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营微文化_ / 待分类 / 东篱把酒(三)

分享

   

东篱把酒(三)

2021-03-02  东营微文...

东篱把酒(三)

牛年!在老家的街上走一走

从县城上黄河大堤,顺着河流走三十公里便到老家,距离不远,然而这么多年,一直跟着父母工作在外,自己竟然没在老家过一个年。正月初一午饭后,忽然有了一种想看看老家的年是什么样的冲动,于是乘兴驱车前往老家。
今年立春早,风中已明显没有了寒意,正午的阳光柔柔地洒在大地,有一种暖暖的感觉。堤下冰封的黄河已经解冻,浑黄的河水,在阳光下泛着粼粼的波光。大堤两旁的林子,树冠上朦朦胧胧地有了一层浅浅的绿意。王庄闸口的垂柳,微风里轻轻摇晃着柔软的枝条,上面鼓起了一个个小小的芽孢。黄河春来早,冬眠的大地还没有完全醒来的时候,黄河两岸的春天已经启程。
当看到坝顶上伫立的村牌时,老家到了。因为不想打扰沉浸在年气里的村庄,下坝后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把车停下,独自在村里的街上走了走。
家家户户的院门上贴着红红的对联:“欣逢盛世跃马加鞭,喜庆新春闻鸡起舞”“财源广进万事兴,金牛献瑞行好运”“福寿双全幸福家,人和两旺吉祥地”......喜庆吉祥的句子,代表着乡亲们对美好生活的愿望和期盼。许多人家还在大门口,挂上了两盏大大的红灯笼,仿佛点燃了家乡红红火火的日子。
从街面上铺着的那层鞭炮炸裂后的碎屑,可以想象出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这里经历了太多的热闹。 
正午刚过,初春的阳光照射在村子的大街小巷,凹凸狭窄的街巷和简朴的灰墙红瓦农舍,笼罩在金色阳光下。小村如同一个上了岁数的老农,躲在这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休养生息,悄悄地释放着劳作了大半辈子的辛苦和疲惫。
街上人不多,偶尔有几声鸡鸣犬吠传来,还有一些吃过了午饭的老人,凑在一起晒着太阳聊天儿,几个半大小子一边到处跑着,一边不时燃放着爆竹,走在街上,内心有了一种悠悠岁月里平淡安宁的感觉。
村庄的上空弥漫着袅袅炊烟,敞开的院门里飘出了浓浓酒香,两种味道在街道上交织融合,能够品出一股久违了的原始的人间烟火气息。正是菜上齐酒斟满的时候,忙碌了一年的男人们,围坐在一起,卸下一年的疲惫,推杯换盏把酒言欢尽情放松,操劳了一年的女人们,凑在一起边吃边聊,诉说着家长里短。
忽然想起了陆游的《游山西村》:“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箫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从今若许闲乘月,拄杖无时夜叩门。”诗里的意境,似乎正是此刻家乡的写照。
 之所以把这里称为老家,是因为自从一九四七年父亲当兵离开这里,家里亲人们浓浓的亲情,便化作了他的回忆;父母兄弟营造的家的温暖,成了他内心的渴望;村里的一草一木,成了他最美的梦境。当他意识到再也回不到从前的家的时候,便把这里称作了老家。
而我把这里称为老家,似乎并不准确,因为从出生便开始跟着父母四处漂泊,这块土地上没有留下我滴落的汗水,村庄的街巷上未曾印下过我太多的脚印。我如一棵浮萍,根虽然出自这里,但叶却落在了外面的泥土里。感谢祖辈和父辈,是他们留在这里的根,让我游走的灵魂找到了归宿,让我有了故乡。
村里几乎没有人认识我,我更认不得几个人。擦肩而过的乡亲,我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也不清楚他们应该叫我什么,于是便用虔诚的微笑,同他们点点头算作打招呼,他们也会还我一个纯朴亲切的笑脸。虽然没有同他们近距离热情地沟通交流,但还是觉得收获了太多的善意和温情。
不知不觉间,脚步变得踏实,内心感到了笃定。这一刻意识到,不管在外面承载了多大的压力,回到这里我可以全部放下,身心能够获得彻底的放松。不论在外面多么窘迫,回到这里我都可以得到包容......
作者简介:卞新波,1966年5月出生,大学学历,爱好文学,山东利津人。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