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营微文化_ / 待分类 / 收,还是不收

分享

   

收,还是不收

2021-03-03  东营微文...

收,还是不收

每当听到警车的警笛声,或者是像警笛声的,比如,救护车的警报声,田生滩都要走到窗前,向外望望,看看是不是到他家来的。每次他都安慰自己,不可能是到他家的,没事的,没事的。即便是来,绝不会响着警笛来,会是悄无声息的,或者根本就不会来家里。从公开的资料看,犯了事的人,一般是在会场被带走,或者是在办公室被带走。
接下来,田生滩就会烦躁不安。他想那些收礼的情节,回忆每一个细节,检查是不是有漏洞,是不是有人看到了或者知道了,他要采取怎样的行动,去试探那人是否看到了或者知道了。如果那人看到了或者知道了,一定要给那人点小恩小惠,让他闭嘴。
想来想去,他感觉还是按兵不动好,以不变应万变。白天还好些,做些事情分分心,到了晚上,他就很难入睡,在床上翻来覆去。第二天上班时,田生滩无精打采,工程局里的人们说,田副局长挑大梁,工作忙,累的。
他老婆田夫人知道他的心事,骂他收礼的人多了,就正逮着你吗?劝他把心放到肚子里,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可是田生滩就是睡不着,倒在床上烙大饼,一直烙到下半夜。时间久了,折腾得夫人也睡不好,与他分房睡了。
这两年的春节、中秋节,上面都有来暗访检查的,田生滩就闭门谢客,坚决不收礼。可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送礼的变着花样送,削尖了脑袋送,防不胜防啊!
眼看这个春节已经过去了,送礼的浪潮该息了。可是,有人避开春节,过了再送。昨天,环球工程公司的惠钻迎老总来送礼,田生滩拒绝了。田生滩知道,两千万的工程,给十万块钱也不多,可是,以前收的那些,加起来,数目已经不小了,再收下去,怕是露了马脚,前功尽弃。
不收吧,也不好。一是抹不开面子,把事情做绝了,在工程界还咋混呢?大家都不与你玩了,一世英名也就没了。二是这么大的工程,不收点,真是便宜了这些腰缠万贯的老板,他们赚得盆满钵满的,我堂堂一个副局长凭啥比他们收入少?真是岂有此理!不看别的,就看他们的老婆,用的化妆品、背的包包,都上万。看我的内人,这几年算经济条件大好,狠狠心,才上了千。
田生滩最近太矛盾了。收礼的感觉实在是好,大老板们的点头哈腰,重礼相赠,让他的人格得到了足够的尊重,虚荣心得到了爆棚的满足,物质条件极大地丰富,他真有了荣华富贵的感觉。不过这形势,清风刮得太盛,不收手怕是不行了。
“姐,我是宫聚,开门啊!”田生滩的内弟来了,给他姐打手机,要求开门。
昨天,田生滩刚拒绝了惠钻迎,今晚他惠钻迎动足了脑筋,请出小舅子来了。“不开,说没在家。”他想了想,还是决定从此打住,不收了。他知道,惠钻迎的内弟与宫聚是铁哥们,凭他对惠钻迎的了解,惠钻迎肯定是找到了宫聚,利用姐夫舅子的关系来送礼了。
“我弟弟来了,还不开吗?看你,草木皆兵!”田夫人狠狠地剜了他一眼,去开门。
“他是惠钻迎求了来,送礼的,十万元现金,到时候有来调查的,别说是我收的!”田生滩说完,上了二楼。田夫人听惯了这种套路,只是觉得,这次田副局长说得不耐烦了许多,上二楼别墅的样子,坚决了许多。
田夫人的手放在门把手上,半天没有了动静。她在思索,田副局长这话是让收还是不让收?她也在纠结,如果宫聚真是来送礼,是收,还是不收?

 (摄影  旅途)

作者简介:左岸青士,山东利津人,文学爱好者。偶来小感,为诗为文;偶见报端,欣喜不已。功底粗浅,灵感驱笔;以文娱心,与人共乐。

点击欣赏作者部分作品:

庚子腊月夜话

熟透的忧愁

我要晋职称

归来兮,放羊娃

不知对错

送 年

“临合蜜”里说坚守

生命最后的选择

老夏的女婿

最后一笔生意

问君几许情怀在

饮酒曲

盐碱地,乡愁长

搬家搬来一肚子火

夜不能寐

这里刚上人

十年梨花开

能奋斗 勿安逸

滑动查看投稿要求及其他信息

东微编辑部:

顾问:陈谨之  鲁北   清泉

主编:郝立霞

副主编:张永君   郝立新

编辑:晓娣   娟娟   茶醉   文姐

投稿要求: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