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obing719 / 军事 / 「说谍」马匪、青帮老大到敌后孤胆特工,...

分享

   

「说谍」马匪、青帮老大到敌后孤胆特工,内蒙古集宁首位中共党员

2021-03-02  laobing719

中共隐蔽战线包括情报、交通、机构、通讯等方面工作。它不仅是敌我斗争中你死我活的过程,更是一门高度科学的斗争艺术,不仅要从宏观把握战略层面,还要周密考察每一个战术环节,甚至具体到每个细节。在八一南昌起义、创建“中央特科”等重要历史事件中,都充分发挥了隐蔽战线在不同历史时期和特定历史场景的独特作用,从而在对敌斗争中建立了不朽功勋 。

「说谍」马匪、青帮老大到敌后孤胆特工,内蒙古集宁首位中共党员

这是一支神秘的队伍,他们无孔不入、无处不在,胜利了不能宣扬,失败了无法解释,他们甘愿将知道的一切带进坟墓。他们的伟大也许就展现在某一个瞬间,通过某一个情报,影响一个战局,甚至改写一段历史。他们就是中共隐蔽战线中许许多多先烈、革命前辈,一个“无名英雄”的群体。

很多老前辈消失在茫茫历史中,可他们所建立的功勋却给后世留下足够宝贵的精神财富,不管你记取或者不记取。今天我们能够在富强的中国土地上适意的享受生活,都是无数中共党人昔年用热血和年华换来的。

「说谍」马匪、青帮老大到敌后孤胆特工,内蒙古集宁首位中共党员

本篇来自一位革命后代提供的材料,其家长辈曾是一位传奇的中共特工,解放后依旧朴实无闻,为家乡继续奉献自己。(该材料对比内蒙古乌兰察布党史,可以确认真实)。材料提供者为今日头条@半个乌兰察布人

【内蒙古乌兰察布集宁地区最早的共产党员】

范瑞,(1905-1992)曾用名,范吉魁,男,汉族,1905年出生,祖籍山西省阳高县南山沟人。少年时读过私塾,学过古文。早年随其叔父出口外闯荡谋生,从蒙古富人手中买了一些土地开垦耕种,在今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集宁区北面的黑土湾(现在属集宁区白海子镇哈伊尔硇包村委会管辖)定居。14岁的时候因为叔父得罪了当地的土匪,又还不起帐,无奈之下,就让他参加了土匪队伍,以人抵账。先是在土匪队伍里给人家烧茶递水当随从,后练就了一身驯马、骑马、打枪的本领并且武艺高强,在绥东老百姓中间有一定知名度。

「说谍」马匪、青帮老大到敌后孤胆特工,内蒙古集宁首位中共党员

集宁老照片

集宁北边黑土湾土质肥沃,雨水不断,连年丰收,粮食满囤。加上范吉魁本人也是种地的好把式,辛劳的汗水使得日子越过越好,不几年范家就成了富裕大户,家中长年雇有长工短汉,并有看家护院的私人武装。他广交朋友,豪侠仗义,社会上什么人都来往相处,后来他带着几个绿林好汉和他的骑兵队伍外出游荡,路打不平,甚至抢劫路过的商号和富家的财物,分给穷苦人。他主持正义,杀富济贫,在当时绥东地区老百姓心目中很有声望,老乡们称他“范老大”、”范大绅士”。

日本入侵中国以后,他经常带着自己的队伍偷袭鬼子,抢夺和袭击日本鬼子的运输队,出其不意地打击日伪军,让绥东地区驻各地的日本指挥官闻风丧胆。在绥西坚持抗日斗争的大青山骑兵支队首长听说了这些情况后,以为有我们的地下党员在那里进行对敌斗争。派侦查员前去了解。经过调查,才知道原来是个颇具民族气节的范瑞自发地抗击日寇。经过暗中工作,逐步将其引导到党领导的抗日队伍中,把他的这股人马也改造收编为绥东工作团的下属游击队,他的家范家大院所在的黑土湾村成了我绥东工作团的集结地。

