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87amp / 历史人物 / 132敬翔:灭唐建梁的五代第一谋士,你不知...

分享

   

132敬翔:灭唐建梁的五代第一谋士,你不知道他的人生结局有多悲凉!

2021-03-08  昵称87amp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孟郊历经两次科举失败,46岁才考中大唐进士。这位孤僻寡合的穷酸书生,骑着宝马在长安街头和姑娘合影。

    一大批落榜学子,神情沮丧地朝着城外走去。同样是寒窗苦读十几年,他们只配回到家乡接受惋惜或者嘲讽。

    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

    胜利者们吃肉喝酒,几乎囊括各种优质资源。落败者们捡骨头熬汤,在精神物质极其匮乏的框架中竭力生存。

    大多数人默默地适应规则,迎接花团锦簇或是技不如人。偏偏总有那么一小撮人,将失意愤懑化作熊熊烈火。

    三个落榜生,在灭唐运动里居功至伟。

    860年,陕西华阴敬家大院。

    敬忻拄着拐杖走进东院,看见儿子焦急地来回踱步。正屋门窗依然紧紧关闭着,时而传出一阵低沉的痛吟声。

    老敬很理解儿子的心情,就好像三十年多前的自己。生育不仅仅是血脉融合传承,更是精神和心理上的跨越。

    别担心,人都是这么过来的。

    爷俩并排坐在石凳上,相互之间还是没有过多话题。小敬扭头看向威严的父亲,第一次察觉出他的衰老沧桑。

    父亲曾是州府二把手,老脸比单位公章还要严肃。用签发判决书的态度批改作业,才将自己培养到刺史岗位。

    长江后浪催前浪,世上新人赶旧人。

    小敬:爹,给你孙儿取个名吧。

    老敬:自己的娃,自己去想。

    小敬:这也是给你传宗接代啊。

    老敬:哈哈,有几个孙子能记住爷爷?

