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微语 / 待分类 / 程双红:白泥日落(长篇小说连载之十四)

分享

   

程双红:白泥日落(长篇小说连载之十四)

2021-03-11  温馨微语

     阅读本文前,请点击标题下面蓝色字体温馨微语”“”我们。倡导原创,感谢转发,欢迎海内外作者赐稿。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文坛园地,奉献给所有高尚灵魂。

早上,程晓枫带儿子在早餐店吃了早餐,儿子上学去了,他便去上班;中午,他下了班又匆匆地赶往儿子的学校带他出来吃饭,然后,儿子上课,他回报社;晚上,父子俩就在家自己做面饭或米饭。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天,到了周六和周日,程晓枫干脆带着儿子到公园去游玩。程晓枫周六在公园的门口给儿子买了一只风筝。这两日内,儿子在公园内的广场上放风筝的时候,程晓枫便找个地方坐下来看书,有时他也会跟儿子一块儿放一会儿风筝。他们还一起赛跑、爬山、照相,坐在草地上进行日光浴。在亲近自然和娱乐中,父子俩获得一份愉快。程晓枫觉得和儿子在一起,他似乎又年少了二十几岁,也变成了一个纯真无邪的孩子。他和儿子就像一对好朋友,亲密无间。

在周日的晚上,程晓枫和儿子提着相机和风筝从公园回去,见到徐峥峥回来了。跟随徐峥峥来的还有她的母亲迟俊英。她们两人正坐在客厅里交谈着什么。

程晓枫打开门看到她们时愣住了。程小龙则高兴地跑过去分别叫着妈妈和姥姥。

迟俊英脸上苦涩的神情瞬间消失了。她笑眯眯地对程小龙招手说:“小龙过来,让姥姥看看。”

程小龙欢呼雀跃地钻进姥姥的怀里。

迟俊英鼻梁扁平得像一颗四季豆,细小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眉毛像一丛荒芜的杂草,干枯的黄卷发间添了银丝,一张古铜色的脸如同皱裂的树皮,双下巴,笑起来露出了满口黄牙。

程小龙眨巴了一下眼睛,注视了姥姥片刻,说:“姥姥,你像卡通,叫你卡通姥姥。”

迟俊英揪了一下程小龙的鼻子,哈哈笑着说:“半年多不见,又长高了一点。可是姥姥越来越老了。”

程小龙调皮地摸了摸姥姥眼角的鱼尾纹,又小步走到徐峥峥的身边说:“妈妈,你不在家,我好想你。”

徐峥峥看了看儿子,俯首抽泣起来。

程小龙用双手擦了一下妈妈湿润的眼角,说:“妈妈,你怎么哭了?”

徐峥峥把儿子搂在怀里,说:“妈妈也想你。妈妈不该丢下你……”

程小龙说:“妈妈,你不在的时候,爸爸就给我做饭。爸爸还带我去玩,我们放风筝,照相了。”

“放风筝,照相?”徐峥峥朝依然站在门口的程晓枫投来了目光。

迟俊英也望着女婿。

程晓枫的手中提着一只色彩斑斓的大风筝,肩上挎着一个装了相机的皮包。他被老婆和丈母娘瞅得心里发怵,于是咧嘴憨厚一笑,说:“嗯,是呀,是呀,我跟小龙去玩了一下。是照了相,还在公园里面那个大广场上放了风筝,只要他开心就行了。”

迟俊英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瞬间,脸上起了阴云。她对程晓枫招了招手,说:“你过来,你过来。”

程晓枫迈前两步,叫了一声:“妈——。”

迟俊英把双手盘在胸前,郑重其事地说:“电话中,我之所以对你说峥峥没在娘家,你知道为什么吗?是为了让你心里也着急着急。看你在不在乎她。实际上,她是回了娘家。这几天你体验到带孩子辛苦了吧?当然了,小龙就六岁了,自然容易带些,若是一两岁或刚出生几个月,你试试看。”

程晓枫说:“我完全理解你的意思。”

迟俊英说:“你凭良心说话,你觉得你对得起我的女儿吗?”

程晓枫说:“我的确亏欠峥峥很多。”

迟俊英抬高嗓门说:“你何止是亏欠,根本就是对不起她!你说你做了什么'好’事?要不然,峥峥也不会哭着回娘家。你不要太委屈了她。我们那时只所以答应她嫁给你,就是觉得你是个心眼实在的好小伙子。不要让我们太失望。如果你再令我女儿伤心,绝对饶不了你!”