根据范瑞的政治表现,1939年3月,先由八路军大青山骑兵支队王定洲同志介绍吸收其参加革命队伍从事地下工作。

「说谍」马匪、青帮老大到敌后孤胆特工,内蒙古集宁首位中共党员

大青山红色特工,曾任大青山骑兵支队电台台长,绥东第一个地下联络站负责人宋乃煊

1940年12月,经八路军大青山骑兵支队电台台长宋乃煊同志介绍发展为中共党员,任八路军绥东工作团工作员并利用地主绅士身份继续从事地下工作。经常带领游击队惩治日伪军叛徒特务,有力的配合了八路军部队的军事行动。

范瑞性情豪爽仗义,不喜金钱,广交朋友,和地方上三教九流都有来往,所谓“骑马带枪的都是朋友”。国民党、蒙古军、土匪豪强、穷人中间都有朋友。范家的小东房和大西房实际上是客房,客房常年都有客人来住,小东房是个单间,重要一点的关系好的住在小东房,大西房子是一个大屋子,进去以后是顺山大炕,常年有大师傅在里边烧火做饭,也经常有外边来的陌生人在伙房吃饭。经常有范瑞的一些朋友有的生病了来范家养病,或者穷困潦倒没饭吃了,就来范家住些日子。范瑞就跟他妻子就说:你把些病人照顾好。每天给他吃点儿好的、面条里给他打个鸡蛋……这些人都是范瑞的朋友或者是认识的穷苦的可怜人。

有一次,这是范瑞入党前的事情,天黑的时候来了两批互相不认识穿着皮袄骑马带枪的人分别在范家的伙房里吃饭,两批人在吃饭的过程中突然认出了对方,立刻都拔出了枪对准对方,杀气腾腾,剑拔弩张,马上就要起冲突·····正在这时,范瑞进来挺身而出大声说道:“弟兄们!凡是能进我范家大门来吃饭的,都是我的朋友!你们给我这个面子,不要互相伤害!实在不行你们出了我范家大门有冤有仇到双脑包山后边去解决!”后来,两批人都收起了枪继续吃饭,之后,其中的一批迅速的撤离范家骑马消失在夜色里。范瑞拿出一些酒来热情的款待留下来的一批人,等到酒足饭饱,耽搁了些时间这批人才陆续离开。只有范瑞心里清楚,先走的一批是八路军绥东工作团团长王瑜山带领的八路军工作人员,留下的一批人是傅作义顽固军的人,范瑞在危机关头巧妙地平息了这场危险,不动声色的保护了八路军安全离开危险境地。

为了让范瑞提高觉悟,按照共产党员的标准真正走上自觉革命的道路,住在范家的”账房先生”八路军宋乃煊一直在做范瑞的工作,他们两人经常彻夜长谈,宋乃煊给他讲我党的抗日主张,讲各种革命的道理,帮助他提高成长。宋乃煊交给范瑞一本书艾思奇编著的《社会发展简史》,让他认真的阅读,并且嘱咐范瑞,这是革命的书籍,自己悄悄的看,不能让外人看见要严格保密…..

「说谍」马匪、青帮老大到敌后孤胆特工,内蒙古集宁首位中共党员

范瑞前辈40年代照片

于是,范瑞经常一个人在双脑包山上安静的读这本书,晚上回家的时候就把书藏在山顶上一个隐蔽的石头缝里然后自己下山回家,要看的时候再上山来看。范瑞有事外出了几天不在家,就在这几天有邻村的一个羊倌上山放羊,在山顶上无意间发现了范瑞藏的这本书,羊倌虽然不认识字但他十分惊喜,带着这本书就下山了,逢人就讲他在山上找到一本“天书”!村里的人几乎没有认识字的,也纷纷传递这个信息…….等范瑞回来马上有人告诉范瑞说邻村羊倌谁谁在山上捡到一本天书……范瑞立刻惊出一身冷汗,出门骑上马就去找这个羊倌要回了这本书,还反复询问都有谁知道这个事,因为这件事,范瑞受到了宋乃煊的严厉批评。

