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实诚人 / 天津卫 / 闲侃“方言岛”天津话(2)

分享

   

闲侃“方言岛”天津话(2)

2021-03-03  天津实诚人

昨天说到天津话是被中原官话和冀鲁官话包围的苏皖官话“方言岛”,其语言的音调、语气、用词等都与皖北方言非常接近。今天就详细说说天津话的一些特点。正是因为有了这些特点,使得天津话的识别度非常之高,一个天津人哪怕学了普通话,只要还在天津话的大语言背景下生活,其普通话中一定带有浓重的天津口音,有时连他们自己也觉察不出来,只有到了外地才能一下子显出天津话的特色。

前面说过,天津话最突出的一点是把阴平声,即汉语拼音中的一声念成降调。除此之外,天津话当中还有一些有意思的特点,下面逐一说道说道。先从语调说起吧。

第一,天津话当中把很多纯韵母发音的字在前面容易加上一个“N”这个声母。比如:棉袄的“袄”字,在天津话中就读作“脑”;安装的“安”字,在天津话中读作“囡”;(当然,不要忘了这是个阴平声,要用天津话的降调来读,这里提示一句,后面就不再提示了。凡是应该读汉语拼音一声的,请自觉读成降调。)讹诈的“讹”,在天津话中读作“ne二声”;“饿了”的“饿”,在天津话中念“卧”;把东西摁住的“摁”,在天津话中读作“嫩”;高矮的“矮”,天津话读作“奶”,所以才有了过去天津一个冰箱的品牌“可耐”,这在天津话中是“可爱”的谐音。

第二,在天津话中经常可以发现把阳平声读成阴平声,即把汉语拼音中的二声读作一声。这种读法时往往这个阳平声的字要稍微拖上一点点长腔。比如:“脖子”这个词,用天津话说往往会说成“波子”;“行啊”,会说成“星啊”,等等。这个发音特点,是区分天津人的“津味普通话”与标准普通话的一个极为重要的因素。因为天津话总体上与普通话除了前面说的阴平改降调之外,其他的地方相差不太大,所以天津人学普通话相对比较容易。但就这一点是多数天津人注意不到的,特别是在整体上都是“津味普通话”的环境下,这个毛病更不容易被发现。

第三,天津话中还有一些词汇在连读时语调的特殊变化,比如“抓瞎”,在天津话中就被念作“爪瞎”,即第一个“抓”字从阴平变为了上声;同样地,“抽烟”,在天津话中被念作“丑烟”。

第四,天津话特别是传统的天津话是没有卷舌音的。所有的zh、ch、sh都被念作z、c、s,比如“肘子”念作“走子”;“生产”念作“僧惨”,等等。当然,现在的天津话受普通话影响很大,年青一代的天津人说话时基本上都能分清平舌音和卷舌音了。

第五,普通话带有r声母音节,在天津话里一般读成零声母,即把辅音r换成了元音ī。例如“人”“肉”“润”等字,天津话却分别读成“银”“又”“晕”等。再如“用、泳、勇”等字,天津话读为“冗”;“让、嚷、壤、”等字,天津话却为“样、养”。(这一条和上面一条一样,也是老天津人这么读,年轻人也不这么读了。)

第六,个别字的读音与普通话差异较大。比如男女的“女”字,在天津话中读作“nuei三声”(这个字真找不到同音字。)再如,“菊花”在天津话中读作“举花”(可是读“墨菊”时又读作“居”);“一管笔“在天津话中读作“一管鼻”,“铅笔盒”在老天津话中叫做“鼻盒儿”(可是读到“钢笔、铅笔”时又读作“比”);“天津”的“津”字,在天津话中读作“晶”,所以听天津人说自己的城市都是一口一个“天京”,以为到了太平天国了。另外,“没有”“没门”的“没”在天津话中都读作去声,即“妹有”“妹门”。还有“刨花儿”的“花”字,在天津话中读成三声。“干净”的“干”在天津话里读作“gan二声”。还有天津话中标志性的做“什么”讲的“嘛”字,读作“骂”。比如说“你干什么去?”,用天津话说就是“尼敢骂去”。再有就是“这”“那”和“哪”三个字的发音比较复杂:“这”经常会被读作“介”,如“这是什么”就读成“介似骂”,但在说到“这个”时,“这”又被读成“zhei四声”;“那个”会被读成“内个”,而在说“到那去”时,就被读成“那”,说到“那么”时,又变成了“嫩么”;“哪个”的“哪”会读成“nei三声”,“到哪去”又恢复为“哪”这个音。还有,“怎么”的“怎”会读成“nen三声”。还有一个词:“尼了”,是“你”或“您”的叫法,实际应为“您这是干什么去?”,按标准的天津说就是“尼了介似敢嘛七?”

