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给 / 小说-普罗米修... / 【连载】普罗米修斯的火种(10)

分享

   

【连载】普罗米修斯的火种(10)

2021-03-01  聚贤给

文/吕施张

【简介】他救过她,也度了她,对她意义非凡,她喊他老师。现如今,她却要围猎他。一切的故事都围绕着这个终极目标而展开。

心理学上有句话:你心里有钩子,别人才能往上面挂东西。一切的前尘往事都掩映在以自己为诱饵的棋局下,步步为营,环环相扣;卷进棋局里的每一个人既是棋子,也在执子;子子关联,人人各有图谋。

商场上的伐谋伐交,看似步步蚕食,实则为了烧毁一切阴郁污秽,浇筑通向希望的生门。

爱情、友情以及亲情都被搅进了棋局内,成为她谋胜的筹码……但正如老子的《道德经》所言: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

是的,就如普罗米修斯的火种降临,烧出了人性中的一片温暖光明。



第十章  对峙


“老师,您是哪个学院的?”

简钰闻声转过身来,眼前站了三位青春朝气的男生。三人按照高矮一字站好,像是一组信号标。三人都红着脸,挂了一头的汗,站中间的人手里还拿着一个篮球。

“有事吗?”简钰温和地笑着。

这三人你看我,我看你,用眼神无声地交流了一番;旁边两人又推攘了一下站中间的,最后中间的男生挠着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老师,我们想问您是哪个学院的,有开选修课吗?”

简钰哑然失笑,原来自己被搭讪了。

“不好意思,我不是老师,”一顿,简钰抬手指着方才自己正在看的宣传栏,“我是老师的家属。”宣传栏共有三面;简钰指向的这一面的整版内容都是在介绍一名新晋的青年珠江学者。三人看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地“哦~~”,语气里有些失望。

“那,对不起,师……师母。”这次轮到个最矮的男同学说话了。

看着他们嬉笑打闹逐渐走远的身影,简钰舒心一笑;年轻真好。


这是本市的L大学的校园。

上午十点,简钰带队再次拜访声学实验室的负责人毛教授,与其团队商议关于共建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的事项。德盛原来有一个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后来因为意识与管理上的不到位,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进站,继而按相关规定被撤销了。

那日,简钰与杜涧华在商量产品设计模块化的实操问题时,杜涧华提出了关于设计与软件开发人才的瓶颈问题。她顺带也了解一下公司历年来在产学研上面的开展情况。

杜涧华眉头轻锁,露出了有些为难的表情。他不是那种喜欢在背后攻击、非议别人的人。但公司在产学研这一方面实在没有起到太大的实效。

以前,对外关系这一范畴的工作是由杜子峻负责的。杜子峻好大喜功,不从企业的实际需求出发,总是喜欢找那些名校名师,然后再到处发通稿说德盛与某高校联合研发攻克行业技术难题等等。这种只要噱头不重视有效性的行为,杜涧华提过好几次意见,但都被杜子峻胡搅蛮缠给怼了回来。

直到杜子峻作为董事因为信披违规被证监会出了警示函,他才有所收敛。杜德生一怒之下,在董事会上直接当面训斥他“以后在公开场合少说话,最好不要说话。”同时将对外关系这一块划给了董事会办公室主任暂时负责。这位主任现在是简钰的直线下属。

简钰让杜涧华写了几个技术难题以及预研究方向,她托关系将需求与国内各大高校的研究方向进行匹配,在综合研发费用、距离、热门程度等因素后,对方给她推荐了L大学的毛教授。

巧的很,L大学就在本市。

毛教授是声学方面的权威专家,他带的团队主攻两个研究方向:⑴电声学与听觉;⑵多媒体与声信号处理。当时杜涧华一听就觉得再合适不过了,催着简钰赶紧安排。简钰没有立刻行动,毕竟运营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是一件长期且持续投人、投钱的事情,理应先打个报告备一下案。

不曾想,第二天临下班,杜涧华就拿着已经得到杜德生批准的申请报告来找她。同一时间,杜德生也给她发了一条信息:好事情,可马上着手开展。

简钰让中间人约了一个最快的时间,带着杜涧华和一名陈总工,准备好所有资料就去拜访毛教授。毛教授虽有些架子,但简钰极具亲和力,为双方见面开了个好头;加上陈总工本科与毛教授就读于同一所大学,比他低八届,以感情牌开局,交情渊源辅助,产品技术主攻正途,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就过了大半天,第一次会面就以超预期的结果结束了。

