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行走四方】鸭绿江畔中朝边境三百公里纪行

2021-03-03  elabman

本文2012-10-26首发于本人的“天涯博客”——杞木人,公众号补充了大量的图片,并对内容作了相应的补充和修订。

(一)鸭绿江隔江一瞥

2012年9月中旬的吉林之行,在游览了位于中朝边境的长白山天池之后,从鸭绿江源头开始顺流而下,到了临江市才离开鸭绿江边,两地直线距离只有九十多公里,但沿着中朝界河鸭绿江兜了个大大的U型,竟然行驶了300余公里,领略了一番东北亚中朝边境的别样风光。这是2012年抓取的百度地图路线图:

来一张从长白山天池到临江市的以鸭绿江为界的中朝边境谷歌地球线路图:

回过头来,用谷歌地球看看长白山天池及附近地区,长白山顶的天池一带颜色越浅的地方因为全是火山灰,没有植被而呈现出灰白色,外围的绿色则是森林覆盖区域:

放大之后更明显,天池一带全是火山灰和岩石。天池中间的那条线,就是后来人为的国界线,线的上面和左侧为我国内一侧:

从长白山天池南坡下来,经过了火山灰区、高山苔原区、岳桦林区、原始次生林区和鸭绿江大峡谷。
再往下,鸭绿江大峡谷延伸出林间的一条小溪,那就是中朝边境界河——鸭绿江。

从长白山景区南门出发,沿着鸭绿江边境公路前行,先走X098县道:

江边我方一侧的树林中,加了一道铁丝网,当然主要是体现象征意义。鸭绿江对面林中,有朝军的边防哨所和营房:

两山夹着一条小河沟,就是鸭绿江的上游,我国一侧为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境。这一段干脆象征性的铁丝网也没有了,同行编委纷纷掏出手机拍照:

美女编委立此存照:

江边树林里还有些曾经牵过铁丝网的水泥柱:

顺流而下,继续沿着边境公路前行:

对岸慢慢开始偶尔有人家,间或有百姓在地里干活,甚至有军人在和百姓一起劳动,还有带着小孩的家属,或者是当地的百姓,他们在一起向我们的车行注目礼:

渐渐地有条人行小道,隔不多远就有岗哨,歪歪斜斜的木头电线杆上拉着国内七十年代以前常见的两根电话线通向哨所。居民的房屋全部是低矮的一层的房子,显得比较破旧:

这样的地方甚至很容易就可以跨过鸭绿江,但毕竟是国界,当然双方人员都不可随意逾越。江边有朝方哨所的军人在洗衣服和提水:

这样提着两桶水,的确可以锻炼臂力,另一个在看着我们路过的车:

江边对方的民居:

似曾相识的景象。不过,在我国的大部分农村,像这样的情况应该相当少见了:

我们这边的山坡到处树木郁郁葱葱,对面的不少山坡,能开垦的地方都用于种植玉米等粮食作物。缺粮嘛,可以理解,生存就是硬道理:

我们以前也是这样过来的,农业学大寨,山顶上毁林开荒的事情没少没干过。现在他们仍然在重复我们曾经的做法:

快进入冬季了,那里的纬度高,天气冷。很多农作物在这样的季节里也长不起来,出现不少裸露的土地:

在长白朝鲜族民俗村附近并入S302省道,仍然是鸭绿江边境公路:

这一段水流比较急:

河面越来越宽,渐渐地真的可以称为江了:

大约到了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城附近,也就是接近我们这段U形行程的底部,鸭绿江开始折向西北流,一路弯弯曲曲,两国边界的陆地随着河流成犬牙交错状:

对面开始有了马路,偶尔有辆汽车驶过,扬起了一路的灰尘: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的对岸江边是朝鲜的惠山市,据百度百科介绍:

“惠山(朝鲜文:혜산시 英文:Hyesan),位于朝鲜北部边境的高原地区,隔鸭绿江与中国吉林省白山长白朝鲜族自治县相望,面积约14,317平方公里”。

“惠山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两江道首府,同时是两江道政治、经济、文化和交通的中心”。

“惠山是两江道地区的公路中心,有铁路通往沿海地区,也是两江道农、林产品的集散地”。

“惠山建有亚麻、造纸、食品、日用品、橡胶、被服、木材加工等十几座工厂”。

“惠山附近多山,自古民众多依山度日,多受其“惠”,因此得名‘惠山’”。

护墙外面就是鸭绿江,江对岸即为惠山市的房舍:

这是我方长白朝鲜族自治县的江边马路,远处的房子是对方惠山市:

可以看到界河鸭绿江:


拉个远镜头看一下:

当年可能双方合作修建了一座小型水坝,现在明显是废弃了:

由于边境管制,路边有监控,即使隔了一条江,也不允许停留太久。

再下游一点的江边:

到此一游,马克一下。没留影的同伴们可别怪我哦,只能怪你们没有进到我的镜头前:

对面山上,竖着一个纪念碑,山脚下对着我方一侧的标语,有没有识字的看客可以解读一下?嘿嘿,估计也看不清楚:

惠山市往下,对面山上有矿山工厂:

毕竟离城市不远,对面这一部分的乡下民房还算不错,可能是规划建设的一个新村:

从惠山市开始,对面沿着鸭绿江修了一条铁路,沿江民居较多的地方修建了火车站。跨过对侧一条支流的铁路桥:

靠江边不远的火车站(图中右侧):

但我们当天沿江并行一百多公里,没有看到火车通过,只在一个小站看到停了一节货车箱。

每个火车站站房的正中间墙上,都有个大大的伟人头像,就像国内六七十年到处可以见到的一样,你知道的。至于两边墙上的标语写的是什么内容,它们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它们:

再往下游,直到我们在临江市离开鸭绿江,基本上都是曲折的河道和我方一侧的边境公路,以及对侧沿江的民房和山坡和农地,没有看到对侧比惠山市更集中的居民区了。

据百度百科:“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7月7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84号决议,派遣“联合国军”支援韩国抵御朝鲜的进攻。8月中旬,朝鲜人民军将韩军驱至釜山一隅,攻占了韩国90%的土地。9月15日,以美军为主的联合国军美国英国法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荷兰比利时卢森堡希腊土耳其哥伦比亚泰国菲律宾南非埃塞俄比亚)在仁川登陆,开始大规模反攻。10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朝鲜请求赴朝,与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经过历次战役最终将战线稳定在38线一带”。

“1951年7月1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朝鲜方面与‘联合国军’的美国代表开始停战谈判,经过多次谈判后,终于在1953年7月27日签署《朝鲜停战协定》”。

遥想当年,新中国刚刚成立,真是家底空虚,百废待兴,但为抗美援朝,中国人民志愿军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那是在辽宁省丹东地界,属于我们行径的鸭绿江江段的下游很远的地方。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以英勇善战和不怕牺牲的大无畏英雄气概,经过两年多艰苦卓绝的抗美援朝战争,以付出巨大牺牲的代价(中朝苏伤亡65万人,中国阵亡197,653人,韩军,“联合国军”伤亡57万人以上——百度百科),打出了国威,使得“美军历史上第一次在没有取胜的停战条约上签字”,这是一场中国对以美国为首且其纠集了十多个国家的军队组成的“联合国军”为对方的一场国际性局部战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不久爆发的一场大规模局部战争,中国取得了一场自晚清以来可以说最为重要的胜利,震撼世界,极大地增强了刚刚建立的新中国的国际地位,很长一段时间,对外界始终保持震慑力,打出了我国周边至今半个多世纪的国际和平环境,虽然后来还有1962年的中印边界战争、1969年的中苏边境珍宝岛自卫反击作战,1979年中越边境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但规模都没法跟朝鲜战争比

朝鲜战争结束后,东北亚虽然总体上是和平的,但依然是一个国际热点,时不时弄出点国际新闻。我们一行在和平环境下沿着边境一游,回首往事,的确是感慨万千。总的来说,还是处在和平环境好,但如果有强人非要把刀架在你脖子上,你就必须拼死一搏,才有可能获得更大的生机,然后你再强身健体,不断壮大自己,使人看上去不再是那般虚弱,彻底打消任何人想对你动武的念头。

几十年过去了,总设计师让我们搞有特色的改革开放,也就是强身健体,不知不觉把对面的兄弟拉下了一大截,怪不得同行的贺教授感叹:这搞不搞特色,还真不一样呢!

但据说,人家的教育医疗全免费。如果是真的,这个要比我们强。真所谓尺有所长、寸有所短,要能互相学习,取长补短,岂不更好?

(二)望天鹅景区

离开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城所在地,沿着鸭绿江边境公路继续前行,根据行程安排,我们当天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返回到吉林市了,需要在长白朝鲜族自治县所辖的望天鹅景区住一晚。望天鹅景区处在U型旅游路线的底部中间位置,如下图所示:

望天鹅景区离鸭绿江边有一小段距离,路口的江边有一个加油站,景区的位置其实很好找:

上图右边拐进去就是景区前面的望天鹅新村:

这个新村明显是经过一定规划而修建的。由于冬季寒冷,太高大的房子不利于保暖,所以全是一层的平房。在一个农庄住下来之后,我们还参观一家农户,看到了正宗的东北炕床,只不过未经主人同意,不便随意拍照

安顿下来,离晚饭时间还早,我们一行返回到鸭绿江边,近距离观赏一下边境界河水边的风景。

左侧的清水是从望天鹅景区的山间河沟下来的,右侧为鸭绿江,水相对来说是混浊的,在这二水交汇之处的河边石块留下到此一游记号:

如果是夏天,还可以来一个界河激情漂流,也许不错:

第二天上午,进入望天鹅景区不远,一处地质奇观——石柱崖——映入眼帘,它属于长白山火山喷发溢出的熔岩流(我认为火山喷发形成的岩浆流应为“熔岩流”而非指示牌上的“溶岩流”)在冷却过程中形成的柱状节理,我是第一次见到。见过者自然是见怪不怪:

就像一堵石柱墙:

一些小景点的指示牌:

高山密林之间,总是有好水:

木质的登山小道:

山间云雾缭绕:

我最喜欢这种树形,苍劲、挺拔、伟岸:

只有水帘,没有洞。

正是由无数这样的涓涓细流,汇成了下游的江河湖海。正所谓“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做人做事莫不如此: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