「说谍」马匪、青帮老大到敌后孤胆特工,内蒙古集宁首位中共党员

宋乃暄赠范瑞书原件

1941年以后,范家大院成了八路军绥东工作团的集结地,三个分团都以这里为中心,双脑包黑土湾具有重要的战略位置,它在集宁城的正北边大约15华里,山下一条大道通到城里,前边居高临下可以窥视集宁城里的情况,如果敌人的队伍出城活动,远远地就可以知道看到,黑土湾村子在半山腰地形比较容易据守,如果形势严重可以立刻退守到双脑包山的山顶,山顶上有抗战初期国民党部队和日军打仗的时候挖的战壕和修筑的钢筋水泥碉堡,足以抵挡一阵。双脑包山的西边有一条山路顺山而下直接可以顺着韭菜沟板石头沟,往北直接到辉腾梁大滩…….双脑包山上有一股泉水,常年流水不息,老乡们称为大井,骑兵部队经常在那里饮马,到后来,由范瑞亲自选址,八路军战士们在范家村的西边又打了一口井,时隔80年了,这口井里现在还有水,修建井的石头都是当时的火山岩。

八路军绥东工作团占据双脑包,以这里为根据地是一重要的战略考虑,既可攻又能守又有撤退路径的地方,加上又有范家大院这一可靠的堡垒户在这里真的是天合地利。

「说谍」马匪、青帮老大到敌后孤胆特工,内蒙古集宁首位中共党员

曾任八路军大青山骑兵支队绥东工作团团长,中共绥东工委书记王瑜山

范瑞178的个子,身体健壮,力大过人,除了是种地的好把式,还有各种本领,骑马打枪,武术摔跤…….特别是挑选牲口,骑乘制服生马的本领在当地出了名,当年范瑞经常教战士们骑术,怎么服侍马匹,怎么给马匹喂草料怎么在马背上举枪射击和用军刀劈刺。范瑞当时还去过武川井尔沟大青山司令部,面见姚喆司令员,给部队讲述骑马驯马的要领。

1943年的夏秋之间的一个傍晚,范瑞只身一人骑着马带着枪回家,刚到村口就被十几个日本兵和日本警察蜂拥而上抓获了。不由分说范瑞被五花大绑押上鬼子兵的汽车拉回到位于集宁桥西财政街的日本宪兵队。为了抓住范瑞,鬼子开来了两台大卡车把范家村团团围住抓住了范瑞,同时被抓的还有范吉魁的二弟范占魁、范瑞的好友本村周家周六子……这一年,范瑞因身份暴露,被日本特务抓进集宁特高科。涉嫌“勾结土匪抢劫、违反治安”等罪名,在狱中受尽严刑拷打,但他坚贞不屈,大青山支队绥东工作团的活动由此受阻。后经请示大青山骑兵支队姚喆司令员批准,考虑到他的特殊身份和在开辟绥东工作中的重要作用,用八路军的活动经费将他营救出狱。由于范瑞暴露了身份无法继续在绥东坚持工作,由组织安排公开造成范瑞在和日军作战中牺牲的假象,派人通知范瑞家里人领”尸首”,全家族披麻戴孝给范瑞的“尸体”下葬,实际上组织上把范瑞秘密调离绥东。

经晋绥党校学习后,1946年,范瑞曾被派回绥东任集宁县第三区(贲红)区长从事一段革命工作,后调入晋察冀军区雁北地区继续坚持斗争。绥包战役时,他跟随晋察冀部队返回绥东。他出色的工作表现曾受到晋察冀军区副司令员王平将军的首肯和表扬。