    小敬:您看看李太守,五世同堂。

    老敬:隔壁小张,连他爷爷都没见过。

    小敬:咱就说咱家的事呗。

    老敬:你去书房找本《说文解字》。

    飞不妄集,翔必择林。

    敬翔的满月宴成功举办,州县名流前来排队送祝福。头衔少于三个的低级人员,在门口随完礼便知趣的离开。

    人和人看起来差不多,两只肩膀扛着个小脑袋。但是五颜六色的外界标签,多少会成为平等交流的无形阻力。

    大家都是人,却不一定是同类人。

    敬家对门也给孩子过满月,只有三姑二姨妈来送老虎枕。狭窄院子里摆两桌酒菜,近缘血亲又扯起家长里短。

    王老爹大字不识几个,在富贵和有财之间伤透脑筋。经过大舅哥一番热心指导,最终决定给儿子取名叫王发。

    两个婴儿被贴上人生第一张标签,尽管吃奶和尿炕的姿势毫无区别,他们都将沿着父辈搭起的框架各自成长。

    先天资源,人们习惯称之为祖荫。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

    敬翔走进书房习文练字,死磕爷爷挑选的适龄读物。他只需效仿父亲考取功名,便能激活两代人积累的资源。

    王发扛着镰刀走进田野,割草砍柴的同时照看羊群。他父亲靠着一膀子力气脱贫,又想攒钱盖房将来好说媒。

    童心无忌,只是还未接受生活的冲蚀。

    敬翔和王发家离得很近,他俩有空会在一起玩耍。小王没交学费就会写名字,小敬也逐渐能分清麦苗和青草。

    读书可以蕴养精神力量,劳动则是从实践中增强体魄。世间没有一模一样的人,正是因为分配比例其小无内。

    很多人参破这条法则时,生命却已经迈入倒计时,他们语重心长的讲给后辈听,几乎被看作落伍而不合时宜。

    敬翔只要完成当天学业,敬忻也不阻止他和王发玩耍。所有世俗标签造成的割裂,远远不及成长带来的孤独。

    权势永不对等,但是众生的人格平等。

    少好学,工书檄。

    敬翔夜夜点灯苦读,写出的文章越来越漂亮。王发天天琢磨放羊,养殖规模翻番的同时磨练出强壮的臀大肌。

    曾经撒尿和泥的玩伴,设立的人生目标相差万里。一个想考中进士看尽长安花,一个要攒够彩礼娶邻村小芳。

    敬翔:慨慷丈夫志,可以曜锋铓。

    王发:小芳她爹要十八只羊啊。

    敬翔:我准备明年去参加科考。

    王发:她爹还说明年可能会涨价。

    敬翔:大丈夫只患功名不立,何患无妻?

    王发:唉,愁死人了。

    敬翔:你的格局敢不敢大点。

    王发:再大不也得吃饭睡觉,娶妻生子?

    好像没什么可聊的,那就在朋友圈点赞吧。

    俩人朝着各自的方向奋进,相互之间的交集日益减少。思维模式如同宽阔的护城河,巩固心智却也圈囿孤岛。

    敬翔完全沉浸于书籍海洋,将知识熔炼成自己的学识。他用笔墨挥洒出一篇篇文章,词句优雅且没有羊膻味。

    或许在老天眼里,敬翔的毛笔和王发的皮鞭没啥区别。

    877年,18岁的敬翔来到长安。

    他对千年帝都并不陌生,毕竟离老家只有二百多里。不同于以往花钱的游客身份,这次是要参加国考找工作。

    敬翔的家庭条件和成绩,在华阴当地的自我感觉极好。走进唐朝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才明白什么叫人上有人。

    他是王发眼里的敬翔,也是世家才子眼里的王发。

    小赵:家父是当朝宰相,没什么好骄傲的。

    小钱:我是新概念大赛冠军,其实也没啥。

    小孙:我二姨夫的干妈,不过是唐朝公主。

    敬翔:我...我...祖上是平阳王敬晖。

    小李:敬晖是谁?

    小周:好像跟着张柬之强逼武则天改遗嘱。

    小吴:原来是发动神龙政变的五王之一啊。

    小郑:听说老敬被凌迟处死,是不是真的?

    自言唐平阳王晖之后。

    (见秦岭一白.张柬之篇)

    乱认祖宗可以增强底气,反正百年前的事情死无对证。真正想让别人高看一眼,还得靠自己做好当下的事情。

    敬翔默默退出群聊活动,打开习题册进行考前总复习。只要在国考中取得优异成绩,老爹都会改名状元他爸。

    敬翔越想越觉得激动,唯一的升阶机会就摆在眼前。他满怀信心走进考场,在试卷上描绘自己的青春与梦想。

    名落孙山,滚出长安。

    敬翔沮丧地回到老家,看见比自己更丧的王发。

    王发好不容易凑够十八只羊,小芳她爹却不同意这门亲事。归根结底是嫌男方太穷,担心女儿将来吃苦受累。

    王家爷俩整天垂头丧气,半生劳苦只换来家徒四壁,老实本分连媳妇都娶不上,他们逐渐怀疑是世道的问题。

    王发:听说黄巢打进河南了?

    敬翔:农民军成不了气候。

    王发:我就是农民。

    敬翔:...

    王发:听说黄巢是个落榜生。

    敬翔:我也是落榜生。

    王发:咱们去参加风搅雪吧。

    敬翔:你不想娶小芳了?

    王发:大丈夫只患功名不立,何患无妻...

    敬翔:我不去,我一定要考中进士。

    (见秦岭一白.黄巢篇)

