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二街 / 初中 / 为人不识张伯驹,踏遍故宫也枉然

分享

   

为人不识张伯驹,踏遍故宫也枉然

2021-03-03  政二街

1982年2月,一位年近九十收藏家入北京某医院,被安排在八人间的普通病房。家人感觉照顾病人时不太方便,其妻子便跟医院申请安排个单间,被医护人员直接拒绝,理由是: 不够级别!

人生无时不“级别”,病患生死时也一样。这,无疑是令人感慨的。有人到该医院大骂:“他不够级别住高干病房?呸!我告诉你们,他一个人捐给国家的东西,足够买下你们医院!”然后,有人向上面反应,可还没等到上面安排单间的批文,这位收藏家就已永远停止了呼吸……

“不够级别”的病逝者,就是集收藏、鉴赏家,书画家,诗词学家,京剧艺术研究家于一身的文化奇人——张伯驹(1898年3月14日—1982年2月26日),字家骐,号丛碧,别号游春主人、好好先生,河南项城人。

▲年青时的张伯驹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收藏家

张伯驹先生到底捐了些什么呢?下面稍作些例举:

一、现存最早的书法墨迹——《平复帖》。

▲ 《平复帖》是西晋文人陆机真迹,距今已1700年,是中国最古老的书法瑰宝,被收藏界尊为“中华第一帖”。《平复帖》昔为溥儒所 藏,张伯驹无论如何要买, 溥儒张口就要20万大洋,张伯驹拿不出,又担心此前已将 唐代韩干《照夜白图》转卖流失国外,彻夜难眠。直到溥儒母亲去世,急着用钱,张伯驹出了四万大洋,抱回《平复帖》,泪流满面。

二、世界最早的山水画卷—— 展子虔的《游春图》

▲“天下第一画卷”隋代展子虔的《游春图》,展子虔唯一传世的代表作,也是世界上存在最早的画卷, 距今1400多年,对中国乃至世界的绘画史、艺术史都具有极为重要的作用,现存的最早画作如今 被视为北京故宫镇宫之宝。 张伯驹曾为之耗尽了万贯家财。《游春图》 为古玩商马霁川觅得后,一心想卖给外国人。张伯驹听了,心急如焚。马霁川狮子大开口,要800两黄金换画。 无奈之下,他四处奔走,向各方呼吁:“《游春图》有关中华民族历史,谁为了金子转手洋人, 谁就是民族败类!”这一招真灵,马霁川怕事情闹大,只好让价到200两黄金。张伯驹一咬牙,把宅子给卖了。那是李莲英的旧宅,占地15亩。

三、范仲淹的《道服赞》

▲范仲淹《道服赞》,张伯驹以110两黄金购藏。

四、诗仙李白字迹——《上阳台帖》

▲张伯驹收藏的宋徽宗题李白《上阳台帖》

五、现存最早女画家作品——宋代杨婕妤《百花图》

▲ 《百花图卷》是我国已知现存最早的一件女性画家南宋女画家杨妺子的作品。它曾著录于《石渠宝笈初编》、吴其贞《书画记》和张伯驹《丛碧书画录》。该画卷乾隆时期收入清内府收藏,清朝灭亡后,末代皇帝爱心觉罗·溥仪从北京故宫将此画卷以赠送其胞弟溥杰的名义携带出宫,后辗转藏于长春市伪满皇宫小白楼内,1945年日本帝国主义投降,溥仪仓皇逃亡通化大栗子,该《百花图卷》散失于民间。1955年《百花图卷》曾在长春市内被发现,后流入北京市被大收藏张伯驹先生收藏。张伯驹曾经这样表述:“我终生以书画为伴,到了晚年,身边就只有这么一件珍品,每天看看它,精神也会好些。”但这件被他视为精神慰藉的作品,在1964年任吉林省博物馆副馆长期间,也被伯驹先生捐出。此绘画长卷现为吉林省博物院的镇院之宝。

六、唐寅《王蜀宫妓图轴》

▲张伯驹收藏的唐寅《王蜀宫妓图轴》

七、杜牧《张好好诗》墨迹

▲杜牧《张好好诗》,行草墨迹,诗人杜牧(公元803-约852年)太和八年所书,此时年32岁。帖为麻笺,纵28.2厘米,横162厘米,46行,总322 字。从整幅诗卷中可以看出,其书法深得六朝人风韵。真迹现藏故宫博物院。此篇书法作品气势连绵,墨笔酣畅,因是诗稿,所以更得朴实无华之美。