「说谍」马匪、青帮老大到敌后孤胆特工,内蒙古集宁首位中共党员

1944年八路军大青山骑兵支队开辟绥东的干部合影

(上图为1944年八路军大青山骑兵支队开辟绥东的干部合影,前排左起,梁劲秀、朱治国、侯作桂。后排左起,杨文江、孙丕荣、田恩民)

1943-1948年,范瑞一直在晋察冀根据地的北部坚持斗争,也就是山西阳高,大同周边一直到绥远丰镇县接壤一带坚持对敌斗争。自从范瑞“死了”,范瑞家乡所有的人,包括范瑞的所有亲人都以为范瑞早在1943年和日本人打仗的时候已经死了。范瑞的朋友,仇人,对头,都这么认为。

到了1947年破败的范家大院已经成了空壳子,什么都没有了,范瑞妻子带着三个孩子和范瑞的老母亲住在里边艰难生活着。有一天,家里来了一个陌生男人,对她说,你认识我穿的这个棉袄不?王淑珍仔细观察着件棉袄,原来这件棉袄是多年前她亲手给丈夫范瑞缝的棉袄……

来人镇静的和王淑珍说,我是范吉魁的表弟,从口里来的,路上不安全不能带信,我穿的是表哥范吉魁的棉袄,是你多年前亲手给他缝的,你看到这件棉袄就相信了,范吉魁还活着,他没有死,他现在挺好,在外边工作还不能回家,等全国解放了就回来…..范吉魁还让我告诉你,你先凑乎着过哇,家里的什么东西都可以卖了换吃的,就是这两个闺女不能卖,不能换了莜面。饿不死就坚持着活下来。你和谁也不能说范老大还活着,孩子们也不能说,自己知道就行了……说完,那个人就走了。

等那个人走后,范瑞妻子百感交集,她放声大哭,原来一直以为死了多年的丈夫还活着!范瑞“死”后的这些年,她一个人带着孩子东躲西藏,讨吃要饭,颠沛流离,少吃没喝,挣扎着活着。那个时候她的心情又高兴又悲伤,难以用语言表达。

「说谍」马匪、青帮老大到敌后孤胆特工,内蒙古集宁首位中共党员

八路军大青山支队绥东工作团成员朱治国、田恩民、梁劲秀

熬到了1948年1月份,马上就要过春节,腊月三十晚上,范瑞带着他的战友,也是范家本家的一个女婿,两个人回来了!范瑞穿着皮袄,戴着狐皮帽子带着枪,骑着高头大马风尘仆仆的回到了范家大院!几十年以后范瑞89岁的女儿回忆这段都高兴地兴奋不已:“我爸和一个姑夫骑的马回来了,进了家,皮袄里穿着土黄军装扎着武装带,带着手枪。我们一家人高兴的呀,那是最高兴的一天,原来死了多年的爸爸还活着呢!真的回来了!就像做梦一样!”

村子里的人闻讯赶来,大家悲喜交加,多少人都留出激动幸福的眼泪。那个大年三十,范家大院里挤了半个院的乡亲,那一年,范家人团圆了!正好范瑞的大儿媳妇怀孕了,要生第二个孩子,范瑞的老母亲说,明年生下这个孩子不管是男是女,名字都叫团圆!(后来范瑞的长孙1949年出生,官名就叫范团圆)

范瑞大声地对乡亲们说:“乡亲们!咱们的苦日子要熬出头了!日本鬼子早就滚回老家疙啦,马上全国就要解放了!我没有死,这几年我在山西老家闹革命打游击,以前常来咱们家的八路军王瑜山现在是咱们共产党集宁县的第一任县长!……”

这么多年没人相信范老大是共产党,黑土湾范家村的老乡们到那天晚上才恍然大悟,原来范吉魁范老大,范大绅士,真的是共产党啊!