    王发背着包袱走出家门,看见敬家大院门口挤满媒婆。人世间的悲欢并不相通,超越阶层的友谊也无能为力。

    敬翔坐在书房习文练字,家里几乎没有敬忻的痕迹。父亲又开始焦急地来回踱步,迫切需要有个孙子喊爷爷。

    敬翔全心感受唐诗的绝妙,发现很多作者是考场钉子户。他相信只要自己不放弃,迟早也能一日看尽长安花。

    食色性也,帝王将相和贩夫走卒对等

    880年,黄巢的队伍攻打华阴。

    唐僖宗打完马球争霸赛,直接抱着奖杯逃往四川。皇帝带头跑路的消息遭泄露,多地城防守军撂挑子不干了。

    敬翔全家连夜搬出大院,找间废弃的土房装贫农。置身百年难遇的轮回运动,五颜六色的标签超越个体生命。

    底层起义和高层政变,区别在于如何对待中产群体。

    敬翔的人生心念顷刻崩塌,十几年蓄力注定无处宣泄。大唐科举描绘出盛世天骄,如今连皇帝都在抱头鼠窜。

    读书可以提升思想境界,但是没有办法独立生存。非劳动类职业不直接产生价值,沉迷过深容易导致肌无力。

    敬翔对未来充满迷茫,不禁想起那本旷世奇书。

    德足以怀远,信足以一异,义足以得众,才足以鉴古,明足以照下,此人之俊也。

    行足以为仪表,智足以决嫌疑,信可以使守约,廉可以使分财,此人之豪也。

    照此标准,黄巢还真他娘是个人才!

    敬翔准备出门闯荡,父亲不知道该鼓励还是阻拦,自己充实的生命快要走到尽头,但是儿子的人生才刚开始。

    外界局势乱到天天死人,根本不以单方面意志为转移。当所有条件激活复盘轮回,数代人将会被投进修罗场。

    大梦谁先醒,谁醒谁占坑。

    翔同里人王发为汴州观察支使,遂往依焉。

    王发热情爽朗的出门迎接,一扫昔日放羊娃的穷酸窘态,敬翔不禁在心底感慨:风水轮流转,运势无恒常啊。

    俩人关系发生微妙变化,王发拍着胸脯说要帮他找工作。几个月过去也没有动静,敬翔感觉自己像是在蹭饭。

    原本准备考进士的公子哥,不得不提笔给人写信讨生活。考虑到客户文化水平较低,从来不用之乎者也句式。

    久之,发无所荐引,翔客益窘,为人作笺刺,传之军中。

    敬翔将学识转化成俗语,每单都能收获五星好评。他逐渐垄断周边的书信业务,心情好时还会赠送几行金句。

    汴州老大没上过几天学,两位数运算还要秘书协助。他看到军中流传的敬翔语录,惊奇之下派人做背景调查。

    很快啊,王发收到朱温的指令:闻君有故人,可与俱来。

    一个夹缝求生的弱小军阀,一个代写书信的落魄书生。他们在人群中多看对方几眼,老天便敲响唐朝的丧钟。

    命运往往如此奇妙,很难看清当下努力的意义。只有朝着一个方向矢志不渝,最终会聚合出异常强大的力量。

    朱温:闻子读《春秋》,所记何等事?

    敬翔:诸侯争战之事耳。

    朱温:用兵之法可以为吾用乎?

    敬翔:兵者,应变出奇以取胜。

    朱温:请说人话。

    敬翔:《春秋》古法,不可用于今。

    朱温:赏你军职,陪我上战场可好?

    敬翔:不好,颠的蛋疼。

    太祖大喜,补以军职,非其所好,乃以为馆驿巡官。

    朱温准备扩充队伍,让敬翔起草招兵通告。

    敬翔:不能乱贴小广告。

    朱温:咱们的兵力太少了。

    敬翔:周边全是军阀,你这是自曝其短。

    朱温:那该怎么弄?

    敬翔:招人还要培训,不如挖墙脚高效。

    朱温:你倒是说方案啊。

    敬翔:就说士兵逃跑,请友军配合调查。

    朱温:然后呢?

    敬翔:吃掉他!

    朱温通过里应外合策略,三天两头跑到邻居门口碰瓷。没几个月发家致富当土豪,还向朝廷说自己是受害者。

    敬翔首次谋划很成功,这才真正走进朱温的视野,相比上次看广告时的假客气,他能感受到老板内心的狂喜。

    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左胳膊,先带你去瞧瞧右大腿!

