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老枪 / 古今人物 / 青未了|与“炮大嫂”深爱的男神

分享

   

青未了|与“炮大嫂”深爱的男神

2021-03-01  铁血老枪
image
贺敬之和柯岩的婚后生活,与普通人似乎没有太大的区别。除了文学创作以外,他们也会面临柴米和油盐的争吵。
柯岩的性格比较暴躁,属于急性子,就像是一架小钢炮。在文艺圈里,柯岩是出了名的“炮大嫂”,经常会打得贺敬之用《检讨书》来求饶。
他们的性格是互补的。贺敬之有平和的一面,总不致于在柯岩的火脾气上再浇油。所以一阵晴天霹雳以后,柯岩总会有“犯罪感”。心情隐隐作痛,毕竟她伤害了一个深爱着她的老好人。可是贺敬之呢?只是一味地向着“活菩萨”不停地赔不是。柯岩都睡着了,贺敬之的《检讨书》还没有念完呢!因为他害怕她把怒气蔓延到肚子里,所以他乐意用《检讨书》在旁边小心地伺候着,唯恐有什么闪失。柯岩的一阵狂轰,他还勉强招呼。如果二次滥炸,他还真担心自己招架不住。所以他只好小心行事,防止事态升级。贺敬之是个聪明人,甘当灭火器。其实他并非畏惧柯岩的无名之火。柯岩的情绪失火了,作为爱情的另一半,贺敬之有以消防员的身份出场拯救的义务。这也许就是他们的爱情能够长久保鲜的秘诀吧。
柯岩的自尊心比南墙还要高,比南墙还要强。她最害怕听到“家属”这两个字。这两个字犹如地雷,能够把她的听觉炸得粉身碎骨。“这是贺敬之的家属。”哎呀,妈呀!这对于柯岩的自尊心而言,简直就是一句要命的话。她恨不得给对方一把刀子,然后跪着说:“我求求你,你饶了我吧!”在她看来,她不是贺敬之的衣服,更不是贺敬之的影子。别人完全没有必要把她当作丈夫的附庸品。她的人格魅力是独立的。在某些方面,她甚至觉得自己的学识肯定要在贺敬之上。不信,她会抓住机会给你看,证明她到底有多么独立,到底有多么牛气!“家属”一词,这不是欺负人吗?这不是侮辱人吗?
儿童是祖国的花朵,是民族的未来。儿童文学是孩子们的精神面包。但是新中国成立以后,儿童文学却深陷在一穷二白的境地里。上级号召手握笔杆子的作家们,赶快行动起来,投身到儿童文学的创作之中。与其说这是一种思想的潮流,不如说这是一种精神的潮头。贺敬之的耳旁无风,他当然不会落下。熬夜,成了他的家常便饭。但要真正做出丰盛的儿童文学的佳肴来,也并非易事。在贺敬之看来,儿童文学就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自己绞尽脑汁,用一夜的灯光,才照亮了六行小字。似乎又感觉不妥,他就又用回马枪毙掉了四行。剩下的两行字,傻不愣登地坐在那里,正哭鼻子抹眼泪呢!
柯岩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她在心里画了一个问号:什么作品能够让自己的丈夫束手无策呢?要知道贺敬之在文艺圈里堪称“常胜将军”。写作从来都没有栽过跟头的他,今天怎么就败北了呢?柯岩满脸惊奇地问:“这是怎么了?什么东西这样难写啊?”贺敬之愁眉不展地说:“有人跟我约稿,给孩子写几首诗,真没想到给儿童写东西这么难!”柯岩轻松地回答:“这有什么难的,不就是几首儿童诗吗?包在我身上。你去睡觉吧,我来挑灯战斗。”这是一场接力赛。贺敬之办不成的事儿,难道柯岩真的能够替他办成吗?打死他,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真理却往往总是能够轻松地打倒一切敢于质疑她的谬论。
柯岩像玩儿似的,“唰唰唰……”,就把文笔浸润到自己的童年生活里面去了。他又回到了童年。而此时的笔尖呀,不正是她的话筒吗?此时的笔感呀,正是他的心田。她一挥而就,九首儿童诗就潇潇洒洒地铭刻在了稿纸上。文字呼吸着稚气,也分享着童年。
睁开眼睛,贺敬之似乎还在怀疑柯写乱写一气的轻浮。“这么一大堆文字,就像是废品似的,恐怕不好出售吧!”柯岩的肺气得都快要爆炸了。没事!没事!压压火,别喷发,以免又伤害了高山上的植被。有理不在声高,小声说话也好。“你还没仔细看呢,怎么就知道不行?结论也下得太早了吧!小心,冤假错案哟!”贺敬之也觉得自己太武断了,就像是草菅人命似的。罪过!罪!他仔细去瞧,果然折服。你别说,还真有童心、童真和童趣呢!他仿伟开始以为,柯岩写的作品比他写得好多了,简直是要好上一千倍。不,一万倍!
这个时候,再看柯岩。她就像是买彩票中了大奖似的,心里比吃了蜂蜜还要香甜。她有一种站在风头浪尖上的感觉,完美无限。毫无疑问,贺敬之是她的手下败将 。赶快对王女王俯首称臣吧!
“小之子?”
“嗻!”
……
真金不怕火来炼。柯岩的作品,被贺敬之夸成了花,简直都快要被捧到天上去了,但似乎还没有太大的威力。这毕竟还伴有几分讨好妻子的嫌疑,就像是他在躲避《检讨书》的追究似的。只有登上报刊或杂志的文字,才更有说服力。贺敬之心服口服。他精挑细选了其中的六首诗,寄给《人民文学》,但并没有署名。他只是说,是一个青年写手的习作,拜托你们给看看,看看能否录用。
《人民文学》是大雅作品的殿堂。编辑个个都有一双能识英雄的慧眼。他们认识“冯恺”,但并不知道柯岩是何许人也。而柯岩用的正是笔名。于是他们就优中选优,选了其中的三首,发表在了《人民文学》上。如果说柯岩最初的儿童诗,在贺敬之的手里,是浪里淘沙的话,那么在编辑的手里就堪称是沙里淘金了。作品发表以后,引发了强烈的社会反映。柯岩回到了童年,心花一下子又怒放起了绿色的生命。
image
柯岩吃到了一颗精神糖丸,从心甜到梦里。那感情就是一个“美”字,抑或是一个“醉”字。她开始忘乎所以地创作。从数量的台阶开始走起,她不断地向着质量的舞台飞跃。这种提升,提高了一个真正的儿童文学作家的思想的海拔。
1955年,贺敬之和柯岩的女儿出生。他们写的儿童诗,仿佛一下子又都成了女儿的礼物,又都成了女儿的点心。女儿喜欢“吃”这样的礼物,更喜欢“品”这样的点心。
可是我始终觉得,能够写出儿童诗的成年人,他们其实正在返老还童。柯岩呢?也开始反省自己的浮躁。她曾经误以为,自己的笔尖早就高过了贺敬之的头顶。孰不知,这是贺敬之对她的鼓励,让着他呢!既然妻子和丈夫执意比肩,丈夫于情于理,都应该给她一个可以与自己平起平坐的歌坛。哪怕是舞台也行。只要她能够用心尽情地挥舞,就足以书写出她的精彩人生。
人民文学这群公民,姓贺也姓冯,姓张也姓李。总之,在百家姓里行走,他们都是祖国母亲英雄般的宠儿。
让我们向“炮大嫂”致敬吧!顺便,也向与“炮大嫂”深爱着的男神致敬!
image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