杜牧和湖州名妓张好好是在南昌沈传师的府上认识,其时杜牧尚未成家,风流倜傥,而张好好美貌聪慧,琴棋书画皆通。参加宴会时两人经常见面,张好好倾慕杜牧的才情,杜牧爱上张好好的色艺双绝。他们湖中泛舟,执手落日,才子佳人,自是无限美好。本应该留下一段佳话,让人没想到的是,沈传师的弟弟也看上了张好好,很快纳她为妾。张好好作为沈传师家中的一名家妓,根本无力掌控自己的命运,杜牧亦官位低微,只好一认落花流水空余恨,就此互相别过。“孤灯残月伴闲愁,几度凄然几度秋。哪得哀情酬旧约,从今而后谢风流”。张好好出嫁时留下此诗,从此一入侯门。后杜牧在长安抑郁而死,张好好闻之悲痛欲绝,瞒了家人到长安祭拜,想起相爱与别离的万般凄楚,竟自尽于杜牧坟前。

八、蔡襄行书自书诗卷

▲《蔡襄自书诗》卷,北宋,蔡襄书,纸本,三接纸,纵28.2厘米,横221.2厘米,行书,73行,884字。卷尾有宋代蔡伸、杨时、张正民、蒋璨、无名氏、向水,元代张雨、张枢,明代陈朴、匡山凷翁、胡粹中、清代王文治及近代朱文均等十三家题跋。本幅第三首诗题下有小字批语“此一篇极有古人风格”,据杨时题跋称,乃欧阳修所书。鉴藏印记:“贾似道印”、“悅生”、“贾似道图书子子孙孙永保之”、“武岳王图书”、“管延枝印”以及梁清标、清嘉庆内府诸印。北宋皇祐二年(1050年),蔡襄罢福建转运使,召还汴京修起居注,遂从福州一路北行,历时半年多。沿途见闻有感于怀者,皆成诗章,此卷所书五言、七言诗11首即是。书写时间当在诗成之后不久,蔡襄时年约40岁。因属个人诗稿,无意求工,故笔致飘逸流畅,点画婉转精美,充分展示了蔡襄中年清健圆润的书风特色与纯熟的功力。近代朱文均赞云:“此册行楷略备,无不臻美。其婉约处极似虞永兴,而温栗不减柳谏议。盖其能博采约举以自成一家书派者”。

据张伯驹《丛碧书画录》记载,其经手蓄藏的中国历代顶级书画名迹,便有118件之多,世称其为“天下第一藏”。

▲ 36年后的2018年 4月2日 ,北京故宫博物院在武英殿,专门举办了“予所收蓄 永存吾土——张伯驹先生诞辰120周年纪念展”。

张伯驹爱书画如命。1941年,张伯驹遭绑架,对方索要200根金条。其妻潘素想来想去,只能卖画一条路了。可张伯驹坚决不肯:“那些画一张也不能动,就是我死了,也不能卖出去!”最终,经过八个月讨价还价,潘素把能卖的东西都卖干净了,才将他换回来。后来张伯驹把包括《平复帖》在内的所有字画一一缝入衣被里,与家人一同逃往西安,一路担惊受怕,寝食难安。就是这样一个张伯驹,将8件最顶级的书画捐献给了北京故宫博物院。其中就有《平复帖》和《游春图》。政府欲奖励其20万元,张伯驹分文不取,最后只收下一纸《褒奖令》。

▲文化部部长茅盾亲笔签名颁发的《褒奖状》

很多人都不理解:耗尽家业收藏,说捐就捐了?张伯驹曾对人说:”不知情者,谓我搜罗唐宋精品,不惜一掷千金,魄力过人,其实,我是历尽辛苦,也不能尽如人意。因为黄金易得,国宝无二,我买它们不是卖钱,是怕它们流入国外“、“予所收蓄,不必终予身,为予有,但使永存吾土,世传有绪,则是予所愿也!今还珠于民,乃终吾夙愿”。 随后,张伯驹将余下所藏书画,分批捐献给了故宫和吉林博物馆。故有人说:” 为人不识张伯驹,踏遍故宫也枉然 “。

建国后,张伯驹被打成了右派。老帅陈毅坚决不信,“你这样的人都被打成右派,我该向你道歉。” 张伯驹笑说:“国家大,人多,个人委屈难免,算不了什么,自己看古画也有过差错,为什么不许别人错我一顶帽子?”