    李振噼里啪啦打着算盘,统计近期抢夺来的各类军资。一连串眼花缭乱的数字背后,是节节攀升的强大战力。

    小李作为大唐名臣之后,灭唐的心思比老板还要狂躁。从端碗到砸锅的身份转变,只是因为多次考不上进士。

    振尝举进士咸通、乾符中,连不中,尤愤唐公卿。

    嗔恨痴怨皆为求而不得,热爱和憎恶更是一体两面。李振的科举梦想逐渐破灭,反过来仇视金榜题名的同行。

    他听说敬翔也是落榜生,连忙起身和同志热情握手。俩人痛斥大唐教育界的乱象,严重怀疑自己被冒名顶替。

    后来,李振将三十多位大臣扔进黄河喂鱼,史称“白马驿之祸”。

    884年,黄巢死在狼虎谷。

    秦宗权仗着手下马仔众多,未经评选直接在河南称帝。刚回到长安老家的唐僖宗,又收拾包袱火速逃往凤翔。

    朱温拿着唐朝的工资奖金,将河南打造成自己的势力范围,突然冒出强悍的竞争对手,于公于私都得干一炮。

    敬翔通过一些列谋划运作,让朱温在火拼期间占尽先机,还多次收到五星好评:读书人玩心眼,真特么狠啊。

    翔时时为太祖谋画,多中,太祖欣然,以谓得翔之晚,动静辄以问之。

    有些人读书,痴迷于词句意境。

    有些人读书,死磕于深层逻辑。

    学习的本质有两种:技能和思维。

    挑动情感的统称为:鸡汤和爽文。

    一个从未学过兵法的书生,首次当参谋却战战必胜。运用之妙、存乎一心的体验,或许源自广博深邃的学识。

    朱温抢夺完秦宗权的地盘,又将他的马仔悉数收编,押送老秦去京城领奖时,专门带着敬翔和李振讨要官职。

    俩位落榜生感慨造化弄人,当年被科举整得死去活来,如今却受到皇帝大肆表扬,高冷背后好像是破烂不堪。

    召翔与李振升延喜楼劳之,拜翔太府卿。

    买涨不买跌,敬翔将身心抵押给朱温。

    偷袭朱瑄,枪杆子数量反超李克用。

    大败赵匡凝,地盘面积远超各军阀。

    暴揍李茂贞,争夺唐昭宗的使用权。

    梁之篡弑,翔之谋为多。

    敬翔负责运筹帷幄之中,朱温发兵决胜千里之外。一文一武的配合极其默契,逐渐成为大唐末世的最强组合。

    朱温想加班加点攻占淮南,却忽略将士们常年无休的抵触情绪,敬翔阻止道:以谓新胜之兵,宜持重以养威。

    朱老板作为白手起家典范,开会怒斥下属的等靠要思想。结果士气低迷外加雨水过多,主动出击变成上门找抽。

    一条条尸体歪躺在泥泞里,血水和雨水汇集出涓涓细流。朱温心疼大量军资报废,杀光沿途的唐朝官员泄愤。

    归而忿躁,杀唐大臣几尽,然益以翔为可信任。

    敬翔成为朱温的第一心腹,却并没有感到舒适和轻松。面对杀伐暴戾的草莽老板,汇报工作前必须揣摩心思。

    有些属下发言不注意措辞,经常会被带去食堂抽嘴巴。敬翔连标点符号都要推敲,让长官很愉悦的接受建议。

    太祖刚暴难近,有所不可,翔亦未尝显言,微开其端,太祖意悟,多为之改易。

    虽说让别人舒服的程度,能决定自己成功的高度。职业马屁精往往会止步于此,真正干事的人刚走完第一步。

    敬翔将学识转化成谋略,从碎片信息里捋出主线。要将理论与现实进行完美融合,其代价是分秒必争不懈怠。

    太祖细大之务必关之,翔亦尽心勤劳,昼夜不寐,自言惟马上乃得休息。

    900年,唐昭宗被太监囚禁少阳院。

    33岁的李晔沦为落毛凤凰,呆望着日升月落照常流转。恢复祖宗基业的梦想崩碎,还有更大的屈辱等他品尝。

    朱温带兵推平长安城,将唐昭宗拖回东都洛阳(见秦岭一白.朱温篇)。

