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营微文化_ / 待分类 / 胜境不可期

分享

   

胜境不可期

2021-03-03  东营微文...

胜境不可期

偶尔翻开相册,发现这些年来,许多儿时向往的地方都已留下了自己的足迹。其中有乔家大院这种名噪一时的热点,也有晋祠、泰山这类历史悠久的名山大川。但若要我说出一两个印象最深刻的景致来,却是一片茫然。除了厚厚一摞“到此一游”的照片,脑海中竟是一片空白。
合上花花绿绿的相册,漫步在记忆里拾荒,发现留在记忆深处的,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去处,反倒是些不起眼的地方。就像多年前一个雪后初晴的黄昏,我背着书包,骑车从村外的一条水渠旁路过。纯白的雪,纯黄的土,灰黑色的嶙峋的树干,镜子似的一弯渠水,仿佛一幅水墨画在眼前徐徐展开,我被大自然不经意间所展露的风情惊呆了,一次偶然的回眸,定格成长久的记忆。
小时候,满怀好奇的我会因为发现一个别的孩子都没去过的地方而雀跃不已,也曾在随大人旅游时,对眼前的大好河山视而不见,却对路边一株不知名的小花念念不忘;少年时,多愁善感的心会对着小镇郊外一座无人问津的破庙大发感慨,也曾在夕阳西下时,独对一片空旷无人的小河湾悲天悯人、挥洒烂漫情怀。
俱往矣,儿时从一片破瓦、一弯渠水中也能获得无限的乐趣,长大以后奔走四方,纵然面对仰慕已久的名胜古迹,内心也提不起太多兴趣,儿时的期望化作心头一缕惆怅。对景四顾心茫然:想象中的神秘早已褪去,传说中的风景究竟在哪里?
人是自然之子,天生对大自然有一种亲近感。而城市是欲望的产物,所以在城市里,人总会感到孤独,感到疲惫,会在人群中迷失自己。被名利羁、受欲望摆控的人们,有多少人渴望像竹林七贤那样纵情山水,或如太白东坡那样游历名山大川,“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然而步履匆匆,从这一处名胜赶到下一处名胜,却总是填补不了心中的失落,再也找不到想象中的胜境。
在少年人的眼中,山便是山,水便是水,美则乐,奇则叹,险则惊,不掺杂半点世情;长大以后,山水成了人生旅程中的一站,人心便不复空灵,总想要从自然之中得到补偿,从山水之间得到消遣。山水依旧是那山水,但有了欲望的渴求,修身养性便成了奢谈。人心就像一个汲水的瓶子,若是放不下满心的功利欲求,又能从这山水之间汲取到什么乐趣呢!
我曾与人同游崂山,一路上同行之人看淡山水,却对买什么土特产回去送礼念念不忘;我曾和同事游览张家界,整个旅程期间,某位同事都在不停地打电话、接电话中度过,不曾有一刻闲暇负手漫步于山水画廊之间。这样的人,纵然身处瑶池仙境,也是半点风景也看不到眼中、入不得心里去的。
期待邂逅人生的风景,可这颗心已沾满风尘。“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却在灯火阑珊处”,什么时候,我们才不必总是回眸来时的风景,而能在前路找到属于自己的一方胜境?我想,其实我们不必走得太远。
因为真正的风景不在远处,而在自己的心里。

(摄影  旅途)

作者简介:郝晓庚,笔名三省流云,男,汉族,中国电力作协会员,现供职于国网东营市河口区供电公司。2000年开始文学创作,迄今在《中国电力报》《国家电网报》《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艺术报》《经济参考报》等报刊杂志上发表散文、诗歌等作品三百余篇。

点击欣赏作者近作品:

想念那条河

在北大漫步

痒痒的冬天

裂 缝

妈妈回家不做饭

五十岁的簸箩
家有小女上网课
妈妈的西红柿酱

滑动查看投稿要求及其他信息

东微编辑部:

顾问:陈谨之  鲁北   清泉

主编:郝立霞

副主编:张永君   郝立新

编辑:晓娣   娟娟   茶醉   文姐

投稿要求: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