再说说语气。天津话中的一些地方语气与普通话也有不同,主要表现在轻重音的把握上。例如,在天津说道路名字,重音都会落在“道”和“路”上,比如“贵州路”在天津话中重音强调的不是“贵州”,而是“路”;再比如“马场道”,重音也是在“道”上;金刚桥、金汤桥、解放桥等地名,重音都在“桥”上。还有一个外地人极难拿捏的语气词“哎~”,这个词用来表示赞同、同意,发三声,略微拖一点长腔,辅之以表情,很是传神;而如果发二声时,就意味着提示对方,有点像京剧叫板一样,比如说:“哎,你不能留点神吗?”。能否准确地用好这个“哎~”,可以说是识别是否天津人的一个重要标志。还有一点比较有意思,就是天津人骂街一般不骂“他妈”,而是“你妈”,一开口便是“我尼玛”“你尼玛”“他尼玛”。还有一个现象是“吞音”,比如说“劝业场”,天津人就叫“劝场”;“黄家花园”叫做“黄花园”,等等。

最后说说用词。天津话的用词有一些比较有地方特色,这里分为四类,一类是受河北和北京方言的影响或者说是与河北和北京方言一致的。第二类是天津特有的,这里有一些恰恰是与皖北方言一样的。第三类是过去江湖上的“切口”。第四类现在已经非常少见了,就是从外语音译过来的。下面挑着说说。

先说第一类,可以找出以下这些例子,其实这些词汇不是天津特有的,而是北方方言的一部分,至少河北、北京也这么用。比如:甭:不用。倍儿:副词,很、非常的意思,如:倍儿哏儿。白话(huo轻声):漫无边际的瞎聊、吹牛,北京也叫侃大山。抽冷子:突然。凑份子:大家一起凑钱。齁儿:太甜或太咸,后泛指味道重,如:齁酸。奋秋(轻声):一般指手脚乱动,如:坐稳了!别跟这儿奋秋。与固秋意义相近,但固秋特指在床上,奋秋没有特指地点,但也多指在旮旯儿。接风儿:打牌用语,泛指搭顺风。急赤白脸:气急败坏。得楞(轻声):修理、调试的意思。归齐:副词,到底、最后、结果的意思。二五眼:稀里糊涂的人。饭口:开饭的时间。老鼻子、海了去了:形容很多。没治了:太好了,没法再好了,也做“盖了”“盖了帽儿了”。腻歪(轻声):做动词时是讨厌的意思,做形容词时是无聊、无所事事的意思,也有讨厌的意思。瞎掰:胡说、扯谎。踅摸:四处乱看,比寻找差一个档次。胰子、胰子粉:肥皂,后者指洗衣粉。梆硬:坚硬。不够揍儿:骂人的话。或简化为'不够'。'这个人真不够。'打一晃:短暂地露一面。'别管多忙,你也得来打一晃。'捯饬:打扮,装潢。'这一捯饬可漂亮多了。'裉节儿:紧要关头。糟改:挖苦、取笑。'你不是拿我糟改吗?'公母俩:夫妇。'这老姑母俩,晚年可享福了。'鼓棒槌:挑拨是非,背地说人坏话。拢子:梳子。揍兴:名词,比“德行”语气重得多。棒子:玉米。棒子面:玉米面。

