又去一家正宗的郑州烩面馆夜餐。
几十年间,“捣椒的”早己从我脑海中逝去。可在梨园春节目中又重新提起了我少年时的回忆,这个角色究竟叫什么?

2020年的12月份,我在“社旗县民间文艺家协会”群中发现一位对戏曲很有研究的王付春老师,就以微信向王付春老师领教。王付春老师很快就回复道:“这叫铺垫,垫戏就是说在整场戏没开演前,或是没准备好的情况下,让丑角先来个铺垫”。王付春老师的解说,使我对戏曲角色知识的断层得到了难得的衔接。
2021年新春大年初一,在《A乡土赊旗作者群》的群聊中,有人对王付春老师称为社旗县越调剧团的团长和越调剧种这一宝贵的民族文化遗产的传承人。这更使我有本篇拙文的想法……。
(全文完)

作者简介


曾献铎,社旗县赊店镇人。其作品文风严谨朴实,既有冷静的逻辑思辨,也有浓郁的情感张扬。尤其是对秦晋商贾商业文化积淀的挖掘,更独具特色。其作品《茶庄相公的一天》、《晋商的起源与发展》、《常家银匠楼》被山西省《茶道商魂》全部录用,其他作品也多在南京《老年健康》、南阳晚报、社旗《大码头》、《赊店春秋》、《宛东潮》等杂志见刊。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