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营微文化_ / 待分类 / 大家的奶奶

分享

   

大家的奶奶

2021-03-02  东营微文...

大 家 的 奶 奶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是个宝……”可是,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只有我的奶奶!

     奶奶是在十七岁时生的父亲,爷爷那时已含笑九泉。父亲是先天性的“鸡宿眼”,看着对面的人就是个黑影子,根本分不出男女。随着父亲年龄的长大,奶奶焦急,无奈。孤儿寡母,有谁愿意把自己的孩子嫁给一个瞎子?又有哪个姑娘愿意嫁给一个瞎子?

      为了我奶奶,我舅爷爷说服了他妻子,把她的亲侄女嫁给了我父亲。当母亲知道父亲是“瞎子”时,母亲哭天喊地,欺骗,委屈,无奈……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定婚姻的年代,女人只有听天由命了。生活上遇到困难,母亲就去找她姑哭。我家的活,成了舅爷爷家的活,我家的困难也成了舅爷爷家的困难了。

       我有两个哥哥,宁家三辈子没个闺女,母亲一心要个女儿。腊月二十三,伴随着灶君老爷上天,我来到了人间。母亲见又是一个男孩,大哭起来:“又是一个老买卖,我的命咋那么苦啊!”也许是母亲哭我哭,也许是冻极了哭,也许是饿得哭。奶奶把我抱到她铺上,赶紧出去找邻居三嫂来给我喂奶。

       在我的记忆里,是奶奶搂着我入睡,是咀嚼着奶奶口里的饭渣长大的。从不记得母亲给我洗过脸,从不记得偎依在母亲的怀抱里。那年,我上高中了,三嫂还说:“你这个三熊,是吃我的奶长大的。”是的,是我奶奶东家要点奶水,西家要点奶水,我是吃着百家奶水长大的。母亲在我出生后病了一场,没有了奶水。出了满月就为家劳碌,她扮演起了一个父亲的角色,奶奶扮演起一个母亲的角色。

       我嗅惯了奶奶身体上特别的味道,一刻不离开她,仿佛我是鱼,奶奶就是我的水。那年,奶奶去泰山给老奶奶上香,我愣是站在门口哭了一整天,黄昏落到村庄,奶奶才回来。第二天,我病了,嘴里一直喊着奶奶……

       奶奶是五邻六舍的奶奶,大家的奶奶,街坊邻居的孩子都是她的孩子。

       西邻居的二嫂有癫痫病,生一孩子,不出满月就被她压死。1956年,二嫂第三个孩子出生,是个男孩,我奶奶骂邻居二哥:“你奶奶腿,白天,天塌下来不许你出门,再伤了这个孩子,看我不打断你的腿。”二哥早把奶奶当亲奶奶了,再骂也不生气,只是挠着头“嘿嘿”笑。白天,二哥看着二嫂,晚上,我奶奶整夜整夜地守护。一直守护了三年,孩子长大成人,二嫂挂在嘴边的话:“没有俺大奶奶,就没有俺这一大家子人了。”

       我家里就是托儿所,不管张王李赵刘,只要没功夫搭理孩子的人家,就把孩子放给我奶奶。我奶奶不但看孩子,到吃饭的时候,先喂街坊邻居的孩子。

      我娘总是生气地说“看孩子,还管饭,你这是哪是哪啊,咹?”

    “行善积德,行好就见好,终究少不了,我是为我孙子积福………”奶奶一脸笑。在我的记忆里,奶奶从来都是笑眯眯的,像个活菩萨。

      也许奶奶真是个活菩萨,就是要饭的,她也把他们当自己人,干粮,水,咸菜,都给。搬个小凳子在院子里休息,聊天。每个要饭的几乎同一个声音:

       “大娘行好,儿孙满堂………”

      “行好就有好,终究少不了………”奶奶一辈子就坚持这个信念:“于人好,自己好”。

       奶奶人缘特好。走在大街上,南来的北往的,见了奶奶都虔诚地问安,走老远了或者回头亲切招手,或者送回一个温暖的微笑。和奶奶走在街上,那是一个幸福,一个骄傲,一个自豪。

      奶奶有胃病,母亲特意给奶奶买了一只奶羊。喂羊是我的事,羊爱吃什么,爱喝什么,我都知道。奶羊仿佛我的恋人,它通人性,很懂我的话,叫它干嘛,除了不会说话,其他的都可以,让它去东它不去西,让它回家立马跟我走。只有我挤羊奶它才规规矩矩,别人挤羊奶,我得说“听话,不要动”。不然,它不会让你靠近它。

     把羊奶倒到锅里,放点醋,锅开了,羊奶变作软豆腐,那个香啊,醉人。烧羊奶咸汤更美味,因为喝羊奶,体弱多病的奶奶活了73岁。后来,听说北邻居的大姐没有奶水,她的孩子春平,是喝奶奶给他的羊奶长大的。

       奶奶心灵手巧,七十多岁缝衣服,针脚米粒一样,均匀整齐。六口人的衣服,鞋袜,被子,都是奶奶一针一线缝织的。

       奶奶是个“乐天派”。一天,我放了学。奶奶说:“山,吃丫子(鸭子)肉吧?”

         “鸭子肉?吃——吃——!”惊喜得我仿佛见到了落地的凤凰。

         “吃吧———”奶奶大母脚趾头直直向前,尖尖的,四个小脚趾头弯曲在下,脚趾头外侧,长出硬硬的茧子,从脸盆里拿出来,伸到我眼前。笑眯眯地,“吃吧,哈哈。”

       我抱住奶奶的尖尖脚丫,“咯咯”地笑了……

       那是一个冬天,我偎依在奶奶的怀抱里,她已经病得不能站了,她柔弱温暖的手,抚摸着我的头:

       “我活不了几天了,奶奶老了。”

        我哇哇大哭:“奶奶不死,奶奶要活着。”泪水顺着脸颊哗哗流下。

       “好好上学,没有文化受苦……”

       奶奶的话,刻骨铭心,融化到血液里。一年级到高中我都是学习委员,外号“百事通”,各科成绩前二。心里唯一的事就是学习学习再学习,不辜负奶奶的期望。

       奶奶儿孙满堂。其中,两个孙子是国家干部,两个重孙子是硕士,一个定居北京,一个定居上海;一个在日本留学,一个在法国留学。三个重孙女是大学本科。我没有辜负奶奶的期望,是一名小学高级教师。

     今年冬月,奶奶走了51年了。每逢听到有人喊“奶奶”,我仿佛就看到了奶奶在眼前,她的话又在耳边响起:“行好就有好,终究少不了,于人方便,自己方便。”

(摄影  曹新庆)

作者简介:宁廷常,泰安市磁窑镇人,泰安市作家协会会员,在报刊,网络平台,发表几十篇小说,散文。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