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江红月 / 凡人侃史 / 我军师长俘虏敌军长,正想审问,陈毅却电...

分享

   

我军师长俘虏敌军长,正想审问,陈毅却电令:别说名字,马上放人

2021-03-01  西江红月

俘虏敌军长却要求释放

1947年2月,粟裕、陈毅首长发动了莱芜战役,面对十多万国军,我军毫不畏惧。当时敌人来势汹汹,企图从南北方向对我军进行夹击,老蒋还电令李仙洲,让他生擒陈、粟两大首长。

李仙洲是第二绥靖战区副司令,拥有12军、46军、73军这三个主力军,兵力多达十二万人。不过即便国军兵力比较多,但也不是我军的对手,很快就节节败退,山东的地势比较复杂,我军利用地形优势很快就取得领先优势。

我军师长俘虏敌军长,正想审问,陈毅却电令:别说名字,马上放人

不过在73军、12军朝我军进攻的同时,韩练成的46军却一直磨磨蹭蹭,没有半点动静,李仙洲接连发了多个电报,要求韩练成部快速集结支援。然而,韩练成却借口部队没有休整完毕,需要等待三天。

正是这三天,解放军抓住了最佳机会,歼灭了敌主力军团。这之后,韩练成的队伍才匆匆赶来,并和我军正面遭遇,不过在血战一天后,46军就被迫投降。

整个莱芜战役中,国军七个整编师五点六万人遭歼灭,我军还趁机收复了十三座县城。时任山东省主席的王耀武听了后感慨:“5万多兵力,只用了3天就被歼灭,就算是放五万头猪在那,让共军抓,三天也难能抓完。”

当时聂凤智是25师师长兼9纵参谋长,他率9纵负责打援,战役结束后,其部下抓捕了一众俘虏,而韩练成就在其中。聂凤智听了后很是激动,连忙派人叫过来,自己亲自对敌军长审问。

谁知正高兴之余,华野司令陈毅却打来电话,开口就说:“那个军长,别说名字,赶快放掉。”聂凤智直接愣住了,尽管我军优待俘虏,但也不能直接将人放走,他刚想了解原因,陈毅却说:“这是命令,赶紧放掉,没原因!”

我军师长俘虏敌军长,正想审问,陈毅却电令:别说名字,马上放人

聂凤智很是无奈,只好说:“赶紧将46军那混蛋放走!”

那么,为何陈毅要放走韩练成呢?他到底是什么身份?直到后来聂凤智才知他是隐线战场的红色特工,蒋纬国口中的“最危险的共谍”!

早年出生贫苦

韩练成将军的一生充满着传奇,他曾被冯玉祥高度信任,也曾救下老蒋,仕途上一直很畅通,因出色的才能获得了桂系军阀的信任,而这样一个人却是和周公长期联系的红色特工,主席曾评价他“有了你们,我的指挥部不仅能调动解放军,也能调动国党百万大军。”

不过韩练成出身比较贫苦,1909年出生在甘肃固原,是家里四个孩子唯一幸存的,因家庭贫寒,十五岁时只能辍学给地主放养,每天要干着各种农活,还时不时被地主刁难和辱骂。

韩练成性格上比较刚强,一次被地主打骂后,他将地主家的盘盘罐罐摔在地,地主见了后竟然没有对他采取报复,眼睁睁看着他离开。

后来,韩练成又来到了一个杂货铺里工作,当时他衣衫褴褛,睡在门板之上,每天有干不完的活,店主稍一生气就对他各种拳打脚踢。一次被毒打后,韩练成跑了出去,很快就被追回。

店主说:“你这臭小子,还想跑出去当官?”“你也不敢量定!”韩练成十分倔强地说道。后来因给店主照看孩子引发争执,他一怒下将店主打伤被辞退。

我军师长俘虏敌军长,正想审问,陈毅却电令:别说名字,马上放人

1925年1月,冯玉祥担任西北边防督办,有了自己的地盘后,他开始四处扩军,马鸿逵的第5旅被扩编为西北第7师,在宁夏四处招兵。听闻军队里管吃,走投无路的韩练成决定从军,母亲听了后尽管不舍,还是同意。

为了能应征得上,母亲还从族人韩圭璋那弄来了一张毕业文凭,从而考取了马鸿逵的军官教导队,开始了传奇一生的军旅生涯。

遗憾错过入党机会

早在1925年5月,李大钊就来到冯玉祥部队中,和其达成了协定,这之后我党不少人物来到西北军中工作。韩练成最早接触我党是在1926年冬季,当时他认识了第4路军政治处长刘志丹。

两人在交谈中刘志丹得知,韩练成入伍是想要早点赚到三百元钱,自己开上一家货铺,能够自食其力,不被人奴役。刘志丹对其进行了开导,让他为百姓、为人民奋斗,为劳苦大众当家作主,在一番讲解后韩练成的思想觉悟大大提高。

