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营微文化_ / 待分类 / 近乡也怀思乡情

分享

   

近乡也怀思乡情

2021-03-04  东营微文...

近乡也怀思乡情

这么多年来,很少远离过家乡。近年,基本每个周六妻子都会陪我回离县城只有二十几里路的老家,和姐姐妹妹一起陪年迈的父亲吃顿午饭。
回家这样勤,漏不过家乡的增砖换瓦,房起房落,伐木新植,新人旧人。离家这样近,站在县城的高楼南望,依稀就能看到家乡的容颜。
思乡?早已远不是青葱少年,还要爱上层楼强说愁吗?
但每每感动于游子归乡。每当从电视里看到春运的熙攘,感觉自己就是其中一个归乡的人,等车倒车颠簸多日也不停下赶往家乡的脚步。一年多来,疫情阻断了很多人回家的路,那父母妻儿遥望的目光我也感觉是那么真切。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读于佑任先生的《望故乡》,短短的几句,却常使我泪目。三四十年前,同村快70岁的独身的其厚爷爷,大年初一天还没亮就从一二十里外的乡敬老院赶回来,把一大早敞大门的爷爷奶奶吓了一跳。“给哥嫂拜年了!”他热切地回到了家乡,那只存一间破败得已不能容身的老屋的家乡,见到了街坊邻里一定感觉更亲。这短暂的一幕在我脑海里忘不掉,并且还越来越清晰。看来无论大儒还是白丁,无论近在咫尺还是天涯海角,无论过去还是今天,都一样怀有思乡情啊。
在县城僻静的小路上夜跑,身旁的这排白杨树会让我想到家乡的那棵大白杨。父亲说那棵树是六老爷爷小时候种下的,这样算起来树龄近九十年了。它枝繁叶茂,粗大的树干两个人才能搂抱过来,现在每次回家都从它身旁经过,住在老家的夜晚也喜欢围着它散步。几年前它朝南的那根枝干被修理掉了,还在主干上留下了一道劈痕,使我腹诽和惋惜。我还记得四五十年前它的样子,它矗立在一块荒坡坟地的南面,旁边有一棵比它还要粗大点的同伴。隔着一条沟的西北角的坟园里,还耸立着三棵,一棵身量和它差不多,另两棵更为高大。那几棵多年前就被砍伐掉了,幸存的它也因为修路根部被埋了一米多,使得今天它的个子看上去矮了不少。
漫步在孙武湖畔,心会上溯到它的二十里外,那是我家乡的那段淄河。村边有河的人是幸福自豪的,可以领略柳丝飘飘、清水潺潺,还有白沙摩足、飞鸟啾啾。但约四十年前,一夜之间从上游飘来了油块和黑水,恶化了水质,随后又开始了河道的狂挖乱采。多年来它满目疮痍。两年前整修了河道,蓄上了黄河水。我知道,四十年前那段美丽的淄河被永远沉入了这汪静水的深底。
闲暇,静时,不时会想到老家的院子。它基本居于村子的正中,两年前新修了大门和正屋前厦。院里的那棵杏树,满树的杏,把枝条都压弯了。房前父亲搭的横木上挂着四个鸟笼,画眉、鸭兰、黄鹂,在笼里跳上跳下,叫声婉转悠扬。前院里有两棵高大的梧桐树,前年冬天引来了一对喜鹊在树冠里做窝,叽叽喳喳的,春天孵出了四只小喜鹊。三十多年前,院子还要往东北角十几米,那时老屋的前面也有一棵梧桐,像一把大伞遮住夏日正午的艳阳。院门朝南,上面是麦秸铺的陡顶,下面是两扇木门,晚上关门上闩,我还往往在上面的留空里再插上一根木棍。出了院门是一条小巷道,左拐经过二爷爷门口的柴火垛,走出祖辈留下的那个犹存些许庄严的大门楼,才到胡同口。记得小时候躺在炕上,临睡前脑子里常常会比较庄里各户的院子,结论是没有比我们家藏得更严实的。
半梦半醒中,常想起过去生产队的场院。离家最近的是二队的场院,那时感觉那么空旷,和今天在它原址上的几排房院总感觉大小对不上号。夏天晚饭后,我们抱着凉席铺在场院里,躺在上面纳凉,看浩瀚的夜空,蝙蝠在头顶上下飞舞。这里也是我学骑自行车的场地,不知摔了多少次。也会想起村东南角的那垛围子墙,围子墙外是东水湾。我们在进水的阳沟的石面上用紫泥搓炮仗,像捏平底的窝头,口朝下往地上一摔,“砰”的一声呲一个窟窿,泥巴溅到脸上、衣服上,哈哈大笑。这个湾往北一点是另一个窄一点的湾,很少有水,岸东边是一长丛茂密的棉槐。我们钻进里面捉迷藏,有一次我在里面还捡到一本缺了好多页的小画本,忘了啥内容了,反正写的不是战斗的故事。
睡梦中,爷爷奶奶和母亲有时会出现。人是真切的,就是我此时想起的他们的模样,但不是过去发生过的事,场景也往往会错位。醒来常常泪湿了枕头。
家乡的人就像家乡的庄稼,一茬又一茬。故去的人都住进了村后坟园的土丘里,我记得清他们每个人的音容笑貌。人都在不知不觉中老去,更多的人正青春,婴儿呱呱坠地,孩子们健康成长。
一刹那五十年前,一刹那今天此时,时间的长轴上总刻着两个字——家乡。
脑海中会浮现无数的画面,这画面总有一个主题——家乡。
乡情,淳厚温暖,永恒的底色。

 (摄影  旅途)

作者简介:韩广,广饶人。当过多年中学教师,县直机关工作。年过半百,想把有些回忆和感悟等记成文字,分享交流,亦为锻炼一下头脑。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