经王平将军推荐,1948年绥包战役时任兴和县副县长。直接参加了集宁战役和解放华北的多场战斗!为绥东解放区繁荣经济、筹集军费,范瑞曾出任丰镇县酒厂厂长。全国解放后,调公安部劳改局,负责组建内蒙古巴彦淖尔盟狼山劳改农场,并担任第一任场长。

「说谍」马匪、青帮老大到敌后孤胆特工,内蒙古集宁首位中共党员

中央电视台大型文献纪录片《青山铭记》摄制组在范瑞入党宣誓的地方拍摄

范瑞利用他土匪青帮老大的特殊身份,曾出色的完成了党组织交给的说服策反土匪队伍放下武器的工作。解放战争时期在兴和县曾把几百人的土匪队伍成功策反放下武器,把很多和他一起当过土匪豪强的人引导他们走上革命队伍……最典型的有一位范瑞的铁弟兄叫牛三魁,牛三魁在家排行老三,家境贫寒念不起书没有文化,父亲早年离世,跟随母亲颠沛流离受尽别人欺凌,年少时亲眼经历母亲被强人欺侮强奸凌辱的悲惨经历,发誓要弄到一根枪替母亲报仇,十几岁参加了土匪队伍,和范瑞关系密切。日本鬼子入侵华北以后,他经常跟着范瑞带领队伍抢夺有钱人的商号和日本鬼子的运输骆驼队,成为范瑞的有力助手,范瑞加入共产党以后,牛三魁一心跟着范瑞走到底,他不善言语,为人忠厚,说服带动带领一批图为陆续参加了革命队伍,他以身作则作战勇敢,成为绥东游击队重要的中坚力量。1943年范瑞暴露了身份获救后离开绥东到晋绥党校学习,临走时嘱咐牛三魁,告诉他几条原则,不要抢穷人的东西,不要欺负穷苦人,专门抢夺日本人的运输队,抢下的物资需要的送给八路军处理,剩下的分给穷苦人……后来,牛三魁也成为坚定的共产党员,全心全意为党工作,解放后还担任过乌兰察布达茂旗水利局长,旗委委员等职务。

「说谍」马匪、青帮老大到敌后孤胆特工,内蒙古集宁首位中共党员

1951年党中央决定全国各抗日根据地选出10名代表到北京参加国庆节观礼活动,范瑞同志荣幸的被推选为代表在北京受到毛主席、朱总司令、周恩来总理等中央首长的接见,并有幸在宴会上和朱德总司令碰杯。(1951国庆观礼合影照片中前排右起第六位即为范瑞)

范瑞同志因为出身不好身世复杂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多受审查甄别,“文革”时期更是受尽折磨,后平反昭雪恢复职务。1973年7月20日离职休养。

「说谍」马匪、青帮老大到敌后孤胆特工,内蒙古集宁首位中共党员

范瑞晚年和他的战友、女婿田恩民在当年战斗过的绥东黑土湾范家村合影留念

范瑞对党始终坚信不移,为了纪念走上革命道路加入党组织宣誓入党这一重要时刻让后人铭记,在他离休返回原籍生活的20年间,他扛一把铁锹提一个箩筐每天行走在家乡的田间地头,把地里的大小石头都提回来堆在他当年宣誓入党的地方,堆起一座一人多高的石堆硇包。

1992年,范瑞走完了他传奇的一生,在原籍乌兰察布盟察右前旗黑土湾范家村去世,终年87岁。

「说谍」马匪、青帮老大到敌后孤胆特工,内蒙古集宁首位中共党员

60年代范瑞老前辈

如今,范瑞同志的家乡内蒙古乌兰察布市集宁区哈伊尔硇包村当年八路军大青山骑兵支队绥东工作团集结地以及范瑞的家乡范家大院遗址等景点已经成为乌兰察布市集宁党员教育基地供党员干部群众纪念参观。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