冯部到达西安后,韩练成已是连长,而我党人士刘伯坚担任西北军政治部部长,在刘伯坚的宣传下,西北军的政工工作比较活跃,连队内部也组建了士兵革委会,讲解社会主义和十月革命。

韩练成被选为革委会主席,并参加了政治训练班,提高自己的思想认识。当时刘伯坚知道他出身贫寒家庭后,对其重点关照,并指示林秘书多和他联系。

我军师长俘虏敌军长,正想审问,陈毅却电令:别说名字,马上放人

没多久,部队参加北伐战争,前一天林秘书赶到他的家里,让他今后多和56团吴政委联系。战争打响后,没几场战争,韩练成就从连长晋升为营长,在这一期间他曾2次寻找吴政委,但并没有找到,据悉吴政委因病没有参加北伐战争。

就这样,韩练成和我党失去了联系,1927年四一二政变后,白色恐怖之风刮到了西北军中,冯玉祥在老蒋命令下,将党员干部驱逐门外,刘志丹等人被礼送出去,当时韩练成却被戴上“红帽子”,不过因冯玉祥的力保才让他解脱。

成功救下老蒋性命

在豫东、鲁西等战役中,韩练成接连立下了大功,被提拔为59团团长,没多久又被调任第4军骑兵团团长,划归为白崇禧指挥,很快又被提拔为旅长。

不过1928年10月,冯玉祥要求白崇禧归还是骑兵团建制,就这样,第4军被整编为陆军暂17师,马鸿逵担任师长一职,韩练成为中校参谋。

1929年1月,冯玉祥、阎锡山以及桂系和老蒋闹出矛盾,5月冯玉祥电令讨伐老蒋,然而老蒋却花重金收买了冯玉祥部下,不到一周石友三、马鸿逵、杨虎城等人倒冯投靠老蒋,马鸿逵担任11军军长兼64师师长,而韩练成则为64师独立团团长。

1930年初,中原大战打响,很快战役打到豫东地区,老蒋将司令部设在商丘火车站上,并亲自指挥作战。而韩练成则是率领独立团守在商丘,保护老蒋的安危。

5月31日,冯玉祥部下郑大章率一支部队夜袭商丘,其目标是飞机场。而老蒋的“司令部”并没有挂火车头,而是停在了站内,敌军发现后立马将其包围。

我军师长俘虏敌军长,正想审问,陈毅却电令:别说名字,马上放人

结果火车没挂车头,无法前进或后退,面对敌人的包围,参谋长杨杰只能打电话给距离此地最近的部队,然而刚想开口说话,线路就被敌人掐断。

韩练成刚好接到了电话,他猜测一定是总司令部出了问题,立马率领部队前行,在一番苦战下,打退了敌人的进攻。解围后,韩练成见到了老蒋,老蒋很是感激,连忙握着他的手说:“你很棒,你很棒,你是黄埔学生吗?几期的?”

韩练成听了后,不知该如何回答,旁边的杨杰立马解释他不是黄埔学生。老蒋听了后,当即发了个手令:“64师独立团团长韩圭璋临危受命,立下大功,特许黄埔三期毕业生,并列入学籍中。”

正是这段手令,让韩练成“赏穿黄马褂”,从杂牌军变成了老蒋嫡系。这在当时国军将帅来看很是不可思议,也很看好韩练成的前途。

1932年秋,老蒋在武汉接见马鸿逵等军官时,碰到了韩练成,随即对马说道:“韩是一个不错的将领,应该提拔为旅长重用,让他担任参谋实在是大材小用。”

然而,马鸿逵有私心,并不愿意为老蒋培养人才,他不仅没提拔,反而将其派到中央军校训练班,看似是让他学习,实则对其软禁。训练班主任还多次找韩的麻烦,污蔑他是共产党,让他及时自首。

我军师长俘虏敌军长,正想审问,陈毅却电令:别说名字,马上放人

韩练成给老蒋写了不少信件,但全部被扣押,等快到年末时,老蒋到军校视察,这才发现韩练成处境危险,随即将训练班主任痛骂一番,并给韩练成发了五百银元,让他先回济南探望妻儿。

韩练成在济南待了八个月,1933年秋季去往南京,找到老蒋,希望能安排一些官职,老蒋给江苏省政府写了一封手令,让他先担任督查专员兼保安司令,不过省主席陈果夫却让他担任保安干部训练团主任,次年出任镇江警备司令,而在这一年他才改回了“韩练成”这个名字。

获得桂系重用

1935年春,韩练成晋升少将军衔,这一年秋季,在老蒋特批下,来到陆大特别班第3期就读,在这一期中,有一个学员是白崇禧的副官石化龙,两人相见恨晚无话不谈。

在交谈中,石化龙宣传桂系军阀在广西的各种政绩,让韩练成去往桂系发展,当时韩练成在南京处处受压制,他也想过改投桂系,不过因受到老蒋的信任,他生怕对不起老蒋,因此犹豫不决。