    资产可以通过奋斗快速攫取,气势却需要数代人的熏染。朱温从穷苦底层拼杀上位,直面皇帝依然有些惶恐。

    唐昭宗每次找朱温谈话,他总会以身体不舒服推辞。皇帝点名让敬翔进宫聊天,老朱又找借口阻止他们见面。

    昭宗迁洛阳,使人召太祖入内殿,将有所托。太祖益惧,辞以疾。昭宗曰:卿不欲来,可使敬翔来。

    共渡难关,需要征服外界事物。

    齐心协力,必须舍弃内心猜忌。

    前者讲究方式方法。

    后者克制人之本性。

    君臣佳话,总会有些龌龊算计。

    去黑留白,只为温暖孤寂人心。

    朱温看到敬翔发妻病死,将自己的女人送来当媳妇。

    新婚之夜那晚,敬翔被刘氏骂的狗血淋漓:尔以我尝失身于贼乎?以卿门地,犹为辱我,请从此决矣!

    刘氏的第一任丈夫尚让,是大齐政权的首席宰相。时溥镇压黄巢荣升大唐郡王,刘氏被包装成礼品孝敬领导。

    朱温打得时溥狼狈逃窜,又将她当做战利品依法收缴。刘氏经过三道程序调教,对权势以外的特长毫无兴趣。

    或许他俩互相瞧不起对方,也不会产生任何共同话题,但是敬翔不敢招惹刘氏,在家里经常忍气吞声装孙子。

    刘氏每次陪朱温睡觉回来,就有权贵跑来打听消息。红木大门闪烁着耀眼绿光,敬翔只能管这叫搭伙过日子。

    翔以太祖故,谢而止之。

    907年,朱温灭唐建梁。

    唐王朝走过近三百个春秋,声望远远超过前辈秦汉。他们从奋发图强到苟延残喘,轰然倒塌后滋养出新幼苗。

    梁太祖对枢密院进行改制,敬翔出任崇政院的一把手,他的办公桌比宰相还要大,算是忠心耿耿的丰厚回报。

    18岁,参加唐朝科考落榜。

    他觉得未来很迷茫。

    48岁,贵为后梁百官之首。

    他觉得命运很奇妙。

    20年后,又会是什么样子?

    敬翔也不知道答案。

    敬翔正在浮想联翩时,被朱温的咆哮声拽回现场。他们没有给李克用发邀请函,对方却强烈表示要来砸场子。

    敬翔提方案完全不用打草稿,山川地形和军备情况早已刻进脑垂体,他当场设计的组合拳再次赢得五星好评。

    迁兵部尚书、金銮殿大学士。

    敬翔的头衔越来越多,说话办事却更加小心翼翼。朱温开大会时连亲生儿子都骂,相比李存勖简直蠢如猪狗。

    这位出身草莽的白板皇帝,也会像普通人般生老病死。当他感到身体逐渐不停使唤,总担心皇图霸业终成空。

    李存勖是李克用的儿子,号称五代十国第一战神。

    912年,敬翔被紧急召进皇宫。

    朱温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杀伐狠绝的气势荡然无存。他拼尽全力微微抬起胳膊,真诚地拜托敬翔辅佐养子。

    敬翔静静看着眼前的故人,内心却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这个改变自己命运的男人,总让自己觉得熟悉又陌生。

    朱温的二儿子强烈反对,砍死老爹后派人追杀义兄。

    朱友珪成功弑父篡位,很忌惮敬翔和朱温的关系。他任命李振出任崇政院领导,将敬翔的职位改成中书侍郎。

    敬翔没有申诉不公正待遇,还以养病为由不参与政事。他在唐朝到后梁的过渡期间,见过太多家破人亡案例。

    翔以友珪畏己,多称疾,未尝省事。

    敬翔没病也在家里装病,无聊时走进书房打发时间。他抚摸着架子上一排排古籍,恍惚间好像穿回敬家大院。

    爷爷和父母都已经过世,不知道王发是不是还活着,小芳有没有变成粗鄙大娘,华阴老家还有人记得自己吗?