迟俊英就像上政治课似的,她的粗嗓门听起来具有一种威慑力,说到动情时,浑身的肥肉和两鬓的银丝一抖一抖的,粗糙的双手也挥舞个不停。

程晓枫脑海里一团麻木,因此,沉默不语。

迟俊英问:“你听到没有?”

程晓枫不动声色地说:“听到。知道。你的话太有道理了。 

迟俊英说:“两口子过日子就需要相互体谅一下。你应该站在峥峥的角度为她想一想。峥峥既然对你贴心,你就要将心比心,也认真地对待她。”

程晓枫说:“好的。”

程晓枫转身进了卧室。

不一会儿,程晓枫从卧室出来。

迟俊英叫住了他:“站住!我还有话跟你说!”

程晓枫说:“好的。”

迟俊英站起来指着程晓枫的鼻梁说:“你看你是什么态度!一幅满不在乎的样子,能让人放心么?谁知道你心里想了些啥东西呢!千言万语,只一个目的,一心对待我的女儿,懂吗?”

程晓枫说:“哦,懂了。”

迟俊英说:“那么,当着我的面,你向峥峥道个歉。过去的事就算了。以后,你们重新开始,恩爱过日子。”

程晓枫问:“道什么歉?”

迟俊英说:“弄了半天,你并没有悔改的意思。你对不起峥峥,难道不应该向她道歉吗?这是我在这里,如果我走了,你们是不是又要旧戏重演!”

程晓枫说:“对不起。”

迟俊英说:“你应该对峥峥说声对不起。”

程晓枫瞥了一眼正盯着他的徐峥峥吃力地又一次吐出了三个字:“对不起。”

徐峥峥说:“我不希望自己得到的是一句对不起。要的是你以切实行动来爱我,爱这个家,我们的家不要让任何人来破坏。虽然从头到尾,我没说过一句爱你的话,但是,我心里只有你。当我看到你跟别的女孩在一起时,我非常嫉妒。我觉得自己无路可走,甚至想到了自杀,你不要逼我。当一个女人的心中只剩下了一个男人,如果这个唯一的男人也不属于了她,你知道她心中是啥滋味吗?生不如死……”

徐峥峥泪流满面,因激动而身子不断地抽搐。

程晓枫无声地把老婆拥在了怀里。

迟俊英乐滋滋地边笑边拍着手说:“这就对了。能成为一家人是不容易的,你们两人就不要再闹来闹去的了。”

程小龙一手紧捏着爸爸的衣角一手拽着妈妈的衣角,也傻乎乎地笑着,一幅开心的样子。

程晓枫为老婆拭了泪,认认真真凝视着她。

之后,程晓枫跟儿子小龙进卧室去看电视节目。迟俊英和徐峥峥则到厨房做饭。

这天晚上的饭菜相对而言比较丰盛,一共做了七个菜和一个汤,又煮了一些面条。饭后看完两集连续剧睡觉的时候,程晓枫把客厅的桌椅挪动了一下,打了一张地铺。程晓枫本来想一个人睡客厅再看一会儿书。结果,迟俊英哄着外孙在地铺上睡了。

程晓枫明白丈母娘这么做是为了把空间留给了他和老婆。在关上卧室门的那一刻,卡通预感到什么事情将要发生了。

作者简介

程双红,又名程子君,笔名:程晓枫、程虫虫、梅映雪、梅虹影、龙飞等,生于八十年代,河南省周口市人。金牛座男子,以通透为理想,以简单为目标,人生信条为“一切看透,更要相信美好”。二十岁正式开始发表作品,青年作家.热爱音乐,武术,电影,旅行,写作十余年。诗歌、散文、小说等作品散见《河南日报》《芳草》《周口日报》《牛城晚报》《短小说》《中学生学习报》《文化周报》《精神文明报》《雪花》《现代家庭报》《扬子晚报》《青年作家》《人民日报》《长沙晚报》《吐鲁番》《青少年文学》《思维与智慧》《青年文摘》《青年博览》《报刊文摘》《37°女人》《小品文选刊》《传奇·传记文学选刊》《佛山文艺》等刊物,诗歌、散文、小说作品入选年度选本。著有长篇小说《血海浪花》《苍茫》《面包树上的女人》。

图片除署名外,其它均来源于网络

转载请注明出处“温馨微语”

转发是对作者最大的鼓励

 我与10W+之间只差您的一个转发

觉得不错,请点赞↓↓↓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