其实早在1927年时,韩练成就和白崇禧接触,当时白崇禧对他深有好感,让他担任骑兵旅长,并希望他能和其一同进入新疆,可见对其信任。

1937年抗日打响后,白崇禧担任军事委员会副参谋总长,在石化龙的搭桥下,白崇禧约见了韩练成,并进行了彻夜详谈。韩机灵多动,且经常引经据典,同时学问广博,军事思想比较丰富,让白崇禧对此很是赏识。

我军师长俘虏敌军长,正想审问,陈毅却电令:别说名字,马上放人

因当时韩练成不满中央军内部的腐败,他答应去往桂系中发展,不过在这之前他还特别征求老蒋意见,老蒋思考后点头答应,并批了一笔巨款,显然是让他打入桂系内部,为自己所用。

就这样,韩练成担任李宗仁的高级参谋,在桂系没有根基的他,为了能站稳脚跟,主动揽下脏活、累活,并和各方交好。1938年1月,李宗仁任命韩练成为89军117师副师长兼351旅旅长,然而还是被师长李守维排挤。

当时韩练成积极抗日,被李守维视为眼中钉,派人暗杀韩,结果韩的左臂被打断。李、白二人得知后,立马派车来到苏北,将韩练成救了下来,并送到武汉疗伤。韩对此很是感激,白崇禧多次探望,两人也谈到了蒋系的腐败和黑暗,商讨如何反蒋。

伤势痊愈后,韩练成来到广西,担任为46军170师副师长兼508旅旅长,开始正式进入桂系任职。1939年春,老蒋来到柳州参加会议,并召见了韩练成,询问其这几年的经历,得知他只是170师师长时不是太满意,提出要将他调到中央任职。

1942年初,韩练成担任16集团军参谋长,授予中将衔,很快,国防研究院被创立,老蒋指派他担任研究员。

主动和周恩来见面

韩练成在老蒋身边见惯了不少事情,比如说他得知老蒋和法西斯德国秘密来往,还曾和日本方面“和谈”,还目睹老蒋和汪精卫汉奸分子代表见面,并授权何应钦和伪军勾结,接济投靠日本的国军。

他还看到了不少核心资料,特别是关于针对八路军、新四军以及敌后根据地的资料,知道老蒋和汪伪日军联合反攻的秘密,这让他内心得到了极大震撼。

早在西北军时,韩练成就受冯玉祥“爱民救国”的影响,也得到了刘伯坚、刘志丹等共产党员的教导,内心已埋下革命的种子,追求进步思想,当他看到国军的黑暗后,决定投靠我党,寻找地下组织。

我军师长俘虏敌军长,正想审问,陈毅却电令:别说名字,马上放人

不过当时八路军办事处尽管住着不少中共代表,但周围都是特务,想要避开耳目很难,风险也非常大。

1942年6月,韩练成委托朋友周士观在其的女婿于伶的安排下,成功和周恩来见面。其实这并不是两人首次见面,1937年时,韩练成就跟着白崇禧参加国防会议时见到周公、叶帅等人,他还恭敬喊上一声“周老师”。

因两人并非初次见面,相见后就直奔主题,韩练成介绍了自己的经历,以及对政治形势的理解,并表示自己要加入革命中,希望去往延安参加革命。

不过周公表示,目前正处在国共合作时期,按照原则,我党不能在国军内部发展党员,希望他能在国统区潜伏,为统一战线做贡献。

临近尾声时,周公问道:“韩参谋长,刚才你说你在西北军为冯玉祥解围,你不是桂系出身吗?”随即,韩练成介绍了自己和冯的关系,周公又问:“那么在大革命失败时,你也在西北军了?你是否认识一个名为韩圭璋的人?”

韩练成听了后吃了一惊,并表示自己就是。就这样,此次谈话后,韩开始在周公的领导下传递情报。

被老蒋和桂系推上王牌军军长

1943年5月,韩练成从国防研究院毕业,被任命为侍从室高级参谋,在老蒋身边工作,因他的军衔高,因此在侍从室的地位比普通参谋高,被人称为组长。

1944年8月29日,日军大举攻进广西,桂柳会战打响,不过为了加强对军队的控制,老蒋让韩练成担任16集团军副司令兼参谋长。白崇禧对中央军不是太信任,将桂系11军派到桂林。

我军师长俘虏敌军长,正想审问,陈毅却电令:别说名字,马上放人

大战打响后,中央3个军和桂31军如同绵羊一样,面对敌人的进攻狼狈逃跑,只有桂46军顽强抵抗。结果,桂柳会战惨败,老蒋借机将31军和16集团军番号削去,并免去总司令以下十一个中将的职位。