于是当下就约好第二次会面的时间,将一些合作的细节以及合约都谈好。而今天就是约定的时间。

简钰原说不来了;但是杜涧华和陈总工都轮番劝说,简总,你一定要来,你不来打开局面,跟毛教授谈不开。

这一次多带了一位负责政府公共关系的邹经理,跟进组建博士后科研工作站过程中需要应对的主管部门的业务流程。

毛教授不在,临时被院长抓了去开会,说有个大集团过来谈合作。他团队的另一位钟教授负责接待简钰他们。钟教授年轻些,人很灵活,不一会就跟杜涧华和陈总工聊得热火朝天。

邹经理跟毛教授的助理对接流程。

简钰没什么事,干脆就到校园里走走。


L大学校园很大。绿树成荫,鸟语花香;正是上课时间,路上的学生不多,三三两两,抱着书本,步履匆匆。走过一处篮球场,有比赛;赛况很激烈,场下的欢呼声此起彼伏;简钰驻足观看了十来分钟;她并不擅长球类运动,光看了个热闹与心情。

没走几步,就被一处宣传栏的配色给吸引了,然后就被三个学生搭讪了,发生了开头那一幕。其实简钰并没有很认真在看宣传栏的内容,只是恰巧需要找一个能利落脱身又留得对方体面的理由。

年轻实在是好,有不怕丢脸的资本;有愿意信任的勇气;也有简单直接的小确幸……

正想着,杜涧华来了电话,说,“毛教授回来了,想同你打个招呼。”

简钰应了声“好的”,就脚步匆匆地往实验楼赶。

快要进楼,就看到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

上次见到这个人,还是一身红裙的妩媚妖娆;今天换了一件典雅的小黑裙,形象高贵干练——方思雅。

两人遥遥相视,谁也没有再多走一步。

方思雅甚少会主动关注谁,尤其是女性;但简钰每次出现都不得不让她多看上几眼。上次晚会,见她穿了一条素雅简约、有些商务风的长裙;今天直接就白衬衫黑西裤,浑身上下没有一点首饰,只戴了一只腕表。

那么简单,但又那么独特。

简钰主动走前了两步,礼貌地打了声招呼:“方小姐,又见面了。我是简钰。”

方思雅那双桃花眼轻轻地挑了一下,“我知道你。”语气傲慢又滑腻,仿佛能被她知道应该是一件无上荣光的事情。

简钰无所谓地笑了笑。

按理说,这两个人中间并没有认识的桥梁,但却偏偏就是知道了对方的存在。方思雅知道简钰,是因为她那个圈里的碎嘴子们;简钰也从毛置行那里被动听说了些方思雅的事情。

“晚宴那天没来得及好好认识认识,找个时间出来坐坐。”方思雅给简钰递了一张名片。

简钰双手接了过来,然后也奉了一张名片。

“庄则晔好吗?”方思雅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如同四月天走在BJ的街道,无处不在的柳絮呼呼地糊了一脸,让你下意识地呼吸一窒。

简钰不明白她的意思。

“我以为你们是朋友。”方思雅嘴角勾起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那天在酒店停车场,我看到你上了他车。”

怎么又是停车场?那不是一个地下停车场吗?

“我们只是普通朋友。我似乎没有立场来代替他回答这个问题。何况方小姐若要知道他的情况,还需要问别人吗?”一句话,简钰说得不卑不亢。

方思雅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狐狸一样的眼睛像扫描仪一样在她脸上睃巡着。

简钰沉静如水,坦荡自若。

半响,方思雅若无其事地“嗯”了一声。

“那……”简钰刚起了个话头,就给方思雅给掐断了,她直接说了一句让简钰无言以对的话:“听说毛置行在追求你,不过,我看他不行。”

简钰有些无奈,“方小姐怎么对我的事情如此上心?我跟毛置行也只是普通朋友,不存在你说的或者别人认为的那种情况。”

方思雅说:“若是真的,何须管别人的看法;若是假的,更无须在意别人的看法。”

简钰说:“我不在意,只是不想给别人惹些口祸麻烦。”

方思雅说:“简小姐倒是个心善真诚的人,难怪如此讨人喜欢。”

简钰嘴角蓄着礼节性的笑意,不动声色。

方思雅说:“我倒是发现有一个人挺适合的,和你一样,对谁都是一副藏着掖着的小家子模样,下次介绍给你们两人认识。”

“谢谢。”简钰对方思雅的嘲弄毫不在意。

方思雅忽而一笑,“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直接无礼得让人憎恶?”

不待简钰回答,她特意凑前一步说:“我就是喜欢被人讨厌。至少这种感觉很真实,不像你们终日带着一张假惺惺的笑脸,像只小丑一样。” 说罢,目光一剜,冷冷一笑,,如同一阵北风直接袭面。

只是再猛烈的风也吹动古老的山岳,吹不走浓厚的春意。面对方思雅的挑衅,简钰依旧泰然自若,面容没有半分的波澜。

人性有很多样,有人习惯锐利冷硬地进攻,有人习惯绵柔容和地克化;有人总是将不喜欢挂在嘴边,有人愿意和睦相处……

万物皆可用,人人都有可取之处,又何必刻意将自己孤立成一只刺猬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