再说第二类,这是天津方言岛中特有的。比如熬(读“挠”)鳔:纠缠别人,或者是无所事事地消磨时间。如:介小子没事就跟我这儿熬鳔。霸呲:乱踩踏,乱走;比如妈妈说小孩:“下雨了,别上外边乱霸呲去!”不觉(读“脚”)闷:不识趣。拔闯(读“创”):替别人打抱不平。扯:指年轻女性疯疯颠颠,不稳重。大了(读“寥”):专门替人操持婚丧嫁娶一应事情的人,或指出面解决问题的能人。吃“挂落(读“烙”)儿”:是别人遇到好的事情,自己跟着沾光,也有别人的错误导致自己跟着受连累意思。打岔 (读“镲”):最常用的是开玩笑,如:别拿我打岔啊!就是别拿我开玩笑的意思。 也有在别人说这件事的时候突然讲起不相关的事情的意思。大梨:①外行、不懂装懂的人,如:有人形容“安利”传销就是“大梨赚财迷” ② 吹嘘、言过其实。'他是个大梨,别信他的。'也作'大梨膏'、'吹大梨'。够板:够朋友、够意思、够交情。硌窝儿:磕瘪了但是没有破的鸡蛋,蛋青、蛋黄没有流出来,还能保存一段时间,比好鸡蛋便宜,过去定量供应时也不要票,算残次品卖。关钱:发工资。酒地儿:指眼前的地方、地面,如:别拎着了,搁酒地上吧。离鸡(轻声):奇怪,邪门,精神恍惚,心不在焉的样子,也有神神道道的意思,重叠词作“离离鸡鸡”。老坦儿:土老帽,乡巴佬。尥:形容词,淘气,多指小孩子。耨(nou三声):动词,做打趣、开玩笑讲,如:今儿个让老张他们耨一顿;(注:这层含义用这个字是有的专家这样写,我对此持保留态度。我认为这个字应该是“怄”,用天津话读时前面加上了“n”这个音,所以变成了“nou”,因为“怄”的意思是故意惹人恼怒或使人发笑。)还做忍耐讲,如:两口子结婚三年了,没房子,一直跟婆婆那耨着。惹(二声)惹(轻声):起哄、瞎掺和;如:没你事别在这瞎惹惹。做名词时指喜欢惹惹的人。鬊(shun二声):丑的意思。清酱:就是酱油。摺咧:撒泼打滚,无理取闹的意思。如:你别和我摺咧!拔怼:双方的拖欠互相抵偿。红眼儿:孙子(女)。白眼儿:外孙子(女)。半参(读“灿”)子:事情没做完。'他又弄个半参子,搁下走了。'贝(bei二声)儿贝(bei轻声)儿:傻子。'别管怎么打扮也像个傻贝儿贝儿。'藏蒙个儿:捉迷藏。引申为扑朔迷离。'有话明说,咱心明眼亮,别藏蒙个儿!'吃瓜落(lao四声)儿:沾光。搋:厮打。'这两人说戗了,搋起来了。'大尾(yi三声)巴鹰:自以为了不起,到处充好汉的人。得继:儿女恪尽孝道,特指临终时,亲视含殓的儿女。也作'得济'。浮(fu一声)囊(nang轻声):①膨化。'你把馒头泡在汤里那不都浮囊了?'②浮肿。'我看他的脸不是胖, 是浮囊了。'胡吣:吣原指狗猫之类呕吐,借指人的胡说乱说。胡儿天:瞎说。也作'胡天话'、'胡勒'。唆了蜜:对棒棒糖之类甜食的叫法。嚏(ti四声)喷(fen轻声):普通话叫“打喷嚏”,但到了天津,不知怎么的,就叫“打嚏喷”。油葫芦(读作“鲁”):指一种蟋蟀。二八八:意指一般水平或中等偏下的,大概和“二把刀”差不多。例:那么窄的道,也就您这老司机能过去,要换个二八八的,准卡那。(另:“卡”字在天津读作qia二声或三声)来(lai三声):拽。例:你别来我。垫吧(ba轻声): 指正式吃饭前先少吃一些。姐姐:天津人对女性的惯用称呼,不同于其他地区女性,不管多大多小喊一声姐姐人家听着就舒服。崴了:坏了。能内梗:爱逞能的人。浆(一声)子:豆浆。后子:草鱼。拐子:鲤鱼。蒜毫:蒜薹。鸡争根儿:鸡胗。转(四声)莲籽儿:葵花籽。

再说第三类,这些都是过去帮会中的“切口”。比如“船儿亮”:指心明眼亮,办事大方、周到,善解人意,也作“亮嗖”,这本是帮会中的黑话,“船儿”指的是眼睛。叠了:形容收摊、不干了。这也是过去帮会的黑话。棱子:指混横不讲理的人,或者指讲话不圆滑。死签儿:解放前帮会争码头群殴,一方提出条件,另一方从自己人中抽人去应对。由于对方的条件常很苛刻,去的人多半不死带伤(比如油锅里捞铜钱、剁手指等等),所以要抽签决定谁去,故称作“死签儿”,后来泛指玩命、拼命。打游飞:无职业,到处混饭吃。'也不想法干点么,整天打游飞。'份儿:①身份。'这回够份儿了,副局了。'②水平。'能不能上一级那就得看你的份儿了。'镐把儿:粗棍子,过去黑社会斗殴时最常用的东西。

最后说第四类,这类方言来自外语。比如“膀大力的”:指到头了、到底了、到家了。'跟您说个膀大力的吧,最低价是18万,再少不行了。'这个词来源于英语“boundary”,原意是“边界”。球克:日光灯启辉器。是英语“choke”的音译。“楼儿扣儿”,指船上的储物柜,源于英语“locker”。不过这些说法现在已经基本上听不到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