而至于46军,美军史迪威认为其战斗力强,可扩编为4个师加1个旅,美军也会提供美械装备,只是谁当46军军长,引来了争论,桂系和老蒋各自的提名相互被埋汰,彼此僵持了很久。

1945年2月,李宗仁为谁当46军军长一事来到重庆,结果和老蒋引发了分歧。当时韩练成被任命为中央军校第9 分校校长,正准备去往新疆任职,却被老蒋意外召见,这才知桂系和老蒋达成统一意见,让他担任军长一职。

晚年回忆时,韩练成说:“不管老蒋和桂系打什么算盘,我已经从共产党那里取得真经,并跟着共产党走。”

莱芜战役失利反被老蒋表扬

1946年6月,韩练成因在海南“剿匪”不力遭到了处分,10月上旬,整编46师调离海南去往青岛,老蒋亲自接见韩练成,并表示要在山东打上一个大仗,一举将共军华东主力消灭。

部队途径上海时,韩练成找了个借口临时脱队,想要将此消息上报给周公,不过当时周公并没有在上海,他将消息转达给了董必武,两人约定了交流暗号,之后他才匆忙赶到胶东。

我军师长俘虏敌军长,正想审问,陈毅却电令:别说名字,马上放人

1946年底,中共华东局接到董老的密电,称46军有起义可能,不过并没有告知韩练成的身份。随后华东局派出代表商谈起义一事,秘书长魏文伯接到受命后,随即自称是韩练成舅舅,和其见面联系。

在研究后,商量46军暂不行动,做好工作,等待时机再伺机起义。1947年1月,老蒋制定了“鲁南会战”计划,整编46师(46军)由李仙洲指挥作战,在临沂一带歼灭华东主力。

2月20日莱芜战役打响,韩练成故意拖延时间,正是他的拖拉,导致李仙洲集团内部混乱,军心大溃,结果解放军三天就拿下此战的胜利。韩练成被抓后,陈毅派出了联络员,将其带到新华社分社,傍晚陈毅和唐亮两人前往。

几人相见交谈甚欢,并在一起饮酒吃饭,陈毅问韩练成下一步打算是什么,韩练成表示再回南京。陈毅听了后很是吃惊,他表示自己备受老蒋信任,同时还有白崇禧这个靠山,不会有性命之忧。

韩练成说:“我的身份还没有泄露,我要再回南京组建一个师,给你们送上一些美械装备。”陈毅认为不妥,这样太危险了,但他还是决定前往,并提议可派一干部一同前往,就这样,陈毅派出了张保详。

当时王耀武得知韩练成逃出来后,准备让他背黑锅,然而他先是来到上海和白崇禧相见,白表示会为他在老蒋面前周旋。随后韩又来到南京,并将提前编好的《鲁中战场回忆录》交给老蒋。

我军师长俘虏敌军长,正想审问,陈毅却电令:别说名字,马上放人

老蒋看了后没有半点怀疑,对他进行了一番夸奖,认为他是“孤胆英雄”,还将回忆录发表到报纸上,借以鼓舞军心。

结果在作战检讨会上,白崇禧和韩练成一致将脏水泼到陈诚身上,认为其指挥不当,老蒋免去陈诚的参谋总长一职,这之后陈诚对韩痛恨不已。

“通共秘密”被发现

没多久,韩练成被任命为第8绥靖区副司令,但韩练成坚决不从,老蒋只得让他担任侍从室参谋。1948年夏他准备去往兰州任职,这一期间杜聿明抓到了一个华野叛变的干部,说起韩练成的失常行为,杜聿明认为他通共,随即将消息上报给老蒋,让老蒋将其抓起来审判。

不过因杜聿明和韩练成关系一直不和,老蒋并没有理会。到了兰州后,韩练成又联系了民主人士,计划再次起义。

10月,何应钦掌握了韩练成“通共”的确凿证据,不过因他是老蒋亲信,何应钦并没有公开,秘密让张治中将韩押到南京。张和韩关系匪浅,立马将消息汇报给韩练成,从而让其脱险。

我军师长俘虏敌军长,正想审问,陈毅却电令:别说名字,马上放人

几天后,韩练成在潘汉年的接应下来到香港,11月被送往解放区,到达中央所在地河北西柏坡,在这里受到了毛主席的亲切接见。

1949年8月,韩练成担任一野副参谋长,1950年1月担任西北军政委员会委员,5月加入我党,1955年9月被授予中将衔。其实以起义的国军军长对待,韩可以被授予上将衔,但如果是以入党职务、级别对待,那就是中将衔。

韩练成表示:“如今新中国成立,我也该功成身退,不争什么中将上将,我是为革命而奋斗的,哪里是起义将军。”就这样,韩练成坚持授予中将衔,1984年2月27日病逝,终年七十五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