    时光将生命雕刻成各种样子,每刀下去就没有退路可言。敬翔逐渐捋清人生主脉络,却得出震慑心魄的结果。

    后梁姓朱,但也有属于自己的部分。

    半年后,朱友贞造反逼死二哥。

    梁末帝大力提拔赵岩等人,按照拍马屁段位排定坐次。敬翔虽然是后梁开国功勋,却和二代班子没多少交情。

    敬翔被供奉在宰相办公室,皇帝几乎从来不找他谈话。赵岩团队每次从门口路过,脸色阴冷而毫无半分媚态。

    末帝即位,赵岩等用事,颇离间旧臣,翔愈郁郁不得志。

    眼看着李存勖跑马圈地,大肆侵占后梁的固定资产,敬翔以死相逼才让皇帝换掉主帅(见秦岭一白.王彦章篇)。

    李振常年躺在家里装病,听到消息只能摇头苦笑。曾经包揽五星好评的金牌谋士,居然还会撒泼打滚的手法。

    他们面对暴躁嗜杀的朱温,也从未像这般忍气吞声。正因为大家朝着同一目标奋进,才做出改朝换代的伟业。

    那些无比熟悉的山川地名,重新流转到李存勖的后唐。年近六旬的敬翔忧心忡忡,再次语重心长地劝告后辈。

    以先帝之武,御貔虎之臣,犹不得志于晋。

    陛下处深宫之中,所与计事者,非其近习,则皆亲戚之私,而望成事乎?

    李亚子负薪渡水,为士卒先。

    陛下委蛇守文,以儒雅自喜,而遣贺瑰为将,岂足当彼之余锋乎?

    臣虽惫矣,受国恩深,若其乏材,愿得自效。

    岩等以翔为怨言,遂不用。

    923年,李存勖打到汴州郊区。

    赵岩第一时间逃出国都,跑去投奔掘墓狂人温韬。老温被满车金银珠宝闪瞎眼,感叹做工程赚的真是辛苦钱。

    梁末帝走进空荡荡的大殿,仿佛看见无数鬼影在眼前飘荡。他惊慌失措的召见敬翔,询问一招制敌的超级策略。

    末帝:朕居常忽卿言,今急矣,勿以为怼,卿其教我当安归?

    敬翔:请吾先死,不忍见宗庙之亡!

    君臣相向恸哭。

    李存勖得知朱友贞自杀殉国,贴出通告赦免后梁大臣,李振很开心地对敬翔说:有诏洗涤,将朝新君。

    敬翔痴呆呆望着昔日战友,一言不发的回到自家宅院。他坐在书房里闭目沉思,花白须发随着哽咽声而颤抖。

    这位科考落榜的官宦子弟,走投无路靠代写书信为生,追随内心的声音辅佐霸业,却又眼睁睁看着倒塌崩碎。

    敬翔还没能平复心情,仆从说李大人已经去迎接唐庄宗,翔叹曰:李振谬为丈夫矣!复何面目入梁建国门乎?

    秦岭一白过来送土蜂蜜,许久也不见敬翔走出书房。众人感到不对劲撞开房门,却发现书桌座椅前空空荡荡。

    五代第一谋士,将自己吊死在房梁上。

    李振归顺后唐,逢人面带三分笑。

    郭崇韬作为后唐开国元老,对李振的大名如雷贯耳。当他见到朱温帐下第二谋士,油腻的谄笑令人心生厌恶。

    昔日倚仗权势威风凛凛,满朝大臣视之为唐室鸱枭。如今为保富贵自甘忍辱,彻底丧失真正值得敬重的气质。

    崇韬曰:人言李振一代奇才,吾今见之,乃常人尔!

    李振和他的家人,已而伏诛。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