风流、雅 藏留美名

世间有钱人多,风流的人也多,而 张伯驹何独能留美名?

张伯驹是实在的“富二代”,这是他收藏的底气。其 生父张锦芳是光绪三十年进士张镇芳的弟弟,而张镇芳是袁世凯哥哥的内弟。袁世凯当上直隶总督后,让其主管盐政,他还曾在袁世凯的支持下,创办了北方第一家商业银行:盐业银行,他官财两运亨通,但两子女却先后夭折,所以6岁的时候,张伯驹就被过继给了张镇芳作继子。

张伯驹天赋异常,自幼就享有“神童”之誉,7岁入私塾,9岁能写诗,一部《古文观止》倒背如流,书架上的书,只要是他看过的,放在第几行第几本,他都能记得住。 后来,他被送入英国人办的书院读书,与袁世凯的几个儿子同是校友。毕业后,被父亲送进军阀曹锟、吴佩孚等部,先后任过提调参议等职。家里原本指望张伯驹当官, 但张伯驹十分厌烦从政为官,终不顾双亲反对,退出了军界,从此过上了写诗、作画、看戏、唱曲的“纨绔”生活。他面若旦角,眉如柳叶,待人温和,无丝毫戾气,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不穿丝绸,长年一袭长衫,丝毫不讲派头,堪称富贵子弟中的清流。

▲张伯驹在自家院内

▲张伯驹书画作品

为风尘女子出头的男人不少,但能把上海红倌美妓,培养成山水画家的,恐怕只有张伯驹一个。

北伐战争后,上海逐渐成为金融中心,1935年,盐业银行总管理处从北京迁到上海。因为应酬,张伯驹自然免不了要去风月场所。一次在天香阁吃花酒时,他认识了名妓潘素。 那时,上海的风月场,无人不知潘素——“潘妃”。她是前清宰相潘世恩之后。母亲是大家闺秀,从小教她音律和女红。母亲病死后,父亲败光了祖产,继母就把她卖进了妓院。“潘妃”清秀妩媚,又弹得一手好琵琶,很快成为当红倌人,虽然风光无限,可旁人只识她的美貌,无人知她的内秀,她原本以为自己也就将这样一生枯燥无味,直到遇见张伯驹。

▲潘素与张伯驹

张伯驹一见“潘妃”,惊为天人,才情大发,提笔而就一副嵌字联:“潘步掌中轻,十里香尘生罗袜;妃弹塞上曲,千秋胡语入琵琶。”将“潘妃”比作“赵飞燕”和“王昭君”。而他身为“民国四公子”之一,潘素又哪能不知道?两人可谓情投意合,一见钟情。

潘素当时已名花有主,国民党中将臧卓,一听说张伯驹动了心,赶紧把潘素软禁起来。 张伯驹才不管这些,买通臧卓的佣人,愣是把潘妃从臧家偷走。随后两人立刻逃到北京,迅速成婚。这一年,张伯驹37岁,潘素20岁。

张伯驹本来也是有妻室的,但随后张伯驹将两笔巨款分给两房太太,办了离婚手续,结束了复杂的家庭关系。从此,他就专宠潘素一人。 婚后,张伯驹发现潘素绘画极有天分,他 请来画家朱德甫,让其正式拜师学画,后又请来夏仁虎,让其拜师习古文。

▲潘素的《雪江归棹》。山水、人物、花竹、鸟兽,潘素无不擅长,特别是山水,多用青绿,笔法直逼南宋。后来潘素还曾三次与张大千联袂作画,就连张大千都赞叹她的画:“神韵高古,直逼唐人,谓为杨升可也,非五代以后所能望其项背”。

▲晚年张伯驹与潘素

此后大半生,张伯驹与潘素,夫唱妇随,尽享诗画唱和之乐。

1966年,张伯驹成了“现行反革命”。白天,夫妇俩被游街批斗;晚上,两人依然写诗作画。 面对磨难,张伯驹坦然自若。唯有一次低头,是红卫兵将他的藏品焚烧,张伯驹跪在火旁,苦苦哀求:“这可都是国家的宝贝,烧了就再也没有了!”

著名学者、书法家启功赞他: “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 红学泰斗周汝昌说: “ 我见过的文化高人很多,张伯驹这样的,寥寥无几 ”。

来源:个三文艺批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